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鄉,你灑下汗水和淚水的那方土地  ¤ 湘平


     故鄉,不是祖籍所在的鄉鎮,不是你出生的城市,更不是遊覽胜地,她是存有你童 年、少年記憶的地方,是你流淌過汗水和淚水的那方土地。

     在一本書上讀到如上的話,引起我的共鳴、感慨和遐想。

     我是一個易感懷舊的人,對於每一個在我生命中留下印記的地方,我在離去時總是 戀戀不捨,離開後更加頻頻回首。多年來浪跡天涯,朱顏改,鬢已霜,心底的故鄉情 結卻愈來愈重。也許由於我們這一輩曲曲折折的人生軌跡,故鄉於我,已不是某一 個單一的城市。

     對於出生地,我鮮有記憶。兩三歲隨家人離開後,從未有機會回訪,雖然在有關表 格中屢屢填上這個城市的名字,心中卻少有眷戀。後來父輩和我自己的命運驅使我漂 泊到一地又一地,形成了我生命長旅中的一程又一程。多年來,我留戀那個有著我 童年的記憶、少年的伙伴、仍然住著我的親人的小城;我懷念那片印下我青春的足 跡、融入我的汗水和淚水、引起我許許多多酸甜苦辣的回憶的我插過隊的鄉村土地; 還有那一個個我曾經學習、工作過的城市,留給我色彩斑斕的記憶,包括奮鬥的艱 辛步履和人生的成敗榮辱,那埵雂聒晹釦琲漁v長、同學和朋友。

     下鄉插隊的四年是我青年時代的一個非常時期。那時候,我確實為自己的前途而深 深憂慮,曾經朝思暮想離開那個窮鄉僻壤。然而,在後來的歲月堙A雖然身居鬧市, 儘管人在天涯,我卻常常魂牽夢縈、牽掛和思念那片土地、那個村莊、那些鄉親。 那條蜿蜒流淌在村前的涓涓清流,那一片孕育著翠綠的春苗、金黃的秋實的廣闊田 野,和巍巍挺立的秀峰峻岭,已經長駐在我的心頭,常現在我的夢堙C

     大學畢業後曾在武漢工作過一年,那是我在國內待得時間最短的一個城市。去之前, 除了一點淺顯的地理知識外,我對這個城市一無所知。有朋友向我描繪當時城市環境 的“髒、亂、差”,誇張地說,小偷處處都是,每天傍晚小偷和警察在電線桿下“坐 地分贓”,聽來使人心有餘悸。後來發現,所在單位的工作小環境也不盡人意。當 一年後考上研究生,乘北上的列車離開時,我卻分外戀戀不捨。現在我眼前總是浮 現出那宏偉的長江三鎮的美景,耳畔常常響起亮亮脆脆的武漢嗓音。這一年的經歷, 讓我在後來的人生漂泊途中,又有了許許多多來自武漢的“老鄉” 。

     我總覺得,與年輕的人們相比,五十年代出生的一代海外遊子,對那片有著長江長 城黃山黃河,既遙遠又親近的廣袤土地懷有更為特殊而复雜的情懷,一種說不清道不 白,剪不斷理還亂的情愫。我們和那片土地一起見證了這個國家半個世紀的風霜雨 雪,一同經歷了社會的動蕩和時代的變遷。不但父輩的歷史出身使我們受到負累和 牽連,自己更品嘗了飢荒滋味,目睹了文革劫難,經歷了上山下鄉,又走過了改朝 換代、重進校門、向科學進軍和改革開放的文革後時代。我們每個人都不同程度地 蒙受過委屈、怨恨和創傷,也或多或少享受到奮鬥和成功帶來的喜悅和幸福。我們 的汗水、血淚和情感已經融入了那片土地,那堛漱@切也在我們的心身打下了永不 消退的烙印。這些恩恩怨怨、牽牽絆絆使我們在奮力前行或遠走他鄉時,遠不能像 年輕一代那樣義無反顧、超然洒脫。即使人在天涯,我們註定了和那片土地息息相 關、血脈相連,無法不關注中國的興衰、政事的變遷,不能不牽掛那堣U崗的工人、 失學的兒童和罹難的礦工。

    另一方面,身處這個時代的一個特殊群體,我們遠離故土,在這片新大陸上安了家, 立了業,養育了下一代。漸漸地,我們也和這片土地產生了靈與肉的聯繫,已經將 “他鄉變故鄉”,下一代更視其為自己的家鄉。我們常常不自覺地使用“回中國”, “回澳洲(美國)”這些比較含混、有些矛盾的概念。暫時離開這堮氶A我們會想家; 長期遠離時,我們也將產生一種“懷念故鄉”的情感,只因為我們也在這片土地上 拋灑下了創業的汗水和淚水。事實上,對大海那邊故土的愛戀和對這片土地的忠誠 已經構成了我們情感中互不排斥的兩部分。我因而常常祈禱,願我的居住國和母國 永結秦晉之好,世世代代沒有戰爭和糾紛,我們不必迫於時勢去作顧此失彼的選擇。

    遊子心中的故鄉,是你流下汗水和淚水的每一片土地,在天涯,也在身邊,更在心底。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評論文學 | 原創藝術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support@aucca. 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