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山偷吃禁果  ¤ 樂飛



                    (一)

     中國南方的S市,經過一天的喧鬧繁忙,夜間漸漸地安靜下來了。隨著夜 色的加深,街上行人漸少,只有出租車來來回回忙碌地尋找著生意,廣告牌上的霓 虹燈一閃一閃,像人疲勞時的眼睛一樣在一眨一眨地對抗著睡意。

     就在這個深夜堙A風雪正在為明天即將遠行的夫君收拾行李。只見她把丈 夫的衣服一件件從衣柜拿出,然後整整齊齊疊好裝進旅行箱,當看到幾件襯衣皺摺 得很厲害時,她立即支開燙衣板一絲不苟地開始燙衣。此時,丈夫正悠閑自得地翹 個二郎腿,一邊嗑瓜子,一邊看全國足球甲級聯賽。

     “你這次出差多少天?”

     “十天左右。”

     “十天左右。”風雪若有所思地重覆了一句,然後又專心致志地埋頭燙衣 服。

                    (二)

     風雪是我中學的同學,在校時可是一朵校花。她,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 漂亮的臉蛋上配著兩道柳眉,最令人神魂顛倒的是她迷人的眼神和回眸時的莞爾一 笑,很多人都被她的美貌所傾倒。但我們當時所處的是上下顛倒的文化大革命年代, 談戀愛被認為是資產階級的小情調,是絕對不允許的。別說戀愛,就是因為工作關 係和女同學談幾句話也會被同學取笑,在背後指指點點。在這樣的環境下,雖然有 不少男生喜歡風雪,但只是在心中暗戀或所謂的單相思。更讓人敬她遠之的是,她 不僅容貌姣好,而且聰明伶俐,德、智、體全面發展。綜合這些因素,她在男生中 的地位簡直是個高高在上的“女皇”。正因為如此,她顯得特別自負,常常是眼角 斜著看人。因此,男生給她起了個綽號叫“斜眼”。

     1973年,風雪高中畢業後,下放到農村當知青,兩年剛過,憑她“老子” 的關係被推荐上了大學,成了響當當的“工農兵”大學生。毫無疑問,憑她各方面 的優越條件,在“工農兵”學員中她可謂是鶴立雞群。她的年輕貌美加上學習成績 優秀自然使她倍受男生的關注,因此,她身邊有一大群愛慕追求者。但她眼界高, 對追求她的那些“工農兵”大學生一個都看不上。這也難怪,那些追求者不是相貌 平平,就是智力平庸甚至低下,班上有三個男生英俊些,但均有主,兩個已婚,一 個在上學之前就有女朋友。因此,三年的大學生活一晃而過,風雪心目中的白馬王 子根本沒影,於是這一婚姻大事只好到社會上去解決。

                    (三)

     工作之後,風雪自己尋尋覓覓數年未能找到她的如意郎君,最後,還是通 過媒婆牽線搭橋才找到了現在的丈夫。就這事我曾經問過她:“你各方面的條件都 不錯,當時為什麼沒有自己戀上一個,還要通過這麼古老傳統的方式來找?”

     “年輕時眼界高,高的不成,低的不就,許多機會都給錯過了,其中有一 個絕好的機會完全是自己給葬送了。”

     “怎樣的機會,說來聽聽。”我很想知道到底是哪位白馬王子曾經打動過 這位一向清高傲慢的“女皇”的芳心。

     “這個人你認識,他是我們中學的同學。”

     這時,我的興趣更大了,趕忙說:“你先別說出來,讓我猜猜他是誰。” 我一連猜了好幾個中學時追求過她的同學都給否了。最後她告訴我是一位和我最要 好的中學同學,這下我脫口而出道出了他的姓名。但我依然十分驚訝:“怎麼會是 林君呢?中學時我沒聽說他追求過你呀,那肯定是中學畢業以後的事。”我十分肯 定地說道。

