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雙手走路 
            ----愛情詠嘆調之一 ¤ 何玉琴



    無名江畔,繁華十里。時髦,浪漫,讓人陶醉,讓人幻迷。

    青年小李子一直見證著它的荒涼、寂寞、發展和榮興。他的小舖檔昔日是無名江畔 的主要風景,今日只是一個不起眼的點綴,明日它是不是變成了累贅最後從現代人 的視線和心堮囓╮H他沒有把握,也不願去想。他,反正已經在這世上晃蕩了二十 多年。社會是隻大船,他不是船長,也不是船主,更不是船舶指揮中心那幕後的操 縱者。他只是一個乘客,而且還不是由單位出錢買票的上等客人,也不是那種不想 出錢坐霸王船的,於是屬於出了錢買了票還得自己去擠去爭才上得了船的那種。像 你,像我,像這大千世界的大部分人。他沒有辦法把握自己的方向,也沒有太多的 選擇餘地,只能隨波遂浪,飄到哪兒是哪兒。
    總而言之,他是一個平凡的人,平凡得就像男人的生殖器和女人的乳房,在平凡的 塵世塈銧M著它生存、發展和延伸的空間,但又不甘於淹沒和平凡,總是想向世人 渲泄和炫耀它的存在和不同凡響。
    他曾很用功地讀過書,也曾很用功地畫過畫。他的畫畫得很好,但他不屬於那種天 賦極高的藝術天才,沒有創作出驚世之作來吸引社會的喧嚷或同行的嫉罵。他也不 是那種精於耍滑頭玩手腕的藝術流氓,沒能撈到大把的機會和名利。
    他歷盡艱辛,從小船到了大船,從大船上了岸,在無名江畔擺起了一個小攤,經營 著自己的字畫,代銷著別人的書報、雜誌和小飾物小鈴鐺,偶爾也幫人畫像、剪影 和題字。

    人們傳說,這個年青的小攤擋主已經是個不顯山不露水的小富翁了。

    江畔總有人垂釣,窮人釣生存,富人釣風月。
    美麗的莫愁姑娘一心想釣的是愛情。
    她純真的臉上寫著真情,用一雙露水般無瑕的雙眼注視著小李子。
    那是一雙渴望的眼神,注視得小李子砰然心動。
    那是一雙期待的眼神,注視得小李子飢渴莫名。
    那是一雙愛神的利箭,穿透了小李子的衣衫和皮囊,直射得他心臟痙攣。
    那是一雙探索者的明燈,照得小李子像茅坑堛礸菄甄峇l,赤裸裸地爬來爬去、無 法遁逃。

   
    小李子心動了。
    小李子擔心了。
    小李子內疚了。
    小李子自卑了。
    因為,小李子並沒有成為真正的小富翁,他的舖子僅僅能填飽他的一張嘴一個肚皮。

    為了報答莫愁姑娘偉大的愛,他覺得有必要向她坦白一切。
    小李子在自己雪白的 T衫上寫上:
    “別愛我,沒錢!”
    鮮紅的大字在小李子的背上滴著血,像莫愁的愛的崇高和小李子生死訣別的悲壯。

    多麼的超凡脫俗,多麼的桀傲不拘。富者的不露,才者的不群,藝術家的品格,天 才的氣質。
    莫愁用跪著的雙眼仰視著小李子:我愛你,親愛的。
    小李子用感恩的舌舔著莫愁姑娘的心:我的愛如日之火焰,將會燃燒著我們的一生 一世,直到永遠!

