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戀  ¤ 樂飛



    “小時候,媽媽對我講,大海就是我故鄉,海邊出生,海埵赤齱C大海啊大海,是我 生長的地方,海風吹,海浪湧,隨我漂流四方…”。上大學時,我特別喜歡這首歌, 也經常唱它。不言而喻,這一方面表明我對生長在海邊的人十分羡慕,另一方面也 流露出我對大海一往深情,無限響往。大海當時對我來說還是那樣的神秘和陌生。 因我出生在內地,上大學以前還從來沒有見過海,大海在我腦海塈峖赤漯漲L象只 是源於書中的描述和畫面中的圖像。我第一次對大海產生濃厚的興趣是在我上中學 時讀了高爾基的一篇散文《海燕》,當讀到“在大海和烏雲之間,海燕像一道黑色 的閃電,沖破烏雲,高傲地飛翔”。頓時,我產生了一種難以言狀的沖動和愿望, 自言道:有朝一日,我一定要去看看那一望無際、波瀾壯闊的大海,看看她真實的 模樣。

    這種強烈的看海愿望終於在大四的時候得以實現。那是1981 年春,我的一位中學同 學從北京鋼鐵學院來上海實習時給我帶來了這樣一個契機。陪他在市區遊玩後,我 向他提出去金山衛杭州灣觀海、看日出,他當即拍手叫好。當晚,想到即將要看到 我那日夜思念的大海,我的心情十分激動,一夜無眠。次日凌晨,我們迎著朝陽乘 車來到杭州灣,快到達海邊時,我再也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一口氣跑到海邊,啊! 我當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我終於看到了我朝思暮想的大海。浩瀚 的大海,波光粼粼,一望無垠,無邊無際,她仿佛像一面碩大無朋的藍色明鏡,又 猶如一塊漫無邊際的墨綠草坪,還恰似一幅巨大無比的潑墨圖畫。這堛漁沒有沙 灘,只有嶙峋的礁石和陡峭的懸崖。這些礁石由於長年累月經風雨侵蝕和海浪沖刷, 已變得千形百態,有的像石船,有的像海蝦,構成一幅絕妙的“ 礁石奇觀” 景像。 對此我不得不驚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我站在一塊突兀的礁石上,只見海浪排空, 波濤洶湧,陣陣海浪以排山倒海之勢、雷霆萬鈞之力猛烈地轟擊著岸邊的岩石,飛 濺起千萬朵浪花,發出山動地搖的隆隆響聲。此情此景,此時此地,我真正體會到 了“ 驚濤裂岸,捲起千堆雪” 的磅礡氣勢。舉目眺望,茫茫滄海,一望無際,海 天交融,水天一色,仿佛這碧波萬頃的海水源自天上。望著這海天相連夢幻般的景 像,我不禁想起詩仙李太白詩句“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 在此若改為“ 君不見 滄海之水天上來” 是最為恰當。佇立岩石,臨風聽濤,聽那滾滾海浪撞擊礁石發出 的聲音,仿佛正在欣賞一部高亢雄渾的交響樂章。面對這如詩如畫的美麗海景,我 脫口吟出一首小詩:

    滄海水天連,
    雪花狂飛濺。
    惡浪捲青天,
    驚濤裂頑岩。
    臨風聽濤聲,
    賞景勝神仙。

    不知不覺,太陽西斜,晚霞映紅了海面,淡紅的海面猶如含羞少女泛起紅暈的俏臉。 當夜色開始降落,大海被蒼茫暮色籠罩之時,我們懷著依依不捨的心情離開了令我 心馳神往、夢牽魂繞的大海。

    本想在金山衛留宿一夜第二天好看日出,由於我同學晚上突感身體不适,於是只好臨 時改變計划,忍痛割愛放棄看日出的機會,懷著深深的遺憾打道回府。誰知道這一 缺憾竟一直伴隨我走過二十幾個冬夏春秋,直到現在還未能找到機會彌補。雖然後 來在登浙江天目山山頂上曾看過一輪旭日從地平線上冉冉升起的絢麗景色,但聽朋 友說,海上日出景色更加美麗壯觀,更加燦爛輝煌,更加引人入勝,更加令人遐想。

    大學畢業時,班上在編輯畢業紀念冊時要求每一個人在紀念冊上留言,由於我一直 深深地懷念大海,於是在我的留言處,我只寫下一個字 “ 海”,以激勵自己要像 大海一樣胸懷寬闊,激情澎湃,堅韌不拔,勇往直前。同時,也表達了自己對大海 的無限眷戀。

    真正能滿足我觀海愿望是來澳洲後,因為澳大利亞主要大城市均瀕臨海洋,看海的機 會可謂唾手可得。來澳洲後第一次看海是 1989 年 12 月乘由昆士蘭大學(University of Queensland)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租的一部大巴士去黃金海岸游覽觀光。一來到 黃金海岸,我發現這堛漱j海沒有懸崖峭壁和千姿百態的礁石,而是一片一眼望不 到頭、金光閃爍的海灘。我想是由於這堮灘上的沙子洁淨晶瑩,在陽光的照耀下 金光閃閃,金碧輝煌,人們才稱這堿偉尷鰹岸吧。夏日黃金海岸熱鬧非凡,海灘 上人群熙熙攘攘,人們橫七豎八地躺在沙灘上,讓赤裸的肌膚沐浴在陽光下盡情享 受著日光。也有的身著泳裝,光著腳丫子神情自若、悠閑自得地踏著松軟嬌柔的金 沙漫步海灘上。還不時地追逐嬉戲忽進忽退的海浪。更多的人在海堛惜穭畾騿A當 波濤滾滾而來,他(她) 們迎頭而上,躺在浪尖,隨浪漂蕩,那洶涌海浪仿佛是被他 (她)們馴服了的一匹野馬,不再逞狂。更有那些勇敢且技術嫻熟的弄潮兒們,他(她 )們乘著滑板在滔滔海浪中從容不迫、隨心所欲沖浪。那鋪天蓋地的海浪到來之時, 正是他(她)們一展身手的大好時機,也是我們一飽眼福的極佳時光。在迷人的大海 那種不可抗拒的誘惑力下,我也和許多初入大海的人一樣,生平第一次縱身大海, 投入大海的懷抱,親吻美麗的浪花,初嘗咸澀的海水,擁抱奔騰的海浪。

