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海麥浪與金合歡  ¤ 水華


    在澳洲這塊土地上,生長著各種各樣的樹木,有高大的喬木,也有一叢叢的灌木。特 別是在首都堪培拉,更是花如海,樹如潮,正像一首詩媦g的那樣:“四季不調, 一年花不蔽”。無怪乎她連年被評為“花園城市”。

    澳洲的樹絕大多數都是開花的,可以說是“無樹不開花”,不開花的樹幾乎找不到。 有的樹花就是葉,葉就是花;有的開始是一朵小花,漸漸變成了嫩葉;有的初時是 一枝嫩葉,過幾天變成了小花。澳洲盛產桉樹,十幾丈高,幹粗葉茂,抗旱耐寒。 我原以為這種喬木沒有花,可是,去年秋季,我看到小公園堛煽X棵高大的桉樹, 枝頭開滿了紅花,整個樹枝綴滿了像絨線織成的小紅球,鮮艷奪目,在陽光照射下, 像是一抹紅霞,在你眼前跳動。

    至於那許許多多的灌木叢,更是一年四季都有各色各樣的花蕾,點綴在繁茂的綠色枝 頭上,有紅色的、粉色的,紫色的、白色的、黃色的在這些灌木群中,有一種叫 “金合歡”的(中國廣東、云南也有)最惹人喜歡了。每當春天九月,生長在漫山 遍野的金合歡,在春風春雨的召喚下,一時間綻開出千万朵小黃花。也許兩三天前, 在她那像柳條似的軀幹和墨綠色的針一樣的葉子上,還看不到什麼“異樣”變化, 可是,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万樹梨花開。就像一位漂亮的新娘掀起蓋頭來一樣, 每一個枝葉中間,都露出一串串的、紅豆大的、黃色小絨球。原來一株株的灌木叢, 頓時鍍上了金黃色的一層涂料;又像用黃色絨毯包裝起來,青枝綠葉都被包在毯子 堣F。

    軀幹長得酷似中國東北的柳條的金合歡,卻比柳條長得高大,有的有兩層樓那麼高。 我問這堛漱@位林學家,為什麼灌木長得這麼高?他說,有的灌木多少年以前曾經 是喬木,由於地球自然環境的變遷,慢慢地變成了灌木。這種說法似乎有一定道理。 不管怎麼說,這麼高大的一樹樹的黃花立在那堙A也确實是很壯觀。而且她花期長, 斷斷續續地一個多元,顏色由黃色變成金黃,最后是桔黃,不斷變化,更顯得多姿 多彩。

    在堪培拉,不少交通要道、公路兩邊都種植金合歡。每當開花時節,由金合歡連成的 樹障都鍍上了金色,綿延不斷,有數公里長,金光燦爛,形成了“黃色長城”。就 像秋天時節,在一排排楓樹掩映下形成一堵堵“紅色城牆”一樣,把堪培拉打扮得 更是豐富多彩,如詩如畫。許多澳洲人也深為他們有這樣的國花而驕傲。

    當我路過這“金色長城”時,我就想到了家鄉的黑土地上跳動的一望無際的“金色 麥浪”和那大片大片的金燦燦的“葵花的海洋”。雖然麥浪和葵海沒有金合歡高大、 清香,但是,她們寬闊的胸怀,獨特的風韻,年年都給勤勞的人們帶來豐收的喜 悅和應有的報償。

    我愛澳洲的金合歡,更忘不了家鄉的麥浪、葵海和她們在晚風中奏出的一曲曲歡樂、 輕快的小夜曲。

你有什麼評論或感想嗎? 請發表==> editor@aucca.com


| 散文首頁 | 上一篇 | 下一篇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support@aucca. 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