     “你看來還不知道,在中學時他就給我寫過一封情書,只是我沒理他。但 他真正追求我是我大學畢業的那年,那時他是77級大一的學生,當聽說我大學畢業 即將走上工作崗位時,他特地趕來向我祝賀。當時,他身穿一件舊的但很整潔的中 山裝,帶著一幅金邊的近視眼鏡,鏡片後面閃著一雙深情的眸子,頭髮也精心梳理 過,整齊地向右邊倒伏。他捧著一束可能是花了血本買來的鮮花,一把遞給我,說: ‘祝賀你大學完滿結業,送你一束花,希望你今後的生活和事業像這束鮮花一樣鮮 艷美麗。’接著,他邀請我到公園去散步。

     “時值秋季,公園堬捷}的菊花五彩繽紛,婀娜多姿,楓葉紅得似燃燒的 火焰,絢麗奪目。我們並肩走在公園堙A聊著中學、當知青以及大學堛漱@些往事, 談得十分投機。當我們在一條長椅上坐下時,他突然問我:‘你對我中學時給你寫 的那封信有什麼想法?為什麼你不回我的信?’

     ‘從信中可以看出你很有才華,說實在的,超出了我的預料,尤其是信 那首詩寫得有水平;另一感覺認為你很有勇氣,你知道當時男女界線是涇渭分明, 彼此間說話是很忌諱的事,在那種環境堙A你竟敢給我寫戀愛信,我不能不佩服你 的那份勇氣。再有,那時我總懷疑你可能不止給我一人寫過情書,也可能給其他女 孩寫過。所以,在敬佩你的同時又對你產生了一份鄙視,認為你可能是個情場老手。 由於這一顧慮,我決定不回你的信。’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我的情書送出後如石沉大海,杳無音信。”

     不知不覺,日落西山,夜幕漸漸降臨,公園的人逐漸離去,只有長椅上還 三三兩兩地坐著一些熱戀中的情侶,風雪和林是這些情侶中的一對。在這迷人靜謐 的夜晚,他倆享受著愛情帶給他們的甜蜜時光。在夜幕的掩護下,加上內心慾火的 陣陣衝動,林情不自禁地一把將風雪拽入懷中,說道:“風雪,自中學以來,我一 直深深地愛著你,雖然你沒回我的信,但我並不氣餒,相反,心中暗暗發憤,想等 到做出點成績後再向你求愛。現在我認為是時候了,我已是大一學生了,你大學也 畢業了,我們從此確定戀愛關係吧,等我一畢業就安排婚禮,你說行不?”說著, 沒徵得風雪的同意林就吻起她來,同時,手伸進了她的內衣。但正當他的手剛要觸 及風雪那山峰似的玉乳時,她一把推開他,十分不高興地說道:“不喜歡你動手動 腳。看來,我過去懷疑你是位情場老手並非是憑空瞎猜,否則,我們才第一次在一 起,你怎麼就又吻又摸的雙管齊下,難道你不感覺這有點不太正常嗎?”

     “風雪,你錯了,我們倆雖然是第一次接觸,但是,自中學時代起我們就 認識,並有過多次的眉目傳情,正因為有這樣的基礎,我才有勇氣給你寫那封情書, 今天才會如此衝動。我這樣做一方面的確是一時衝動的使然,另一方面希望我們的 關係今晚就一步到位。”林極力為自己的魯莽行為辯解。”

     “不管你如何解釋,這種急風暴雨似的戀愛方式我不習慣,更受不了。從 今以後,希望你不要再來找我。”說著,風雪頭也不回地拂袖而去,留下林木訥地 站在那,呆若木雞似地望著她離去的背影,許久,他才悻悻地走出了公園。

     “我當時是個極保守的女性,認為戀愛中過早地出現動手動腳的行為是極 不嚴肅和非常不妥的,再加上以前聽說他“上山下鄉”時就談過戀愛,所以,一氣 之下就再沒有和他來往了。現在回想起來,對自己當時的主觀臆斷的行為感到荒唐 可笑。其實,戀愛中男的有時衝動這很正常,只要女方把握尺度,處理得當就行。 但我那時沒有這樣做,而是採取了極端行為和他一刀兩斷,現在想來實在是太魯莽 了。平心而論,我對他的印象一直都不錯,他才華橫溢,英俊瀟洒,有男人味。實 話說,自那以後,我還一直未遇到過能和他媲美的男人。”風雪如是說。

