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只吃零食  ¤ 何玉琴


    一覺睡到八點半,起來不用做飯、洗衣、抹塵,沒有電腦,書也丟得不知去向,穿 著睡衣、吸著拖鞋在屋子埵菪悁萓b地晃蕩。六歲的大女兒扒在沙發背上看電視,四 歲的小女兒吊著一雙小腳丫坐在飯桌的一角開心地唱:“I am a little tea pot, short and stout. Here is my handle, here is my spout……"(我是一個小小茶 壺矮又肥。 這是我的把手, 這是我的噴嘴……)。

    多麼輕鬆愉快的日子,我真不忍心打擾。但平日對孩子發號施令慣了,這會兒飯菜 做好,卻怎麼也說服不了自己就此罷休。
    “吃飯了。”我一如既往地喊。
    “媽咪,我不餓。”大女兒條件反射性地說。
    “我可不可以不吃飯?媽咪。”小女兒哀求。
    “那你吃什麼?”
    “Just snack〔只吃零食〕。”一雙女兒異口同聲地說。

    來澳洲五年了,一直在緊張的壓力下生活,澳洲人的easy-going 的文化與我似乎無 緣,而女兒們也在我的管制下難有自由。這吃飯只是其中一例。她們一聽到“吃飯”, 第一反應是“Boring”,第二件事是找理由躲過那頓Boring 的米飯或麵條。

    我突然有點兒內疚:自己煩悶也罷了,反正過慣了苦行僧式的日子,何苦拖累她們? 於是我一聲特赦:
    “今日可以給你們完全的自由,不吃lunch,沒有米飯,沒有麵條,也可以不吃麵包, 只吃零食。”

    女兒們一陣歡呼,“唰”的一下衝過來,抱住我親起來:
    “Mum is the best, Mum is the best.〔媽媽是最好的〕”,拍著小手又唱又跳。

    真是三十年河東,四十年河西。二十年前,我因為媽媽宣佈可以不用喝粥而吃乾飯 和豬肉而雀躍,今天的孩子卻因為可以不用餐而歡呼。

    一年忙到頭,好不容易有個聖誕長假,終於可以不談工作、學習了。乾脆一不做二 不休,過個真正消閑的日子,於是我也給自己來一個特赦:
    “今日是Free day,你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只要不煩媽咪就行。不過,得保證安 全。譬如說,可以吵架,但不要找我評理;也可以打架,但不要打傷人。”
    “當然啦,也沒有bedtime story, 因為 Mum 也要free.”我補充。

    二姐妹互相看了一陣,“嬌寵誠可貴,故事價更高,若為自由故,二者皆可拋”, 覺得還是蠻划算的,把舌頭伸出來做了個鬼臉,不約而同地往樓上衝。

    我把新買的聖誕頌歌放進音箱,快樂、祥和便從屋子堛漕C一個角落飄出,身心一 下全部放鬆。 偷得浮生半日閑,賽過醉鬼和神仙,真妙。

    女兒們從樓上施施焉地走下來,穿著及地長裙,頭上束著好看的頭巾,漂亮極了。
    “秋秋公主給您請安了。”
    “詩詩公主給您請安了。”

    她們輕輕地在我膝前蹲下,托起我的手,身子前俯,在我的手背上輕輕地吻了一下, 十分有教養的樣子。

    我有點意外也有點驚喜,我發現,我的女兒原來還是蠻有藝術品味的模仿天才。平 日堙A只知道讓她們按照我的條條框框去穿衣戴帽、行為舉止。可今日的這一身打扮, 雖然有點兒莫名其妙,卻是十分的協調、嫵媚可愛。小女兒身上穿著海水藍長裙, 頭上披著我裁衣剩下的一方布片,上面用了我的頭箍作為固定,一條長長的披肩輕 輕地從背後挽繞到兩支細細的手臂上。大女兒是粉紅色打扮,相同的模式,頭上披 著我的絲巾,絲巾上面是自己做的一個桂冠。兩人頭上和身上都戴有相配的小飾物 和小掛包,不多不少,恰到好處。

    屋子堜韙F那麼多的衣物,她們卻能從中選出這麼相襯的搭配,實在令我這個專修 過美學的媽媽望塵莫及。

    換過一個角度看人,會看到她們別的長處。 給孩子們一點自由的空間,沒準還真能發掘出他們的藝術細胞。

    我為自己的這點發現有點兒得意。當然,這麼一點“發現”的喜悅是有代價的,因 為很快我就有了更大的“發現”:她們的衣櫃已亂七八糟,床上和地上丟滿了衣物, 我的衣櫃也已被翻得不成樣子。但我不打算去動它們,老是過著規規矩矩的日子, 凌亂便有了一種懶散舒適的愜意。

    給她們也給自己一天完全的放縱吧。我心情舒暢地對自己說。

    肚子餓了,她們把家堹鄏Y能喝的都翻出來放到桌子上: 腰果、開心果、花生糖、 餅乾、壓縮面包乾、蛋糕、栗米、麥片塊、各式各樣的巧克力、水果乾、芝士、酸 奶、牛奶、可樂、果汁、奶茶、煉乳、果醬、蜂蜜、花生醬、大蒜雞肉醬、紅蘿蔔 洋蔥醬……

    我的天!我是主人,掌管著購物的大權,我怎麼從來就沒有留意到家堻漲s留著這 麼多的“零吃”?

    女兒們拿了餐具,十分熟練地把各色的調料往餅乾上邊塗抹邊吃,一副津津有味的 樣子。我也試著仿效她們,可我有點兒膽怯,每一樣東西,我得先挑一點放到鼻子邊 聞聞或用舌尖嚐嚐,確定沒有什麼怪味方敢往食物上塗。試了幾種,覺著還蠻不錯 的,於是卸了警戒,與女兒們放膽吃了起來。越吃越有味,越吃越想吃。

    成日只知道吃中式的青菜、米飯、麵條和屈指可數的幾種肉類,我今日發現,原來 真的有很多食物也是美味可口的。

    女兒們一看,不對頭,食物消失得太快,於是“搶”了起來。女兒們把桌上的食物 都往身邊攬。

    看著空空的桌子,我愣了起來。

    女兒們回過神來:“媽咪也喜歡吃我們的東西。”二姐妹高興起來,各自把“搶” 到的食物分了一半給我。 她們教我什麼料塗到什麼食物上最美味,並做著示範,教我如何拿如何吃,還教得 十分認真。當然,這些東西我一看便懂,但我還是很樂意地跟著她們學。我與孩子們 共同享受著分享的樂趣。平日只我要求她們被動地分享——分享我的食物和口味、 分享我的文化,而今日,我也能以積極的態度分享她們的食物和文化。她們覺得十 分開心。

    成日規規矩矩,把自己弄得緊緊張張不算,讓後輩也一樣束手束腳。日子不單過得 辛苦,還十分單調。偶兒放鬆一下,就活出了味兒。

    我突然有所感悟,入了鄉,不管你想不想隨俗,己由不得你。不管你如何地生活在 自己的傳統堙A你仍是不可避免地受到當地文化的衝擊和滲入。被動地受其衝擊,是 一種痛苦和無奈。放開懷抱去接納,積極地吸收和融合,卻是一種快樂的認知和享 受。

    2002年1月9日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評論文學 | 原創藝術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support@aucca. 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