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痴  ¤ 白瑩


    世界上有許多默默無聞地為藝術獻身的人。不過,人們往往對那些生前窮困潦倒, 死後作品被世人視為佳品,甚至視為千古佳作,成為名人的藝術家,抱以同情甚至 贊嘆不已。相反,對相當一部分家境貧寒、嘔心瀝血、默默無聞地為藝術獻身,作 品水平可能不很高、或者雖然很高卻無人賞識的人,人們往往無動於衷,甚至笑這 些人“痴”和潑冷水。

    我身邊就有這樣一個背後被人笑為“痴”的畫家,他叫王存德。

    認識王先生是在1991年。那時候,我發覺六歲的兒子有點美術天賦,就將他送到華 聯社兒童美術班學習過一、兩次。王先生當時任這個班的老師。這樣,我就認識了他。 當時與他見面也不過是寒喧幾句,相互自我介紹一下,沒有深交。我由此對王先生 有了一點兒粗淺的了解——王先生並非出身於藝術名門大家,但從小熱愛美術,也 屬於“科班出身”——畢業於北京的中央工藝美術學院,後來留校任教。他的夫人 也是留校的校友。他的夫人並未同他一起來澳,仍在北京的中央工藝美術學院任教。

    兒子雖有點兒美術天賦,我卻沒有好好地引導他,加之他的愛好不久轉到其他方面, 我也沒有勉強他繼續學習美術。隨後,我與王先生見面機會甚微,也沒看過他的大作。

    我與王先生深交,還是從2002年堪培拉中華文化協會舉辦“堪培拉首次華人藝術家 書畫聯展”開始。

    這次畫展在準備期間出了一點小風波:堪培拉十幾位華人書畫家陸續送來參展的作 品比預計的多多了。登記參展人的作品還沒全到,展廳中的牆已經掛滿了。為了盡可 能地展出參展人送來的作品,組織者就將部分作品掛在展廳外的走廊堙C這時,掛 在走廊的有些作者有點兒不高興,認為這樣對畫的保管欠佳——可能會被來往的人 損壞或被偷盜,甚至認為這是對作品的冷落,要將作品取走。我是當時的組織人之 一,可對畫展、甚至對藝術都是門外漢,看到展廳中王先生的兩幅畫很大,佔地方 很多,隨即提出只要他肯把畫掛在走廊中,就可以平息這場小風波。因為王先生在 堪培拉華人藝術界的名氣很大,有人擔心我會“碰壁”。我抱著僥倖的心理去徵求 他的意見。沒想到他毫不猶豫地答應了,還親手幫我們把他的作品掛在走廊的牆壁 上。我因此感到十分歉意,也感到冷落了他和他的作品。

    然而,這種“處理”卻發生了意想不到的結果。當展品與觀眾見面時,王先生掛在 走廊牆壁上的兩幅大型油畫,不僅沒被觀眾認為是“冷落”,而且倍受觀眾的青睞。 在展期,總有相當一部分人停留在這兩幅畫前戀戀不捨地欣賞著,不少人還問畫展 的服務人員這兩幅畫賣不賣。這兩幅畫簡直成了這次畫展的代表作,甚至有人說, 正對展廳門前的走廊牆壁上展出這兩幅畫,很像中國古代傳統宮殿式建築或美術館 前的“影壁”,甚至有人說它們成了整個畫展的“門面”,把整個畫展的水平“抬 高”了許多。

    這兩幅畫,一幅畫的是一位老人在堪培拉街頭賣藝的情景。這是一位街頭藝人在表 演時給王先生留下深刻的印象,他回家後即創作了這幅作品。一幅畫的是堪培拉的一 個家庭中的三位少女和她們的故事。(這是一個真實家庭的故事,它述說了一位單 身母親千辛万苦養育了三個女兒長大。三個女兒長大後都是有理想、有抱負的青年。) 兩幅畫色彩鮮艷、色澤層次清晰,畫面立體感強,畫中人物栩栩如生,尤其是人物 面部感情豐富細膩、逼真。雖然兩幅畫與該次畫展的主題——“錦繡中華藝術展” 似乎有點不協調,但卻留住了眾多參觀者的眼神和贊嘆聲。當然,這次畫展,王先 生還有其他作品,例如以屈原《九歌》中的《山鬼》為題材的作品——這幅作品完 全突破了以往古代盛裝淑女的模式,頗具現代藝術色彩,也具有寫實主義和浪漫主 義的雙重情調。(見2002年3月28日《澳洲時報》第8版彩照)