     “聽起來,你是太保守武斷了些。我認為他對你確是一往深情。你看,從 中學到大學,他都一直把你放在心上,哪怕你不回他的情書,他並沒有從此放棄, 而是把對你的那份情感一直珍藏在心扉,並未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淡忘,相反,是愈 來愈濃。我想正因為這樣,一旦和你在一起,哪怕是第一次,在他看來,彼此間的 接觸似乎是經過很長時間了,所以他才會那樣地衝動。林是我的好朋友,他的行為 道德,為人處世我算是比較了解的。因此,我也承認你錯過了一次絕好機會。”

                    (四)

     1994年回故堭曾芊A我聽一位同學說,風雪和林在1993年中學畢業二十周 年的紀念聚會上再次相逢。當他倆相見時,雖然歲月的風霜在他們臉上無情地刻上 了皺紋,頭上也添增了不少華髮,但在他們彼此心中始終都還珍藏著過去的那份情 感,並沒有隨著歲月的流逝而消失。十幾年之後的重聚,倆人青春雖然不再,但中 年人的風度氣質深深地吸引著彼此的眼球和心。更有,塵世間幾十年的摸爬滾打使 他倆認識到人生苦短,今後的歲月再也不要那麼一板一眼地生活,應該“行樂須及 春”,“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把當年沒有抓住的機會,失去的東 西,現在好好去彌補一下。很多同學知道風雪和林曾有一段舊情後,都來成全這一 對未成眷屬的昔日情人,為此,他們特意安排了一次他倆單獨活動的機會,使他倆 終於圓了往日的舊夢。

     自那次聚首後,他倆的感情如雨後春筍和淅瀝纏綿的春雨。雖然倆人身處 異地,相距甚遠,但每天的電話傳情從未間斷,要是那一天沒有接到對方的電話, 另一方就會六神無主,魂不附體。有一次,林外出公幹,可能由於公差實在太繁忙, 忘了給風雪打電話,結果不僅使她精神恍惚而且滿腹狐疑,以為林不給她打電話可 能是想終止這種偷雞摸狗、見不得光的情人關係。看到風雪的無精打采,很多同事 還以為她身體不適,勸她早點回家休息。可是,有誰知道她這種心病豈是休息就能 治好的。

     隨著感情的不斷升溫,為了盡情享受著偷吃禁果帶來的快感和刺激,他倆 想方設法利用自己出差的機會或彼此丈夫/妻子外出公差的時候秘密見面,尋歡作 樂。每次當風雪知道丈夫要出差時,她表面上佯裝抱怨多多,實際上是按捺不住內 心的歡喜。她還常常裝腔作勢地抱怨丈夫為什麼三天兩天出差不管她,每次聽到妻 子的抱怨,丈夫總是溫柔地對她說:“親愛的,實在對不起,誰叫你的丈夫是經銷 部的經理呀,在此位置上一天就要盡一天的責任嘛。”

                    (五)

     這次也不例外,風雪一邊燙衣服,一邊抱怨看電視的丈夫:“整天出差出 差,希望哪天索性死在外面就好,我也樂得重新嫁人,省得我常常孤守空房,獨對 壁語。”聽到妻子的嘮叨,丈夫從沙發上站起來,來到她的身後,一把抱住豐滿的 妻子,款款深情地說:“親愛的,我也捨不得和你分離,希望每天都能和你在一起, 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再說,為了供養正在出國讀大學的兒子的費用,我這匹 “老馬”還得在疆場上折騰一陣子!好在這次出差就十天,十天不算長嘛,一下就 過去了。”

     “十天是不長啊!”風雪輕輕地自嘆了一句。

     “你說什麼?親愛的。”

