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花水月藍田煙 (一)  ¤ 何玉琴


        (一)

    那個面容憔悴、眼神迷亂、兩頰清瘦的少女,舉著右手飛快地朝司徒愛嬌扑來,把一 枚小小的針頭迅速地种入愛嬌的左手。愛嬌的手背迅速浮腫而變黑,一股細細的液 體像蛇妖一樣在她的血管和經脈堛旭吽C

    哈哈,帶劇毒的針頭,你很快就會死的。那少女瘋狂地叫著,不知是哭還是笑。很多 相識的同學看著她們,臉上充滿好奇和同情。

    劉君本來并不在愛嬌的大學就讀,但此刻卻從出事附近的宿舍一隅走出來,小心地 擁著愛嬌。

    "我與你素不相識,無冤無仇,你為什麼要害我?" 感受到劉君的關怀,意識到再不 能享受這期待已久的怜愛,愛嬌悲憤地責問那少女。

    "因為你奪走了我的愛!" 那少女指著劉君,雙手發抖、肝腸寸斷的樣子。

    愛嬌用右手掐住左手的血管,以阻止毒素蔓延,"我不能死。"她對自己說。

    劉君扶著愛嬌到學校的醫務室把劇毒解去,又扶著她回宿舍。途中她看到那個清瘦的 少女仍站在宿舍的走廊邊,雙手玩弄著披散的長發,雙目無神地看著身邊嘩嘩流出 的自來水,呆滯的臉上挂滿淚痕。

    "你怎麼那麼傻,劉君從來就沒有愛過我。"愛嬌同情地說。她們都是同病相怜的情場 失意人,愛嬌不再恨這個少女,她想安慰她。

    "不!從始至終,他心堨u有你一人!"那個少女斷然決然地說。

    "劉君原來真的喜歡我!"愛嬌從少女的眼神和口中得到了證實,心堥g喜得發抖, 淚水立刻模糊了她的雙眼。但她仍然清楚地感覺到,劉君正輕輕地向她走來。她還 能感受到他那紅潤迷人的雙唇和充滿笑意的眼睛--正是這雙唇和這雙眼,把愛嬌的 心從十四歲起就緊緊地抓住了。

    愛嬌迎著劉君灼熱的注視走過去,臉上綻開了春花般美麗而甜蜜的笑容。

    近了,近了,愛嬌渴望已久的愛。

    "你真是個善良的好女孩。"劉君用手撫摸了一下愛嬌的頭發,用一种居高臨下的長 者口气評价著,說完,便側身走過愛嬌的身旁,向遠處走去,很快便只剩下一個模 糊的背影。

    愛嬌想叫住劉君,張著口卻發不出聲音來......

    幽幽的遠處傳來了小童的哭聲:"媽咪,我要尿尿。"

    這是愛嬌二歲的女兒醒了。愛嬌本能地飛身下床,抱了女兒沖向廁所。

    回到床上,躺下,愛嬌的心頭空落落的難受。

    "劉君,你在哪兒?你還好嗎?",迷迷糊糊地想著,她竟哭了起來。

        (二)

    劉君是愛嬌的高中同學﹐他在一班﹐愛嬌在二班。愛嬌的爸爸教他們兩個班的語文。

    一天﹐爸爸讓愛嬌看一篇作文﹐說那文章思路開闊﹐值得一讀。那便是劉君的文章。 這之後﹐愛嬌便常常不由自主地去找劉君的作文看。劉君的作文並不篇篇都好﹐字 也不算漂亮。但在愛嬌的眼裡﹐劉君的文章是獨一無二的﹐它思路異常開闊﹐字體端 正大方﹐卷面十分整潔。字裡行間流露著真誠、膽識和熱情。於是愛嬌渴望認識劉君。

    期末考試﹐劉君拿了全年級第一名﹐愛嬌第二。表彰會上﹐當愛嬌與劉君並肩而立地 站在大禮堂的領獎臺上時﹐她激動得心蹦蹦直跳。這並非因為她在全年級六個班三 百多名學生中考了第二名﹐而是她看到了渴望已久的劉君﹐他與她站得這麼近﹐她 能隱隱地感覺到他激動的呼吸﹐而他竟長得這麼清爽可人。

