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國的“念想”   ¤ 金香玉


    八年前,我帶著兩歲的女兒離開了中國。從那年起,女兒便跟隨著欲讀破萬卷書行 遍萬里路的父母雲游四海,越漂越遠。小小年紀的她每到一處,即被貪心的爹媽領 到地圖上能找到的所有博物館堨h增加知識,擴大視野,拔苗助長。各地的人文古 跡,自然景觀,主題公園也競相地被她“到此一遊”一番。可憐的孩子被迫換了一 個又一個學校,學了一國又一國外語。如今,女兒倒是出落成一個到一地喜歡一地 的新新少年。我因此常欣慰地想,儘管孩子是被動出國,但說不定正因我們無心插 柳,反而給她捎帶了一把打開世界大門的金鑰匙呢。

     然而,隨著女兒的長大,海外漂流年頭的累加,我隱隱的擔心也漸漸浮出水面:她 隨我們回國時是否也能和我們一樣開心興奮,樂在其中,她會不會越來越樂不思蜀 了呢?離家的年頭越久,我們回國的“念想”也越發簡單而凸顯:見著夢中思念的 親朋與好友,吃著久違的正宗家鄉美食,刷新國內的流行和時尚,最後再捎上點又 便宜又好看的穿戴,小小改善一下一家子的“包裝”。

     懷揣這份執著的“念想”和些許對女兒回國表現的存疑,我們選在國內最清爽宜人 的早春時節,一家子回國踏青去了。

     這趟回國之旅,十歲的女兒讓我跌破了眼鏡。先是沒想到她在母親為我接風的一桌 地道家鄉飯菜面前吃得美滋美味:家鄉河塘堛熙永癒A香椿芽,薺菜,燒豚(一種 類似于鴨鵝的家禽),被她照單全收。我敢說,這些我久違了的純地方貨色,是不 大容易被缺少本地背景的異鄉人,尤其是半大孩子所能接受的。再有,中國的電視 節目也被她看得熱火朝天:古裝片,現代片,綜藝,訪談,小品,歌舞,我的女兒 坐在大伙兒中間是該笑的時候笑,該哭的時候哭,該緊張的時候著急冒汗,而且直 誇中國的電視好看。當我忙著和老同學頻頻聚會的時候,她也馬不停蹄地和寵著她 的親人們大搞“活動”。更讓我吃驚的還有,我方才摸清龐龍的“兩隻蝴蝶”是近 年國內歌壇新寵,我女兒已經哼熟了王蓉的“我不是黃蓉”,蔡伊琳的“三十六計”, “七十二變”,還有什麼SHE的“波斯貓”;在我終於從一個小書攤堬^出楊絳的 “我們仨”時,女兒手中早抱了一套“蜡筆小新”;當我倘佯在“家樂福”媯鳩 的海漂朋友挑禮物時,她也穿梭著選東西預備送給同學和老師們。

     女兒在中國如魚得水,自得其樂。這給了我一個意外驚喜,讓我的回國之旅收獲了 超倍的快樂。我真的感到萬分慶幸,在我們為女兒打開通向世界的一扇大門的時候, 沒有隨意地把回國的另一扇大門給她關上。如果我們沒有堅持培育她的中文,沒有 春風化雨般地滲透給她中國文化,人生中的這些美麗與精彩,她怎能體會,我們又 從何因此而享受。如果除了“代溝”,還要添上“文化不相融”這些精靈古怪橫亙 於至親的父母與子女之間,人生的幸福得要打上多大一個折扣!

     這次回國,我的一位中學時代的好友聽說我女兒迷上了“楊過”和“小龍女”,特 別許諾我們下次回國時要送她一套“金庸全集”。雖然我的女兒能很好地聽、說中 文,讀寫水平卻還非常初級。我多麼希望她有朝一日能修成正果,練成真經,真正 掌握中文。到那個時候,她才真正擁有了一把能走進金庸天地,打開中國千年文化 大門的金鑰匙呢!

     有了這份期盼,我的回國的“念想”變得不再那麼簡單了。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評論文學 | 原創藝術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editor@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