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花碧海觀旭日,捉蟹青湖放魚鉤——海濱度假雜記  ¤ 樂飛



   

    一轉眼,2005年聖誕節就到了。自前年聖誕去昆省肯市(CAINS)渡假後 就一直沒有光顧海邊,而在海邊渡假是我人生最大的樂趣之一。今年雖然厄運降臨, 在非同尋常的寒冷冬季驟然生一場重病,躺在醫院手術台上坦腹露腸近八小時才勉 強拾回一條性命。然而,大病初愈,在我腦海閃現的第一念頭便是,人生短暫,更 何況我重病繫身,人生大限隨時可能光降,我何不趁現在尚能走動及時行樂呢?看 看我一往鐘情的大海,再享全家外出渡假的天倫之樂。於是,在一位朋友殷勤地張 羅下,我們兩家合訂了一套渡假房。房子位於鈕省海濱小鎮TUROSSHEAD 一個山丘上,居高臨下可以鳥瞰洶湧澎湃、碧波熠熠的大海和金沙燦然、令人目眩 的沙灘。它距最近的海灘僅200米,下山坡就到。對一個喜愛大海的我來說,此 處是個理想的渡假聖地。

    聖誕前夕,我們兩家驅車一先一後從堪培拉出發,經過三個小時的跋涉,來到 了渡假房,開始了我家為期四天的渡假生活。僅四天的渡假時間對一個素來喜歡遊 山逛水的我來說委實太短,說嚴重些,太殘酷。但我沒有選擇,因為自從討厭的惡 疾青睞我之後,每周一次雷打不動去醫院治病就成了我眼下生活中必不能缺的“節 目”。不幸的是,這樣的節目還要持續上演數月方告一段落。漫長的病程,生死攸 關的非常時期,我也只能忍痛割愛地委從這樣一個我家史無前例的超短假期。時間 雖短了些,但我懷的希望挺大,寄求在短短的四天堙A盡情盡興地玩,一掃大病給 我家帶來的陰霾和霉氣。為此,我預先就把渡假的活動安排得豐富多彩,井然有序。

    渡假的活動有哪些呢?它們是:1、拍攝花卉;2、海上日出;3、礁石捉蟹; 4、碧湖垂釣。這樣的安排保證了每天至少有一個活動出台,滿足了平日忙忙碌碌 為生活奔波而不易得到的精神所需。

    一、拍攝花卉

    本人貫有愛花嗜好,只因繁忙的工作,瑣碎的家務,加上小區的責任等諸事糾 纏,未有些微空暇來滿足它。今年,或許是上蒼的捉弄,使我身體的某些部件發生 了重大故障,一場惡病把我毫不留情地甩出了正常生活的軌道,這才使我“因禍得 福”,在匆匆的人生旅途中被迫停頓下來,“喜獲”大塊的養病時間,藉此拾掇起 一些久違的愛好,花卉攝影便是其中之一。

    八月是澳洲冬季的末月。冬去春來,一入九月,堪培拉和風浩蕩,春意盎然, 百花鬥艷,千卉爭芳。我猶如一隻戀花的幸福蝴蝶,撒歡飛舞在花團錦簇中,拍攝 了整整一個春天的花卉,儲入計算機的花照已逾千張。當我時不時地盯著這些美麗 的花照看上一陣子,那種舒坦愉悅的心情難以言表。

    正是這種對花卉如醉如痴的欣賞和酷愛,我當然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拍花的機會。 這次海濱渡假,由於渡假所在的地理環境、氣候條件和堪培拉迥異,花卉的種類、 開花的時間和花期的長短都不盡相同。因此,我早早就備好了數碼相機,準備到那 的頭一件大事就是“探頭千萬家,為攝珍奇花。”

    一進渡假房,就發現房子的前庭後院鮮花綻放。一樹牡丹似的紅花嫵媚嬌艷, 亭亭玉立前庭。時令已是初夏了,在堪培拉只有百合、玫瑰花、君子蘭、蘭花、夾 竹桃等為數不多的花仍在開放,大多數花均已凋謝。而這堥斨穠嶆溺篝岫p春,家 家鮮花盛開,處處繁花似錦。PROTEA(中文名不詳)仍在花枝招展,紅色倒 挂金鐘花則像美麗的天使在綠葉襯托下翩翩起舞,好像是歡迎我們的到來。房的東 側,一叢奇異的花,我喚不出它的名字,但那金黃燦爛絨球般的花朵一下子搶奪了 我的眼球,使我情不自禁地趨身上前向它致候,並將它拉進鏡頭。