    中學時﹐很多學習尖子因為忙於功課疏于鍛煉﹐弄得一副弱不禁風、枯燥無味的樣子﹐ 愛嬌不喜歡他們。而劉君卻完全不同。他充滿朝氣﹕線條優美的雙脣是丰滿紅亮的﹐ 粗黑的眉毛下一雙微往裡凹的大眼睛閃著迷人的英氣﹐英俊的臉白裡透紅﹐泛著健 康的光澤﹐渾身上下洋溢著青春的美。當愛嬌側臉打量劉君時﹐劉君正注視著愛嬌 微笑。他的眼睛是那麼的明亮而熱情﹐他的笑容是那麼的溫存而迷人。

    愛嬌呆住了﹐她突然發現﹐她不單喜歡聰明的腦袋和來自同性的純潔的友誼﹐她更熱 愛那充滿活力的機體和來自異性的柔情。

    愛嬌那少女的初戀如迷人的畫卷在不知不覺中鋪開了。

    自那以後﹐愛嬌天天期待著和劉君相遇。她總是找機會和他相遇。

    每當他們相遇﹐劉君總是自老遠地看著她﹐用充滿笑意和熱情的眼神﹔走近後﹐他 們會極快地相看一眼﹐然後同時把視線移開。為了這一相遇﹐愛嬌整日覺得花兒在為 她開放﹐鳥兒在為她鳴唱﹐心裡一直哼著那首當時流行的愛情歌曲"你愛我一千倍﹐ 我愛你一萬倍......"酣然入睡。哪天沒有遇見他﹐她就像掉了魂一樣不得安寧。

    那時﹐愛嬌所在的是市里的重點中學。校規非常嚴格﹐男女界限十分分明。早戀是絕 對禁止的﹐一經抓住﹐輕者通報老師、團委書記、校長和家長﹔重者開除。不過也 有一些大膽的同學男女混在一起、一同看電影或郊游﹐但大都是些成勣較差、無心 向學的學生。好學生一般只在公共場合、群體活動時才與異性同學說話﹐但也有極少 的好學生勇敢地約會女生。愛嬌盼望著劉君也成為勇敢的一員﹐大膽地來約會她。從 每次相遇時那極快的一瞬﹐愛嬌認定劉君是喜歡她愛她的。為了這一瞬﹐愛嬌把一個 少女的所有熱情、愛戀和希望都給了他。她每晚躺在宿舍裡編織著她愛情的網﹐她織 得又快又結實﹐把自己網在裡面自我陶醉﹐成日沉迷在愛的歡悅和痛苦中。可是她這 樣盼望等待了三年﹐劉君始終沒有在她的窗前出現。

    高二分班時﹐愛嬌讀了文科﹐劉君讀了理科。考大學前﹐愛嬌聽說劉君要報讀北京的 清華大學﹐於是她報了北京大學。高考後﹐她被北大錄取了﹐卻聽說劉君進了廣州 的華南理工大學﹐於是她找了各種藉口和門路把檔案拿回了廣州的中山大學。可是 最後劉君卻去了上海交大。愛嬌為此痛哭了一場﹐遺憾到如今。

        (三)

    大學裡﹐男女學生交往、戀愛已成家常便飯﹐可愛嬌仍未等到劉君的片言隻語。

    愛嬌想﹐或許劉君並不知道自己深愛著他。捱不住相思的苦﹐愛嬌給劉君寫了幾首抒 情小詩﹐委婉地道出自己的真情厚意、萬般柔腸。

    劉君很快回信了﹐當愛嬌看到那熟悉的筆跡時﹐她不安得嘴脣發白。劉君在回信裡與 愛嬌談起一個姑娘﹐他說他愛她勝過愛自己。愛嬌想﹐劉君原來真的愛著自己﹗她 如喝甘露般從頭甜到腳﹐她激動得雙眼模糊﹐粉臉飛霞。劉君又說﹐他很喜歡愛嬌 寄給他的小詩﹐他愛那女孩在心口難開﹐所以把其中的一首轉寄給了那女孩﹐希望 那女孩能明白自己的心意。

    原來劉君愛的不是自己﹗愛嬌急得臉都青了。那女孩叫箐﹐愛嬌認識。箐清純得如一 段清泉小溪﹐溫柔得如一支抒情小曲。她就在離愛嬌不遠的一個大專院校就讀﹐是 屬於他們中學300多名考生中考得最差的那一拔。

