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高潮  

               ——【畸形年代之五】 ¤ 陳向陽


    咱毛主席發動文化大革命,真正目標是誰?以劉少奇為首的走資派!什麼破四舊、 收拾黑五類,根本就沒在計劃堙C那是劉少奇用來轉移鬥爭方向的假目標。咱毛主 席先冷眼看著,能激起年輕人的幹勁也行啊,等全國的火都燒起來,還怕你跑了嗎?

    劉少奇也不是三五天就能收拾的了的。咱毛主席退居二線那幾年,他執掌了大權, 全國各級政府到處都有他的人馬。要收拾他,先得掃清外圍、剪除卵翼,所以先收 拾了彭、羅、陸、揚。他們官都不小吧,那不過是前哨戰,大頭在後面吶。1966年 8月5日,毛主席寫了一張大字報,但不是貼在牆上,是在報紙上、廣播堙A全國發 表,叫‘炮打司令部’,沒點名的公開了真目標。明眼人看出來了,毛主席說的那 個黑司令,除了劉少奇誰都對不上號。咱毛主席也真沉的住氣,宣戰書發表了,可 8.18接見紅衛兵還讓他劉少奇上天安門,也讓穿軍裝,不過從過去的第二降到了第 六,排在毛、林、周、陶鑄、陳伯達後面。這是一步步來,突然就把快跟自己平起 平坐的劉主席變成階下囚,怕嚇著咱老百姓。

    劉少奇呢,一開始可不想束手待斃。火是燒起來了,肯定撲不下去了,那就要讓火 往外燒,別燒著自己。學校的老師校長,社會上的黑五類是第一批犧牲品,全送給紅 衛兵了,有多大勁就使去吧。但重要部門決不放手。1966年的6、7月份,劉少奇鄧 小平還把持的中央往火勢最旺的大專院校企事業單位派工作組,主動領導文革。領 導什麼呀?領導揪人,揪壞蛋。大火總是要燒死一些人的。燒死誰呢?先下手為強。 你先揪,揪的就是他。他先揪,揪的就是你。到了你死我活的時候再不能手軟了, 一時間猛揪壞蛋,叫‘橫掃一切牛鬼蛇神’,什麼走資派、黑幫、反動學術權威、 右派、假左派、反動學生、.....太多了。工作組依靠出身好的,當然有高幹子弟, 和一向緊跟黨的。凡出身不好和有點問題的先揪出來再說,好多都是過去已經收拾 過不只一遍的‘死老虎’,早就嚇的縮頭縮腦不敢動了,那也揪出來湊個熱鬧。當 然也要揪出那些反正也保不住的各級幹部。毛主席早發話了,要整黨內的當權派, 不整些幹部是交待不過去的。比如清華的校長蔣南翔,那是非整不可的,留給別人 整,不如自己先整,顯的主動。但工作組的首要目標是‘危險分子’‘刺頭’,潛 在的造反派,必須先把他們打趴下,以防後患。比如清華的反動學生蒯大富,你不 揪他,他就敢從校黨委揪到市委揪到中央,除了毛主席誰都敢揪。這樣的能留著嗎? 凡是平常就愛找領導麻煩的全揪,槍打出頭鳥麼。這回管他出頭沒出頭呢,先通通 打了再說。派工作組的關鍵就是要掌握住運動的領導權,用劉少奇的話說:‘要敢 於領導,要站在運動的前面’。運動就是整人,領導運動的就是整人的,失去領導 權的就等著挨整吧。

    就在劉少奇、鄧小平自以為得計,咱毛主席出招了,嚴厲批評他們派工作組,說是 鎮壓群眾運動,把群眾運動搞的‘冷冷清清’,讓他很難過。毛主席下令立即撤回工 作組,不許劉鄧再領導文革了,換上中央文革小組直接領導。這下子,那些正在挨 整的群眾立刻就解放了,各單位全搞平反,還是毛主席親啊!然後呢,造反派就起 來了,咬著牙跟走資派算帳。‘造反有理’當然是咱毛主的版權,在文革中又是老 紅衛兵先喊出來的,但真正的文革造反派卻是這會兒起來的,而且一起來就成了革 命主力。咱毛主席早就看出來了,中學的紅衛兵只能算個先頭部隊,點火的,破破 四舊,造造聲勢。真打硬仗還得靠主力部隊。大學紅衛兵就是主力之一,比如1966年 9月24日成立的清華大學井崗山紅衛兵,隨後又成立了首都大專院校紅衛兵司令部 (俗稱三司),蒯大富是司令。其他主力就是企事業單位國家機關的廣大群眾(此 時農民還基本用不上,他們的用處是好好種莊稼,沒糧食吃什麼革命都搞不成)。 除了農村,到處都成立組織,三四十歲,五六十歲的再叫紅衛兵不合適,所以要起 別的名,什麼紅色造反團、反到底兵團、紅旗戰鬥隊之類的。十個人一伙也敢叫兵 團,也有總司令。