    房子後院,是一個有幾百平方米綠草如茵的整潔草坪,草地上點綴著十幾簇鮮 花,有蘭花、蜘蛛花、君子蘭、紫紅色倒挂金鐘花和一些不知名的花。看到這些可 愛的鮮花,我樂不可支,奔前忙後地拼命拍攝,把這些楚楚可人的綺麗花朵一一珍 藏在方寸之間。

    渡假房前庭後院的花卉拍完之後,我開始走家串戶,盡量將我未見過的花一機 拍盡。就在我們房子的對面,幾枝“天堂鳥”正望著碧空振翅欲飛。這種花在堪培 拉早已凋亡,而這堛漲o正是羽翼豐滿,展示她最迷人的身姿之時。我不禁愕然這 堹S殊的地理氣候給這些花卉如此得天獨厚的優越條件,使它們的花期格外的延伸, 似乎永開不敗。

    這堛漱H非常友善好客。當我忘情地拍花而不知不覺地闖入他們的前庭時,他 們非但原宥了我未經許可而冒然私入民宅隨意拍花,而且還熱情主動地邀我到他們 的後院堿搘L們種植的各式花卉,讓我盡興拍攝,這使我再次領略了澳洲人憨厚淳 朴的民風。

    二,海上日出

    正如在拙作《海戀》一文中所說的,我不知多少次訪問過大海,但迄今為止未 看過海上日出,實是一大憾事。為了彌補這一缺憾,渡假前,我立下了誓言,無論 如何,這次非看海上日出不可。

    到渡假地的當天晚上,從電視上看好了日出的時間,預告是明天凌晨五點四十 分。

    次日拂曉五點,太太和我被預設的鬧鐘喚醒。揉著惺忪毛毛、有些許眵目糊的 雙眼來到洗漱間,匆匆地抹了一把臉,就風風火火地駕車到海灘。太太也從未看過 海上日出,因此,她也是興致勃勃,觀趣盎然。

    抵達海灘是五點十五分,離預告的日出時間還離半小時。我倆利用這個間隙, 不失時機地、悠閑地欣賞凌晨時分尚被無邊的夜色籠罩著的大海。

    黎明前的大海,撼地的濤聲驚破天夢。除了這震天般的濤聲外,四周皆是一片 沉寂、靜謐、安祥。舉目天空,一鉤殘月高懸於黛藍的蒼穹,投出皎潔的清光。海 上幾隻白鷗在空中翱翔,仿佛是對著這面大海巨鏡在精心梳妝,以自己美麗的姿容 迎接新的一天的到來。抬眼海天一色處,橫亙著連綿起伏、厚實濃重的雲層,那雲 層似乎要阻擋太陽的升起,毀我觀賞日出的宿願。但我相信,紅日焉能被浮雲所遮 蔽,待她噴薄而出,這些外強中乾的游雲便會嚇得抱頭鼠竄,落荒而逃,消失得沒 蹤沒影。

    五點半左右,夜夢仍在海上踽踽徘徊。一會兒,東方那些厚重的雲層霍然間被 塗上了斑斕的色彩。我知道,這是東邊的天際就要張開眼瞼,太平洋的夜幕即將被 徹底扯掉的先兆。有趣的是,當我轉身眺望西天,那堛熄頃h竟然也是猩紅火焰般。 我一時被這兩個不同方向的雲霞弄得有點迷瞪,辨不清東西向了。但誠實的理智告 訴我,旭日應該誕生於海上,海天一線處才是太陽升起的東方。

    大約五點四十分,涼爽的曉風輕拂朦朧的海面,夜幕被悄然無聲地揭開,片刻 前還混沌的東方此時變得澄明了,海天接合處的雲好似燃燒的火焰,幾縷金色的清 光刺破雲層,探出頭來射向蔚藍的蒼穹。那是我等待已久的曙光,她似蓓蕾初綻, 若漣漪四泛,水域、天空登時豁然開朗。我意識到,一個躁動不安的生命即將出生。 這個生命如偉大、無私、慈祥的母親,將把自己全部的光輝毫不吝嗇地撒向世界的 每個角落,無私地孕育著地球上的萬物生命。這個生命的誕生也告示著昨日已成為 歷史,新的一天來到了!當我和太太翹首踮足、屏息顧眄東方時,旭日果敢嶄截地 撕破雲層,躍出海面,將萬千金滴噴灑大海,把海水染得“半江瑟瑟半江紅”。當 我直視著光焰萬丈的旭日,那耀眼的光芒仿佛變成一根根長長的閃著光輝的金線, 正穿波踏浪向我含笑走來。此時,我的面龐熱血騰湧,心情亢奮異常,整個人輕飄 仿若毫毛,浮於雲端,全身心地陶醉在旭日冉冉升起的美輪美奐、壯麗堂皇的圖景 中。待我從陶醉中回過神來,才記得按動相機的快門,把這一激動人心的畫面攝入 鏡頭。同時,這令人心醉的動人畫面,也永琣a定格在我的記憶中。

