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堪培拉  ¤ 樂飛


    自十一年前首次來澳大利亞首都堪培拉看花節以來,一直想寫篇文章,一篇 有關堪培拉這座花園城市的文章。然而,十年來不停地“南征北戰”,不停地挪家, 不停地為生活忙碌奔波,一直未有這份閑情逸致,直到最近幾年工作安定,小孩成 人,生活安逸,再加上現在就生活在這座城市,這才使我有機會,同時也感到有責 任、有義務、有必要把這座城市的美麗風貌介紹給大家。

    想起1993年9月底第一次來堪培拉看花節觀光的情景,記憶還是那樣的鮮活, 那樣的栩栩如生,宛如昨日之事。那年,我居住在悉尼,岳母來澳洲探親,在她回 國前適值春季,正是堪培拉花節時期,我決定帶她去堪培拉看花展。主意已定,我 駕著一部“老爺”車,攜上一家就匆匆地行駛在去堪培拉的路上。沿途,丘陵蜿蜒 起伏,樹木郁郁蔥蔥,滿山鮮花目不暇接,花的芬芳不時隨風飄入車內,沁人心肺。 那時從悉尼到堪培拉的高速公路還只是單行道,再加上我的“老爺”車慢如蝸牛, 悠哉悠哉已近黃昏才抵達堪培拉。由於時間太晚,於是,賞花觀景只好明天進行。

    次日清晨,一輪朝陽露出山頭,把山邊的雲層染得通紅,晨風邁著悄然無聲 的腳步潛入窗扉,送來清新的空氣并夾帶著花的芳香。推軒向外凝望,天空蔚藍, 白雲如絮,高山吻雲,晨霧繚繞,朝陽把她一縷縷金光撒在樹梢上。房前草坪青青, 綠嫩如毯,草上水珠晶瑩,粼粼閃光,與山間晨光交相輝映。旅館四周,鮮花簇擁, 竟相開放,五彩繽紛,萬紫千紅,多美的堪培拉早晨啊!

    催促著慢吞吞的兒女們吃完早飯,我們急不可待地來到花節展覽地 --- 聯 邦公園。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泓碧綠清澈的湖水似綠蘿帶環繞著公園,貓眼似的湖 水在微風吹拂下蕩起一串串迷人的漣漪,湖岸綠草如茵,樹木蔥蘢,垂柳依依,櫻 花灼灼,一派迷人的春景。再前行數十米則看到了堪培拉的花展。首先列隊歡迎我 們的是那鮮艷奪目的郁金香,有黃色的、紅色的、白色的還有紫色的,枝枝色彩亮 麗,朵朵芳香醉人。聽朋友說,這花由於它的漂亮典雅曾經身價百倍,是一種非常 名貴的花,它的根球在市場上曾被大大地炒作了一番,使得少數人為此發了橫財, 但也有不少人為此傾家蕩產。他還告訴我有關黑色郁金香的故事。他說世界上曾經 有兩人成功地培育了這種花,後來不知何故他們又親手毀坏了它們,以致此花現在 在世上已絕了種。這故事不管你信不信,反正這世界上沒有黑色郁金香了。看完郁 金香,接踵而至的是那白色的銀蓮花和雪花,這些花在微風中搖曳猶如天使般抖動 著她們迷人的身段。水仙、秋水仙、仙客來和美人魚等花也不甘示弱,它們竟相爭 妍向遊人展示著它們的美麗嫵媚和卓約風姿。看到水仙花,想起一個有關這花的傳 說故事。据說很久以前,有一位傾城少女,她對自己的美貌欣賞不已,每天都要跑 到池塘邊對著明鏡般的池塘欣賞自己的美貌。突然有一天,她不小心掉進了池塘就 再也沒有起來了。不久,池塘邊長出了一朵非常漂亮的鮮花,這花就是那位美麗少 女變成的水仙花。正想著這故事,忽然,不遠處好似一群蝴蝶在花中翩翩飛舞,走 近一看,那不是蝴蝶,原來是一大片的鳶尾和紫堇,因其形狀顏色酷似蝴蝶,故又 分別稱為蝴蝶花和紫色小蝴蝶。再往前走不遠,三歲女兒突然叫起來,“爸爸,那 麼多的小鳥站在花上,它們看見人來怎麼也不飛走?”。我順著她指的方向看過去, “那是花,不是鳥”,我告訴女兒,“這些花叫飛燕草和天堂鳥,它們的形狀與鳥 極其相似”。正說著,一簇簇正開著白、紅等顏色的石蒜這時候正在向我們招手, 仿佛提醒我們不要錯過欣賞它們的機會。這時,毛茛、非洲白合、烏頭、藏紅花等 也一擁而上,急不可耐地向我們嫵媚微笑,試圖擄獲我們的芳心。爭奇鬥艷的小蒼 蘭、唐菖蒲和“袋鼠爪”(rhododendron/azalia) 等花,或許怕我們一行在百花叢 中忽略了它們的存在而一起佇立在拐口處,等我們一拐彎即與它們不期而遇。還有 那些紅得像火一樣的杜鵑花無意和群芳爭寵,隱藏在出口處參天的松樹叢中為賞花 客默默地送行。離開公園之際,再回首凝望這繽紛的花卉,這堹u是花的世界,花 的海洋,花的王國,花的天堂。那令人眼花繚亂的花朵在春風中搖曳,婀娜多姿; 在春暉中開放,映紅天際;在春光堮犑屆A濃淡適宜;在春天媊ぉ說A彌漫全城。

