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牵魂绕 Harcourt Hill  ¤ 何玉琴



    这一年来我爱上了看房子,虽然才买了新房,只要周末无事,仍会买张《堪培垃时报》 (The Canberra Times)看看,先通版翻一翻,便开始细细地读房地产,然后圈上几套心目中的房子,带上家小去看Open House。初始限于内城区,中小型的;而后越看越远,远至最新的Gungalin 区。房子也是越看越大,价钱越看越高。事到而今,所看的房子已经大大地超出了我们的购买力,却仍在往上看,简直到了“非好房不看,是好房就不错过”的地步。丈夫说,那个太贵了,买不起,咱们别去看了。我往往是连哄带骗地说,就是因为买不起,我们又没有朋友住得起那么好的房子,而住得起那么好的房子的人又不愿意做我们的朋友。我们没有机会去看有钱人家住的是什么房子,这Open House 正好可以去开开眼界。而后还得对他许诺点好处:看看讲究人家的房子怎么布置,学点经验,回来把咱们那毫无条理的房子好好整理出个条理来。久而久之,丈夫也爱上了看漂亮的房子,不单爱“看”,而且认真起来,成日琢磨着如何“计划经济”才能腾出更多的钱来买大屋。

    一个闷热的周末,看了三套房子,都不太满意。大家开始饿了,心里烦燥起来,说着到此为止,以后不再看房了,自己的房子也是全新的,才买了半年,何苦又折腾起来。我们自嘲着往回走。峰回路转,不知不觉来到一个山头。“Look at the castle!”(看那个城堡) ,女儿指着远处兴奋地呼叫起来。我们朝着女儿指向看过去,看到对面半山腰上有个二层的漂亮楼房,房子依山傍势,两根柱子拔地而起,直撑屋顶,连出一个高高的骑楼,气势非凡。此时天己阴了下来,雾气从四周碧绿的青草地( 后来才知道那是高尔夫球场)、山沟里、丛林中蒸腾出来。几个尖尖的屋顶从山拗的雾气里浮了上来,换成五栋参差有致的灰色房子,房与房之间有别致的游廊连接,或落地或腾空。我们被眼前的景色迷住了,不知是到了童话里的世界还是武打小说的迷幻山壮。再往四周看去,一套套房子争奇斗艳。很多我平时不太喜欢的颜色,象紫色、灰色、泥土色、深黄色,到了这儿,配合精美的设计,显得那么端庄富丽,精妙绝伦。我们忘记了饥饿和劳累,被无形的力量牵引着兜来转去,迷失在那多姿多采的美丽设计中。丈夫突然激动地大叫起来:“Harcourt Hill, 这儿就是Harcourt Hill,我一直在地图上找她,没找着。”

    回家之后,老是不由自主地想起Harcourt Hill 那些美丽的房子,白天想,夜里想,醒着想,梦中也想;简直到了梦牵魂绕的地步。想想,如此美妙的村落,一推窗,一开门,便是一幅美丽的图画。如果每日能在那仙境般的地方走走、看看,多好。丈夫向以冷静、现实处事,这回也动了真心,跟我一起做起到Harcourt Hill住的美梦来。

    其实我们当初看房子,是为了卖房子 -- 房价涨了不少,遂动了把一套房子卖掉的念头。我们住的 Palmerston 是新区,树少房密;故此,想卖掉现住的新房〔当然,例外一个原因是:澳大利亚税收太高,而卖自住房可以不用交税〕,搬回离市区近、树叶婆娑的老区去住。 Harcourt Hill 也是新区,比我现住的 Palmerston 离市区还远,又没有市场;而且最最主要的,是那儿的地贵房贵,超出我们的财政预算。到 Harcourt Hill 买房,显然与我们的初衷南辕北撤,但我们仍然被她美丽的外表所迷惑,抛不开要去那儿买房定居的念头。

    美的东西谁都喜欢,谁都想要。

    曾经有一个朋友,阅历很深,是个很有哲学头脑的老牌记者。她爱上了一个非常英俊的小伙子。她说:我知道他不适合我,他轻浮、肤浅、不求上进;我明白我喜欢的只是他的外表,但我实在无法放下,他太漂亮了,往往让我情不自禁。

    人,就是这样,常常会为某物某人的外在美而动心,又或者是被耀眼的名利所吸引,不由自主,在美丽的困扰中迷失自己。明知命不该有,却仍孜孜以求。

    2002年3月20日于堪培垃

你有什么评论或感想吗? 请发表==> editor@aucca.com


| 散文首页 | 上一篇 | 下一篇 |


©Copyright: 中华文化协会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support@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