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讶·意外·惭愧  ¤ 今方


    在生活中,有時候常常遇到意想不到的事情,令人得到啓迪。

    筆者在堪培拉開了一個小禮品店,出售中國禮品和一些文化用品。有一天,一個“洋”老頭到我這里買了一副麻將牌。由於它是給華人用的,上面都是中文字。(麻將牌雖然是我們華人的“國粹”,但因得到“洋人”的靑睞,許多生産厰家也生産英文的麻將牌)他認眞地問我有沒有季節,我不太懂打麻將,被問得莫名其妙。當他提到指春夏秋冬四個牌時,我立即指給他。他很滿意地買走了。

    第二天,他又光臨我的小店——因爲我的小店時常冷冷清清,所以光顧過我這里的人,我一般都記得。我很熱情地和他打招呼,問他是否需要我幫助。他首先問我記不記得他,然後説要讓我看什么東西。他小心翼翼地從兜里掏出了兩個打麻將牌的骰子讓我看——那肯定是我昨天賣給他的那副麻將牌里配的骰子。

    我看了看他手里那兩個質量低劣的骰子,很難爲情。立即拿出一套新麻將牌,把其中的骰子揀出來換給他。他連連搖頭只讓我檢查有什么問題。我想,這個人怎么這么認眞?這種一眼就能看出生産質量低劣的東西,還用仔細檢查?換給他不就完了?但他旣然讓我檢查,我就做作樣子。我看了看,只認爲是造得粗糙:它表面沒有磨光,上面的點刻得也淺,着色也都沒有完全着到點內。

    他似乎看出我的心思,隨即指出骰子的“重大”問題:原來,有一個骰子的六個面中,竟有兩個面上刻着一個紅點!也就是説,這個骰子存在着兩面都是紅一點。我見後更尷尬了,這套麻將牌的質量簡直令我驚訝:我都五十大幾了,從小見母親打麻將至今,雖然討厭打麻將,但麻將牌看了也不知道多少副,唯獨沒有見過一個骰子有兩面是紅一點的。於是連連道歉,堅持把那副新麻將牌中的骰子——質量完全好的骰子——換給他。意外的是,他又連連搖頭,把那副質量低劣的骰子拿回去,還説:“我來這里,並非是爲了換它,只是讓你看看,我認爲這是一副非常吉祥的骰子,它很特殊——有兩面是紅一點,我很幸運!”

    望着他那帶着微笑、布滿皺紋與和藹可親臉,我感到意外極了:這是一種多么寬容的胸懷啊!我想:那完全是一副質量低劣的骰子,(我不太相信那是製作者有心刻制的!)是製作者刻制時的一時疏忽,但它確實是一副“稀有”的骰子。雖然我知道很多、很多迷信的故事,也瞭解不少的吉祥物,但我從不迷信。這時,我眞的希望那骰子——有兩面都刻着一個紅點,有什么講頭,那是一副吉祥如意的骰子,會給這位老人帶來吉祥。

    望着他那姍姍而去的背影,我突然産生寫作動機,匆匆寫下了這段令我驚訝與意外的故事。而且我感到慚愧,因爲,如果我遇到這種事,我絶不會有這種胸懷——我在我的小店里是店主,但我總要到別的店里買東西,那時我就是顧客。我要是買到這樣一副麻將牌,我一定毫不猶豫地去買它的店里換副新的。我在他面前,感到渺小,我猛然聯想到魯迅《一件小事》中“皮袍下面的‘小’”來。

                  記于2000年8月8日

 

你有什么评论或感想吗? 请发表==> editor@aucca.com


| 散文首页 | 上一篇 | 下一篇 |


©Copyright: 中华文化协会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support@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