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鄉童年往事的回憶(一)  ¤ 博爾濟吉特後人

       -- (北京小椿樹胡同的故事)

註:本文的引子《小椿樹胡同》刊登於《堪京文苑》第二期,第77-83頁

    (一) 出生小插曲

    按我們這一代人的說法,我母親很迷信。據說,我家住的院兒堨_屋的王老太 太“能掐會算”而且很靈驗。母親很信她的卦,而且一遇到解不開的“疙瘩”就去 找她。記得有一次母親丟了一個金戒指,東找西尋,就是找不到,跑到北屋讓她老 人家算了一卦。那次我也湊熱鬧兒去看她算卦。只見她在紙上大圈兒、小圈兒地畫 了半天,然後建議我母親到廚房切菜桌或水缸旁去試試找找。結果,母親在水缸旁 的地上發現了自己的戒指。不過,我姑姑不信,說王老太太不過是瞎猜。還說,王 老太太對我出生算的卦就算錯了。姑姑在我出生前後一直和我父母生活在一起。

    王老太太的侄女與我母親幾乎同期懷孕。據媽媽說,有一次,兩位孕婦一起在 王老太太屋堬嶀恁A不約而同地請王老太太算她們懷的是男孩兒還是女孩兒。(那 時可能沒有超聲波儀器,也沒有其他科學方法檢查懷男、懷女;即使有,恐怕一般 人也花不起錢去檢查。)王老太太便在紙上畫呀、畫呀地算計了半天,掐算出我媽 媽生女兒,她侄女生男孩兒。

    為此,我家的老祖宗(詳見後文介紹)給我起了個女人的名字“瑩”。然而, 兩位孕婦生的結果恰恰相反,在我出生那天的前半夜,王老太太的侄女生了個女孩 兒。過了子夜,也就是第二天清晨大約兩點鐘,我,一個男孩兒出世了。事實證明 王老太太算卦不靈,只是猜測。可她不承認,還振振有詞地說:兩個孩子在出世的 一剎那,被神仙送錯了地方(能有這事兒?)!反正兩家的女人生的是一男一女, 她算卦還是準的!——真能矯情!

    在我前一天(實際上是前幾個小時)出生的女孩兒不在我們院子埵瞴A但偶爾 來看王奶奶。這個女孩子雖然長得挺漂亮,但很愛哭,總耷拉著臉——按新社會的 說法“滿臉的舊社會”;她來看王奶奶時,家媗我和她玩兒。不知道是不是兩家 有意結成兒女親家。我卻非常不喜歡和她玩兒。

    據媽媽說,六個孩子中我最好生。最難生的是姐姐,因為她是第一胎。我出生 在家堙A即小椿樹胡同1號院的南屋中。出生時母親身邊既沒有醫生也沒有護士。那 天夜堙A媽媽感覺要生我了,立即叫醒爸爸,爸爸迷迷糊糊地爬起來,匆匆忙忙地 趕到隆福寺附近去請接生婆。當接生婆到家時,媽媽已經自己把我生下來了。接生 婆也沒白來,幫我剪了臍帶。

    我的出生讓全家高興得不得了,最高興的還是我家的老祖宗。我出生前,我的 曾祖父、曾祖母、祖父、祖父一輩兒兄弟五個和我祖母都已經去世了,家中只剩下 這個老祖宗——她是我曾祖父的妾,沒生育過,我們家堛漱H都很尊重她,叫她老 祖宗。她在我出生前就天天給菩薩和列祖列宗上香,祈禱我媽媽生個男孩子,為博 爾濟吉特家族傳宗接代。所以,我的出生給她帶來前所未有的興奮。據說她看到我 出生了,高興地抱著我不肯放手,直流眼淚。(後來老祖宗得了癆病,被送到祖墳 堜~住,她死前唯一惦記著的就是我。我姑奶奶和媽媽曾經抱著我去看她,她每次 都是把我抱在懷堙A淚流滿面、無限深情地望著我。她怕把病傳染給我,不敢親我, 只用臉緊緊貼著我的頭那是後話了——那時我只有兩歲左右,還沒有記憶力,這些 都是姑奶奶告訴我的。)

    我的出生也為母親帶來了榮譽——我爸爸是家族中的長子長孫,我理所當然也 是家族中長子長孫了,儘管我是老二,我上面還有個姐姐。據姑奶奶說,我家是個 沒落的蒙古貴族,我出生時已經是民國三十五年了,家中仍然封建得很,媽媽因為 第一胎生的是女兒,一直很受歧視,包括不能與家中長者在一個飯桌上吃飯。自從 生了我,便與家中長者同桌共進餐了。當然我倍受家中長者,包括老祖宗、姑奶奶、 媽媽、叔叔、姑姑的寵愛。

    我是男性,被起了個女性的名字,而且始終沒有改。這是由於一種迷信說法: 男孩子取了女孩子名好養大——不容易被小鬼兒勾去——大人都這麼說,所以,我 小時候總穿姐姐穿小的衣服。在我長大前,我對這個名字也不反感——說起來很可 笑:我總聽到人們說,男孩子比較不注意衛生、貪玩兒、淘氣、笨手笨腳的。我那 時心媮`不服氣,所以,女孩子應該學的我也學,這包括四、五歲時我就學針線, 自己給自己補襪子。再大一點兒,就學用手織毛線活兒、洗衣服。我從小愛整潔, 自己的衣物、文具放置比家中的女孩子整潔多了。再大一點就開始學生火、做飯、 封火。總之,女孩子在家能做的事,我都想比過她們。現在想起來覺得自己小時候 真蠢——幹嘛和女孩子比呢?當然,十幾歲後家中像挑水類的重活兒我這男孩子也 “義不容辭”了。

    其實,小時候學會家務勞動對我以後的生活影響很大。我離開父母的身邊到農 村插隊勞動多年,甚至離婚後獨身與兒子生活十餘年,從沒有對家務勞動發愁過。 這與童年時期家中把我當女孩子養育不是沒有一點兒關係吧?

    1964年以前,即我出生到我17歲以前,都是在小椿樹胡同渡過的。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於堪培拉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評論文學 | 原創藝術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