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笑的人  ¤ 何玉琴


    在中國時,有些同學見著“老外”,常常追著人家的屁股去結交:一者為了鍛煉英語, 二來圖個新鮮、開開眼界,想知道“老外”的世界是什麼樣子。到了澳洲後,這事 卻倒了過來,見到樣子像中國人的,我們往往主動上前攀談。圖啥?音是鄉里的甜, 臉是鄉里的親!有時在街邊、巴士上碰到一個素不相識的同胞,幾句無關痛痒的閑 聊,足以讓我們快樂一天、溫暖一宿。

    近日與朋友閑逛,遇見她的一個朋友,那朋友也是中國人--至少外表他是中 國種,也講中國話。我便一廂情愿地生出一種親和。朋友把我們介紹給了對方。下 意識地,我作了個微笑,卻瞥見他鐵青著臉,并沒有笑的意思,只是冷冷地看了我 一眼,看得我心虛虛的,以為自己有什麼地方不對勁,趕緊把浮到臉上的那個微笑 連同它的影子一塊兒吞回去。我們站在那兒犯傻犯僵地呆了好一會兒,終於,我悶 無可忍,無話找話地聊了幾句,誰知句句都給人頂了回來,仿佛我扔過去的是炸彈。 我平日喜歡說話,但那會兒搜腸括肚卻找不出一句得體的話給自己下台。他日又見 此君,本欲上前招呼,但見他仍是那副冰冷樣子,我猶豫片刻,終於繞道而行。 .

    來澳五年,見慣了笑而舒展的臉孔,想起那個冷冷的臉,大熱的天,仍有一 股冷嗖嗖的感覺。心堜颽O有了個疙瘩,琢磨著是否什麼時候得罪了此等貴人。我 們屬不同圈子堛漱H,當然不可能有什麼磨擦或過節。想來想去,漫無頭緒,終於 至於自輕自賤起來,覺得自己是個讓人討厭的傢伙。於是整整一天,心奡e悶不樂。

    他日,朋友提起此君,我有點揶揄地問,他是不是一個不會笑的人?朋友很 奇怪。我趕緊改口說,可能是我這個人不怎麼討人喜歡,你介紹我們認識時,他那 冷冷的眼神,掃視得我心媯o毛。

    朋友說,怎麼會呢?

    回憶起朋友與他談話的樣子,我覺得也有點兒怪怪的,像一對討債的與賴帳 的:面無表情,談話不帶半點感情色彩。

    “你們很熟嗎?”我問朋友。“是呀,多年的朋友了,兩家一直互相幫忙”。 這下,我反而奇怪了,既然是老朋友,為什麼途中邂逅不是開顏歡笑,倒是那副樣 子?

    “可能他有什麼不快之事吧”。我覺得自己有點兒神經過敏,於是自我解嘲 地說。

    “沒聽說。”

    “可能是他不高興見到你吧。”我開起她的玩笑來。

    “怎麼會呢?”。

    朋友大人大量。她說,他太太可是某某。我問,“某某”何許人也?朋友有 點兒驚愕:你不認識?那可是堪培拉的名人。我說,何以為名?她說,長得漂亮。

    我思量著,是太太的光輝照得他高人一等?

    朋友又說,他們身份特殊。怎麼個特殊法?他們是前外交官的子女,朋友說。 言辭中顯露出人家本就有著讓人肅然和仰視的資格。我想,也對,人家出身尊貴, 對我閑雜人等擺出個很不一般的樣子是理所當然。

    但另外那個小腹心腸的“我”卻有點兒不高興了:什麼“身份特殊”?自己 覺著特殊罷了,別人看著都是一樣的黃皮膚黑頭髮。不過,那副惹不得的樣子倒是 讓人覺得有點兒特殊。但是,也沒見得外交官們就非得擺出那麼一副不拘言笑的樣 子呀,從布什、霍華德、江澤民到鄭玉璽,似乎個個都會笑,而且有時還笑得很精 彩。

    又想起一個在中餐館打工的朋友講的關於澳洲總理霍華德的事情,覺著有點 兒感慨。一天,霍華德和一幫朋友來吃飯,他們分了二桌,霍華德那桌的人挑來挑 去不知吃什麼好,結果鄰桌的飯菜都上了,他們才下菜單。看著別人吃得津津有味 的樣子,霍華德嘴饞了,他伸出叉子說;“可以試一口嗎?”,鄰桌說;“No。” 霍華德把叉子收回,心平氣和地等待著自已桌的飯菜,一點架子都沒有,像極了你 的隔壁鄰居或同事。而一塊兒來的朋友也沒有人認為他的身份有什麼特別,需要特 殊照顧。

    “如果你們交往久了,你會發現他其實很好的”。朋友說。

    “交往久了?這種人望而生畏,我實在想不出我們還有交往下去的理由。”

    “你不能以笑取人”,朋友半開玩笑地說,“有人笑娷瓣M,有人冷面熱心”。

    我笑了,大家忙忙碌碌,只是人生小站的匆匆過客,碰上了,言語投機或看 著順眼便多聚一會,誰有空餘和閑心去考究他人的內心和底細?何況,我個小身瘦, 任別人也刮不下幾兩油;錢財無幾,也不怕別人來算計。

    忽然想起中學時語文老師特別推崇的一副對聯。那是題某寺廟的彌勒佛的:

    大肚能容,容天下難容之事
    開口便笑,笑世間可笑之人

    我想,題對聯的人在那一刻一定心眼兒特小。要不,既然“能容”,為什麼 還覺得天下有那麼多“難容”之事需要“大肚”來容?開口便笑,卻不為天下可喜 之事、可親之人、可愛之物而笑,偏偏以為別人(世界)的行為、舉止可笑而嗤笑。 一副自以為是、居高臨下、惟我獨尊的樣子。這種“笑”與某些人的“不笑”“扮 cool”是不是有那麼點兒“異曲同工”的味道?

           2002年2月7日於堪培垃

你有什麼評論或感想嗎? 請發表==> editor@aucca.com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support@aucca. 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