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雪的魅力  ¤ 乐飞


    在春夏秋冬一年四季里,到底哪一个季节是我的最爱呢?春天,万物复苏,大地披绿,杨柳依依,桃花灼灼,百花斗艳,万紫千红,到处一派春意盎然、生机勃勃的景象。自古以来春天都是骚人墨客笔下讴歌颂扬的季节。夏天,阳光绚丽,灿烂辉煌,水中的荷叶硕大碧绿,清翠欲滴,盛开的荷花鲜艳夺目,光彩照人。仿佛一位亭亭玉立、风姿卓约的端庄少女伫立水中展示她的青春美丽。还有那树梢上声声叫着夏天的知了,仿佛在不断地提醒人们要珍惜夏天这个美好的季节。秋天,晴空万里,天高云淡,火红的枫叶把千山万岭染红,五颜六色的树叶把大地装点得五彩缤纷,真可谓是“ 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冬天,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北风凛冽,天寒地冻,光秃秃的树枝在呼啸的寒风中吃力地摇摆,看起来一派萧条、毫无生气的景象。这使得有些人不太喜欢冬季。然而,这只是冬天的一个方面,冬天的另一个方面却是十分的美好,这就是冬天的雪景。在我看来,它足以和春夏秋任一季节中最美丽的景色相媲美。

    在童年时代,我就特别喜欢下雪的日子,喜欢观赏美丽的雪景。记得冬天有时候早上一觉醒来,突然发现大雪一夜间给大地铺上了一层厚厚的华丽白色地毯,地上白了,树上白了,房子上也白了,皑皑的白雪覆盖在满山遍野,给所有的东西都穿上了纯洁亮白的银装,那漫天飞舞、缓缓飘洒的雪花宛若天上仙女撒下的一朵朵白花。这一片白茫茫的景色一下子把我带进了童话世界,使我想起了美丽的白雪公主和善良的七个小矮人。听大人们讲,雪按大小可分为4 种:小雪,粉盐洒落般的清雪,绵绵密密的棉花套子雪和狂烈的烟泡雪。我童年记忆中的雪好像大多是棉花似的棉花套子雪。每到下雪的时候,我这个平时赖床不起的小孩总是比大人起得早。一溜下床,就一蹦一跳地跑到雪地上,站在雪中,一任雪花飘落在我的脸上耳朵上和身上,它的飘落是那样的轻盈,我感觉是它在不停地抚摸亲吻我的小脸,和我窃窃私语,象慈祥的母亲一样正帮我穿上白色的新装。在雪地上和小伙伴们一起滚雪球,堆雪人,打雪仗是我儿时冬天里最喜爱的活动。常常在打雪仗打累了的时候,就顺手抓起一把雪津津有味地吃起来。还特喜欢用竹竿敲下悬垂在屋檐上的冰柱,把它捡起来当作冰棒一样来吮吸。儿时在这白色世界里贪婪地玩耍忘了回家吃饭是常有的事。现在回想起来,那儿童时代无忧无虑尽兴玩雪的日子是多么的开心,多么的美好,多么的令人难忘啊!

    在来澳洲离开北京前,适值隆冬季节,北京断断续续、纷纷扬扬下了一个多星期的雪,路面上的积雪有一尺多厚,这大雪大有阻止我如期出国的计划。想到就要离开北京这座养育了我六年的城市和即将失去这个城市一些独具的东西,一种离别伤感之情泛上心头。尤其想到北京的冬雪美景,在我即将要去的风和日丽、四季如春的布里斯班(Brisbane) 是不可能看到的。还有那雄伟的万里长城,自从我来北京后第一次看到她就深深地铭刻在我的心中。我先后在春夏秋三个季节中都登临过长城,看到她在不同的季节里所展示的不同风采,唯独未曾欣赏她在冬雪里的英姿。如若趁这次天赐良机去观赏她的冬季雪妆,日后不至于因未见过长城雪景而遗憾。主意已定,我和研究所里的几个也喜欢观赏雪景的同事驱车来到八达岭长城。爬上一座最高的烽火台,举目眺望长城内外,千峰万壑,银装素裹,蜿蜒起伏的长城犹如一条巨大的银蛇在燕山山脉匍匐游行。站在它的背上,我仿佛感觉到它要带我去那长城的两端:东到濒临大海的山海关,西至茫茫大漠的嘉玉关。站在长城上,雪风阵阵在耳旁呼啸,似乎风儿正在告诉我有关孟姜女哭倒长城的历史故事,有关中华民族在长城边抗御外敌入侵进行着长期艰苦卓绝的英勇事迹。再放眼极目,远处峰峦叠嶂,在雪的覆盖下,它们似银鹤集会,蜡象聚集。当太阳穿过昏黄的云层把她的万道金光倾洒在雪地上,那一道道反射出来的银光十分耀眼,令人目弦。受阳光照射蒸发而形成的雪雾缭绕山峰沟壑,时而如翻滚的波涛,时而汇聚似云团,沿山谷倾泻而落。站在这雪雾变幻的长城上,恍若置身于蓬莱仙境。视线由远及近,俯视长城脚下,几棵参天青松,虽然被大雪压弯枝头,但它依然苍劲挺拔,昂首屹立,我不禁暗暗敬佩它的威武不屈的高洁气质。此情此景,不由地使我想起陈毅的一首诗: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望着这诗画般的长城雪景,看到这千里冰封的北国风光,毛泽东<< 沁园春•雪>>的词句在我耳边响起,“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逶迤茫茫。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 。这首词的上片可以说是高度地概括描写了长城内外的壮丽雪景。

