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樂的澳洲人  

                ——“我看澳洲人”之六 ¤ 哲夫


     澳洲文化中的享樂主義在世界上很有一些知名度。這堿y行的格言是“我們只 有一個人生 (We have only one life)”所以,“及時行樂”的觀點在澳洲是金科 玉律。和國人相比,澳洲人的工作本來已經輕鬆得可以,但最近的一項關於工作興 趣的調查卻顯示,絕大多數澳洲人不希望辛勤的工作,51%的人表示他們希望有更多 的閒暇時間去享受,而不願工作更長的時間,即使老板願意付更多的錢也不幹。

     記得在澳洲國立大學上第一堂“午飯時間”英語課,就接受到這種澳洲文化 “急風暴雨式”的洗禮。授課教師喬安娜講課時,一不留神便把一隻大腳放在我們 圍坐的桌子上。也是我們這批從亞洲國家來的、受過循規蹈矩教育的人少見多怪, 一個個竟面露詫異之色。也許是意識到了需要對我們搞點啟蒙教育,她找了個話題, 說現代澳洲人的生活追求是“Relax, Relax, Relax again (放鬆、放鬆、再放鬆)”, 邊說邊向我們示範澳大利亞教師上課的各種姿勢,有斜躺著的,有一屁股坐在桌子 上的,不一而足,總的原則就是舒適、享受。這倒真是一堂啟蒙課,隨後的日子, “放鬆一下(Relaxed)”便成了我在澳洲經常聽到的一個詞。

     澳洲人看來是很能找樂的。他們嘴邊時常掛著Have some fun,小學生愛唱的歌 也是Don't worry be happy,年輕人三五成群走在街上往往是蹦蹦跳跳,有說有笑, 市中心時不時會有青年組合在吹拉彈唱,自得其樂;在郵箱和英特網經常可見演奏 搖滾樂的廣告,說明搖滾樂照樣受歡迎;就算是小孩過生日,也必得花錢請個小丑 來助興。

     一位朋友告訴我,在澳洲,你一定要特別在意“Holiday”這個詞,它在澳洲人 的生活中使用頻率之高、意義之重要,絕非我們可以想像。

     據統計,澳洲人一年可以享受的假期竟然有144天之多,計有周末假日104天, 公休30天,國定假日10 天,占一年365天的五分之二稍弱,這就是說,澳洲人在一 年時間堙A有五分之二的時間在度假。澳洲人對假期非常看重,澳洲政府也鼓勵澳 洲人在工作之餘更好地休息娛樂。澳洲的公共假日往往被有意放在周一或周五,這 樣他們可以玩得更久一些;有時,去度假的人還可以領到一份津貼。澳洲人認為只 有充分的休息才能更好地工作,他們總是把節假日放在頭等重要的地位,不顧一切 地去追求享樂,怎樣玩得痛快就怎樣玩,如何生活得舒服就如何生活。澳大利亞人 的生活哲學是,在業餘時間堶n使自己最大限度地放鬆,心情要無比的愉快,身體 要非常健康。

     據說,澳洲人這種過分追求享受的生活方式連美國人也自嘆弗如,在歐洲各國 乃至世界各地就更少見了。

     澳大利亞人之所以能夠如願以償地去消遣和玩樂,與他們的生活有可靠保障是 分不開的。在過去相當長的時間堙A澳洲人在這塊遠離世界中心且物產豐富的大陸, 自由自在、自給自足、無憂無慮地生活著,有如世外桃源,以致直到今天,仍有相 當一部份澳洲人主張澳洲繼續走“香蕉共和國”的道路即過自給自足的日子,不要 過問國際事務。

     今日的澳大利亞雖然沒有美國和日本那麼富裕,但多數澳洲人生活美滿,衣食 無憂,悠閒自在。如果能找到一份工作,那麼應付一個小家庭的生活便足夠了;一 對夫婦如果努力工作幾年,就可以購置比較好的汽車、花園甚至帶游泳池的房屋; 另外,澳大利亞還有各種社會福利設施和生活保險,用以幫助那些殘疾、退休、失 業的人和其他有需要的人士。高收入和高福利,使每個澳洲人從生到死都有保障, 他們不僅在物質生活方面沒有後顧之憂,而且總有足夠的精力和相當數量的餘款供 他們盡情玩樂。