    告別聯邦公園,辭別鬥艷群芳,來到國會山,新的國會大廈就峨峨地坐落在 這座山上。站在國會大廈頂上抬眼眺望,堪培拉依山傍水,貝雷‥格里芬(BurleyGriffin) 人工湖似條玉帶環繞市中心,黑山(blackmountain) 和安士力山(Ainsliemountain) 似兩座守護神屹立於市中心兩旁,澳大利亞戰爭紀念館與新舊國會大廈遙相呼應, 洁白如玉的舊國會大廈位於湖和新國會大廈之間。大廈附近的公路以新國會大廈為 中心呈輻射狀向外伸展。科技博物館,國立圖書館,最高人民法院和藝術館等建築 物等有致有序地點綴在以“聯邦大道”和“國王大道”為兩腰,“憲法大道”為底 邊的大三角區內。這是一個非常成功的城市規劃設計。當時(1911 年) 設計堪培拉 時是采取優際競標形式進行的,在137 個標書中,最後選中的是一個畢雲於美國芝 加哥大學地貌設計師貝雷‥格里芬先生設計的方案,此方案的特點就是把堪培拉自 然風貌與人工建築群體最大限度地和諧、協調、統一起來,使堪培拉成為一個田園 式的人與自然和諧一體的現代化都市。為紀念這位偉大的設計師,堪培拉建造時所 形成的人工湖就以他的名字來命名。這湖現在成了堪培拉一道優美的風景線,它似 一顆璀燦的明珠鑲嵌在堪培拉市中心。使湖中景色錦上添花的當推那高入雲端的大 噴泉,它以火山噴發似的力量直奔天穹,然後隨風飄落,其水霧在陽光映照下折射 成一道道彩虹,景色十分優美,曾吸引了無數遊客駐足留步,拍照留念。

    新國會大廈是堪培拉標志性的建築,於 1988 年落成使用,其設計也是采取 國際競標形式進行的,在1980 年329 個設計方案中,美國米切爾‥吉爾格拉(MitchellGiurgola) 公司技冠群雄,一舉奪標,具體負責該項工程的是澳洲出生的理查得‥索拍(RichardThorp) 。該大廈的建造特點也是盡量地使國會大山地形地貌和建築物本身融合為一體,使 兩者巧妙結合得不動聲色、天衣無縫。大廈的房頂全是草坪覆蓋,看上去與其說是 建築物還不如說是被植上了草皮的山。大廈上下兩層,內部廊深廳大,房間眾多, 裝璜典雅,洁淨明亮,17 個設計精巧的大小花園有序點綴其中,花園靜謐,小徑幽 遠,真可謂是集辦公與休閑於一體的極佳建築設計。再看大廈的四周,設計者獨具 匠心的設計風格由此又可窺見一斑:上下兩條公路圓形地環繞著國會大廈,周邊有 8 個網球場和幾個小巧玲瓏的花園,其中左側一個東方式的花園,亭台拱門,古色 古香,進門處坐著一對漢白玉石獅,此乃為中國政府在1988 年慶賀新國會大廈落成 使用和澳洲建國二百周年所贈,大廈前兩側曲線形的牆仿如兩只巨大手臂,只要觀 光者一走近即被它擁入怀中。抬頭仰望,只見一面約兩個巴士大小的澳洲國旗在雲 端迎風飄揚,高聳九霄。站在國旗下,我環顧四周,花草樹木,勃勃生機,青山綠 水,鳥語花香,群山連綿,峰巒疊嶂。堪培拉就像在這蔥木掩蔽、翠微環抱、鮮花 簇擁、綠水環繞、春暉關照下一個漂亮的嬰兒正吮吸著大自然的乳汁,酣睡在大自 然的環抱,在大自然母愛的呵護下一天天茁壯成長。

