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峰塔的歲月滄桑  ¤ 樂飛



    最早知道杭州西湖邊上有個雷峰塔是少年時讀了魯迅的“論雷峰塔的倒掉”一文, 也是從那篇文章堙A才知道塔下還鎮過一個白蛇娘子。後來又讀了魯迅的“再論雷 峰塔的倒掉”。從此,我就對雷峰塔有一種特殊的好奇,具體地說,就是很想知道 雷峰塔的歷史以及白蛇娘子和那個木訥許仙的愛情故事。但由於種種原因,這種好 奇心幾十年都未能得到滿足。

    時間一晃三十年過去了。去年3月份,偶然的一次機會在中國衛星電視台上看到一個 有關中國旅遊的節目,介紹杭州西湖風景,其中特別提到了新的雷峰塔於2002年秋 順利竣工落成。這一消息頓時又喚起了我對雷峰塔的興趣,立馬決定近期內一定要 去新雷峰塔上走一遭,以滿足由來以久的好奇心,並趁此機會徹底了解一下這座塔 的歲月滄桑。

    現代交通工具的方便真是令人驚嘆不已,早上還在澳洲自家的花園澆水,晚上就坐 在浙江教育學院一位朋友歡迎我的晚宴上。次日,即2004年3月28日,杭州春雨霏霏, 微風習習,楊柳新綠,桃花初紅。在朋友的陪同下,我來到了形姿綽約、金碧輝煌 的新雷峰塔上。

    新雷峰塔坐落在西湖邊的夕照山上,是由清華大學建築學院設計的,建在雷峰塔原 址上,全塔五層,高71米,佔地面積3133平方米。據說把新塔建在原址上是一舉兩 得的建造設計:即是對雷峰塔遺址的一種保護措施,又為西湖增添了一處與湖光山 色相和諧,並能擔鋼總領湖山形勝的風景建築。新雷峰塔的造型設計是以南宋重建 後的姿容為形象依据,是一座八角形的樓閣式塔。

     進入新塔底層,當透過玻璃保護罩俯視雷峰塔遺址時,我的心情不由地激動起來。 “千年古塔,今天終於和你見面了!”是我最想說的第一句話。望著古塔遺址,尚 來不及和這位久經滄桑的“老衲”道聲問侯,我的思想就飛速地穿行在千年的時間 隧道堙A忙碌地查找著古塔歲月滄桑的資料,搜尋著多少年來一直存於心底有關這 塔的一些問題的答案,諸如,該塔是何時建造的?為何而建?宋代為什麼重建?白 蛇娘子是怎樣被鎮於塔下等等。回答這些問題便是本文寫作的動機。

    公元10世紀,那時的杭州城是吳越國國都。在五代十國中,吳越國是個小國,統治 的疆域為現中國浙江省為主的東南沿海一帶。吳越國的創立者是來自浙江臨安的錢 繆,據說他非常尊重佛教,其原因是因為他早年身份微賤時曾經受到浙江臨安東天 目山昭明禪寺法濟湮禪師的器重。“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當他發跡建立了吳越 國後,便大事提倡佛教,建造佛塔。王室人員更是帶頭禮佛、供佛,從而在全社會 習佛蔚然成風,這種風氣一直延續到吳越國的最後一位國王錢俶。

    錢俶以“敬天修德”名義在太平興國二年(977年)召集一批頂尖的能工巧匠,在秀甲 天下的西湖山水的最佳地段夕照山上開始了雷峰塔的建造。因為夕照山南麓曾是吳 越國建杭州城池的西關,因此雷峰塔曾稱為“西關磚塔”。在一些古人的著作論文 中,也有稱“王妃塔”或“皇妃塔”的。這一稱呼涉及到造塔的又一來由,據這一 緣由的說法,認為建雷峰塔是為了答謝佛恩使吳越王妃生了皇子。按吳越國王錢俶 親筆留題在雷峰塔《華嚴經》刻石後面的跋的說法,雷峰塔塔名確是“皇妃塔”。 儘管兩種說法不一,但都認為建塔是為了感謝佛恩。

    原先計劃建造“千尺十三層”,由於財力所限,實際施工時只建了七層。雷峰塔初 建成時,金碧輝煌,瑰麗多姿。全塔以磚石砌成塔身、塔心,塔基平面是一個等邊 八角形,外觀八面。塔身外圍設有木構檐廊,重檐飛棟,洞窗豁達,是一座典型的 八面七層磚木結構樓閣式塔。沿塔身內、外圍之間設有螺旋狀登塔樓梯,可逐層上 達塔頂。憑窗依闌遠眺,西湖山水形勝盡在眼中。

    塔建成後,數次遭到戰爭的創傷。北京宣和年間(1119-1125年),浙江爆發了方臘領 導的農民起義,起義軍從杭州西南的青溪(今浙皖交界的淳安縣)起兵,一度勢如破 竹,所向披靡,很快攻佔了“三吳都會”杭州城。北京政權對此十分驚惶,急調十 萬大軍前來圍剿。在慘烈的戰亂中,年方一百四十多歲的雷峰塔遭受重創。到了南 宋初年,外觀已經破爛不堪的雷峰塔在宋兵南下、金兵以錢塘江為前線的拉鋸戰中 再次遭到摧殘。

