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非常名  ¤ 周昕


    自從1971年底第一封網絡電子郵件發出之後﹐新人類的生活中就有了一個不可或缺 的符號 - @ (英文讀at﹐音似 - 愛他)。所有國際互聯網絡的站點和所有的電子郵件 郵址﹐都必須有這個符號﹐否則上不了網站﹐或者電子郵件被退回﹐對新人類來說﹐ 那可是件大事。可不﹐如果這一代青年、小孩上不了網﹐發不出電郵﹐哪裡還有安 寧的時候﹖

    湯姆林森當初採用@做為電子郵件郵址的識別符號的主要原因是﹐他相信沒有人的 名字中會有這個符號。

    可是幾個月前﹐中國一對年輕夫婦申請將他們的新生嬰兒命名為‘@’﹐小孩的父 親認為﹐這個無所不在的‘愛他’﹐正是代表了他們對這個新生小孩的愛。這個申 請沒被接受﹐因為這個符號在中國幾千年傳承的語文中是不存在的﹐何況這個‘不合 常規’的名字造成了處理上的困難。儘管中國同名的人太多﹐但是以這樣獨特的符號 來命名﹐目前還是無法接受。

    大家都想給自己的小孩取個好名﹐希望孩子能填滿他們沒能實現的願望。不僅如此﹐ 還要取個獨一無二的名字﹐讓他們的孩子與眾不同。於是祖父母、父母、親友們﹐ 絞盡腦汁﹐查字典、辭庫﹐找尋出認為不同一般的名字。更有相信命運的人﹐以孩 子的出生年月日時﹐算命問卦﹐就為了取個關係著一生富貴榮華的好名。

    根據中國官方的統計數據﹐2006年一年﹐中國就有六千萬個人名裡帶有不尋常的單 字。這些古怪的單字﹐不但電腦無法辨識﹐就是專家學者看到也一時不知道怎麼唸。

    無獨有偶﹐也是幾個月前的新聞報導﹐新西蘭一對年輕夫婦申請將他們的新生嬰兒 命名為‘4Real’(英文 for real 的簡寫﹐意思是 - 來真的了)﹐因為麥登夫婦第一 次在超聲波掃瞄中看到他們的嬰兒的剎那﹐覺悟到他們真的有了自己的小孩。

    他們認為‘4Real’就是這個新生小孩帶給他們的真實感覺。麥登太太說﹐大多數 的人都從書或字典裡找名字﹐這樣取的名字跟孩子之間沒有真正的感情聯繫。他們取 ‘4Real’的名字是真正表達了他們一開始就跟自己小孩之間的感情。

    新西蘭官方卻對他們的‘熱愛’澆了一頭冷水﹐說名字是文字的組合﹐其中不可以 有數字﹐更不能用數字開頭﹐駁回了他們的申請。麥登夫婦非常嚴肅地申訴﹐既然 現有威廉斯三、依麗莎白二﹐他們的小孩為什麼不能用數字命名﹖

    最後新西蘭官方還是以姓名是“一連串的文字”的定義拒絕了他們。麥登夫婦只好 採用他們的第二個選擇﹐將他們的新生嬰兒命名為 Superman (超人)﹐可是私底下和 在親友間還是堅持叫他‘4Real’。

    新西蘭官方認為他們有點胡鬧﹐也因此事件忠告父母親們避免取用一些將來會給孩 子們帶來騷擾和讓人取笑的名字。

    我個人認為這個忠告最中肯。從小到大﹐相信每個人都遇到過或聽說過某個人因為 不雅的名字而被別人嘲弄的事情。雖然等到小孩長大、能夠自己作主的時候﹐他可 以自己更改名字﹐但是以當今的社會意識形態來看﹐小孩在自己更改名字之前會受到 的羞辱將在所難免。所以在目前的社會意識形態下﹐我認為這個忠告最中肯。

    我們以前有句話說﹐“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現在世界進步了﹐人的思想 也進步了﹐名字是可以更改的。

    我以前有個同事﹐去申請改了名﹐但是同事多年﹐叫慣了﹐一直改不了口。有一天 他很嚴肅的告訴我﹐請我從現在開始叫他的新名 Amalendu。他跟隨一位禪坐宗師多 年。因為很不喜歡他的原名﹐請教宗師而得此新名﹐萬分欣喜。聽他說真的改了名﹐ 我很驚訝地問他﹐改名有這麼容易嗎﹖說改就改﹖他說很容易﹐只要填個表﹐帶上 出生證、駕照、護照等身份證明﹐到註冊處申請通過就可﹐三天內就拿到了正式更 名文件。他還很炫耀的讓我看文件﹐大意是某人原名某某﹐現名某某。上有官印﹐ 簡單而權威有效。各項身份證明到期時﹐他只要憑據這文件﹐遂一取得新的身份證 明就可以了。

    值得再提的是﹐西方媒體報導中國夫婦以@為新生嬰兒命名一事的同時﹐做了一個 讀者問卷調查。

    兩個問題﹐其一﹕你認為這對夫婦可以給他們的新生嬰兒取名@嗎﹖在 112919 個 參與問卷的人中﹐有百分之 72 回答不可以﹐只有百分之 28 認為可以。

    其二﹕ 父母親可以隨意為他們的小孩取任何名字嗎﹖ 在97766個參與問卷的人中﹐ 有百分之 54 回答不可以﹐有百分之 46 認為可以。

    嚴格來講﹐第一個問題牽涉到人權問題﹐第二個問題牽涉到自由問題。我認為﹐人 權是以不剝奪他人的人權為真﹐自由是以不侵犯他人的自由為主。我個人從這個調查 結果得到的結論是﹐從當今中西各方社會的意識形態來看﹐西方國家認為中國沒有人 權、沒有自由﹐也不過是以五十步笑百步罷了。畢竟當今的社會﹐以人為的常規來決 定‘不合常規’的人和事的去和留的佔大多數。

    世界一直在變﹐在進步。老子<<道德經>>說﹐“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人生可以認知遵行的規律﹐不是永琱變的﹔人間可以定名稱呼的萬物﹐也不是常 久不會更改的。什麼時候人才可以不必為他人而活﹐真正超脫出人們給自己鎖定的 常規之外呢﹖恐怕只有等到真正的人權和自由發揮到極致的時候。

    發表於 2008年5月15日《澳洲導報》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評論文學 | 原創藝術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