    走下國會大廈,來到離國會山大約 100 米的使館街--- 福斯特(Forster) 街,這條街道上有近60 個國家的使館在此安家落戶。由於這條街上使館鱗次櫛比, 各國使館的建築風格迥然不同,漫步在此街上就猶如置身於世界建築博覽會。因此, 這條街為許多遊覽觀光客所青睞。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中國大使館,它北臨風景秀麗 的貝雷‥格里芬湖,南眺氣勢雄偉的國會大廈,整個館舍為具有中國傳統風格的仿 古建築,飛檐琉瓦,金碧輝煌。主樓門前兩側雄踞一座漢白玉石獅,樓內大廳和多 功能廳裝飾典朴,古香古色。主樓與大使官邸之間是一具有中國江南韻味的園林, 假山玲巧,一彎池水倒映假山垂柳,人工噴泉點綴其中,小橋曲回連著亭台水榭, 長廊內雕梁畫棟,卵石小路曲徑通幽。在主樓天井和大使官邸內還有一個具有傳統 風格、精巧別致的中國庭院。樹上、假山、亭台、梁棟布滿彩色小燈,國慶或春節 等喜慶的日子華燈齊放,流光溢彩,音樂響起,噴泉戲水,身臨其境仿佛置身於華 麗的宮殿。

    遊完使館街,已是下午 2 點多鐘。我們火燒眉毛似地來到黑山山頂,登上 了堪培拉又一標志性的建築物--- 電信塔。此塔始建於1972 年,塔高195 米,1980 年對公眾開放。由於它建造在黑山頂上,這使得它更顯得高聳雲漢,摩迫蒼穹,仰 目需護帽,俯首指高鳥,氣勢十分宏偉,1989 年該塔已被收入世界名塔史冊。站在 塔上抬眼極目,群山逶迤,奔走似龍,山光水色,碧樹茵茵,一彎明鏡似的湖水映 照著藍天白雲,宛若一位身穿碧裳綠衣的仙女靜臥在城市中心。這山中有城,城中 有水,水靜映山,山水環城,构成了一幅優美的山、水、城三者為一體的城市山水 畫。

    按預定遊覽計劃,還剩下“小人國”公園沒有光顧。看看天色,暮色似乎快 要降臨,於是,塔上的風光不敢再過多的留戀,只好急匆匆地來到“小人國”。誰 知道仍未能趕上最後“一班車”,景點已經停止售票,和售票員好說歹說之後,她 勉強讓我們一行進入。一入園內,使我驚訝的是,這堹u是一個名符其實的“小人 國”,“國”內所有的東西,諸如山水草坪、花草樹木、牧場禽畜、樓堂館所、風 景人物等模型皆是小巧玲瓏,栩栩如生,做工精細,鬼斧神工。這堙A松柏蒼翠, 滿園鮮花,小溪潺流,波光粼粼,船兒輕搖,綠影婆娑。我們穿橋過水,騎房跨屋, 俯首賞花,駐足羡竹,最後坐上小火車繞“國”一周,全園風光,眼底盡收,那怡 悅的心情,難以言表,筆墨難書。出來後,那天邊的一抹晚霞勾起了我的離愁別緒。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人生就是這樣,總是在這種離別、 重逢、又離別不斷交替中度過的,因此,由離別帶來的黯然神傷人生中無法避免。 回悉尼的路上,我一直被這種離愁別緒所侵擾。是啊,多麼美好的一個城市,多麼 安祥的一個地方,多麼優美的居住環境,我多麼想能永遠地留在堪培拉!