     “沒什麼。”說話時,風雪的眼神顯得極不自然,因為她心中有鬼!原來 她自語的時候,心堨蕭L算著如何利用夫君出差的有限日子和林一塊兒盡情浪漫一 下。在她看來,只有十天的時間和林在一起,太短了!於是她不由自主地冒出那句 話。隨著衣服燙完,和林一塊游玩的計劃也在她的腦子媮葅C成熟,單等送走丈夫 後就可以和林商量敲定。

     第二天,風雪送別了丈夫,急忙撥通了林的電話。

     “是林嗎?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那位剛出差去了,十天左右才會回來, 我想利用這幾天的時間和你一起出去痛快地旅遊一趟。”

     “去哪呢?”

     “這我已經想好了,去黃山吧。都說‘五岳歸來不看山,黃山歸來不看岳。’ 國內各大城市我都玩遍了,山水也遊了不少,還就是這風光秀美、松石奇特、峰巒 雄觀的黃山尚未涉足。設想一下,你我一道同往,把我們的愛情融化在風光旖旎的 黃山該是多麼地浪漫諦克啊!我都急不可耐了,明天出發好嗎?”

     “太好了,我這就去向“頭”請個假,明天就來。”林歡天喜地地答應了。 要知道,這也是他夢寐以求的機會。

                    (六)

     次日,風雪和林乘上開往黃山的火車。他們自上次見面後已有相當長的一 段時間未見了,雖然電話、電子郵件不斷,但那畢竟是虛幻的,最多只能算是一盒 解飢的精神“快餐”。有時,情深深意綿綿的話撩撥得彼此慾火燃燒,心頭劇癢, 而又無法滿足時,反而害得相思病愈發加重。這次久別重逢真如“久旱的禾苗逢甘 霖”,只見他倆在車上緊緊地依偎在一起,儼然是一對熱戀中的年輕情侶。他倆的 過份親昵行為自然引來不少旅客的眼光:有羡慕的,好奇的,審視的,大惑不解的, 也有鄙視的眼光。坐在對面的幾位男士不斷地打量著他倆。風雪似乎猜透了他們的 心理,心想,他們一定在猜測我和林的關係,因為一對中年男女如此親熱,況且是 在大庭廣眾之前、眾目睽睽之下,這不大像是一對中年夫妻的舉止行為。

     “從你們的眼神堨i以讀出,你們想知道我們是什麼關係,對不對?不妨 猜猜看。”風雪對這些異乎尋常的眼神非但毫無尷尬之感,反而頗自豪地主動和他 們搭訕。

     “我猜你們不像夫妻,可能是情人。”其中一位男的開腔了。

     “按現在的時興,常見的應是大款或老板傍著一個年輕的小秘或小姐,而 你倆都是中年人,從這點上看,你們可能是曾有過一段戀情的同學,經年後再次相 逢,追今撫昔,感嘆人生,引發舊情復燃,再次墜入愛河,你說我猜得對不?”那 位男士反問道。

     風雪對他微微一笑,既不肯定也不否定。

     時近黃昏,火車抵達黃山車站。風雪和林“打的”到了一家預先訂好的旅 館。長途旅行的困頓疲乏並不能泯滅他們久別相見後那熊熊燃燒的慾火,一推開房 門,他們就迫不及待地幾乎是同時“撕”開對方的衣衫,等不及到床上就站著轟轟 烈烈地幹起那巫山雲雨之事,那股情愛的力量似洶湧的海浪猛烈地撞擊著礁石,似 暴風雨來臨前的閃電撕裂著天空,似春天的驚雷震憾著大地。一陣狂風驟雨似的做 愛後,倆人赤條條地抱在一起進入了甜蜜的夢鄉。

                    (七)

     次日凌晨,風雪和林坐上一部旅遊車直奔黃山。

     黃山是集泰山之雄偉,華山之險峻,琱s之煙雲,廬山之飛瀑,雁山之巧 石,峨嵋之秀麗於一體的世界第一奇山。想到和情人能攜手同遊,擁抱親吻於黃山 之巔,把愛情撒向美麗的大自然,風雪的心情如大海的浪花歡快跳躍。只見她一路 歡歌笑語,幸福的笑聲和愉快的歌聲撒在逶迤曲折的鄉間公路上,回蕩在重山峻岭、 千峰萬壑中。