     有人形容澳洲人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自有金錢來”。澳洲人通常是周四 領工資,每到周五,街上的小酒吧便人頭湧湧,十分熱鬧。趁手頭剛發工資有點錢, 叫上三五個好朋友到酒館狂飲一通,已經是澳洲人的例牌節目。由於擔心爛醉如泥 的酒徒引發交通事故,警察往往在周五晚上設卡攔車檢查駕車者的酒精含量,不少 人因此而蒙受罰款的處罰。正因為誰都清楚澳洲人手埵s不住錢,所以澳洲的商業 機構都規定周四這天為付錢日(Pay Day),以免他們為一時的“灑脫”而負債累累。 看來,為了對付澳洲人不負責任的“瀟灑理財”,不得不搬出中國人通常在對付小 孩時才採取的辦法。

     在澳洲,不同年齡的人都有其自己的娛樂方式,有他們自己消磨時間的天地。 澳大利亞的學校注重素質教育,從小學到高中,學習內容遠沒有中國的孩子那麼多, 幾乎沒有課外作業,再加上學校十分重視娛樂活動和動手能力的培養,所以,澳大 利亞的兒童基本上是在玩樂中渡過他們的青少年時代的;澳洲青年人喜歡外出渡假, 一到周末,他們便結伴到海濱去游泳,到森林中去狩獵和野營,或是到郊外公園去 燒烤,盡情享受大自然;澳洲老年人一般是早睡早起,他們散步、遛狗或到公園讀 報紙,一些老人喜歡白天到賽馬場、賽狗場或賽車場打賭,另一些老人則喜歡在自 家花園埵角挶o鼓。

     在澳洲,你時刻都能感覺到文化上的差異。每到周末,你時常可以看到這樣的 景觀:讓在養老院苟度殘生的父母獨個兒呆著,請個臨時工在家媟茯搦臚l,然後 自己帶著心愛的人和心愛的狗去海濱、郊外度周末。這種情況發生在澳洲,幾乎是 天經地義的。如果發生在中國,即使不遭千夫所指,也會在“道德法庭”好生辯論 一番。

     澳洲人衣食隨便,生活節奏散漫悠閒。在大街上漫步,很難見到西裝革履和繽 紛時裝,因為澳洲人特別不講究穿著,除非在政府機關、公司上班,或出席正式場 合,平時著裝十分隨便。在炎熱的夏天,有的男士只穿短褲,光著肩膀,女士穿條 褲衩,戴個乳罩在大街上行走的也屢見不鮮。澳洲人從不會以衣著取人,他們的觀 點是,衣服是為人服務的,只要能釋放能量又不傷風雅,穿甚麼,怎麼穿,完全是 個人的自由。澳洲人吃的也非常隨便簡單,三文治、火腿腸、牛奶、麵包是一年四 季的“老三篇”;戶外工作,則喜歡到快餐店訂份外賣,隨便了事。雖然簡單,但 營養驚人,據一份材料顯示,澳洲人平均動物蛋白質攝取量,僅次於美國和新西蘭, 居世界第三位。吃得太好,自然容易發胖,所以,儘管許多澳洲人努力節食減肥, 但肥佬、肥婆依然層出不窮。

     在澳洲人的業餘生活中,休憩和體育運動兩部分往往可以天衣無縫地結合在一 起。有學者認為,澳大利亞良好的自然環境特別是環布四周的漫長海岸線,是造就 澳大利亞獨特的以享樂為主要目的的大眾文化的一個重要因素。澳大利亞人的休憩 方式大多是從事某項體育活動,而人們開展體育活動的目的也常常是為了自娛和休 息。只有到了澳洲,你才會明白,甚麼是真正的群眾體育運動,在澳洲,在政府登 記備案的參加有組織的體育活動的人數超過全國總人口的一半以上,光登記參加板 球運動的愛好者就約50萬人,其中競技體育只佔很小的比例,絕大部分人參加體育 活動主要是出於娛樂、享受的目的。無論是賽手還是觀眾,享樂和體育都結合得天 衣無縫。

