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子矜,悠悠我心》   ¤ 楚蘅


    穿過雲層,底下是潔白的雲朵,淺藍色的天空,異常澄清分明。這兒的天空,這兒 的雲朵, 這兒的林林總總,有一個名字叫異國他鄉。近三年的時間,我到過這兒的 繁華都市,看過美麗的大海,也聽過這堛犖q謠 我確確實實地在這兒生活著,然而, 當夜深人靜的時候,當一切繁華喧囂統統退去,我的內心感知到我生活在別處。不 知道這算不算一種過客的感覺:這個地方不屬於你,你也不屬於任何人,你變得很 純粹,上面是天,下面是地,周圍是街景,中間是你,你行走,身後拖著一長串影 子,移動疊加,跟隨你的腳步,映現出你的心情。這樣的走不可能永遠,那終點或 許在一個拐角,讓你突然而面臨目的地。

    在這樣的一個夜晚,沒有路燈,沒有行人,月朗星稀,這黑夜堛漕熇媞踰F,為 什麼廣袤的銀河容不下你們的共存。星明月朗的秋夜是海的戀人,月如水,海是水 下的精靈,一波一浪對月的訴說,要由岸來規定格律。在喧囂中一如既往,是海的 絕望嗎?月自盈虧,又奈其何!風冷,坐成一片薄冰,如果能,融進海堨h,想必 可以空明。

    我曾在這堳袡L的時光,我相信會留下一些什麼痕跡,只是不知道會在怎麼樣的 一種時空中被別人無意中發現。閉上眼睛,希望回想曾經在這堳袡L的時光。如果 真的可以凌駕於生命之上來看待人的一生,我想,沒有人可以說他的生命是沒有意 義的,但是,作為一個普通人,我們有沒有這樣的力量看穿自己的一生,看見漫長 的過程中所蘊涵的一切呢?能做到的人真的很少,更多的人願意看的或者能夠看到 的只是眼前。也許是都市生活讓我們變得浮躁,高樓大廈奪走了地平線,灰蒙蒙的 塵霾,空氣中老有油乎乎的膩感。沒有真正的黑夜,自然也就無所謂真正的黎明﹐ 這些使我們意識不到一種“新”,感受不到嬰兒甦醒時的那種清新與好奇,即使你 大睜著眼睛,仍覺得像在昏沉的睡中。這些使我們在生活中的抱怨多於感恩,然而, 殊不知,抱怨,會使一天的意義大打折扣,而關於美的敏銳的觸覺,卻可以彌補這 一缺陷。不管心境如何,生命那個枝椏與那個美麗的姿態依然存在,只是自己視而 不見罷了。

    記得那次去墨爾本,在晨曦中看海,那種感覺至今難以忘懷,在翻騰的波濤面前 反而使我的心得到了平靜。那一陣陣波濤拍打的聲音,是那麼的渾厚而悠遠,像是 要把你帶到天國堨h。不管那時有沒有人在看海,大海還是那麼不息地奔騰著,呼 嘯著。所以,在那樣清靜的地方,好好站一站,等一等,讓自己可以獲得一些心平 氣和,好對自己說在需要或不被需要之外,可不可以讓自己成就,成就一段泰然自 若?

    在這個叫做異國他鄉的地方,
    我們是,
    播種者,抑或拾穗者,
    由青泛黃的時間堙A
    枯黃的落葉上,
    一根根,那是風的脈絡,
    度過了一季,在這深秋,
    得以收割,
    這鋪墜滿地的落葉,
    來自塵土而歸於塵土,
    是它的宿命,
    一切都在其間游走。
    一切都在希冀之中。
    生命,手持透明的王冠,
    讓所有的眼睛看見,
    時間的距離,
    此刻與那刻之間,
    你與我都在不同的活著,
    像風在無形的路上,
    向人們展示一片虛無,
    響出不同的聲音,
    閃現不同的色彩,
    走出一個時間的收割現場,
    一切歸於璀璨,
    也歸於平凡。

    澳洲,這個我現在居住的島國,淺沙上,棲息著五色的魚群,鸚鵡跳響在枝上,如 琴鍵的起落。這兒浴我的陽光是藍的,海風是綠的,雲的幽默與隱隱的雷笑,林叢 的舞樂與冷冷的流歌… 我難以描繪。在黃昏的海灘邊,享受那一刻的靜謐,也許就 是愜意的極至了吧。黃昏的美,美得憂傷,它像一枚含苞的玫瑰,美藏在層層疊疊 的花瓣堙A像無盡的希望,無限的可能,令人神往。相約在黃昏,淡月如水,雲霓 如畫,只有在這個時候,才得以拋開所有的過往,把一顆心細細地磨,磨成一枚冰 片。

    也許,很多很多年以後,當我老去,再來回憶這段時光,我會寫下四個字,“曾在 天涯”…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評論文學 | 原創藝術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editor@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