    劉少奇知道大勢已去,停止了抵抗,左一個認錯右一個檢討,高舉雙手繳械投降。 但這回,他再也脫不了鉤了。咱毛主席最愛‘宜將剩勇追窮寇’,想認輸?不接受! 徹底打死算完!1966年10月1日,林彪在天安門上講話,接著【紅旗】雜誌13期發表 社論,都把劉鄧派工作組定為‘資產階級反動路線’,是‘打擊一大片,保護一小 撮’鎮壓文化大革命。1966年10月6日,三司召開‘全國在京革命師生向資產階級反 動路線猛烈開火誓師大會’。報紙廣播一宣傳,立刻推向全國。於是,全國都批 ‘資反路線’,都造走資派的反。每個單位的頭頭就是眼前的走資派,縣奡N是縣 長縣委書記,省奡N是省長省委書記,中央的部奡N是部長。司局長們想當走資派 一般都不夠份量,讓他們當叛徒、歷史反革命、反黨分子一類的更合適。處長以下 的算群眾,雖說他們好多人比縣長級別還高呢。全國到處都造反,原來劉少奇人馬 執掌的各級政府就徹底癱了,也就是說,條件成熟了。終於,1966年12月25日到26日, 一夜之間北京好多大街上都刷出了打倒劉少奇的大標語。誰幹的?三司!蒯司令帶 頭!是蒯司令自己的主意麼?姥姥!他哪來的這偉大戰略思想呀?這是中央文革的 直接指揮,後邊呢,咱毛主席才是真正的總司令!

    三司一帶頭,全國都跟著喊打倒劉少奇了。雖說毛毛雨下了好幾個月了,不少老百 姓還是嚇一跳。但更多的人是大舒一口氣,文革的最大謎團解開了,咱毛主席精心部 署、親自點火、步步升級的文化大革命原來是要挖劉少奇啊,‘黨內最大的走資派’ ‘睡在我們身邊的赫魯曉夫’原來就是他呀。他眼看就要和咱毛主席平起平坐了, 老百姓家堣@掛就是毛主席劉主席兩張像,喊完‘毛主席萬歲’順口‘劉主席萬歲’ 也喊出來了,原來卻是個頭號壞蛋呀。太過癮了!再高超的魔術師也變不出這戲法, 再離奇的小說也玩不出這種大包袱。

    我們小孩就喜歡熱鬧,越是稀奇古怪我們就越興高采烈。但我們院堻怜矽釭漪O二 豬(外號),他站在院子塈漶孕揚佷B少奇!’喊了好幾十遍,激動的眼冒淚花,他 吃過‘打倒劉少奇’的虧。文革前呢,他在小學廁所的牆上寫過‘打倒劉小奇!’, 劉小奇是他們班的女生(她爸爸也真敢亂起名),特別驕橫,所以二豬要打倒她。 可不知是誰在‘小’字的下邊加了一撇,這下不得了了。公安局來人了,先拍照片, 然後全校查,二豬被查出來了。他一遍遍的發誓他寫的是‘劉小奇’,但沒人信。 公安局到不想難為他,才小學四年級,作不了這種大案。真正要抓的是後邊的教唆 犯。可查來查去,二豬的爸爸是革命幹部,爺爺是三代貧農,一點毛病沒有。最後 只好開除二豬的少先隊籍,記大過一次,算是饒了他了。以後他一聽見‘劉少奇’ 仨字就像挨了一錐子。這回可解氣了,他高興啊,‘打倒劉少奇!就是劉少奇!不 是劉小奇!喊了!你們怎麼著吧!打倒劉少奇!’二豬一想起傷心事就要大喊一陣。 但更讓他激動的是幾年前他居然就寫出了‘打倒劉少奇’,自己哪來的如此遠見? 多了不起呀!二豬突然發現了自己的特異功能,得意極了。

