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澳洲同学  ¤ 张晓君


    第一次和簡愛打交道是在開學的前幾天,我看到一個象大熊貓似的人影向我們這邊移動,一件印着熊貓圖案的棉布衫裹着她滾圓的身體,朋友爲我們互相介紹後,我才知道簡愛將是我的同班同學,我客氣地對她説:“旣然是同學,那以後我們就互相關照吧。”簡愛説:“對,我們互相幫助。你住在哪兒?以後下課你能送我回家嗎?”這么直接的要求是我始料不及的,我並不是那種喜歡以貌取人的人,可我也不得不承認,我從一開始就不太喜歡她。我沒有答應她,而是打了個晃,不置可否地換了一個話題。

    簡愛來自西澳一個農場,平時很撲素,可是她是一個典型的大熊貓迷,每年捐兩千澳幣給中國助養大熊貓。跟別的澳洲同學不同的是,她還是一個少有的學習非常勤奮的人,她不但每次提前交作業,而且除了老師佈置的功課外,往往還向老師要求多做別的練習。爲了好好學習,快四十歲的她還沒有計劃要小孩。可是她很快就把同學和老師都得罪光了,她總去老師那兒投訴別的同學不好上課,不提前預習,在課堂上回答不了老師的問題,浪費了她的時間。又向學校吿狀,説老師上課時沒有充分利用時間。

    本來我早已對她 “敬而遠之”,不料有一次,我們還是干了一仗。

    那天快下課的時候,老師問我要電話號碼和電子郵件地址。我環顧四周,情急之下看到簡愛的桌上放了一小叠黃色的記事紙,我就撕下一張,誰知道她馬上板着臉當着所有同學和老師的面一板一眼地對我説:“你知道,在澳大利亞,沒有問別人就擅自拿別人的東西是十分不禮貌的行爲嗎?”我的臉一下子漲紅了,我從來沒想過這有什么大不了的,値得她小題大作,她讓我在衆多的同學面前下不來台。雖然也自知理虧,我只好死撑着跟她干開了。我數落她:“你快別用你那套來説我了,旣然你這么懂禮貌,請你問一下在座的各位同學,誰不是見了你就躱?你以爲你是什么?”

    這時候整個敎室鴉雀無聲,幾十雙眼睛看着我們,我狠狠地盯住她,一點兒也不示弱,她茫然地看看同學們的神情,過了大概兩分鐘,簡愛喪氣地低下了頭。看熱鬧的同學開始離開,簡愛突然有氣無力地説:“對不起,我眞不知道我這么討你們嫌,我只是不想浪費時間罷了,我已經四十歲了,這是我給自己最後一年學習的時間,我不象你們,還年輕,有的是時間,我要儘快學完,然後開始一些正常一點兒的生活。爲了讀書,我已失去了丈夫,失去了家庭,我眞不知如何跟人相處,我眞失敗……”不知爲什么,看着她那象斗敗的公鷄似的表情,我並沒有一點兒該有的得意,反而覺得自己很無聊,我自問不會,也許一輩子都不可能象她那么勇敢和坦蕩。

                          27/06/99

你有什么评论或感想吗? 请发表==> editor@aucca.com


| 散文首页 | 上一篇 | 下一篇 |


©Copyright: 中华文化协会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support@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