    歸途中,我前所未有地感到生活的無比絢麗,無限美好,但也為人生苦短,心 底驀地湧起一陣惆悵的波瀾。

    三.礁石捉蟹

    過去常聽周圍的朋友津津樂道海邊捉蟹的樂趣,直惹得我心頭萬千蟲子爬似的, 羡慕得緊,但一直未得機會親身體驗,儘管屢次海邊渡假,這不能不說又是一大憾 事。為此,這次我特地把這一活動納入渡假的議事日程。

    渡假的第二天,我同其它五個家庭一道驅車前往離渡假地約20公里的一個海 灘去捉蟹。其實,我們住的附近有數個海灘,為何要舍近求遠到那堨h摸蟹呢?主 要是昨天聽一位朋友說,那堛疑伓多,他抓了不少,於是大家一致決定去那,反 正車輪子一滾,丈量個20公里的路還不就是一袋煙的工夫。

    到達目的地,這堛漱j海似乎格外豪放,陣陣人立而起的海浪像草原上奔馳的 馬群,翻滾著,嘶鳴著直撲沙灘,撞在礁石上被重重拋起的浪花,呼嘯直沖長空, 形成漫天的水霧,模糊了海天。海岸高處坐落幾棟房屋,這些房子的門全都如飢似 渴地望著浩瀚的太平洋,由此可見這堛漫~民對大海的一往深情。這樣暇思張望著, 一種將來也要居住海畔,做大海的兒子的強烈衝動兀地在我心中翻滾撲騰,久久難 以平伏。

    首次來海邊抓蟹,心情是新奇、愉悅、興奮、和激動的。我一手擰個水桶,一 手拿把燒烤的鐵夾子,兩隻手全副武裝,都帶上了很厚的皮手套。夾子是對付那些 逃入石縫堛漪噸熂擭氶A手套則是保護手免於被螃蟹的“雙鉗”咬傷。螃蟹的聽覺 和視覺均很靈敏,一有風吹草動,那敏捷的八隻腳迅速擺動,跑得遠比我想象的要 快得多。一些跑到水娷簸_來的蟹,它們自以為聰明,其實玩得只是掩耳盜鈴、自 欺欺人的把戲。見那些躲進水中的螃蟹,我心中自然竊喜不已,它們自以為平安無 事,實際上成了我手到擒拿的獵物。有些比較狡詐的螃蟹,聽到腳步聲迅捷鑽進石 縫。有的石縫縫隙較大,尚可用夾子把它們拖出來。但這並不是件輕鬆的事,你必 須雙膝跪在礁石上,把頭探進石縫內,用夾子驅趕它們或直接用夾子小心翼翼地把 它們拽出來。出於本能,當看見你要抓它們,這些螃蟹就會伸出兩個“鉗子”,對 著探過來的手或夾子呲牙裂嘴,張齒舞爪,它們寧願冒著被夾斷手腳的危險,也不 甘輕而易舉地做“俘虜”。可見,任何一種生物求生的本能是多麼的強烈!後來碰 到這些寧死不降的螃蟹,我的惻隱之心就再也不允許我去捕抓它們。放它們一條生 路,勝造七級浮屠嘛。實際上,大多數的螃蟹都很幸運,它們一聽到我臨近,都兔 子見老鷹般地鑽進深不可測、九曲十八拐的石縫。對這些螃蟹我只能望洋興嘆。 .