    我由此次畫展領略了王先生的大作和他的風範,便想進一步了解王先生,隨即提出 拜訪他的意思。他欣然同意了。

    去前,好友向我介紹了王先生當時的簡單情況。王先生家境十分貧寒,幾乎完全靠 政府的救濟金生活,他省吃儉用攢下來的錢,都用於購買繪畫工具。曾有人這樣議論 他:花那麼多工夫和錢去畫畫兒,畫得再好,畫兒賣不出去,留給誰去欣賞?還不 如到餐館去刷碗兒掙點兒現錢實惠呢!他到澳洲都十多年了,到現在仍然窮得領政 府的救濟、住政府救濟窮人的房子老婆都死了快十年了,沒有一個女人願意嫁給他 真不知道他在圖什麼?!

    他在圖什麼?筆者就是帶著這個問題走訪了他。並從中得到了答案。

    一進王存德先生的家,即使是不認識他的人,不用詢問就知道這是一位藝術家的居 室。為了走路,房間中留出一條狹窄的走人的空間,除了屋頂,房間堶垠宣|疊地都懸 掛著油畫兒、水粉、國畫兒、炭筆畫兒,或者堆著與畫兒有關的東西,包括鳥羽毛的 標本、報紙雜誌上剪下來的資料……

    王先生的工作台就是半扇車庫的門板,上面照樣堆放著顏料、畫畫兒工具。牆上斜 靠著半扇車庫的門板,上面掛著畫著半截的畫。屋堸艉@顯出有點生活娛樂氣息的就 是一台大概14吋的老式電視機。

    主人拉出兩把椅子——大概不是朋友送的、撿的,就是從舊貨攤上買來的便宜貨— —請我坐下,為我沏了杯茶,便閑談起來。

    “這是你的新作?”我指著牆上畫著半截的畫兒問。這是一幅古裝美女在彈琵琶, 背景是敦煌壁畫、古代王侯駕馭著馬車和奔跑的馬隊。美女手媦u奏著琵琶,神情 似乎在追憶著中國博大精深的文化(見《堪京文苑》第一期封面彩圖)。

    “是的。這是我正在創作的組畫之一。這組畫一共12幅,主題叫‘中華樂韻’,是 由十二個不同古代美女演奏十二種樂器,背景和襯托物展示中華文化的十二個內容, 例如敦煌藝術、中華建築、中華文字﹐我希望有機會通過我的作品,向堪培拉的其 他民族部分地展現燦爛的中華文化。這是一組小作品。”

    “看來你還有一組大作品在創作中?”

    “不是一組,而是幾幅大的作品正在醞釀之中:構思已經完成,而且畫好了草圖。”

    “我可以看看嗎?”

    “當然可以。”

    於是,他拿出了幾軸紙筒,抽出堶悸熊e展示出來給我看,並給我講了堶悸漪G事。

    展現在我面前的,與其說是草圖,不如說是精美的鉛筆畫——因為畫得太精細了, 簡直比一般畫展中的鉛筆畫精美多了。

    首先吸引我的是那幅“桂冠的夢”。畫中的主人公是位非常美麗的少女。她穿著古 希臘聖女的裝束,舒展著她潔白的雙臂,呈現出魚躍鳶飛的樣子,天真可愛的面容浮 現著幸福的遐想,遐想她那桂冠的夢。她的周圍金光燦爛,一群古希臘著名的神圍 繞在她的身邊,為她祈禱和祝福。然而,這位少女是一幅典型的華人的面孔——完 全是中國古代公主型的面孔。

    王先生看我出神地欣賞著“桂冠的夢”,便講起了它的故事。原來,這位少女是他 一位住在墨爾本的朋友的女兒,她從小喜歡並學習小提琴。王先生給她畫畫的時候, 她已經取得了很高的成績,獲得了全澳小提琴比賽的冠軍。她並不因此而滿足,而 是繼續苦練,爭取得到世界小提琴演奏比賽的桂冠。王先生就是想表現她的夢,這 幅作品準備在她十八歲生日時,作為禮物送給她——這是主要原因。其次是因為一 次王先生在中國遇到困難的時候,這位朋友伸出了援助之手,幫助王先生度過了難 關。王先生幾次給這位朋友送錢、送物表示感謝,都被這位朋友婉言謝絕了。王先 生無以回報,便想到了為他的女兒獻上“桂冠的夢”。

