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海麦浪与金合欢  ¤ 水華



    在澳洲这块土地上,生长着各种各样的树木,有高大的乔木,也有一丛丛的灌木。特别是在首都堪培拉,更是花如海,树如潮,正像一首诗里写的那样:“四季不调,一年花不蔽”。无怪乎她连年被评为“花园城市”。

    澳洲的树绝大多数都是开花的,可以说是“无树不开花”,不开花的树几乎找不到。有的树花就是叶,叶就是花;有的开始是一朵小花,渐渐变成了嫩叶;有的初时是一只嫩叶,过几天变成了小花。澳洲盛产桉树,十几丈高,干粗叶茂,抗旱耐寒。我原以为这种乔木没有花,可是,去年秋季,我看到小公园里的几棵高大的桉树,枝头开满了红花,整个树枝缀满了像绒线织成的小红球,鲜艳夺目,在阳光照射下,像是一抹红霞,在你眼前跳动。

    至于那许许多多的灌木丛,更是一年四季都有各色各样的花蕾,点缀在繁茂的绿色枝头上,有红色的、粉色的,紫色的、白色的、黄色的……在这些灌木群中,有一种叫“金合欢”的(中国广东、云南也有)最惹人喜欢了。每当春天九月,生长在漫山遍野的金合欢,在春风春雨的召唤下,一时间绽开出千万朵小黄花。也许两三天前,在她那像柳条似的躯干和墨绿色的针一样的叶子上,还看不到什么“异样”变化,可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就像一位漂亮的新娘掀起盖头来一样,每一个枝叶中间,都露出一串串的、红豆大的、黄色小绒球。原来一株株的灌木丛,顿时镀上了金黄色的一层涂料;又像用黄色绒毯包装起来,青枝绿叶都被包在毯子里了。

    躯干长得酷似中国东北的柳条的金合欢,却比柳条长得高大,有的有两层楼那么高。我问这里的一位林学家,为什么灌木长得这么高?他说,有的灌木多少年以前曾经是乔木,由于地球自然环境的变迁,慢慢地变成了灌木。这种说法似乎有一定道理。不管怎么说,这么高大的一树树的黄花立在那里,也确实是很壮观。而且她花期长,断断续续地一个多元,颜色由黄色变成金黄,最后是桔黄,不断变化,更显得多姿多彩。

    在堪培拉,不少交通要道、公路两边都种植金合欢。每当开花时节,由金合欢连成的树障都镀上了金色,绵延不断,有数公里长,金光灿烂,形成了“黄色长城”。就像秋天时节,在一排排枫树掩映下形成一堵堵“红色城墙”一样,把堪培拉打扮得更是丰富多彩,如诗如画。许多澳洲人也深为他们有这样的国花而骄傲。

    当我路过这“金色长城”时,我就想到了家乡的黑土地上跳动的一望无际的“金色麦浪”和那大片大片的金灿灿的“葵花的海洋”。虽然麦浪和葵海没有金合欢高大、清香,但是,她们宽阔的胸怀,独特的风韵,年年都给勤劳的人们带来丰收的喜悦和应有的报偿。

    我爱澳洲的金合欢,更忘不了家乡的麦浪、葵海和她们在晚风中奏出的一曲曲欢乐、轻快的小夜曲。

你有什么评论或感想吗? 请发表==> editor@aucca.com


| 散文首页 | 上一篇 | 下一篇 |


©Copyright: 中华文化协会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support@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