    除了抓螃蟹外,我們還摳鮑魚。說實話,鮑魚是什麼樣子,我以前從未瞧過, 是朋友告訴我才知道。原來它是貝殼類的魚,頭部有幾根蝸牛似的觸鬚,腹部有一 個吸盤似的東西,倚仗它緊緊地吸附在礁石上紋絲不動。抓它時,它乖乖地俯首聽 命,束手待擒。但要把它從石頭上剝離下來需要費點力氣,有時得借助小鐵鍬和螺 絲刀之類的工具方能把它從石頭上分離下來。由於鮑魚是死靶子,抓起來要比螃蟹 容易得多,結果我捕獲的鮑魚遠比螃蟹多。

    不及兩個時辰,我抓到的螃蟹和鮑魚就有大半桶。然而,抓蟹逮鮑魚絕非輕鬆 自如的事,手常常被鋒利如刀的礁石劃破,弄得你遍體鱗傷,大多時光須跪在石頭 上与螃蟹斗智較勁;不僅如此,有時還要受到浪潮的偷襲欺凌。當你正聚精會神地 把躲在石縫堛瑪擭伀ルX來之時,一個海浪突如其來,洶湧而至,把你蓋頭罩住, 打得你稀堶J塗,頭昏眼花,沒被潮頭捲進海奡N算萬幸,否則,準是“賠了夫人 折了兵”。儘管如此,那種全身心的投入,幾乎到了忘我的境界,在當時卻全無辛 勞之感,感受到的滿是精神上的歡快愉悅。然而,畢竟是大病初愈的人,第二天我 即感到腰酸背疼,肌肉不停地嘀咕,抱怨我把它們用過頭了。可是,當太太把一盤 香噴噴的螃蟹和鮑魚擺上餐桌,可口的美味佳肴立馬使我全身的酸疼不翼而飛。 .

    四.碧湖垂釣

    水上垂釣在我看來是一項頗有詩情畫意的消閑活動。可是,由於平時忙於俗務, 我卻鮮有時間甩杆垂釣。記得最後一次釣魚還是十年前的事。當時身居美國佛羅里 達州的JACKSONVILLE,這個城市水澤縱橫,触目塘湖,又毗鄰大西洋, 是理想的垂釣之地。在我工作的地方,就有兩口很大的池塘,因從未有人到此垂釣, 池塘中的魚兒們天真幼稚至極,全然不知魚餌對它們會有危險。它們對魚餌極其貪 婪,毫無防範,只要我拋下魚鉤,它們就爭先恐後地搶食。結果,大多數的魚都是 將魚餌囫圇吞下,弄得我每次都要費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鉤從它們的肚堥出。當 時釣魚的情形至今回憶起來還記憶猶新,其中的樂趣仍在心頭倘佯。

    自那以後,就一直未碰過魚杆。這次渡假,我早早作好了準備,把掛滿了蛛網 的魚杆、魚網、水桶等漁具在渡假出發的前一天就放進了車內,希圖一飽飢餓了經 年累月的垂釣胃口。

    到TUROSSHEAD的第三天,我和朋友兩家來到緊鄰海灘的一個碧湖。 這是個偌大的湖,三面聳立著郁郁蔥蔥的青山,茂林修竹,青翠欲滴,一面睥睨著 蔚藍浩瀚的大海,波濤翻滾,水天一色。湖水不是淡水,而是鹹水,這是因為湖水 是漲潮時海上泛溢過來的。嚴格地說,這是一個海灣而非湖。自然,這堛熙膝是 鹹水魚。

    我們買了臨時釣魚執照和魚餌,兩家各租了一條機動船,隨著一聲隆隆的馬達 吼叫,我們的船箭也似地直插湖心。停住船,拋下錨,我就悠閑自得地架起魚杆, 一邊欣賞湖岸悅人的美景,一邊靜心等待魚兒上鉤。

    或許正值聖誕節日,外出渡假的人不多,偌大的湖面上只有寥寥幾隻畫船漁舟。 湖岸林中,鳥兒的啾鳴聲不時溜進耳鼓,音似美樂,悅耳動聽。揣著輕鬆愉快的心 情,看著清靜幽美的湖色,和家人同泛一舟,垂釣碧湖,欣賞美景,一句“山光悅 鳥性,潭影空人心。”的詩句悠然從心中跑出。船上,只見嬌女和寵子,每人一罐 可樂在手,嘻嘻哈哈,嬉戲調侃,談笑風生;愛妻手擎相機,捕捉風景,煞有介事, 一米陽光,輕撫她臉,滿面春風;我呢,緩緩安鉤,輕輕甩杆,徐徐收線,悠悠羡 景。這情這景,此時此光,真是天上雖有,人間難尋。