    南宋慶元年間(1195-1200年),雷峰塔由於戰爭的蹂躪已變得遍體鱗傷,於是,南宋 政權決定對全塔進行了重修,磚砌塔身也因此從七層減為五層。雷峰塔重修之後, 以其聳峙西湖南岸盡攬湖山勝景,備受講究遊山玩水的南宋統治者的青睞,一時成 為南宋宮廷畫師著意描繪的題材。

    南宋以後,雷峰塔景觀猶盛。至元朝和明朝的前期,雷峰夕照一直為遊人必到的景 點。“煙光山色淡溟蒙,千尺浮屠兀倚空。湖上畫船歸欲盡,孤峰猶帶夕陽紅。” 元朝一位詩人如是讚賞它。“暝色霏微入遠林,亂山圍繞半湖陰,浮圖會得遊人意, 擋住夕陽一抹金。”明代詩人王瀛說得更是意趣橫生。

    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雷峰塔再度遭到戰爭的破壞。那是狡詐殘忍的倭寇(來自 日本諸島並雜有不少中國沿海島人)一路侵掠殺戮後來到杭州城外,倭酋看見雷峰塔, 懷疑其中藏有明軍的伏兵,便下令縱火燒掉了塔外圍的木構檐廊,只剩下磚砌的塔 身(心)。不久,塔的頂部也毀殘了,並長出了野草雜樹,招來了雀鳥安巢。年屆六 百的古塔從此顯得老態龍鐘,人們戲稱他為“老衲”,但他依然突兀凌空。尤其是 頂部長出的一株野桃樹,春風三月,樹上開出粉紅色的桃花,高高地點染著湖山, 竟讓蘇、白二堤上的桃花相形見絀。文人雅士們見此奇景,又各有一番“美的發現”, 紛紛吟詩賦詞歌詠。當然,也有取笑逗樂的,如一位一向恬淡正經的老學者,西湖 詁經精舍山長俞曲園在他的賦詞《掃花遊》中,就拿老衲“開涮”了兩下子。詞中 曲園老人取笑“老衲” 道:“別看他身披破袈裟,春天來了頭上還戴花呢,好不臭 美!”

    從明末到清前期,雷峰塔以其裸露的磚砌塔身呈現的殘缺美,成了西湖十景中最為 人津津樂道的名勝之一。清雍正《西湖志》是這樣描寫它的:“塔上向有重檐飛棟, 窗戶洞達,後毀於火,孤塔巋然獨存,磚皆赤色,藤蘿牽引,蒼翠可愛。日光西照, 亭台金碧,與山光倒映,如金鏡初開,火珠將壁,呈赤城棲霞不是過也。”

    清朝末年到民國初期,古老中華面臨著深重的社會危機,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中國 積貧積弱,猶如年久失修的雷峰塔磚砌塔身一樣岌岌可危。

    這時,市井鄉間盛傳起雷峰塔磚能“避邪”“宜男”“利蠶”之類荒誕不經的流言 蜚語,芸芸眾生中對現實和未來失去信心與希望的人們,紛紛想方設法挖取塔磚奉 為至寶。當時杭州地方當局曾在塔下築起圍牆以阻隔盜磚者出入,哪知,這一堵建 於世態人心如麻,封建統治進入末世之時的圍牆竟也是偷工減料粗制濫造,沒過多 久,居然被一陣風吹倒一角。於是,盜磚者照舊魚貫而入挖磚不止。這時,雷峰塔 真如生命垂危的老衲一樣,危在旦夕。

    20世紀20年代伊始,江南一帶洪澇災害不斷,軍閥混戰,陰霾籠罩。1924年9月25日 下午1點40分,仿佛是在回應這肆虐於浙、閩、贛等地的洪水的泛濫聲,又好像是在 回應孫傳芳攻佔杭州城的槍炮聲,以磚砌塔身之軀苦苦支撐了四百年遍體瘡痍的雷 峰塔轟然倒塌。霎時,塵土飛揚,夕照山上如雲屯煙聚,群鴉亂飛。

    雷峰塔倒掉了!這在當時是一特大消息。在這條驚人的消息面前,孫傳芳大兵攻入 杭州城而引起的恐慌氣氛頓時也變得輕描淡寫了許多。只見杭州大街小巷間,人們 奔走相告,許多好奇而又大膽的市民都去夕照山上去看個究竟;在塔中找尋塔藏寶 物的人也絡繹不絕,他們在塔磚堆成的小“山”上爬上爬下,不辭辛苦。到了10月 24日半夜,更有孫傳芳部的千餘官兵蜂擁上山,翻天覆地地到處挖掘,可憐雷峰塔 廢墟被翻掘得殘不忍睹。