    大街上的標語、大字報鋪天蓋地。不知是誰的發明,把‘劉少奇’三個字寫的東倒 西歪、彎彎曲曲,於是‘少奇’倆字看上去就成了‘犬狗’,真有點革命幽默。那會 兒一般人家根本沒有電視,所以小孩在家呆不住,想娛樂就上街。此時就連書呆子 想看書也得上街了。圖書館都關了,書店堸ㄓF毛主席著作、馬列著作什麼都不賣 了。那上街看什麼呀?看大字報呀!到處都是。公共場所的任何牆上都可以貼大字 報,學校、機關就更別提了,牆都不夠用了,專門有大字報區,木頭和席子搭的, 一大片,堶惟鋮茤銗h的像迷宮。還有燈光照明,看大字報、貼大字報可以日夜不 停。就這樣,貼大字報的地方還是不夠,所以好多大字報上都寫著‘某月某日以前 不許覆蓋’,要不然,剛貼出去倆小時就能讓人家的大字報蓋在底下。大字報多的 讓撿破爛的都改行了,揭大字報。一層貼一層的大字報賽過納鞋底的‘袼疤’,揭 下一面牆上的大字報就能裝一麻袋,比到垃圾箱一點一點撿廢紙快多了,但危險是 容易挨揍。如果人家的大字報剛貼上去就被揭了,特愛發火。所以揭大字報的多是 小孩,情況不妙跑的快。他們還有新式工具,廢軸承作軱轆的小木頭車,上面安個 大筐,小孩站在蹋板上,雙手扶筐,單腳蹬地,嘩嘩嘩的真不慢,有的還會雙腳替 換,看上去就像在滑冰,能跟自行車賽。揭大字報成了新興職業。

    大字報內容極為豐富,能滿足各類讀者。想受正面教育的就看毛主席、林副主席的 光輝偉績吧,越看越熱愛。你就看吧,咱毛主席身兼多少家呀,最偉大的革命家、政 治家、軍事家,還是文學家、書法家、歷史家、......。咱毛主席為中國革命的貢 獻那就更沒法數了,單是家堛瑪豸H就獻出去6位,哪個革命時期的都有。看吧,看 的領袖越來越光芒萬丈,自己越來越渺小,渺小的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所以有大 字報建議全國每人捐出一年給毛主席,讓偉大領袖千秋萬代永遠為全人類造福。不 過立刻就有大字報反駁,說一年哪能表達我們對毛主席的無限熱愛呢,10年!20年! 但又遭到更強烈的反駁,說都別爭了,一年?一天都不用捐!咱毛主席是你我這樣 的凡人嗎?萬壽無疆,還天天說呢,明白什麼意思嗎?用不著誰捐,咱毛主席當然 會千秋萬代永遠活在世上。

    咱林副統帥的光輝偉業,過去被劉少奇之流的壓制了,現在也通過大字報公布。從 黃埔軍校、井崗山會師、24歲當軍團長,......一直就跟咱毛主席並肩戰鬥。咱林副 統帥那軍事才華,什麼三下江南,四保臨江,四快一慢,三三制,簡直就是天才, 超天才。請問: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轉折點是哪?斯大林格勒戰役!誰指揮的?斯大 林?不對!至少有咱林副統帥一半的功勞!那會咱林副統帥正好在蘇聯養傷(你看 他們蘇聯這福氣!),斯大林可不放過這麼好的機會,有什麼事老請教咱們林副統 帥。斯大林格勒戰役就是這麼打的!後來林副統帥的傷好了想回國,斯大林不放! 非要拿兩個機械化師跟咱們換!毛主席當然不換!看到這,我認為寫大字報的一定 是記錯了,兩個師就想換咱林副統帥?虧他斯大林說的出口!至少也得拿出20個師 呀,200個都不多!

    大字報堛漱洐惕鰹ぉn遠遠多於正面的,因為打倒壞蛋才是文革的主題。所有大壞 蛋的底細都揭出來了,以劉少奇為首,什麼三自一包,三和一少,吃小虧佔大便宜, 黑修養,馴服工具論,入黨作官論,剝削光榮論,......太多,看不過來。光說小 事吧(我們小孩就愛看小事,好懂),他小時候名叫劉作黃,聽聽,從小就要作黃 色勾當,所以他一共娶過六個老婆,不滿意就換一個,一直換到資產階級分子王光 美才心滿意足,不換了。他自己就最愛佔便宜,在白區收了黨費給自己打了個金皮 帶環和金鞋拔子。在延安跟老婆說別穿好衣裳,要吃好東西,吃在肚子塈O人看不 見,隔幾天就吃一隻雞。......太多了。不光是文字,還有畫,專門照顧我們小孩 讀者,跟看小人書似的。