    時間趁人不備,悄無聲息地溜得忒快,轉瞬間,幾個時辰就在不知不覺中消失 得無形無影。朋友並過船來,問我收獲如何,我如實作答:“除了幾條知書達禮的 魚兒和我匆匆地打了個招呼,謝謝我的美食佳肴便揚長而去之外,我並未和魚兒們 謀面。”這也許說明了兩個問題:一是我的釣魚技術亟待提高;二是魚兒由於釣魚 者光臨此湖過頻,把它們訓練得油頭滑腦,分外機靈,以至於它們偷食的本領爐火 純青。有我的朋友左證。他垂釣數十春秋,經驗豐碩,釣術精湛,然而,他聚精會 神一絲不苟幾個鐘點也就拖上了一尾魚。

    雖然我一無所獲,但實話稟告,對此我很是心滿意足,因為我釣魚是“醉翁之 意不在酒”,“釣魚之翁不在魚”。來此拋鉤之目的,完全是享受一種手持魚杆、 閉目養神、修心養性、渾然忘機的心情。

    記得有人說過,釣魚有三重境界。

    一重境界。初進門坎,急於求成,想有所為,不知何為。當你第一次水中垂釣, 求釣欲十分強烈,可用八字來形容:釣欲如熾,焚心難耐。然而,由於初入此道, 你不知己知彼,因而常釣常敗。這個時候,初學釣魚者和真正的釣魚翁就有了分野, 一些人因為常釣魚無果,從此休竿退出,而真正的戀釣者這時卻會鍥而不舍地繼續 前行。

    二重境界。登堂入室,學會垂釣,想釣大魚,如痴如醉。邁過了一重境 界,這時你的釣技日臻成熟,對天氣、季節、魚情、魚餌,及手中的魚杆都有了較 好的了解和掌握,這時你想“出人頭地”了,欲釣更多更大的魚。為此,你會像初 戀人那樣,痴迷垂釣,釣魚不止,不分晝夜。見了同道會禁不住狂侃釣經,津津樂 道。這時候的你,不像過去那樣急躁了,屬一半清醒一半迷糊,但清楚自己在“建 功立業”。

    三重境界。穿堂而過,得之不喜,失之不憂,樂在釣外。走過相對漫長的第二 重境界,你終於等來了夢醒時分。為一個“釣”字你忙碌了若許年,得到了什麼, 失去了什麼,答案雖然任人而異,但有一點皆同:為釣魚的付出無怨無悔,在垂釣 中得到的是修心養性,是背對紅塵,了卻了名利的羈絆,眼觀碧波,徹悟了大自然 的妙趣。這時候你垂釣,是在更深更高的層面上的所為。到了水邊,你不爭不搶, 專找僻靜處落鉤,“收工”時你提起魚簍,有魚一笑了之,無魚付之一笑。有時候, 你甚至不拿釣竿,信步到水邊轉悠一圈,看上一看,也就收獲了釣的樂趣。因為一 臨水邊,你似乎已然在釣,這就是所謂的不釣而釣。此時,你真正站在釣道的金字 塔頂了。

    頗為欣慰的是,我跳過了釣魚的一、二重境界,直接升華到釣魚的最高境界, 在釣魚外獲得了無窮樂趣。在天清雲談之際,我獨自拋杆理絲於溪河之上,看遠山 如黛,聽草蟲呢喃,嗅泥土清香,心曠神怡,似酒陶然,對有無收獲,均笑顏盈盈。 因為我欣賞的是,清山綠水,明月清風;享受的是,幽靜安謐,自在悠閑,是一份 姜太公直釣無餌的閑情雅致。能做到一步到位的人當然應當歸動於造化。我十分慶 幸是造化賜給我這樣一種升華,鑄成了我樂觀豁達、陶然忘機的性格與胸襟,以至 於在死神叩擊我的生命之門時仍能堅強、從容地面對,置自己在青山碧湖、鳥語花 香的幽謐環境中,靜心垂釣,四大皆空,笑傲病魔,可奈我何!

    四天的渡假轉瞬間就結束了。告別TUROSSHEAD雖然有些戀戀不捨, 但沒有惆悵,沒有感傷,有的只是對美好時光的溫馨回憶和渡假給我們帶來的舒泰 心情。回家途中,我們撒下了一路的歡聲笑語,放飛了滿車的悠揚歌聲;這歌聲, 這笑語,在公路上馳騁、在田野媊せ滿A在山壑間盤旋,在天空中飛翔。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評論文學 | 原創藝術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