    雷峰塔的倒塌轟動了全社會,派兵取塔藏文物者有之;高價收買塔磚、藏經、古錢 者有之;捏造流言蜚語企圖亂中取利者有之;偽造塔藏古董牟取暴利者有之;痛惜 古物流失斯文掃地者也有之。文化界也出現“雷峰塔熱”,各種各樣和雷峰塔相關 的工藝品則成了人們爭相購買的“紀念”品。

    那是一個天下大亂的年代,那是一個民不聊生的歲月,那是一個文化淪落到崩潰邊 緣的時代。在那樣的年代堙A雷峰塔的倒塌並不是偶然才發生的巧合,而是偶然中 包含無法迴避的必然。

    然而,雷峰塔的倒掉在大多數人的心中則認為是一件好事。這主要是《白蛇傳》故 事和雷峰塔緊緊聯繫在一起。在老百姓心中白娘子是美麗可愛而又善良多情的“蛇 仙”,而雷峰塔卻是監禁人們理想中賢妻良母的白娘子的囚籠。法海可以用“雷峰 塔倒,西湖水乾”的咒語來“宣判”白蛇的永劫不復,人們卻巴不得雷峰塔早已蕩 然無存。

    其實,雷峰塔何罪之有?錯就錯在它在白蛇傳說中被封建統治勢力附會成鎮壓白蛇 的“法寶”,完全背離了民眾民俗的心願。從這個角度看,雷峰塔的損毀固然有年 久未修風雨飄搖的客觀因素,但更多的卻是緣於民眾民俗的心理和行動的合力所致。 假如僅僅是心理上的仇視和口頭上的咒罵,是無損於雷峰塔一根毫毛的,但是當這 種“仇視”一旦付諸於行動,結果就大不一樣了。清末民初,民間盛行雷峰塔的磚 石上有白娘子“靈氣”的說法,說它們能避災治病,尤其是幫助婦女治病,早生貴 子,由此引發人們一波一波地去挖古塔的磚石,求白娘子顯靈,任何人都制止不住。

    這類舉動從行為的主體上說是愚昧的,然而在客觀上,無疑加速了雷峰塔末日的來 臨,也折射出民眾盼望雷峰塔早日倒掉,白娘子早日新生的願望。

    魯迅先生曾兩次撰文對雷峰塔的倒掉拍手稱快。“湖畔詩人”汪靜之也把雷峰塔看 成是強暴的“老衲”。作為開創中國文學史白話詩新境界的代表人之一,“新月派” 詩人徐志摩也在他的題為《雷峰塔》和《再不見雷峰塔》的詩作中熱情謳歌了白蛇 娘子的忠貞愛情和對雷峰塔的痛恨,在這兩首詩中,他對白娘子被鎮在雷峰塔下寄 予深深的同情,對雷峰塔的倒掉按捺不住內心的歡樂,他希望今後再不見雷峰塔! 再沒有雷峰塔!讓雷峰塔從此掩埋在人們的記憶中。他這兩首詩在一定程度上可以 代表那個年代許許多多人對西湖上這座古塔、這道風景的感情。

    《白蛇傳》神話傳說故事現在分成六大塊立體場景展陳在新塔暗層(即塔內全無門窗 的一層)。此故事為中國四大民間愛情神話傳說之一,說的是由白蛇、青蛇修煉成精 變成人形的白素貞(即白娘子)和小青與杭州一位藥店伙計許仙,以及和尚法海之間, 圍繞著一系列情緣、恩怨、變故、抗爭的悲歡離合故事。法海逼白娘子回歸於妖, 天庭勸白娘子上升為仙,而她卻生生死死地要和一個木訥萎頓得無法與她的情感強 度相匹配,是人而不知人的尊貴的凡夫許仙成親,她為了這種能變成人的願望和法 海進行了一場殊死地搏斗,最後不幸被法海用妖術鎮在雷峰塔下。

    參觀完新塔底層和暗層,我徑直登到新塔第五層,這是全塔的最高層,也是登新雷 峰塔縱情觀光的最佳位置。我憑闌縱目:北望,湖光瀲灩,堤島柳岸,亭台樓閣, 山林峰巒,美不勝收;南顧,古剎淨慈寺殿堂金碧輝煌;西眺,蘇堤花港一帶垂楊染 綠,芳草擁花;東看,柳浪聞鶯,畫橋煙樹,遠處遙見杭州城高樓林立。這堹u不 愧是“上有天堂,下有蘇杭”的美麗西子湖,十分美哉!

    經歷了千年歲月滄桑後,今天,雷峰塔以嶄新的姿容和內秀屹立在美麗的西子湖畔。 此時此刻,我為能親身站在這座具有悠久歷史,充滿傳奇色彩的塔上憑闌遠眺感到 無比高興和幸福!為能親身了解這座古塔所經歷的風雨變遷,和親身品味古塔豐富 文化內涵所帶給我的啟迪感到無比驕傲和自豪!

    當離開這個從少年時代就牽動我之心的雷峰塔時,我是那樣地依依不捨,一步一回 頭地走完了塔的最後一個台階。

    樂飛2004年8月於澳洲堪培拉

你有什麼評論或感想嗎? 請發表==> editor@aucca.com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評論文學 | 原創藝術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editor@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