    “真羡慕這位少女有這樣一份絕妙的生日禮物。”聽完王先生講的故事,我贊嘆道。

    “這幅畫兒畫的是不是武則天賞花圖?”我指著第二幅畫兒說道。這幅畫兒畫的是 在花園中數百名宮女圍繞著皇后貴妃之類的人物,在觀賞牡丹花。而武則天與牡丹花 的故事幾乎人人都知道。

    “不,武則天令百花盛開,唯有牡丹未開。這是畫楊貴妃與她的兩個姊妹在御花園 賞牡丹花。過去大部分畫楊貴妃,多是畫她的雍貴、華麗,或者‘出浴的美人’。我 這埵釣潃茈D題,一是唐朝仕女及其裝束。我翻閱了大量的資料,收集了唐朝各種 仕女的裝束圖樣和花樣,想通過這幅畫兒表現出了——現在表現時裝(時裝表演、 時裝畫)的太多了,而古裝挖掘得太少。二是表現中國的牡丹花。牡丹花是中國的 國花。有關牡丹花的故事很多,如你剛才說的武則天與牡丹花的故事,還有‘秋翁 遇仙記’等。中國的牡丹不僅美,而且種類不下幾百種。為此,我搜集了數百種牡 丹的圖片,準備在這幅畫中畫出來。這幅畫畫成後為三十多米長,兩米多高。

    “這麼大!”我吃驚道。我知道王先生曾經畫過同樣尺寸的一幅畫,畫的是堪培拉 各民族一起歡歌跳舞,背景是堪培拉多元文化節。這幅畫曾在當年的堪培拉多元文化 節中展覽過,並得到當時卡奈爾市長的贊賞。市長甚至說:“我的政府沒有錢,要 是有錢,我一定買下來放在市政府大樓大廳中。”

    我又翻開另一幅畫的草圖觀賞,王先生繼續講解他的畫中故事

    欣賞之餘,我問王先生:“你怎麼想起畫這麼巨大的著作呢?”

    “這是我回國時參觀了一次畫展後產生的計劃。那次畫展中有一幅畫給我的印象太 深刻了,它叫‘長城’:畫的背景是巍峨聳立在連綿起伏的群山峻岭之中的長城,和 “鋼鐵長城”的主人公——中國的偉人群像,包括中國軍隊的創始人、著名的將領、 中國的火箭、導彈、氫彈、衛星科學家。它反映的內容,我認為就我們的《國歌》 和《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歌》的魂。我在畫前看了很久,回家後又想了很久。我也在 想一個問題:我是一個畫家,我怎樣用我手中的筆為我們的民族做點貢獻呢?藝術 是社會生活的反映,可以反映一個點,也可以反映一個面,一個群體,一段歷史或 者一種精神,給人與美、啟迪、甚至鼓舞……

    “我活了這麼大歲數了,搞藝術這麼長時間了,也有一點兒功底,但一直沒有搞出 什麼好名堂,很慚愧。我有一種想法,無論我今後遇到什麼困難,也不管別人怎麼說, 只要有最基本的生活保障——凍餓不著、有地方睡覺——這一點,在澳洲是不成問 題的,我就要投身於繪畫創造中去﹐我也沒有別的奢望,只希望我離開這個世界時, 能給後人留下點兒什麼……

    和王先生分手後我的心情很久不能平靜下來,腦海堣ㄝ犰a浮現出王先生在家境貧 寒的情況下,嘔心瀝血、默默無聞地為藝術獻身,創造出一幅幅的精湛作品和設計出 一張張藝術創作藍圖,耳邊也不時地回響著王先生吐露的、發自內心的真情。我深 深地被他對藝術的執著精神所感動。我有一種預感,那就是:王先生的藝術在相當 一段時間堣]許不會被澳洲社會、尤其是澳洲的藝術界和收藏家們所認識和推崇 (他們之中真有樂伯?我很懷疑),但是我深信,這只是個時間問題。他的藝術早 晚會放射出應有的光輝,而他那為藝術獻身的精神絕對是不朽的——永遠值得他人 學習。

    2002年5月初稿
    2004年8月定稿

==> 王存德先生作品集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評論文學 | 原創藝術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