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兵訓練及致命的槍聲(下) 

               ——“廣闊天地”堛澈C春年華(四) ¤ 樂飛



        (六)

     實彈射擊是訓練中最令人興奮的但也是頗危險的一個訓練項目,興奮,是因 為很多人像我一樣,生平第一次實彈射擊,格外激動;危險,是因為槍走火的事件 時有發生。實彈射擊包括兩個內容:1)臥姿有依托射擊,每人三發子彈;2)對空 射擊,打“敵人”傘兵,每人五發子彈。如何裝填子彈和射擊在前些天的反復訓練 中大家都滾瓜爛熟,了如指掌。

     射擊的當天,教官發給每人八發子彈。大家排著整齊的隊伍,迎著初升的朝 陽,邁著矯健的步伐,揣著興奮的心情,唱著鏗鏘有力的《打靶歌》走向靶場。 .

     靶場設在山巒疊嶂的水庫邊,靶子埋在水庫的東面,射擊位置在水庫的西面, 相距100公尺。我第一次實彈射擊,又聽老民兵說“三八”步槍射擊時後座力挺大, 不得要領肩頭都會震麻,心中不免有些緊張,失控的心臟像一條狂奔亂跑的小鹿跳 個不停。輪到我射擊時,我趴在地上,深吸一口氣,牢記“三點成一線”的聖旨, 然後緩慢地扣動扳機。隨著一聲震耳欲聾的槍響,第一發子彈呼嘯飛向靶子,接著 第二、第三顆子彈相繼飛出槍膛,起身後,我像小學生等待老師念考試成績般,心 中忐忑不安地守候著報靶員的旗語。從旗語中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兩個10環, 一個9環,以29環的優異成績名列全連臥姿射擊榜首。直到這時,我才感到三個星期 的艱苦訓練終於有了回報。當時的高興勁甭提,恍若群山都在為我鼓掌,水庫堛 水為我揚波祝賀,大家也紛紛誇我好一個神槍手。但我心堣Q分明白,臥姿有依托 是射擊中最容易的,打出這樣的成績並不能說明什麼,要是跪姿或站立無依托,更 進一步,若是游動靶能打出這個成績,那才真正是李向陽似的好槍手。但我們的訓 練沒要求那麼高,因此,也就沒有機會來考驗我的射擊水平到底如何。

       (七)

     打靶結束後,一個急行軍,我們來到了335部隊附近的一個山坳堜M部隊一同 參加反空降演習。根據“敵情”報告,“敵軍”的空降兵將來偷襲油庫。在“敵人” 來犯之前,大家都分散隱蔽在樹叢中,頭上帶著用松枝編製的偽裝帽,部隊的高射 機槍也穿上了偽裝衣,軍民嚴陣以待,單等“敵傘兵”一出現,密集的火力網將把 他們消滅在著陸前。“戰鬥”打響前,空氣仿佛都凝固住了,聽不到一絲風聲,飛 禽也好像嗅出了這塈Y將要發生一場“戰爭”,便早早地飛離了這個是非之地,幾 無鳥的影子,山中靜謐異常以至於心跳聲清晰可聞。正是:深山鳥飛絕,清風林棲 歇。遍地藏伏兵,嚴陣待“敵”滅。

     突然,三顆紅色的信號彈升上天空,這是演習正式開始的信號。接著,一陣 陣把山谷震蕩得搖搖晃晃的炮聲此起彼伏,空中隨即出現了許多徐徐降落的白色小 點,這就是剛才用炮彈送上天供演習用的“敵傘兵”。當這些“傘兵”離地面約一 百米時,埋伏在我身後不遠的一架高射機槍首先噴出了火舌,子彈嗖嗖地從我頭頂 上一掠而過。此時,我也舉起步槍對著那些“傘兵”乒乒乓乓亂打一氣,根本沒有 瞄準。我想,如有被我擊中的,那也是瞎貓撞上了死耗子。事實上,這種游動目標 很難瞄準,再加上“傘兵”們個個都是狡猾的“敵人”,他們忽前忽後,忽左忽右, 忽上忽下,飄然不定,這其實是風在做“間諜”,暗中幫助他們。在這種情況下, 我們除了胡亂射擊直至彈盡外別無良策。

     等“死”的、“活”的或“受傷”的“傘兵”全部落地後,我們迅速展開了 搜尋活動,旨在找回所有的降落傘,並檢查傘上的“敵人”是否中彈,以此來評估 對空射擊成績。跟我一起搜索的幾位民兵在找到一個降落傘後,發現“傘兵”安然 無洞,於是就對著“傘兵”狠狠地捅了幾刺刀,硬是戳出了幾個洞來。我當時很詫 異,對他們說:“這不是弄虛做假自欺欺人嗎?”他們的回答卻出乎我的意料, “對待敵人不能心慈手軟,雖然是假想敵人,也要像對待真的一樣,把階級仇、民 族恨凝聚在刀尖上,毫不留情地把他們戳死,再說,借此也正好練練我們的刺殺動 作。”聽了這番話,我才發現他們的思維和我的迥然不同,他們把這次演習真的當 成一場戰鬥,把假的敵人當成真的,而我還傻乎乎地以為他們的所為僅僅是為了邀 功請賞。看來,我的思想覺悟就是不如農民,怪不得老毛三番五次要求“知青”到 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

       (八)