    他們沿江而行,甜蜜了一排排老樹,溫暖了一歲歲時光。

    無名江畔,新開了個咖啡館,風情萬種地向行人擠眉弄眼。
    綠色的音樂,紫色的濃香,牽著莫愁姑娘艷羡的雙眼和灰色的彷徨。
    “真浪漫,咱們也到堶惕之丰h?”
    “25元一杯的咖啡,貴得太離譜。你要想喝,我回家給你沖去。”小李子摸摸苦澀 的荷包,心媟P到惆悵。
    “人家吃的是情調,不僅僅是咖啡。”莫愁的臉上寫滿自憐和憂傷。

    小李子在江畔轉了一圈又一圈,他把善良扔到江堙A把是非關進茅房。拎著一顆滴 血的心,踏著自己自尊的樑,他找到字畫販子無良:
    “您老有無生意?我想幫忙。”
    “我這下三流的交易,不敢沾污你崇高的藝術殿堂。”
    “我以前年青無知,得罪之處,望您包涵和海量。”
    “真想做?想通了?”
    “想通了。真想做。”
    “《清明上河圖》,給我摹兩套,工要細,三個月交貨。《洛河女神圖》,一幅, 三個星期送到我那兒。”
    小李子拿了定單,抖抖嗦嗦地回到自己的畫廊。

    贗品換來了銀子,銀子抹去了惆悵。

    莫愁姑娘脫去了舊衫,追遂著上市的新裝。她吃著浪慢的情調,粉臉露著滿足的容 光。她用貞女般的眼神平視著小李子:我願如這咖啡的濃香,纏繞你的影子,伴隨 你的心房。
    小李子感動的心流著熱淚:我要用嗅覺的神經,親舔你的一生一世,從髮根到心臟。

    他們沿江而行,親吻著春夏秋冬的唇,擁抱著繁星日月的光。

    對面開來一輛黑色的皇冠,車堥咫U一對俊男美女,身著高雅,香味高貴。莫愁姑 娘看著自己新潮的服飾,開始覺得自己特沒品味。自慚形穢像吹不去的潮霧,罩在 莫愁美麗的臉上。

    馬路上的車子一天天增多,馬路上有品味的姑娘一天天減少,最後只剩下莫愁姑娘。
    莫愁姑娘覺得好孤單。
    一輛晶亮的寶馬在他們面前剎然停下,車上伸出一隻高貴的手,高貴的手上長著一 個高貴的頭。莫愁姑娘用力地扒開了小李子的手,迫不及待地跨上了那高貴的車, 高貴的雙眼從後腦俯視著小李子:沒有錢的愛太苦澀,沒有車子的情太窩囊。
    小李子的影子矮了矮,無奈地低下了頭。

    小李子再次找到字畫販子無良。他摹了很多的名碑,仿了很多的名畫,作品日漸爐 火純真,達到了幾可亂真的地步。他在字畫黑市成了小有名氣的畫匠。他在無名江 畔成了小有錢財的富翁。

    “美麗的莫愁啊,你回來吧。”他對著江水喊。
    “沒有錢的愛太苦澀,沒有車子的情太窩囊。”江水溫柔地回答。
    “我有錢,我有錢”。小李子急了,他用黑色的血在無色的T衫上寫道:
    “愛我吧,有錢!”
    江畔垂釣的姑娘看見了,冷冷地笑了一聲:
    “神經病!”
    小李子愣了一下,猶豫地追上去。
    “你在這兒釣什麼?”小李子俯身探問。
    “一切為了愛情。”姑娘純真地答道。
    “什麼是愛情?”小李子有點兒茫然。
    “愛情是迷人的。”姑娘陶醉地自語。
    “對,是迷人哪!”小李子深有同感。但愛情是什麼呢?他還是不懂。
    “愛情就是:
        流不走的歲月,
        衰不掉的花容,
        玩不完的游戲,
        耍不完的花招。再加上,
        摸不透的心思,和
        數不完的錢財。”
    姑娘真誠地回答。

    小李子看了看自己,己經人到中年了。他嘆了口氣:“這世界,還能追麼?”
    姑娘回了頭,不理解地笑了笑。
    原來是莫愁。
    奇怪的是,她怎麼還是18歲?
    小李子突然有種奇怪的衝動:想翻跟斗!
    他真的翻了,但力不從心,沒有翻過去,雙手站到了地面上。
    他開始用雙手走路,他斜吊起眼睛看著莫愁姑娘和這個世界,他發現這個世界順眼 多了。
    他突然醒悟過來,原來人本來是該用二隻前掌走路的。

    2003年10月3日於堪培拉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評論文學 | 原創藝術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editor@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