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在深秋   ¤ 張曉君


    踏著鬆厚而柔軟的金黃落葉,半抱著一束白菊花,我默默地走到了墓地的盡 頭。已是深秋了,樹枝已經開始光禿,但墓地仍是一遍草綠。曾經深愛著我的男人 --偉傑,此刻正長眠在這遍異國墓地盡頭,那塊冰冷的大理石下面。

    “偉傑,秋已深了,天漸轉涼,你可覺得冷?”

    四周一遍寂靜,你當然不會答我,任我心中千遍萬遍地呼喚著你,寒風中只 有幾隻烏鴉在凄鳴。

    我默默地把白菊放在你的面前,還有我今天寫給你的詩《逝去》:

    別了,我的愛!
    你那音容笑貌
    已隨這秋天的落葉遠遠飄去
    你對我痴痴的愛
    也化成淡淡的落霞
    伴著秋葉西下
    願你在天國得到安息
    沒有了你
    我只有踏著荊棘獨自上路

    天下起了小雨,我還不想走,讓我多陪你一會兒吧,生死界隔決了我們,我 們又重返孤獨。天開始黑了,四周沒有了人跡,再不走的話,就一定趕不上末班車 了。

    到了巴士站,才發覺其實已錯過了最後一趟回“迷路吧”的汽車,我只好跳 上了另一輛不知開往何處的車。

    人生總是錯過,就如我錯過了你!不知又要兜兜轉轉走多少冤枉路,更何況, 這世上還會有如你那般痴情的人嗎?

    記得認識你的那一刻正是我剛離婚最失意的時候,你見到我的第一眼,我已 經是爛醉如泥了。好像當時我正被另一個醉鬼挑逗,你把他趕走了,把我攙上了你 的車,不知你是出自同情還是不願看到你的同胞丟臉?

    誰知我一上車就吐了你一身,你問我的住址是,我只是神智不清地瘋笑。不 知你是如何找到了我的地址,一下車,你正想過來扶我,就被我大聲喝住,我要你 背過身去,我踉蹌地跑到樹邊小便。

    現在回想起來還覺得羞愧--一個萍水相逢的陌生男人,他信得過嗎?我,不 過是一個失意的離婚女人--一隻不知廉恥的醉貓,值得你為我付出如此真摯的愛嗎?

    你曾問我,我最大的夢想是什麼?我想也不想就說:“我要很多很多的錢, 只有錢能給我安全感,如果我不再擔心生活的話,我會開一個酒吧,就叫‘迷路吧’ 吧。我想讓天下那些失意的人一醉解千愁。”

    你笑看著我,一邊撫弄著我的頭髮說:“難怪一認識你,我就有一種同是天 涯淪落人的感覺,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讓你的夢想成真的。”

    誰曾想到你的諾言卻是用這樣的代價換來的!今天的我不再捱窮,我開了夢 想中的“迷路吧”,車禍奪去了你的生命,卻使我這個收益人成了富人,可是我寧 願什麼都不要,只要你信守的諾言--你說過你要照顧我一生一世的啊!

    你是如此的慷慨,我卻是那麼的吝嗇,甚至一直不肯答應你的求婚。對婚姻 的恐懼使我給自己營造了一個堅硬的保護殼,即使你情深如許,也融化不了它。因 為我深信,婚姻就像是把兩個個性突出,造型精美的陶瓷硬塞進個同一個包裝盒一 樣,最終會使各自磕磕碰碰得斷手瘸腳,傷得七零八落。但你始終不肯放棄,你夢 想我們會有一個溫馨的小家。你總是想方設法打動我。

    記得那次挽著你的手,我們一起在悉尼藝術館看德國柏林國家畫展。在一幅 題為《情信》的油畫前,我久久不能移步,油畫裡那個懷春少女痴迷的表情深深地 感動了我,也勾起了我多少少女時代的回憶。

    “莫非你也想收到一封情信?”你笑著問我。

    大概是十四歲的時候吧,我收到的第一封情信,心裡是那般咋驚咋喜,當媽 媽問起,我第一次撒了個謊,說是鄰居一個女同學寫給我的。不久,女同學的來訪, 揭穿了我的謊言,幸好媽媽也沒有追。而我是一整天忐忑不安,終不敢赴那個渴望 已久的初會。

    年輕的少女情懷,曾經滄海難為水。心已麻木,此情難再。更何況,在科學 發達的今天,電話電腦已代替了情書,現代人還哪有這份心思?

    可是,看完畫展的第二天,我收到了你的一封精心封好的情信。

我最心愛的青:

    很久以來,一直想寫信給你,卻不知從何說起,真是“千言萬語見君凝咽。”
    認識你以前,我不愛說話,也不喜歡交際,朋友說我孤傲,我卻覺得自己很 孤單。唯一能讓自己忘掉不開心的是,我常常獨自開車到海邊,奮力游向海中的一 塊岩石上,面向著暖暖的太陽躺下,讓海水吸吮著我半沒的軀體,聆聽著大海均勻 的呼吸聲,仿佛聽到了天國最美妙的音樂,超乎塵世,超乎善惡,使我忘掉一切, 甚至孤獨。可是一回到岸邊,那種失落又開始侵蝕著我。直到我遇到了你,第一次 看到你的眼神,我已感到我們能夠心意相通,上天讓我找到了結伴同行的人,我心 底充滿了對上天永遠無以表達的感謝。
    盼望能永遠緊握你的手,你可知,多少次午夜夢迴驚醒時,身邊不見了你, 我的心就被掏空了一樣,我只好偷吻著自己的手,幻想著又吻到你了。
    青,請答應我,讓我一生一世照顧你行嗎?

          永遠愛你的  傑

    我的心開始動搖了,我相信現在偉傑是深愛著我的,可是這愛會是永琲熄隉H

    我終於答應你去教堂排期結婚。

    這天下午,你開車接我去附近的教堂,那兒正進行著婚禮,隨著舒曼的《婚 禮進行曲》,一對新人徐徐步出教堂。我被那氣氛感動著,默默地為他們祝福。這 時,我突然看到新娘手裡的花球,竟與我以前拿的一模一樣!突然,一種難言的恐 懼又一次淹沒了我,我掙脫你的手,逃也似地跳進了一輛路經的出租車裡…

    偉傑,我太讓你失望了,如果時光能夠倒流的話,我不會再這樣折磨你,我 會嫁給你的,哪怕只有一天!

    秋雨瀝瀝,打在車窗上,又哭也似的流下來。我心裡輕輕地哼著你最愛聽的 歌:

    “以後讓我依在深秋,
    回憶逝去的愛在心頭,
    回憶在記憶中的我,
    今天也曾淚流”

    車裡除了我,沒有了一個乘客,在這深秋的雨夜,要回到家,不知還要轉多 少輛車?要走多遠的路?

    更何況,哪兒是我的家?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評論文學 | 原創藝術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editor@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