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話“改行”  ¤ 湘平


    多年來執著地在自己的專業領域堳鬙插A一直慶幸自己沒有改行。

    按中國人的傳統,一旦考入大學,或進入社會工作,就一業定終生,無異於婚姻之 “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然而今天,當我們遍中國、滿世界的求學,路越走越遠, 書越讀越多,在一個特定的領域媥レ黺V做越高,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人生的路子 卻越走越“窄”。比如說,花幾年時間讀一個博士學位,研究的只是一個狹小的領 域,等到學成之後去謀職,才發現其實是“作繭自縛”,反比一個本科、碩士畢業 生更為侷限。

    記得曾經在著名的《科學》(Science)雜誌的一篇文章中讀到這樣一句話,科研領域 的所謂“專家”,研究得越來越精深,知識面就越來越狹窄,到後來“know everything about nothing,but know nothing about everything”。誰說不是呢,相對 茫茫 宇宙,大千世界,我們的研究領域只是針尖大的一點,確實是“nothing”。而這個 狹小領域中的有關文獻資料卻堆積如山、數不勝數,足以窮盡一個人畢生的時間和 精力去探索。當我們對這一點的發掘愈來愈深入,了解愈來愈詳盡時,對這個領域 之外的世界卻知之愈來愈少,甚至一無所知了。

    然而,當前變幻無窮、迅速發展的自然界和社會,卻愈來愈要求學科的滲透與交叉。 以醫學生物學為例,免疫學、遺傳學、分子生物學等前沿學科已滲透到各個相關領 域。統計學,計算機更是應用到全社會包括生物學的各行各業。固守在一個狹小領 域已經遠遠不能適應時代的需要。雖然沒有大“改行”,我們每個人其實都經常在 做某種適應和改變,有的大幅度,有時小範圍,去適應工作和人生的需要。我自己 在藥理學領域塈髡里蚺憛B取得學位之後,又花了幾年的時間去學習和掌握分子生 物學的理論和技術,拓寬自己的知識面和研究領域,自嘲為“再讀一個PhD” 。

    我的朋友中,有些人在國內學文科,原本從事著記者或編輯的職業,出國後為了生 計不得不改行去學計算機、財會等專業。我一度為她們的中年改行而深為惋惜。現 在,我卻很有些羡慕他們對多行多業的知識、閱歷和能力。事實上,無論像我這樣 花了大半輩子始終幹著老本行,還是似他們般半路出家改的行,如今我們每人都有 一個能維持生計,或曰“為社會作貢獻”的職業。職業之外呢,相對別人,我則一 無是長。

    回想自己,小時候也做過文學夢。試想,如果當年隨心所欲地去圓我的夢,就能在 大學、研究生階段得到文、史、哲各方面的正規訓練。在人生的花季,不必對著那 些略嫌枯燥的科技書籍“面壁十年”,“寒窗苦讀”,而是自由自在地遨游在文學 的海洋堙A興緻盎然地博覽古今中外群書,融求知和享樂為一體,想想都甜蜜心醉。 畢業後風風光光地做記者,當編輯,成作家,青春的生活一定更加浪漫多彩。即使 後半輩子花個兩、三年去改行學一門謀生手段,工作之餘,卻能隨心所欲、得心應 手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寫自己想寫的文章,而不至於像現在這樣,有心“爬格碼 字”,卻自覺功底太淺,提起筆來詞不達意、力不從心。

    其實,一個人從十七、八歲進大學開始,大約有四十年的學習、工作生涯,而一般 大學專業的學制才三、四年。一生中若能既選學一個專業作為職業的需要,在一定 的階段再根據自己的興趣和需要學習另一專業,你的人生將會成倍的豐富多彩。況 且,一個人在不同的年齡階段,由於生活經驗的積累,人生閱歷的豐富,會有不同 的興趣和追求,若能適時地根據需求重新設立學習目標,拓寬自己的眼界和知識, 你人生的路子將越走越寬。

    中國有句老話:“八十歲學吹鼓手”。西方人亦說,“人生始於五十”。或許,我 還有機會讓自己嚐試一次“改行” 。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評論文學 | 原創藝術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support@aucca. 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