     曾經有人對澳大利亞的“海灘文化”進行過研究,發現隨處可見的海灘在澳洲 人的生活中佔極其重要的地位,它既是澳洲人的享樂主義的催化劑,也是澳洲人享 樂主義的主要表現方式之一。

     每到夏季,澳大利亞各地的海灘總是熙熙攘攘,熱鬧非凡,人們在這堨薿均B 沐日光浴、海水浴、游泳、沖浪或從事其它活動。在本世紀5、60年代,澳大利亞的 城市人中甚至誕生了一個“海灘族”,這是一批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後出生的青年 人,他們反對傳統價值,以自我為中心,極度追求享樂,經常聚集海灘尋歡作樂。 正因為海灘如此受人歡迎,與澳洲文化的關係如此密切,所以,格雷戈、麥戈雷格 在《澳大利亞面面觀》一書中說:“海灘是澳大利亞人生活特色即赤裸裸的享樂主 義的中心焦點”。正由於海灘變成一種亞文化,而與之相隨的沖浪運動甚至成了帶 有宗教色彩的狂熱。澳洲人似乎受到美國夏威夷式的生活方式的影響,他們把沖浪 視為一種純個人的、帶點宗教內省性質的運動,並使之與享樂主義合而為一。一位 澳洲沖浪冠軍甚至宣稱,沖浪運動具有一種神秘主義內核,當人和海浪交匯在一起 時,會感到飄飄欲仙,從而找到吸食毒品的癮君子般的感覺。

     不過,也有一些沉迷於海灘者別有所圖。據說澳洲一位心理學家對去海灘的人 進行過調查,問他們去海灘的目的是為了甚麼。結果47%的人坦率地回答說,既不是 為了海水,也不是為了陽光,而是為了去看人,主要是去看異性。這堣S涉及到文 化問題了,中國女人除開職業表演,通常不願讓人觀看;澳洲女人則不同,她們認 為,身體是一種美,讓人觀看身體的美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在海灘上,不少澳 洲女人都裸著上身,毫無顧忌地將乳房暴露在大庭廣眾之下,任憑眾目睽睽,我自 巋然不動,在一些裸體泳場,時常可見男男女女一絲不掛,直挺挺躺在沙灘上曬太 陽。前不久,悉尼著名的幫迪海灘還舉行了一場別開生面的裸體沖浪比賽,50名身 體健碩的男子一絲不掛,從海灘直奔海中沖浪而去,雖然天色已近黃昏,但仍有近 萬人流連在海邊,駐足觀看。

     除了海灘,陽光和草地也是澳大利亞享樂文化的一個基本方面。這堹S別值得 一提的是脫胎於澳洲拓殖時代的叢林生活並融入當今澳洲人日常生活的“國吃”— —BBQ,即燒烤。澳洲人幾乎每家都有燒烤設備,一個爐子,一塊鐵板,待鐵板燒熱 後,漬上食油或黃油,然後將調好味的牛、羊肉或香腸放上去煎烤,隨吃隨煎,香 嫩熱乎。據說澳洲人請客的最高規格是後花園的燒烤,假期周末家人朋友到郊外游 玩也是吃燒烤。在澳洲,出門游玩感到最方便的也是燒烤場地,在凡屬適合露營的 地方以及在公園堙B公路邊的休息場所,都建有燒烤爐灶和相關設施,使用煤氣和 電,十分方便;離城遠的地方,爐灶旁邊還備好了木柴,任人取用。BBQ這種澳洲人 的“國吃”比起世界上的美味佳肴味道確實一般,但它所包含的文化意味卻非同一 般,澳洲人享樂至上、生活隨意、盡情享受陽光和草地的民族特性,在BBQ中得到了 集中體現。