    劉少奇下邊的壞蛋也一個不拉,全都揭了老底,鄧小平:逃兵,陶鑄:叛徒,賀龍: 土匪,彭得懷:軍閥,揚尚昆:特務,......。大字報都有詳細揭發。還有61人叛徒 集團,都是寫了自首書從國民黨監獄堛戎X來的,後台是誰?劉少奇!他指揮他們 那麼幹的。文藝界的壞蛋以四條漢子(周揚,田漢,夏衍,陽翰生)為首,下邊一 揪一嘟嚕,乾脆來了個文藝界百醜圖,上百個壞蛋每人都有畫像,圖文並茂。這種 藝術性比較強的作品需求量太大,所以製了版油印,批量生產,貼的哪都是。這已 經不是大字報,應該叫招貼畫了。

    每個單位都有壞蛋。部長省長一級的還值得一看,再下邊的就是無名鼠輩,懶得看 了,除非有點特別引人的情節。比如有張大字報揭發一個商場的黨委書記老喜歡亂摸 女售貨員,人家不願意,他就開導人家說:‘你們女同志長乳房就是給男同志摸的’。

    更大量的大字報是辯論誰對誰錯。每個組織,從中學的各種紅衛兵、機關單位的各 類戰鬥隊,到跨單位跨行業的各種兵團,全有自己的對立派,所以全需要寫大字報告 知天下:自己才是屬於毛主席革命路線的,而對立派則是劉少奇反動路線的。我一 開始還耐著性子看,想幫他們分辨一下,到底哪派是真革命的。但越看越鬧不明白, 因為哪派都是一串一串的毛主席語錄,都要誓死捍衛毛主席的革命路線,而對立派 都是劣跡斑斑,罪行累累。我看這派的大字報就覺的這派是革命的,再看那派的又 覺的那派才是革命的。但這又是不可能的,因為兩派是不共戴天,水火不容的。最 後我只好不管了,讓他們打去吧。

    等武鬥高潮來臨,大字報的內容就更豐富了。全國哪出點大事,都要上北京的大字 報,就像現在要上中央電視台一樣,什麼趙永夫(青海軍區的)槍殺革命群眾,陳再 道(武漢軍區的)指使‘百萬雄師’扣押王力、謝富治,重慶武鬥用軍艦、坦克、 榴彈炮,......廣西,湖南,河北,......哪的武鬥新聞都有。愛看武俠小說的就 閱讀具體情節,比如某武鬥隊在地上遍撒黃豆,自己的戰士全穿長釘子鞋,而對方 戰士一進入黃豆陣全摔到在地,寸步難行,被一一活捉。某派一個戰士原為擊劍運 動員,武鬥中使用短矛連連得手,刺死刺傷對方無數。對方想出對策,集中二三十 名長矛手,排成密集隊形,幾十支長矛齊刺,把擊劍手刺成了篩子.......。

    愛看黃色小說的也能滿意,不僅有各級幹部(以軍隊幹部為多)的荒淫事跡,在武 鬥中的暴力色情更過癮。有詳細描述控訴對立派的獸行,怎樣扒去衣服,怎樣摸、抓、 摳、塞,怎樣拿刀子、拿木棍、拿石頭、......全是對付女性特有的身體部位。這 樣的大字報最受歡迎,圍的堣T層外三層,擠都擠不動。

    文革當中雖然毀掉了不少書,但卻迎來了閱讀材料最豐富的時期。我們院小孩每天 如果閱讀慾望不強,就在合作社(商店)附近看看新聞,再想多看就要去甘家口商場, 或去建工部,去二里溝的外貿部,去動物園展覽館一帶。不等這一圈看下來,天早 就黑了。

    我們小學生自從放暑假,就被學校給忘了。於是從1966年的暑假玩到1967年的寒假, 又從這寒假再玩到暑假,而且看起來還要繼續玩下去。太好了!那種天天上學不斷考 試的日子眼看著已經一去不復返了!文化大革命就是要把過去顛倒的再顛倒過來,於 是我們得出結論:不用上學在家猛玩才是小學生最革命最正常的生活。我們深感劉 少奇的修正主義路線曾經奪走了我們多少幸福時光,天天上學,那是多麼不堪忍受 的痛苦。多虧毛主席解放了我們,從此幸福生活萬年長。

    但是,很快我們就要發現,好景不長。尤其是幾十年後的今天,更加徹底看清了, 我們是唯一享受到那種幸福的一代小學生。這難道不該珍惜嗎?所以,有關那種幸 福生活的細節,下回細細道來。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評論文學 | 原創藝術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