    這次遊覽後,堪培拉給我留下了極其美好深刻的印像,在以後的日子堙A我 一直都有來堪培拉居住工作的念頭,但由於種種原因,未能如願以償,直至 1999 年我太太和我先後在堪培拉都找到一份工作才了卻了這份心願。如果說1993 年的遊 覽觀光僅僅是走馬觀花、蜻蜓點水、霧堿摀羺鰫啋爾隉A那我們在堪培拉居住了近 五年就像是拿著顯微鏡來觀察這個城市,因此也就對堪培拉有了較多的了解。堪培 拉是在1820 年首次被三名探險家,約瑟夫(JosephWild), 詹姆斯(JamesVanghan) 和查爾斯(CharlesThrosbySmit) 發現的。但第一個在堪培拉定居的是一位名叫傑摩 爾(JoshuaJohnMoore) 的歐裔人,他當時在堪培拉擁有一個農場,基於土著人對這 一區域命名的名字“肯姆培拉”(Kamberra) 或“肯姆百里”Kambery ,他易名這一 區域為“堪培里”(Canberry) 。他的農場中心即是現在堪培拉市中心所在地。在1913 年3 月12 日,堪培拉正式成為澳洲首都時才改“堪培里”為“堪培拉”。堪培拉現 在是一個約有33 萬人口的城市,土地面積約2400 平方公里,擁有24 個總森林覆蓋 面積約6000 英畝的自然公園,全市綠化率達60% 以上,還有許多小公園點綴在城市 的每個角落。堪培拉的人家家戶戶房前屋後養花植草,一年四季,草坪青青,鮮花 依季競相開放,婀娜多姿。1993 年來堪培拉之前,當朋友對我說,堪培拉是個漂亮 的花園城市,有近十萬個花園,我聽後十分詫異,不解其意,後來才明白他指的是 勤勞智慧的堪培拉人把他( 她) 的前庭後院都裝扮成一個個漂亮的小花園,這樣一 算,堪培拉可不是有近十萬個花園嗎?近十年來,堪培拉多次被評為世界花園城市, 這使得堪培拉這座花城更加聞名遐邇,名揚四海。

    堪培拉不但春季美麗,她的秋天也同樣迷人,可以形像地說,她一年四季都 是一位人見人愛的美女。來堪培拉工作的頭一個秋天,我帶著全家再次登臨電信塔, 憑欄遠眺,秋季的堪培拉,天高氣爽,萬里無毫,火紅的楓葉和五顏六色的樹木把 整個堪培拉裝點得五彩繽紛,似一幅美麗的圖畫。此時的我一點都沒有一些文人騷 客那種悲秋的感覺,有的只是“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和“晴空一鶴 排雲上,便引詩情到碧霄”等贊美秋天的詩句在我的腦海埵^蕩。為何悲秋?無非 是看到秋天寂寥的一面和想到秋天過後便是嚴寒的冬天,轉而聯想到人生短暫而感 嘆人生。其實,花開花謝,春夏秋冬,日月輪回這是大自然新陳代謝的規律,同世 界上其它萬物一樣,隸屬於大自然的人類同樣遵循著這一規律,正視了這一點,面 對生死交替,短暫人生就自然會坦然超脫得多。正是抱有這樣一種人生觀,我曾寫 有“吾愛秋色勝春暉”的詩句。站在塔頂,望著堪培拉醉人的秋色,一首小詩在我 心中醞釀而成,它表達了我對堪培拉秋天的由衷喜愛:

    楓樹紅似火,霜葉妍如虹。
    天高無一毫,仙女舞天宮。
    極目黑山頂,醉殺秋色濃。
    自古悲秋凋,未到此城中。

    堪培拉白天的景色是美好的,堪培拉夜晚的景色同樣令人陶醉。記得第一次 登上安士力山山頂看夜景,我著實被那萬家燈火、如若星空的堪培拉美麗夜景為之 一驚,為之傾倒,因為我沒有想到她夜晚的容貌競會是如此的靚麗:只見那無數的 燈光像是天上閃爍的群星,街上的燈光和夜空中星星交相輝映,一條條街道宛若是 一條條銀河,一盞盞燈似乎是一顆顆甯P,一家一戶恰似一個個行星,整個堪培拉 雲如星空一樣雲我真有置身雲太空中的感雲。佇立山頭,萬籟俱寂,晚風習習輕拂, 飄來陣陣花香,夜色中的堪培拉是那樣的漂亮迷人,是那樣的祥和寧靜,雲那樣的 充滿魅力,是那樣的令人神往。我慶幸命運對我是如此關照,如此厚愛,如此恩賜, 在人生歷程中游蕩了幾十年之後,它使我終於找到了堪培拉這樣一個桃花源似的城 市,找到了我最終的歸宿,它不只是讓我僅僅成為堪培拉的一個匆匆過客,而是讓 我工作、居住在這個城市,和她一同生活,一同歡樂,一同狂飲,一同放歌!

    美麗的堪培拉,風和日麗,環境優美,一年四季,風光旖旎。朋友,如果你 白天來,美麗的鮮花定向你盛開;如果你夜晚來,華麗的燈光定給你光彩;如果你 春天來,一年一度的花節會是你的最愛;如果你秋天來,醉人的秋色會給你無比的 歡快。

    2004年元月於澳洲堪培拉

你有什麼評論或感想嗎? 請發表==> editor@aucca.com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editor@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