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文化主義在澳大利亞   ¤ 張曉君



    澳大利亞是一個多種族的移民國家,從1788 年首批英國移民在悉尼附近登 陸後,澳大利亞的歷史就成為了一部移民的歷史。澳大利亞的移民政策經歷了三個 重要的階段才發展成今天的多元文化主義政策。而直到現在為止,還有很多政治家 和學者對這多元文化主義存在著很多不同的爭議,到底澳大利亞政府是否應該實行 多元文化主義政策?是否實行了多元文化主義政策就失去了澳洲文化呢?這正是本 文所要探討的問題。

    澳大利亞在地理環境上是屬於亞太地區,然而它在文化和歷史上則更接近歐 洲。誰都知道, 1788 年英國的殖民者菲利普率領壓送著 736 名流放犯人一共 1030 人的船隊在悉尼附近登陸,正式揭開了澳大利亞移民歷史的序幕。(田森, 1998. P84 )

    直到1901 年澳大利亞才把各殖民地改為洲,正式成立了聯邦政府。開始實 行澳大利亞“同化政壞”--也就是眾所周知的“壞澳政策”,澳政府推行白種人統 治澳洲天下的原則,極力排斥非白種移民,甚至制定了“聯邦移民限制法”( Theophanous , A. 1995 ),規定一些移民澳大利亞的人必須能讀寫聽說一種歐洲語言方可入境 等的條件限制非白人移民。

    到了60 年代中,澳大利亞當局開始實行取消種族隔離的“整合政策”, “整合政策” 是要求移民接受澳大利亞的價值觀,各民族整合和同化到澳大利亞的 文化中。但是作為亞太地區邊緣國家的澳大利亞,這種以西方國家文化自居而看低 亞洲國家價值觀的狀態,顯然會產生一種與亞洲地理和文化上不協調的疏遠,從而 影響了它在世界上的實力和地位。

    澳大利亞開始接受除歐洲以外地區的移民以後,政府的領導者們開始發覺要 讓移民一下子放棄自己的語言、文化、觀念和習俗談何容易?強行“同化政策”的 結果只能恰得其反。 1973 年,移民部長 Al Grassby 先生正式從加拿大引進和推 行了“多元文化主義政策”,翻開了澳洲移民史的新篇章。

    澳大利亞的多元文化主義政策主要有三個重要原則:
第一,文化認同:所有的澳大利亞人都有權利表達和分享他們的獨立的文化傳統, 包括民族語言和宗教信仰。
第二,社會公義:所有的澳大利亞享有平等的待遇和机會。去除人種、民族、文化、 宗教、語言、性別和出生地等的差別和障礙。
第三,經濟效率:需要有效地保持、發展和使用所有澳大利亞人的技術和才能,而 忽視其背景。(Jones, B. 1991.in Goodman, D. P14)

    儘管世界上很多國家都擁有著或多或少的少數民族比如美國、英國、新加坡 和德國等等,它們都沒有一套像澳大利亞和加拿大那樣完整的多民族和平共處的多 元文化主義方針政策。

    美國被稱為是民族的“大熔爐”,因為除了純正的撒克遜人和美國黑人外, 還有很多少數民族像西班牙人、印度人、德國人、猶太人和波蘭人。( Lewis , G & Slade, C.1994. P123 )但是,多元文化主義在美國並沒有作為一種政策被政 府採納和推行,多元文化只是作為一種現像存在在多民族群的社會中。( Koundoura, M. in Bennett, D. 1998. P17 )

    世界上還有別的多種族的國家如新加坡,也從來沒有提倡過多元文化主義, 因為在新加坡的人口中,中國人占百分之七十五以上,( Chua, C. in Robert, R. 1996)新加坡政府,特別是在李光耀領導的時期,大力提倡中國的儒家主義政策, 力圖用中國儒教傳統的忠義和守法的道德觀來統治別的少數民族,如馬來西亞人和 印度人。( Chua, C. in Wu, D. 1997. P118 )讓他們奉公守法。

    加拿大是最早提倡多元文化主義的國家,早在1971 年,加拿大的總理Trudeau 先生已經正式宣布實行多元文化主義政策,並把它列入加拿大的法律堙C提倡多元 文化主義的目的是保護人權,確定加拿大人的身份認同,加強加拿大的團結和鼓勵 文化的多樣性。( Theophanous , A. 1995. P1) 可是,多元文化在加拿大沒有像 在澳大利亞那樣得到大力的發展。至少政府沒有通過媒體大力倡導。