    愛嬌帶著她的閨中密友珊去看箐。

    回來的路上﹐愛嬌對珊說﹕"我輸了﹐輸給了這個像豆芽般柔嫩而美麗的女孩"。

    珊不以為然地說﹕"我原以為是什麼美人坯子。卻原來是個坦胸露肩、俗得如街邊賣 衣的女子。你可能是愛鳥及屋吧﹖"。

    "你不覺得她那薄薄的雙肩楚楚動人嗎﹖"﹐愛嬌說。

    "很一般嘛﹐把你的露一露﹐絕對不會輸給她"﹐珊說﹐"她那雙眼﹐細小無神﹐眉毛 稀釋得像嬰兒"。

    "但我覺得她那細長的雙眼襯著淡如輕煙的眉毛笑起來很溫柔很美﹐仿如柳永的詩詞 一樣給人莫名的回味和牽掛"。

    "你的大眼睛不笑都很美﹐再笑便要勾人的魂。"珊說。

    "所以劉君不喜歡我﹐以為我是個不規矩的壞女孩"﹐愛嬌似乎明白了不被伶愛的原因。

    "你腦子有病﹐不單是眼睛。"珊沒好氣的應道。

    "她的嘴巴很好看﹐笑起來延犰蚗u雅。"愛嬌覺得很喪氣。

    "除了嘴巴﹐我實在看不出她還有什麼地方吸引人"。

    "她有劉君喜歡的那種氣質﹐我沒有"﹐愛嬌仍然覺得箐很美﹐要不﹐劉君怎麼會愛她 而不愛自己。能讓優秀的劉君傾心的女孩一定不是一個一般的女孩。一向躊躇滿志、 不甘人後的愛嬌因為愛情的挫折而變得有點自卑自伶。

    "你又不是他度身定做的衣服﹐干嘛非要去迎合他的喜好﹖我跟你說吧﹐你就是什麼 都跟陳箐一樣﹐你還是司徒愛嬌﹐她還是陳箐﹐姓劉的喜歡的還是她而不是你。愛 情就是這樣﹐你懂我的意思嗎﹖"

    "不懂。你說﹐既然我聰明過她、漂亮過她、又那麼喜歡他﹐為什麼他偏偏喜歡她而 不喜歡我﹖"

    "因為那姓劉的是個混蛋﹐混蛋都不會喜歡好女孩﹐尤其是聰明而漂亮的好女孩"﹐ 珊有點生氣﹐"旁觀者清﹐這姓劉的根本不像你想像的那麼出色﹐他只是一個非常普 通的男生﹐根本配不上你。他不愛你是你的福氣﹐否則你會絕望一輩子"。

    "他不是你想像的那樣﹗"愛嬌也生氣了。劉君是她感情的支柱、心裡的偶像﹐她不 容許任何人羞辱他。但自己的心上人愛的卻偏偏是他人﹐空負了自己的款款深情。想 著想著﹐愛嬌禁不住傷心落淚﹐一副梨花帶雨的樣子﹐看得人又伶又愛。

    珊緩了口氣說﹕"其實﹐系裡那麼多漂亮女生﹐我覺得就你看著最順眼。你天生麗質﹐ 不矯情不造作﹐渾身洋溢著青春動人的光彩。或者﹐劉君根本不知道你出落得這麼 漂亮了﹔又或者他根本不知道你愛他﹐他不知道那些詩是你為他而寫的。又或者﹐ 你的詩寫得太朦朧﹐他根本沒讀懂。"

    但願珊是對的。愛嬌心裡燃起一線希望的火焰﹐這火焰越燃越大﹐以致于映照得她雄 心勃勃﹐信心十足。

    她找出一張得意的照片﹐那是在海南風景優美的三亞市"天涯海角"風景區拍的。照片 裡的愛嬌站在大海的一角、一塊高高的岩石上﹐神秘的"鹿回頭"在天的腳邊意味深 長地若隱若現。她那濃密的長髮被海風吹拂著﹐閃著緞子般的光彩。半透明的白色連 衣裙襯著天藍色的底裙與海天一色﹐勻稱的身段被海風吹出飄逸迷人的曲線。她赤著 腳﹐粉臉輕抬﹐似笑非笑﹐似看非看﹐雙眼扑朔迷離﹐仿彿心有萬般慾念﹐又似空無 一物﹐超凡脫俗的氣質讓人分不清究竟是天上來客﹐抑或是人間仙子。這照片在市里 "'飛揚的青春'專題攝影展"中曾獲一等獎。影展之後愛嬌收到過很多愛慕者的信﹐但 她覺得那些信怎麼看都比不上劉君中學時的作文有意思﹐於是順手扔到垃圾桶裡去 了。同宿舍的同學逗著玩兒﹐從垃圾桶裡撿起其中的一封﹐聲情並茂地念了起來﹕

      ......

