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丐  ¤ 張曉君


    去年回國,發現路邊的乞丐多不勝數,簡直是成行成市了。我正奇怪哪來那麼多殘廢的孩子?親戚吿訴我,很多孩子都是被人口販子從內地拐帶到此,讓人操縱着乞討為生的,更有甚者,被殘忍地斬去四肢或挖去雙眼,以博得施者的同情心。

    聽到這令人毛骨聳然的叙説,眞不忍再看那些瘦骨如柴,折腰斷腿的小孩。匆匆塞給旁邊伸出的小黑手一張票子,就想離開。可沒想小乞丐纏着我説:“我不要人民幣,給我美金。”我幾乎以為是我聽錯了,可他用一種世故而狡猾的眼神死盯着我。這時,一大群乞丐已把我包圍住了。

    我費了半天勁,才在親戚的保護和呵斥聲中突圍出來,趕快逃回家去。

    幾天後,我又要出門,我特意換了一身本地人的衣服。這次總算沒被圍困。可我碰巧見到了一幕小乞丐被“阿爸”管敎的慘劇。一個高頭大馬似的男人正當街毒打一個早被挑斷筋骨的小孩。那看來不到六歲的小孩滿臉泥漿,無力而艱難地爬着,力圖躱掉一兩下無情的棍棒。他的眼光混濁無神,沒有眼泪,也看不出一點悲哀,只是本能地爬行。

    路過的行人見怪不怪地匆匆走過,有人圍觀,可沒人過問,直到孩子混身是血昏死過去,直到大漢打累了扔掉木棍,直到一只路見不平的狗汪汪地吶喊了幾聲。

    我暗自慶幸我們生活在澳洲的孩子幸福,做父母的也少為他們擔驚受怕。畢竟這種拐騙兒童的事件還是極少的,而這種乞丐也不多見。多半只是一些賣藝者,也決沒有博同情的意味。

    今天,我在路上被一個推着小孩的女人攔着,她穿着普普通通的襯衫,小孩大概兩三歲。她給我看一封福利部的信,然後問我要兩塊錢,她説福利部沒按時發給她失業救濟金,她需要兩塊錢坐車回家。我就給了她。大約一小時後,我在附近的麥當勞快餐店里看到她和一個男人,兩個孩子正準備進餐。她剛買好幾個漢堡包,與我打了個照面,她坦然地向我一笑,反而是我不知為何紅了臉。

    我開始明白,世人的同情心大概在太多的求乞聲中,都扔進了討飯人的破碗里了。

    (99年2月3日於堪培拉)

你有什么评论或感想吗? 请发表==> editor@aucca.com


| 返回首页 | 散文 | 小说 | 诗词 | 随笔漫谈 | 回忆录 |


©Copyright: 中华文化协会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support@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