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不再有   ¤ 陈向阳


   字面上看,初戀就是第一次戀愛。我的一個朋友説,他的第一次是在小學一年級,那時他愛上了他的女老師——這也算初戀?一個毛孩子懂什么呀?同樣,好多人都説不清哪個是自己的第一次。這不要緊,初戀不一定非是第一次,它的眞正含義是那種愛法:神魂顛倒,要死要活,蠻不講理。那個他(她)讓你日夜思念,成了世界上最重要的人。他(她)一個笑臉、一句好話就讓你看什么都順眼,簡直是彩霞滿天、萬物美妙。他(她要是給你個冷冰冰或乾脆絶了你的盼頭呢,那就天昏地暗、日月無光。活在世上還有什么意思?那個他(她)如與衆不同,別管跟多少人在一起,你一眼就看見了。你眞納悶,他(她)那么英俊美麗,瀟灑優雅,簡直是金光閃閃,怎么能和那些俗人一塊兒混呢?不過,這是你自 個的感覺, 但旁人可不這么想。 當父母的就經常憤憤不平:“您瞧我們家的孩子迷的,到底看上他(她)哪了?他(她)有什么呀?”嗨,別不服氣,這就叫初戀,就是不講理,就是這么如醉如痴,讓旁人不明白。

   等你成了過來人,再回頭一琢磨就明白了:當初那么昏天黑地地愛,敢情一多半是自己蒙自己呢。那個他(她)其實不過如此,是自個兒在想象中把那么出色的優點都栽到了他(她)的身上,自個兒在心中另塑造了一個他(她),比眞實的那個好了不知多少倍。

   據硏究,初戀需要兩個條件:第一是沒經驗,要不然初戀的凈是年輕人呢,本來和外人打交道就不多,異性就更透着神秘。有經驗的誰還上當呀,見了人先往壞了想。四十歲瞭如果有機會談戀愛,那股字冷靜就像進商店買東西,什么都打聽清楚了還嘀咕呢:可別讓人給蒙了。

   第二個條件是距離,非得有個神秘感把你和那個他(她)隔開,老讓你看不透弄不清,這才有想象的餘地,才讓你盼呀想呀沒個夠。越想他(她)就越好,越好你就越迷。比方説,咱們中國的老傳統就不許靑年男女湊近乎。賈寶玉林黛玉一個大門里住着都不行,那個無形的禮敎揷在中間老讓他們貼不到一塊去。我年輕那會兒雖説是新社會了,可又來了個男女界限,心里怎么想都成,可表面上少男少女非得擺出仇人的架式。此外還有個革命事業呢:人人板起革命面孔,互相誰都猜不透。暗戀的、單相思的準有,可誰敢講出來呀,那叫低級趣味,弄不好再抓你個流氓壞分子。

   現在大不一樣,尤其是西方現代社會,已經沒有初戀的條件了。從小學六年級開始,男孩女孩就都知道了對方身上的所有零件和每個零件的用法。男女之間的神秘蕩然無存。性事越來越平常,比吃飯穿衣的規矩也多不了太多,中學生書包里找出個避孕套不新鮮。就算上床還有點顧忌,上床以外還有什么限制呀?男孩女孩誰沒有幾個異姓朋友,你來我往的,開聚會(Party),送生日禮物,再來個一起過夜(Sleepover)。男女之間哪還有想象的餘地呢,用不了兩月就能熟得起膩,就能知道那個他(她)也會打嗝放屁叭唧嘴,也會尖酸刻薄小心眼。

   我跟一幫大學生出野外,七八個學生睡一屋,有男有女,挺不在乎。我多問了一句,人家白我一眼,説“都有自己的睡袋,又不鑽一條毯子,怕什么?”有個美國電視劇《道森河》(Dosen's Creek),男主角道森心地善良,女主角卓伊(Joy)漂亮可愛,倆人天生一對。可電視劇偏偏調人胃口,老節外生枝,就是不讓他倆上床,多急人啊。這幫大學生有辦法,自己編了一集《道森河》,拿個攝像機找個河邊拍上了。情節呢,特別簡單:道森卓伊碰上了,説着説着吵上了,吵着吵着道森下手了,把卓伊板過來就給“干”了,干完倆人就好了。看看,現在的年輕人解決問題就這么乾脆利落直截了當。他們保險看不懂《紅樓夢》:賈寶玉愛林黛玉嗎?愛。林黛玉愛賈寶玉嗎?也愛。那還瞎躭誤功夫?接吻擁抱上床完事,干嘛酸不嘰嘰沒完沒了的兜圈子呀?

   被文學家寫了上千年的神聖初戀沒了。這倒也好,免了要死要活蠻不講理,一切愛他個明明白白。損失嗎?頂多文學上再也見不着那種深厚、沉重的愛情悲劇,光剩下熱鬧、輕佻、揷科打渾的愛情喜劇了。

你有什么评论或感想吗? 请发表==> editor@aucca.com


| 随笔漫谈首页 | 上一篇 | 下一篇 |


©Copyright: 中华文化协会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support@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