     防空演習結束後,大家回到大隊部忙著擦槍上油,因為明天是訓練的最後一 天,槍支擦淨後今晚得全部上交。誰都沒有想到就在這訓練即將圓滿結束時,一件 意外的事情發生了。這件事使整個的訓練蒙上了悲劇的色彩,使一朵美麗耀眼的鮮 花過早地凋謝,使一個活潑年輕的生命在瞬間消失,使一雙波光粼粼的眼睛永遠地 合上。事情發生得如此隱秘,如此突然,使每個人都感到震驚。

     事件的全部經過是這樣的。樂新春(就是那個隊列訓練時連前後左右都分不 清的笨頭笨腦的傢伙)的槍支放在桌子上正準備擦拭上油,不知道誰從他身邊過把 他的槍碰掉地下。當時,我正忙著擦槍,忽然聽到王琴叫我,要我過去幫她拆卸槍 拴上的部件。說實話,要把槍拴上的部件拆下還真要點技術和力氣,很多女民兵都 請求男民兵幫忙。因此,我來到她身旁,站在她的右側幫她。這時,樂新春把被人 碰下的槍支拾起,不知他動了那根筋,順手拉下槍拴再推回去,這或許是他的習慣 動作,但他並沒有意識到這時他把一顆致命的子彈悄悄地推上了膛。接下來,他又 神使鬼差地扣了下扳機,一聲巨大的槍響,把整個房子都震動了。槍響後的剎那間, 屋內死般地沉寂,大家都被這突如其來的槍聲驚得呆若木雞。隨即,一個微弱的 “哎喲”叫痛聲打破寂靜,只見王琴猛地倒在我的身上,我趕緊將她扶住,才發現 那顆萬惡不赦的子彈穿透了她的左胸,鮮血突突地從傷口處向外湧,她的臉色蒼白, 嘴巴微微挪動了一下,似乎想說什麼,但終未能吐出一字就永遠地走了。

     多麼美麗的一張臉,多麼年輕的生命,才20歲啊!你從千里迢迢的大上海來 到江西這樣一個窮鄉僻壤的農村,為農村的建設獻出了你年輕寶貴的生命。看到躺 在我身上的她,及她死不暝目的容顏,我悲淚盈眶。我反復追悔莫及地問自己,為 什麼當時就沒有要求她來我身邊呢?為什麼那個該死的樂新春竟會把那顆致命的子 彈推上膛呢?為什麼他的槍口便要對著人呢?他難道就沒有看到他的槍口下是一個 如花似玉的姑娘嗎?

     一個纖纖弱女子不僅身無選擇地來到農村受盡田間勞作之苦,到頭來還要搭 上自己年輕的生命,老天爺對她竟是如此的不公平!命運竟是如此地作弄她!

     事故調查時,詢問樂新春為什麼會不知道槍內還有子彈,他說對空射擊時, 當他最後一次扣動扳機,槍沒響,他以為子彈打完了。那為什麼槍媟|留下顆子彈 呢?經分析,可能的解釋是:這顆子彈可能由於故障,沒有被子彈倉內的彈簧推上 來,故扣動扳機時,沒有槍響,樂新春這時誤認為子彈打光,其實這顆可惡的子彈 仍然藏在槍內;在擦槍時,他的槍被人碰下桌子,可能由於震動的關係,當樂新春 拉下槍拴,彈簧就把這顆子彈推上來了,他再把槍拴推回時,這顆罪惡的子彈就悄 無聲息地上了膛。最後調查的結論是:這是一次無意的槍擊死亡事故,由於樂新春 同志嚴重地違犯了槍口不准對人的持槍條例,因此,給予他嚴厲處分並取消他武裝 民兵資格。

     由於這一突發事件,本來的民兵訓練總結轉而成為沉重悼念王琴同志的追悼 大會。王琴的父母親和兄弟姐妹專程從上海和其它地方趕來參加追悼會。追悼大會 的氣氛十分凝重,大家都為這樣一位年輕漂亮的姑娘匆匆地離開人間感到無比惋惜。 我心中更是十分悲痛,雖然才幾個星期前剛認識她,但她的音容笑貌卻琱[地留在 我的心上。

     經她家人的同意,王琴的屍體就安葬在我老家的一座山上。今年四月,我回 國探親適值清明節。在去為我奶奶掃墓的路上,我計劃著去祭掃下王琴的墓。說來 甚巧,我奶奶的墓地和她的相隔不遠。於是,我來到王琴的墳旁深深地鞠了三躬, 然後默然地燃起三柱香。裊裊升起的青煙不一刻便將我輕柔地擁住,不知不覺堙A 一陣迷的幻覺向我聚攏來,依稀仿佛,看見王琴緩緩地向我走來,她仍是三十年前 民兵訓練時那副武裝民兵的模樣,颯爽英姿,她對我的莞爾一笑和投來的迷人眼神 一如從前,當我凝神定睛仔細看她時,她猶如一股飄蕩的青煙倏地消失。幻覺中醒 來的我,眼眸堨u有她的冷冷墓碑和靜靜燃燒著的三柱祭香。

     該是走的時候了,我對自己說。

     離開時,看著漫山如焰似火的嬌艷杜鵑,滿目郁郁蔥蔥的青翠草木,我猛然 憬悟,不正是千千萬萬像王琴這樣的“知青”把他們的汗水和青春灑在農村,滲入 中華大地,用他們的滿腔熱血乃至年輕的生命澆灌和肥沃了華夏故園,才使這塊土 地上的花草樹木如此蓊郁,如此鮮艷嗎?

     漫山紅杜鵑,燦爛似火焰;“知青”用生命,將其遍點燃。安息吧,王琴及 像王琴一樣為建設農村獻出寶貴生命的“知青”。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評論文學 | 原創藝術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editor@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