     他倆在黃山山上遊玩了五天,幾乎每個景點都留下了他們愛情的腳步,上 過蓮花峰,爬過鯉魚背,登過天都峰,謁過光明頂;夢筆生花旁留過影,迎客松下 拍過照;領教了百步雲梯的崎嶇,體驗了蓮花峰、天都峰的雄偉險峻;飽覽了黃山 奇松怪石,欣賞了變化莫測的煙雲,沐浴了噴湧不絕的溫泉。

     他們遊玩的最後一個景點是山下的翡翠谷,此谷有黃山第五絕之稱,又稱 情人谷。把這稱為情人谷真是名符其實,谷中石頭上刻滿各個朝代文人墨客撰寫的 “愛”字,其中有一個“愛”字有近10平方米大。情人谷全長約6公里,分布著百餘 形態各異,或方或圓的翡翠彩池,一下子就把情侶們帶入溫馨情愛的天堂。風雪和 林手拉著手漫步在這天下第一麗水,人間瑤池仙境似的情愛聖地,盡情地享受著愛 情給他們帶來的美好時光。他們和谷中行走的青年男女,熱戀中的情侶一樣,眼 充滿了幸福、溫柔、甜醉的目光,心中蕩滿了情愛的漣漪。他們忽而在花鏡池堭 一把水灑向對方;忽而在青翠欲滴的修竹林堻蒍滌l逐;忽而在情人橋上擺姿合影; 忽而在鴛鴦池的美人床上並肩小憩。他們無時不執手同行,纏纏綿綿,以至於連熱 戀中的年輕戀人都對他倆即羡慕又妒忌。只見他倆在鵲橋上共結連心鎖,那神情, 那動作是那樣地虔誠,那樣地神聖,在把鑰匙拋向池水的一瞬間,他們相視而笑, 那笑容燦爛地像夏天的艷陽,又像冬天堛漱@把火溫暖了彼此的心窩。

     正在他們陶醉之時,風雪的手機響了,一看顯示屏,是丈夫打來的。

     “親愛的,公司的生意跑完了,怕你一個人在家寂寞,準備再過兩天就啟 程回家。”丈夫溫情脈脈地說道。

     “你不是說15號回來嗎,今天才10號,你真要提前回來?”風雪一邊問道, 一邊思忖著無論如何得先於丈夫回家,否則,就不好交代。

     “不是怕你一個人在家悶得慌嘛,所以想提前兩三天回來。難道你不想我?”

     “瞧你說的,那能呢。你現在在哪?”

     “辦完公事後,順道上黃山了,現正在情人谷。很早就聽人說黃山有個聞 名遐邇的情人谷,谷內彩池晶明,綠樹翠竹,風光如畫。上次來時沒來得及來此一 遊,這次算補課吧”

     風雪聽到丈夫就在情人谷,心頭一怔,不由地緊張起來,心想,要是丈夫 看見自己和林勾肩搭背的話,那可就糟了。於是,他急於想知道丈夫在情人谷的方 位,以便能順利躲開他馬上打道回府。

     “情人谷確實是個好去處,我在介紹黃山風光的電視片中看到了它的美麗。 現在你正遊覽哪個景點?能否告訴我都看到聽到些什麼?好讓我分享分享你的所見 所聞。”

     “我在鵲橋上,正準備拍照留影呢。”丈夫回答著。

     此時,風雪心塈騢繸i了,她用眼光掃視了一下橋的四周,看見丈夫正站 在橋的另一端拿著手機通話,身邊一位年輕漂亮的女郎正在溫柔地吻他,她一眼就 認出那女郎是他的秘書。見此狀,風雪原先緊張的心情一下子釋然鬆弛了,只見她 突然轉過身,一把抱住林瘋狂地吻了起來。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評論文學 | 原創藝術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editor@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