    在政府的鼓勵和支持下,澳大利亞在1978 年,正式成立了播送四十多種語 言的特種廣播服務電台( SBS RADIO ),在悉尼和墨爾本兩地首先播出。到了 1985 年, SBS 廣播電台更發展到播送六十八種地方和民族語言。在 1980 年,澳大利亞 還正式建立了世界上唯一的多種語言節目廣播服務電視台( SBS TV),向一千七 百萬澳大利亞觀眾播送從六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選出的用六十多種不同語言廣播的電 視節目,同時向移民教授英語。SBS電台和電視台的建立是澳大利亞政府貫徹實 施多元文化主義政策的重要象征之一,也是反映多元文化的一面鏡子。( Stratton, J & Ang, I. 1998.in Bennett, D )

    此外,澳洲政府還鼓勵並資助移民和少數民族建立自己的廣播電視和電台, 例如有些AM社區電台頻度就讓不同民族社團免費使用,讓他們播出自己語言的節 目。還有,為了方便移民,各級政府機構均對移民提供翻譯服務,移民局的傳譯中 心還提供24小時全天侯翻譯服務,盡量減少非英語背景的移民的種種不便。因此, 澳大利亞在多元文化主義的政策下,各民族能夠互相了解,彼此寬容互讓。

    澳大利亞實行多元文化主義政策,並不是一帆風順的,這些年來,也經受了 很多波折。其中影響較大的幾種爭議有,著名的學者 Geoffrery Blainey , Stephen Fitzgerald 和 Ghanssan Hage 還有政治家 John Howard 和 Pauline Hanson ,他 們均從不同的角度對多元文化主義提出了異議。

    首先是Blainey 博士(1984)用“亞洲化”來描述政府新改革的移民方 案,他反對繼續從亞洲吸收移民,他認為,如果政府不改變吸收移民的方向,澳大 利亞將成為真正“亞洲化”的國家。( Bett, K. 1999. P284 )

    另一位著名學者Stephen Fitzgerald 博士的報告(1988)則認為,澳 大利亞應該增加移民,可是移民應該表明願意執行澳大利亞的慣例和不能取得澳大 利亞的公民權。報告還指出,家庭團聚類的移民配額影響了技術移民和獨立移民, 應該盡量減去這部分名額。( Bett, K. 1999. P 280)

    還有一位學者Ghanssan Hage (1998)則強調指出,從十九世紀開始, 澳大利亞一直是白人統治,土著人和別的少數民族不應該有權利參政和決定國家事 務。( Hage , Ghanssan. 1998. )

    政治家John Howard (1988 )也對多元文化主義政策提出了異議,他發展 了 Blainey 博士的見解,認為從亞太地區吸納移民會毀壞了澳大利亞國家的認同和 破壞了國家的團結,因為“他們(指亞洲移民)的壞”文化傳統是跟澳大利亞的文化 是相違的。( Theophanous , A. 1995. P33)

    另一政治家Pauline Hanson 所代表的單一民族黨則強調,澳大利亞應限制 亞洲移民和停止對土著人的優惠,移民只能說英文,更不應該保持自己的文化。

    著名學者Katharine Bett 駁斥了他們這些排他的,以純正白人自居的論點, 她認為從不同地區來的移民給澳大利亞帶來了豐富的物質和文化的財富,澳大利亞 本身就是一個多移民的國家,移民背景的知識分子對移民的情況更熟悉,應該更有 權利決定國家的事務,她還進一步批評說 Howard 的“一個澳大利亞”的說法,是 與“白澳政策”異曲同工,實際壞是老調重彈。如果政府採納了他們的意見,澳大 利亞的多元文化主義就要結束了。( Bett, K. 1999. P292 )

    另一位學者Jon Stratton 也同樣批評說,澳大利亞本是一個移居者的社會, 本身就存在著多民族,文化也有著不可改變的多樣性, Howard 和 Hanson 的關於 單一主流文化的論調,是和發展多元文化相衝突的,是不利於民族之間的相互了解 和協調發展的。( Stratton, J. 1998. P16 )

    澳大利亞在本世紀七十年代實行多元文化主義政策以來,澳大利亞的人口已 從原來的 800 萬,增加到現在的 1845 萬,(田森, 1998 , P80 )已從二次世 界大戰前的小國發展成為中型力量的國家。( Theophanous , A. 1995. P33) 移 民的社會現像導致了多元文化主義的產生,多元文化主義又為多民族群的社會鋪出 了一條前途廣闊光明的康莊大道。在澳大利亞多元文化主義的背景下,各民族能保 持自己的文化特色,各民族文化之間又能互相融合,相互促進,互補長短,澳洲主 流文化也必將吸收其他民族的精華,發展成更優秀的文化。

閱讀書目:

你有什麼評論或感想嗎? 請發表==> editor@aucca.com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support@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