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與寬容 

               ——《年輪網絡日記》書評 ¤ 明月芷心


    捧起《年輪網絡日記》,視線所及的幾個字,撥動心弦,琴音渺渺而來。我相信, 沉默的心靈鬱積得久了,是需要傾訴的快慰,需要聽眾的包圍。因為陌生,所以真 實。每個人的悲歡,源自心靈深處的恣意流淌,打動我們的,唯有真情。

    《年輪網絡日記》真實地鐫刻了滿滿的愛與哀愁、痛並快樂、失落與收獲。悲歡離 合有幾多,漸行漸遠漸無聲。只有文字,成了不敗的記憶。

    《年輪網絡日記》一直在枕邊放著,只要有空我就會翻看,看看這些鮮活的記憶。 曉薇對愛情的浪漫懷想,筆墨細膩;莫言悔的《第三者自白書》,字埵瘨〞熔`愛 終化無言;傾城,還有炎子,她們用愛劃過冰冷的網;紫玉冰凌的《女人的天空》, 飄著淡淡的花香,成熟睿智的思想不僅僅是歲月打磨的功勞…

    說到此,最讓我難以忘記的還是雨天夢晴。在這場文字的盛會上,她可謂是最讓人 矚目的領舞者。一個遊走在婚姻邊緣的女人,對愛情、對婚姻有著怎樣獨到而深刻 的領悟呢?然而每一次領悟,卻又都是如此的疼痛。

    “我曾經天真地以為,有了性關係的異性是不可分割的兩個個體的組合,性就像一 紙不容反悔的合同,永遠牽和著雙方。而有了性關係的男女終生都會拘泥於這種身 體的組合,為對方保留一定的私有空間。”對愛情的憧憬,儘管是曾經,現在讀來 依然撼動人心。“如今,當我經歷了性和性的想像後,才知道性只是人的一種本能 的需要而已,它有時和感情無關。”這種領悟,無關對錯。只是悲涼種種,盡在不 言中。

    “我將只是萎謝了…”張愛玲的句子,是有愛情的女人心底的道白;還有納蘭性德 比秋夜還涼的詩詞:“此情已自成追憶,零落鴛鴦,雨歇微涼,十一年前夢一場。” 我們終將年華逝去,大多數女人都不敢再去奢談愛情。男人的懷抱,終究不是女人 永遠的江湖。愛情予人甜蜜的想像,婚姻給人成長的元素。

    《夏日秋水》,仿佛一曲《琵琶吟》,娓娓道來微微的心酸,卻又不乏對明天的希冀。

    蓮妮的《我忍你十天》,是很有個性的一章。一氣呵成,也不免讓我看得有些膽戰 心驚,不知會做怎樣的演變。其實,婚姻是首兩人合彈的曲子,因為太長難免瑣碎, 一方鬆懈則會雜音渺渺。愛,因為寬容和理解才得以被看見,才得以永琚C

    矢兒的《牽手走過十年間》,讓我們看到幸福所在。如果說雨天夢晴筆下的婚姻是 在如晦風雨中飄搖的玫瑰;蓮妮十天的忍受終於等來雲開,於是有了“幸福是咖啡 堛瑪},必須自己放;溫暖是心靈的血液,必須自己努力地壓縮釋放”的感悟,那 麼矢兒的十年牽手不知道當中有沒有轟轟烈烈、生死離別的愛戀,後來大概就如涓 涓細流一般,流失的多了,沉澱的東西也多了吧。

    有的時候,愛到了深處,愛得太久了,就學會了寬容,生活諸多的無奈,不管是男人 也好﹐女人也好,誰也沒有太多的精力讓愛變得那麼完美,給彼此一點空間,保持 那份距離,愛或許會更美。 愛情無需刻意去把握,越是想抓得牢越是容易失去自己,也容易失去彼此間應該保 持的寬容。愛情,一如冬天取暖的刺蝟,離得太遠,會冷;靠得太近,會疼。

    輕握著書卷,我開始憐惜起《年輪網絡日記》中的女子了。

《年輪網絡日記》書稿摘錄:
    http://www.diarybooks.com/book.doc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評論文學 | 原創藝術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editor@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