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朋友的日子  ¤ 何玉琴


    人说“人生得一知己,死而无憾”。我曾经有过好几个知己,按理应该很知足了。但世事多变,这十年来似乎都在为着更好的日子而东蹦西颠。结果,这日子也不知是否更好了,但朋友却是真的越来越少、越来越疏,心也越来越孤独、越来越寂寞了。

    年少时,有过很多的铁哥儿们铁姐儿们,一到假日,便成群结对找乐去。为此妈妈曾颇有微词,她说,家里的凳子是硬了点,但还没长刺;一年到头,怎么就没见你在家静静待过几天。不知是少时单纯,还是那时的人朴实,人们往往能赤诚相见。如志趣相投,不日便成密友;如意趣相异,虽或各奔西东,但他日相逢,亦能热情待之,如遇相求,能助一臂之力者,在所不辞。是以交友如滚雪球,越滚越大。

    而后恋爱成家,昔日故旧,细细考察,如有“居心叵测”、对我爱妻亲夫仍“藕断丝连”者,拒之门外。只受一方欢迎,而不能成为家庭双方之友者,亦少来往为妙,免得有人受了冷落,心里不畅。

    人长大了,老成了,知识似乎也多了,阅历似乎也越深了,心胸便筑起了一堵墙,那堵墙日渐日高,成了一个城,自诩城俯深了,修养够高。见到真诚尚存者,嗤之以“无知”,不屑为伍。如遇城俯更深者,猜疑百般,不知深浅,乃不敢为伍。终于画地为牢,孤芳自赏,或独自向隅去了。这人间美好友谊之路就这么越走越窄,终成死胡同了。

    我是个爱热闹的人,却进了爱清静的圈。

    搬来堪培垃三年有余,认识了一些朋友。偶有来访者,大都来去匆匆。自以为屋陋几残,也不敢为难友人久留。好不容易有了个家,添置了舒适的桌椅,以为这下朋友来了,可以好好招呼。我家住的是新区新街,路名仍未上册,朋友费尽周折找来,房前屋后看看,楼上楼下瞧瞧,略为小坐,茶尚温,椅未暖,便要告辞。我很是失望,原来朋友是来看房而非访友也。

    某日,一朋友相约到他们家坐坐,吃顿便饭。我们去了,他们小夫妇忙呀忙。我说,说是来坐坐嘛,怎么就我们坐,你们却老是走来走去的忙呀。“好吧”,他们说,于是坐下了。但才坐一会儿,女主人站起来,说去看看汤;男主人也站起来,说去烧壶水;都走了。剩下我们夫妇大眼瞪小眼。我想帮帮手,却被朋友客气地支开了。开饭了,各色的菜、肉、汤,足够三四家人吃。这是他们小夫妇忙碌了一个下午或者更长时间的成果。我觉得我们也不是来访友、来坐坐的,而是来吃饭、来找麻烦的,很是过意不去,心想,下次可不能随便去人家家里“坐坐”了。

    又一日,朋友问我,“你与杨柳很熟吗?”我点了点头。他又问,“你经常在她家吃饭?” 我说是的。他说,“那敢情好,你挺会混饭吃嘛。”我有点不服,说,“她也经常在我家吃饭嘛。” 现在想想又有点不对,其实我们彼此在对方家正儿八经地吃饭的次数并不多。但我却是经常吃她家的东西,去了,碰上了,饼干、蚕豆、红薯干,剩饭剩菜,总之,她吃什么我吃什么。她来了,瓜子、咸菜、雪糕、自来水,家里有什么我们就吃什么。那种“坐坐”,可真的随便得很,一点都没有麻烦的感觉。可是她走了,回国去圆他们的梦了。

    而我在这儿是不再做梦,因为做梦需要情绪,而我的情绪似乎还在国内,于是我试着打通了一个国内朋友——一个儿时曾经和我一起寻梦的朋友的电话。说着说着,她不高兴了,她说,“你客里客气的,好像不是在跟我讲话”,于是她挂了线。我当时很是伤感,心想,怎么什么都在变,什么都抓不住,甚至连这平生最稠的友情。后来我又感慨,是呀,我什么时候也变得“有修养”得连朋友都却步了。而今,我终于明白过来,我至少还有一个肯坦诚地告诉我她不高兴我的朋友。

    我曾经有过不少的朋友,他们给了我那么多,我能如数家珍地一一道出他们对我的好。而我,除了一颗赤诚的心,我记不得我曾经给过他们什么。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的朋友越来越少的原因。

    “君子之交淡如水”,我想这“淡如水”,应该是指礼节上的简单透明,感情上的细水长流。我不是君子,但我真的很不喜欢繁文琐节,我想或许这也是我的朋友越来越少的原因之一。

    我一直那么想念我的家乡。我原以为,我是想我的亲人了。于是我把父母接过来。我仍然想家,我又想,我大概是思念那里的舞厅、电视、电影、歌曲、书籍,那里的文化了。而后我弄到了一些“文化食粮”,我高兴了好一段。现在,我又开始想家了。这儿生活条件的确不错,我的心却那么不安、那么飘荡不定,我究竟缺什么呢?我现在似乎又明白了一点,我还缺一种朋友,那种可以在我面前无拘无束、无遮无拦、不怕得罪我的朋友;那种我想了就去敲门、也不管她是在吃饭、睡觉、还是在做爱的朋友。 说到底,就是那种在我们自己的文化土壤里成长起来的朋友。


        2001年10月25日 堪培拉
        刊于《澳洲时报》2001年12 月1日

你有什么评论或感想吗? 请发表==> editor@aucca.com


| 散文首页 | 上一篇 | 下一篇 |


©Copyright: 中华文化协会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support@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