    如果你是一尊美麗的望夫石﹐
    我願是你日夜守望的遊子﹐
    我要用最美麗的情絲﹐編織最溫馨的愛巢﹐
    讓我心愛的娘子﹐從此不再望穿秋水﹐愁斷柔腸。

    我願是那五指山上的古樹﹐
    與你長相守望﹐日觀天地﹐夜讀星光。
    我願是世間最好的裁縫﹐
    扯幾片飄逸的白雲﹐染上藍天的靛漿﹐
    為你編織最美的衣裳。

    我願是一隻不倦的雄鷹﹐
    追隨我的仙子﹐走遍天涯海角﹐游遍四海八方。
    啊﹐我更願是咆哮的大海﹐
    捲起千層巨浪﹐把那千年岩石掀翻﹐
    讓你跌入我的懷抱﹐溶入我的胸膛。

    愛嬌初初還故作瀟灑地跟大夥一塊兒鬧﹐後來便沒了情緒。心想﹐如果這是劉君的信﹐ 那該多好啊。但轉而又想﹐如果這真是劉君的信﹐那一定不是寫給我的。想著想著﹐ 眼淚便流了下來。她想﹐除了劉君﹐她這輩子不會再愛別人了﹔她甚至以為﹐如果 這輩子得不到劉君的半點伶愛﹐她真的會死。愛嬌起先為自己的偉大愛情感動不已﹐ 接著又悲哀伶憫起自己的紅顏薄倖。窗外不斷飄來那首傷感的春閨絕唱: "看我﹐看 一眼吧﹐莫讓紅顏守空枕。青春無悔、不死﹐永遠的愛人....." ﹐愛嬌終於忍不住 放聲哭了起來。大夥兒嚇壞了﹐他們沒想到灑脫的愛嬌也有痛哭流涕的時候﹐一個 個放下了蚊帳躲到自己的小小世界裡。愛嬌擦干眼淚﹐小心挑出照片﹐在照片背後 題了闕小曲﹕

    "想絲絲縷縷五載﹐似短猶長﹐夜夜床前望月光。
    惜桂下月老﹐錯穿紅線﹐惹來多少相思淚兒濕西廂。

    "嘆碧海青天有情﹕好風如水﹐遙送鷺鷥戲鴛鴦。
    看飛雲過盡﹐歸雁無憑﹐又是一朝孤岩獨倚把春荒。

    在信的結尾﹐愛嬌嘆道﹕
    "柳兒長長風細細﹐恰似儂家點點心﹐續也難﹐斷也難﹔
    愛也無奈﹐恨也無奈"。

    劉君很快給愛嬌回了信﹐信寫得真摯動人。

    他說﹐他讀懂了愛嬌的每一封信每一首詩﹐他喜歡愛嬌、欣賞愛嬌﹐但他不能愛她因 為他愛上了那個清純的陳箐姑娘。他請求愛嬌原諒他﹐做他的朋友。於是他們頻繁 地通信﹐很快便成了除了戀愛不談以外什麼都談的知己。他們談論的話題繁雜而廣 博﹐社會、人生、事業。他們總是有說不完的話兒。信裡的劉君是一個熱情洋溢、正 直向上、對社會充滿了責任感的青年。與劉君通信佔據了愛嬌生活的重要部份﹐它成 了愛嬌唯一的感情慰籍。那段日子﹐愛嬌深深地陷入了梁羽生和金庸的武俠小說裡﹐ 從那柔腸俠骨的傷感情愛中找尋某種感情的共鳴和精神的寄託。

    她常常品味劉君關於"我喜歡你但不能愛你"的話。她想﹐"喜歡"與"愛"究竟是量的不 同還是質的差別﹖就算是"質"的差別﹐那麼﹐當"喜歡"的量積累到一定的程度﹐也會 發生質的轉變成為"愛"吧。愛嬌仿彿看見了劉君心窩窩裡有兩個像香水瓶般精緻的東 西﹐一個裝的是"喜歡"﹐一個裝的是"愛"﹔當那濃濃的"喜歡"滿了﹐便溢了出來﹐與 從另一個瓶裡流出來的"愛"融合在一起﹐於是喜愛交溶﹐喜便是愛﹐愛便是喜了。

    ===> 下一章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editor@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