     盡情享樂作為一種生活方式,已經融入澳大利亞人的血液之中,甚至成為民族 心理的一部分。這種現象引起學者的廣泛注意。格雷戈、麥戈雷格在《澳大利亞面 面觀》中把享樂視為澳大利亞民族主要的特徵之一,在他看來,澳大利亞人對待生 活就像對待一次野餐那樣,表現為一種過分濃烈而且盲目的享樂主義。他寫道: “澳大利亞人最終還是把享樂置於一切之上。重要的是生活之樂趣——陽光、啤酒、 性,而非生活的責任。存在並不是為了有所成就,而是為了享樂。”

     澳大利亞民族享樂性格之下所掩蓋的深層心態,反映了他們對命運無可奈何的 接受態度。歷史學家曼寧、克拉克分析了地理環境對這一民族性格所起的潛移默化 的作用,他認為是氣候和環境讓移民孤島的白種人逐漸接受了本地土著人的生活哲 學“我們變得相信宿命,逆來順受,對人類努力的奮鬥結果持懷疑態度。這片土地 所反映出來的精神促成了澳大利亞人對失敗的感受。澳大利亞人由此堅信,一個人 總是微不足道的,在此嚴酷的環境中,人還有甚麼重要性可言?”這樣一種無奈的 心態,當然有其歷史淵源。

     早期的殖民者由於環境艱苦,生活困難,過著朝不保夕的生活,產生只求一息 之存,只圖一時之樂的念頭是不足為怪的。當時,大批叢林人包括牧場幫工、剪羊 毛工等,到處流動,平日拼命掙錢,而一到周末、假日或工作淡季,便來到附近城 鎮的酒館妓院,傾其所有地拼命玩樂;後來的淘金人的生活更是苦不堪言,他們的 工作條件十分艱苦,死亡的事經常發生,或因為礦井崩塌,或因為疾病流行,或因 為過度勞累。當時的報紙寫道:“單調的生活使得手握寸金的採金者夜晚便出沒酒 吧、妓院,一手摟著妓女,一手拿著酒瓶,狂呼亂嚎。以至於牧師和醫生都稱他們 患有某種癲狂病。”這批人無所謂希望,無所謂未來,“今朝有酒今朝醉”成為生 活的主旋律。

     到了20世紀50年代後,澳大利亞經濟日趨繁榮,物質條件優裕,生活水準很高, 生產的現代化使人們擁有更多的閒暇時間,生活方式也相對自在逍遙,對大多數澳 大利亞人來說,生活也不再是艱苦的代名詞,然而,澳洲人追求享樂的遺風依舊如 故。有人說,澳大利亞人之所以如此熱衷於享樂,似乎是由於他們總懷疑好景不長。 過去已經不復存在,未來誰也不能預測,所以關鍵是及時行樂,盡享今天。一些社 會學家由此斷定,也許可以認為澳大利亞人是一個享樂的民族,但很難說是一個快 樂的民族。

     記得錢鐘書先生說過,快樂在人生堙A好比引誘小孩吃藥的方糖,更像跑狗場 堣瑂云索伅]的兔子。幾分鐘或者幾天的的快樂賺我們活了一世,忍受著許多痛苦。 看來,錢先生把快樂和人生是拎得很清楚的,實在會讓澳洲人感到困惑。

     澳洲人是把快樂、享樂看得頂頂重要的,沒有快樂,就沒有人生,人生不過是 一段享樂的經歷。看來,為了錢先生所說的那塊不起眼的“方糖”和那隻不值錢的 “兔子”,澳洲人真是無可救藥了。

     (編者註:這是筆者幾年前在澳期間寫的個人隨感﹐觀點是否正確﹐編者不予置評。 他的觀點也並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

你有什麼評論或感想嗎? 請發表==> editor@aucca.com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editor@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