    自此次後,我和海結下了不解之緣,觀海賞景成了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從1989至 1999十年間,由於工作的關系,我挪了三四個地方,但無論走到那堙A我一直都居 住在與大海近在咫尺的城市。尤其是1994 至1996在美國工作期間,我的家住在一條 名叫“ 海門”(Seagate)的街道上,從街名大家很容易猜出這條街可能就在大海的 門口,的确如此,它僅隔著三條街與大西洋彼此相望。由於家離大海如此之近,每 到夏天,我和家人幾乎每天晚飯後都要去海灘散步乘涼,望望碧藍如玉的大海,聞 聞大海的氣息,看看洶涌的波濤,聽聽海浪富有節奏的聲響。與太平洋的相對“ 太 平” 相比,大西洋顯得躁動不安,難以平靜,她像一隻永不知疲倦的雄獅日夜怒吼, 時刻咆哮。

    1999年7月,我們舉家來到了堪培拉,這是我出國後第一次生活在遠離大海的城市。 堪培拉離最近的海岸線貝特曼斯北(Batemans Bay) 約有兩個多小時的車程。來這頭 幾年,為了慰籍遠離大海所帶來的落寞惆悵心情,我周末或長假日時不時地和家人 驅車前往貝特曼斯北玩上一、二天或度上一周左右的假。最近的一次海邊度假是去 年的圣誕節。為度好這次假,我們家早早訂好旅館,於圣誕節前幾天來到了貝特曼 斯北附近的猩猩海灣(Gorilla Bay) ,住在一間由重重疊疊翠松環抱的度假房。這 堛漁岸線曲折迂回,景色與我到過的海灘相比別有一番天地。其特點是這堥怳s 傍崖,峭壁陡立,翠微環抱,滿山鮮花五彩繽紛,這些鮮花在空氣中不時地飄逸散 發出陣陣芬芳。在青山石壁間還鑲嵌著一個個燦爛晶瑩、小巧玲瓏的沙灘。這堛 海灘游客較少,除了大海沖擊礁石發出陣陣轟鳴聲和林間鳥鳴聲,很難聽到其它聲 音。與許多游人如織、喧囂熱鬧、熱情奔放的海灘相比,這堿O一片景色秀麗,清 寧超然,幽雅恬靜的海灘,對於那些既喜歡安寧清靜、又喜歡欣賞海景和自然風光 的尋幽羡海者來說,這堿O一個非常理想的地方。我來到離度假房只有百步之遙的 一個小小沙灘,這奡憭H寥寥無幾,只見一、二人俯首拾貝,二、三人逐波戲浪, 三、四人正在沙灘上沐浴夏陽。離沙灘不遠處有一塊巨大的礁石昂首挺胸屹立在咆 哮的大海中,任憑雨打風吹,滾滾浪潮沖擊,它依舊傲然聳立,巍然不動。我想它 幾萬年來一直都是這樣不屈不撓地站立著與暴風驟雨和驚濤駭浪日夜較量。它的巍 峨挺拔的雄姿,它的威武不屈的氣慨頓時令我敬慕景仰。忽然天空飛來一群海鳥, 它們迎著海風展翅飛翔,一會兒直沖藍天,一會兒搏擊海浪。我悠閑地躺在沙灘上, 仰望著蔚藍如靛的天空,只見白雲悠悠,隨風飄蕩。我被這旖旎的景色深深吸引打 動,不禁詩興大發,欣然命筆,賦詩一首,贊嘆這海灣神秀絕美的風光。

    猩猩海灣度假房,
    層層松林披霞光。
    夏虫和風齊低呤,
    海鳥伴濤同高唱。
    悠閑白雲躺觀望,
    壯麗海景坐欣賞。
    無邊碧海傾天淌,
    不盡駭浪撼地響。

    短暫的度假很快就結束了。在辭別大海臨行之前,我懷著戀戀不捨的心情,再次來到 大海邊佇立良久,深情注視著這片親切的海洋。此時只見夕陽緩緩西下,大海也正 在漸漸收起她那滾滾不息的滔天波浪,仿佛它們此時此刻也和我一樣懷著依戀的心 情在和我告別,和我一樣正感受到離別前隱隱懮傷。“再見了,大海!分別只是暫 時的,不久我就會回到您的身旁”。我邊說邊揮手向大海依依惜別。

    誰知這一別就是將近一年時間了。在這段時間堙A那離別大海後恍惚悵然的心情一 直陪伴著我,已成了揮之不去、驅之不了的無限“海愁”。真可謂是:此“愁” 無 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好在今年聖誕節快到了,我們全家又準備去海 邊渡假。我想只有等到那個時候我的這份“海愁” 方可始休。

    2003年10月於澳洲堪培拉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評論文學 | 原創藝術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editor@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