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著枷鎖跳舞的人  ¤ 生琴


    他,是我的同齡人,一個戴著枷鎖跳舞的人。 今年仲夏的一天,與他的一次電話中得知他在南方的一家影視製作公司就職。為地 方台的一個節目擔任文字撰寫工作。這台節目取名《天天精品》。顧名思義,每天 必有精品獻給觀眾。為節目主持人撰寫三段主持詞和兩部影片的畫外音;並要審查 所有為這個節目所寫的本子成了他日常工作的主要內容。在30分鐘的時間堶n介紹 和賞析兩部大片。這樣,對文字的要求一定非常簡潔、扼要。尤其是兩部片子的畫 面介紹要與畫面切分的時間起止相吻合,無形中又擔任了剪接的角色。顯然,要作 好這個節目相當不容易。

    我多次看過以他撰寫的本子為基礎製作的電視節目,當我稱道他的才華時,他回答 我;“才華沒有,經歷而已”。當我談到他的工作既富有藝術魅力又具有社會內涵 時,他淡淡的說:“所謂工作,謀生而已”。兩個“而已”,使我感到頗有一些滄 桑。人生就是經歷,俗話說:“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他也一樣,經歷過太多 的磨難。

    在磨難中,有人不懈努力,不斷追求;有人就此沉淪,一撅不起。在我零碎的記憶 中,他總是屬於前者。做事踏踏實實,字埵瘨△L不流露出他對人生的追求和他對 自己的挑戰。儘管做了很多,也做得很好,而絕不張揚。要說佩服,這是我深深為 之折服之所在。

    一天,他發來短信,賀我農曆生日快樂。我驚訝了,家堻o麼多人,竟沒有一人想 到我的農曆生日是什麼時侯,連我自己也忘掉了;然而他竟記得,剎那間,我的眼 睛濕潤了。我這個人,一向把友情看得很神聖。同學之間,朋友之間的那種直率和 純真有時在家人面前也未必盡然,然而與他的交流象是穿越天際的兩顆星,雖遙不 可及,卻心有靈犀。

    “要不,你也試試給我們的節目寫本子?”一次電話中,他這樣對我說。我和他都 是學文的,都鐘情於漢語言文學專業。

    “好吧,試試看”。通話後,我接了四部影片:以二戰為背景的《愛在戰火蔓延時》 和《玫瑰圍牆》;描寫間諜生涯的《秘密雇員》和以克隆人的愛情為主題的科幻片 《代碼46》。

    我喜歡“揮灑香墨,激揚文字”式的無拘無束的放馬四野,讓自己的思絮盡情抒發。

    製作這種影視節目,在半個小時堣雯虼滼□v片,且要照顧到畫面的剪接,精確到 幾分幾秒的時間段堙A我非常敏感的覺得自己的手腳被束縛住了,真像是戴著枷鎖 跳舞,感到非常的不習慣和不適應。加之由於工作時坐姿時間太長,我的老毛病椎 間盤突出症和頸椎病也相繼襲來。

    電話塈琝i訴他,我雖然喜歡跳舞,卻不能忍受戴著枷鎖跳舞的苦痛。他理解,默 不作聲了。我很抱歉自己的中斷,因為無論是性格還是文風,我都與這項工作的要 求相去甚遠。

    在文字的舞台上,戴著枷鎖跳舞,真是不易;作為電視節目製作的幕後工作者,默 默的辛勞於斗室之間,把堅韌和深沉融化在字埵瘨﹛A文采蕩漾。帶給觀眾的是藝 術審美和興致盎然。這使我想到:君,如竹,竹堅韌且挺拔;君,如梅,梅凌寒而 怒放。

    在茫茫人海中,也許誰也看不到他;可是,誰又能說他不是支撐這社會發展的脊梁? 在無際的太空,也許誰也看不到這顆星;可是,正是這一顆顆不知名的星,構成了深 邃神秘的大千世界。

    他,我的同齡人,一個普通的影視製作工作者,一個戴著枷鎖跳舞的人,在一座美 麗的南方城市,仍在辛苦的潛心於文字之中。

    寫於2005年11月11日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評論文學 | 原創藝術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support@aucca. 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