今夜星光燦爛  ¤ 张晓君



    她輕輕地打開了録影機,把音量調到最低,屛幕上再次重現了她和阿強結婚時的情景。阿強正把一只戒指帶到她的無名指上,然後深情地親吻她,她的臉洋溢着幸福和滿足,證婚人開始問:“你願意永遠愛她,照顧她,無論疾病、貧困和苦難嗎?”阿強又親了她一下兒堅定地説:“我願意!”

    “咳、咳——”可憐的小兒子阿B 在睡夢中又開始不停地咳嗽。她怕電視會把阿B吵醒,趕快關了電視。病了幾個星期的阿B 日漸消瘦,半夜咳個不停。醫生今天吿訴她,阿B已從普通的感冒性咳嗽轉成肺炎。她也因爲連日吃不好睡不安地照顧孩子,心身已經疲倦得好像快要綳斷了的皮筋兒。

    她親了一下兒阿B,又開始責怪起自己,都是媽媽不好,要不是媽媽發脾氣把爸爸駡走了,咱們今天也不至於這樣!

    床上的大女兒甜甜翻了個身子。她輕輕地拍了女兒幾下兒。在暗淡的燈光下,她隱隱地看見甜甜手臂上今天下午被她捏靑了的瘀痕。她心疼地親吻着甜甜的手臂:可憐的孩子,你眞不該降生在這個家。她想起甜甜出生的時候,這個家還充滿着快樂,阿強還特意買了一大籃子紅玫瑰給她。甜甜是個早熟的孩子,自從爸爸媽媽開始爲錢爭吵不休後,她就變得很安靜,安靜得有時連媽媽也不知她的小腦袋在想什么。

    在一次次無休止的對駡後,一天,阿強一聲不響地走了。她才發覺自己是如此地無助。她除了抱怨自己,只有拿甜甜來出氣。才5歲的甜甜很快就學會了看媽媽的臉色,雖然自動地幫着媽媽幹這幹那的。還是少不了挨媽媽的責駡。

    甜甜今天放學後卻異常地鬧,非嚷着要到同學家參加同學的生日會。她沒讓甜甜去,阿B已經好幾天沒睡好覺了,她擔心如果晩上要去接甜甜,阿B又會着涼。可是不管她怎么解釋,甜甜就是不聽。她氣得給了甜甜一個耳光,還在她細細的手臂上使勁捏了一下兒。甜甜大哭起來,把自己倒鎖在厠所里。

    她拼命地敲擊着厠所門,嘴里惡恨狠地大駡:“你這死丫頭,跟你爸一樣德性!有本事你走!都走光了才好呢!”她又瘋狂地撲過去,一手抓起飯桌上銀行寄給阿強的一大叠信用卡欠賬單,把它們撕成碎片扔到地上----

    正在午睡的阿B被吵醒也大哭起來,緊接着又咳個不停。她氣急敗壞地抱起阿B:“你也哭!別哭了,求求你!媽媽已經撑不住了,我眞想死了算了!”這時,一個念頭一閃而過。

    甜甜悄悄從厠所里向外張望的時候,她看見媽媽正抱着弟弟坐在地上低泣。甜甜輕輕地走向飯桌,乖乖地把剛纔吃剩的麵條吃完。

    她抱着阿B走向甜甜,甜甜害怕地往墻邊躱。她拉過甜甜,一反常態地平靜:“甜甜,都是媽不好,媽以後再也不打你了。可憐的孩子,誰讓你倒霉生在這個家!你爸也不要我們了,我眞不知該怎么辦,你是個好孩子,我們很快就會好起來的。”她語無倫次地自言自語。甜甜委屈地撲到媽媽的懷里哭了起來。阿B也不明所以地跟着媽媽和姐姐在哭---

    阿B終于停住了咳嗽,甜甜又翻了個身,“嗚、嗚”地低聲在夢里哭泣。她悄悄地走下了床,來到窗戶旁邊,夜靜極了,只有遠處一只找不到自己的鳥窩的小鳥在凄鳴。今夜星光燦爛。她回想起幾年前的一個月明星稀的夜晩,阿強第一次帶她去了星港城賭場,她剛放下25 元,就贏了3萬7千多的累積奬。當阿強和她興高采烈的拿着支票回家時,阿強一邊撫摸着她高挺的肚子,一邊開懷地説:“是這孩子給我們帶來了好運!我們就叫她甜甜吧,她一定能使我們的生活更加甜蜜。”

    誰能料到,他們的惡夢就是從這一刻開始了。阿強從此沉迷賭博,常常夜不歸宿,欠銀行和朋友的錢也越來越多。朋友開始對他“敬而遠之”。他們的爭吵也越來越烈了。

    終于有一天,阿強頭也不回地人間蒸發了。

    她默默地關好所有的窗戶,走向煤氣爐,擰開了開關。她實在太累了,她想好好休息,她不想再爲什么發愁,也不要再拿甜甜出氣了。她又躺回兩個孩子中間,親了親他們白白嫩嫩的小臉。這時,阿B正在夢里傻笑,他一點兒也不知道等待着他的是什么厄運,甚至還知道天上星星有多么的亮。

    她的意識越來越模糊,仿彿看到阿強在星光下正爬上一座小山。她一手抱着阿B,一手拖着甜甜在後面追趕,山越來越陡,她越來越乏力,心里想大喊:“阿強,別走,等等我,等等我們啊!”可是怎么也叫不出來。星光越來越暗,阿強也越走越遠,慢慢地消失在山的那一邊……

你有什么评论或感想吗? 请发表==> editor@aucca.com


| 返回小说首页 | 上一篇 | 下一篇 |


©Copyright: 中华文化协会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support@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