    这次出国前登长城观雪赏景让我大开眼界,一饱眼福,也使我更加喜欢大雪纷飞带来的那种浪漫情调。

    1989年来到澳洲后一直到1994 年去美国丹佛市(Denver)工作前,我就再没有见到雪了。尤其是我的儿子自出生以来还不知道雪是啥样子。他虽然出生在北京,但两岁就跟随我们来到澳洲,因此,大雪纷飞的情景他连做梦都想看看。当在丹佛居住迎来了我们到国外来之后的第一场大雪时,兴奋的心情难以言表,我儿子更是欢呼雀跃。我们父子俩欢天喜地地一同站在雪下,张开四只手去迎接那纷飞的雪花。我们把口张得大大的,让晶莹剔透的雪花进入我们的心肺,和我们溶为一体。我们一起玩雪球,砌雪人,打雪仗,那情那景仿佛我又回到象儿子一样大的童年时代。这次下雪,不仅使我看到了久违的雪景,而且使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了在雪地上开车的宝贵经验。那是在去上班的路上,为了抄近道,我在一条小道上行驶,在一个“ 停止”(stop)牌前,我象往常一样试图把车刹住,然而由于路面积雪成冰,车轮打滑,车子不听使唤,一直往前冲,直到十字路中央才停住。幸好主道上没有车,否则的话,一起车祸在所难免。后来同事告诉我,在冰雪上开车,刹车时要轻,要比在无冰雪的路上提前更多的时间就开始刹车,让车有更多的滑行距离。这场雪不仅使我欣赏到了久别的雪景,还丰富了我的人生经验。

    在澳洲居住一直到 2001年以前都未曾与雪谋面。来堪培拉也将近五年,只记得有一年的冬天在堪培拉的上空稀稀疏疏、零零散散地飘下了几朵雪花,那雪花刚接触到地面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在我的字典里,那根本不叫雪,充其量算雨夹点小雪。久未赏雪,心中还真有点说不出的难受。2001 年的冬天,听人说离堪培拉开车大约三小时的地方有雪山,不仅可以赏雪,还可以滑雪。于是我们全家决定前去拜访那座雪山,去体验一下首次滑雪的味道。来到斯勒得堡(Thredbo) 山顶上,那既熟悉又陌生的雪景一下子映入我的眼帘。熟悉的是那冰天雪地的白色世界,漫天飞舞的鹅毛大雪,玉树琼花和银鹤蜡象,这和我在北京长城看到的冰雪世界近乎相似,只是缺少一条象银色巨龙般的长城雄姿。陌生的是这样高山上的雪景已是自出国十多年以来还未曾见过,与长城的雪景不同的是这里人流如潮,满山都是滑雪爱好者。他( 她)们一个个身若矫健的海燕从山上飞似滑雪而下,忽左忽右,轻松自如,显示了他( 她)们高超的滑雪技术。我们一家人从未滑过雪,于是每人都买了一张学滑雪的票。上训练课时老师看到我们的滑雪工具,不禁哑然失笑。我被她的笑声弄得莫名其妙,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忙问咋回事,她告诉我们“ 你们租的滑雪工具只适合“乡村滑雪”(country ski), 而你们却买了一张“高山滑雪”(down the hill ski) 的票子,来到了“高山滑雪”场这不该你们来的地方” 。她看了一下时间后,告诉我们换票已经来不及了。于是,她只好将我们带到山顶上一个较为平坦的地方,用“ 乡村滑雪”的滑雪板在“高山滑雪” 的场所练习滑雪,教授我们一些最基本的滑雪技术;如“ 停止”(stop),“拐弯”(turn),脚下滑雪板和手上推动杆的协调配合等等。儿女们一个半小时下来已经基本上掌握了滑雪的要领,能够独自滑雪而不摔什么跟斗。而我和太太俩人要么两脚越滑越开最后不得不摔倒,要么一滑起来就不知道如何停止,只好一头撞向别人或障碍物,碰得鼻青脸肿。有时眼看要撞上“ 南墙”,既不会停住,也不会拐弯绕开只好让自己四脚朝天,身体重重地摔在硬邦邦的雪地上以避免更大的危险。这样的险情频频出现,最吃苦的莫过于我的屁股,开始还好,后来每次摔下由于疼痛它都会呻吟一番。它对我其实早已牢骚满腹,早就用疼痛警告我多次,要求我鸣锣收兵,而我倔强的性子,强烈的学滑雪欲望,硬是硬撑着,最后还是苍茫暮色说服了我:今日作罢,下次再来吧。

    来到停车处,回眸雪山顶,高耸云端,白雪茫茫,而雪山脚下却依旧树木郁葱,碧叶葱茏,密密的草丛在风的吹拂下似波浪起伏,夕阳的晚霞把天边的云朵染得血一样的红。看到这雪山美丽的景色,我不禁想起了诗圣杜甫的诗句“造化钟神秀”。是啊,大自然创造了并赋于我们这么美妙的景色,又如同上帝一样把旖旎的风光公平无私地赐给世界上每一个人,让我们共同分享。

    行文至此,你若问我春夏秋冬到底喜欢哪一个季节,我的回答是春夏秋冬我都喜欢。喜欢春天的妩媚,春雨的缠绵;夏天的荷花,夏艳的漪旎;秋天的红枫,秋风的写意;但更喜欢冬天的飞雪和冬雪的魅力。

    2003年11月于澳洲堪培拉

你有什么评论或感想吗? 请发表==> editor@aucca.com


| 返回首页 | 散文 | 小说 | 诗词 | 随笔漫谈 | 回忆录 |


©Copyright: 中华文化协会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support@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