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歌的翻唱  ¤ 佟永達


   記得幾年前的一次送別會上,一位上海同窗學成回國,衆友人相送。待到酒過三巡,於是隨着卡拉OK歌之、舞之,歌聲此起彼伏,氣氛頗爲熱烈。

   就在此時,一位年歲稍長的婦女拿起麥克風引吭高歌,唱了一首三十年代的中國流行歌曲《春風野草》:“春風悠悠,野草低頭。秋霞片片,年華水流……明月伴入夢,斜陽催歸舟。”“莫爲別離悲愁,莫爲別離添憂……”這如詩如畫的歌詞,加上作曲家巧妙地把中國民歌和西洋咏嘆調結合起來,經這位老人富于感情的演唱,立刻轟動四座,紛紛詢問這是哪國歌曲,何人所作?

   其實,這首歌曲的作曲就是上海人,創作小提琴協奏曲《梁祝》陳鋼的父親陳歌辛。他創作的《漁家女》(周璇唱)《薔薇處處開》(龔秋霞唱)、《玫瑰玫瑰我愛你》(姚莉唱)都曾風靡一時,成爲現在反映三、四十年代上海影視片中最具代表性的背景音樂。《玫瑰玫瑰我愛你》是中國第一首被譯成英語而傳遍世界的流行歌曲。美國著名歌唱家Franklaine當年就因演唱此歌而走紅,因此他現在每年要寄一張聖誕賀卡給陳歌辛的兒子陳鋼(陳歌辛已于1961年去世),表示對陳歌辛的懷念。

   回顧中國三、四十年代的歌壇,經黎錦暉于1927年創作第一首流行歌曲《毛毛雨》後,隨着電影創作的發展,産生了不少好聽、動人的歌,如黎錦暉弟弟黎錦光創作的《採檳榔》(周璇唱)《夜來香》(李香蘭唱)、《花月良宵》(李麗華唱);陳歌辛的《花一般的夢》、《鳳凰于飛》;還有《月圓花好》(范煙橋詞、嚴華曲)、《莫忘今宵》(李雋靑詞、黃貽鈞曲)、《天長地久》(范煙橋詞、姚敏曲)、《天涯歌女》(天漢詞、賀緑汀編曲)、《春天里》(關露詞、賀緑汀曲)……這些歌曲曲調優美流暢,歌詞追求詩的意境,富有鮮明的民族風格和濃鬱的韻味。濃濃的詩情畫意,聽起來使人動情,令人遐想。不僅當年唱通大江南北、長城內外,並遠播海外,成爲華語音樂的經典。七十年代,鄧麗君、蔡琴、高勝美、龍飄飄的演唱中,也翻唱了一些老歌;汪明荃、林憶蓮、徐小風的翻唱作品也是家喩戶曉的。藉了這些翻唱,華語流行歌曲似斷了線的珍珠,又代代重串了。

   近年來,隨着國內經濟政治的改革開放,文化領域的解禁,曾經多年被打成“黃色歌曲”、“靡靡之音”的三、四十年代的流行歌曲,重新得以播放、演唱,而且,已由黑龍江北方文藝出版社蒐集整理出版。目前,由吳劍女士花費兩年多的時間編輯的三、四十年代中國流行歌曲集《解語花》(共四百餘首)已經公開發行。筆者有幸購得此書,放在身邊時而翻唱。

   人到暮年,總有一種“懷舊”心理。而“老歌”幾乎成爲懷舊的最佳載體。我們這些身居澳洲的華裔老人,多么希望華語電台、電視台也能適當播放一點“老歌”,華文報紙也能發幾首“老歌”,以適應他們的需要。過了時的東西自有一種過了時的美。這種美,固然是經歷了年代滄桑所沉澱的,然而更多的則是由於欣賞者的心境所透射,一種渴望。但願我的這些文字不儘是過了時的老話。

你有什么评论或感想吗? 请发表==> editor@aucca.com


| 随笔漫谈首页 | 上一篇 | 下一篇 |


©Copyright: 中华文化协会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support@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