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ing Day   ¤ 王非


    外面又下雨了。

    那一天那一幕,又在我心中重演。

    记得那是将近下午3点,一个四月份的星期六。外面,和现在一样是下着雨。

    刚刚睡醒,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子里走了两圈。我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我只知道自己原来是多么的不舍得这个家。

    三年了,生活了三年的这个家,知道现在我才发现这里是这么的美丽,这么的难以忘怀。

    走到阳台上,看着眼前熟悉的景色,我竟然入迷了。以前我对这景色从不留意,可现在我却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的。

    并是不环境改变了人的思想,而是人的思想改变了环境。这话一点都不假。

    平时这个时候,外面都该很热闹,去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可今天,出奇的安静,安静到我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这是因为今天是星期六,还是因为今天下雨,我真的是不知道答案。

    我只知道自己原来是这么喜欢这种安静,它令我的内心也变得很安静,令我能用心回忆这三年来的一切。

    我才发觉,自己原来还有很多事还没有完成,还有很多人我还不能忘记,还有很多缘我还没有剪断。本已为走了,一切就解决了。可以吗?不见到不等于不存在,如果人真的可以去选择忘记某些东西,那这样的雨天也就不再有价值了。

    本来我是很讨厌雨天的,因为每到下雨天我就不能在放学后打篮球,每到下雨天的士就特别地难找,每到下雨天网吧总会提早满人……可现在,我真的希望天天都能下雨。

    突然间我有一丝冲动,我想出去,让雨打在我的脸上,手上,身上。

    正准备出门,手机响了。

    『喂!』

    [ 是我,我在你门口。]

    『静,什么,你在我门口?』

    我赶紧开了门,发现她真的就站在我的门口。水珠从她的头发中滑下,她的脸也湿润了,看我却不能判断那是泪水,还是雨水。她看住我,呼吸加重。从她的眼中我看到了悲伤,无奈和怨恨。

    『你到多久了?』

    [刚刚才到。]

    她的声音,不想我想象中的那么颤抖,反而很有力。很明显她心中的怨恨超过了悲伤。

    『进来吧。』

    站在门口,很不自在,还有她很冷,我知道。

    我马上去卫生间,想给她找个毛巾,可是我就是找不到。

    [不用找了,我说两句话就走。]

    她站在卫生间门口,眼睛中露出了一种哀求。

    我站起身,走到她面前。我很想说些什么,可那是喉咙中有种说不出的疼痛,通到我说不出话来。

    [你什么时候的飞机?]

    『明早7:30』

    [你怎么不告诉我?]

    她的语气中有点责怪。

    『我……我不想让你伤心。』

    [你以为你不告诉我,自己一个人走了,我就会开心了吗?难到你真的是连最后一面都不想见我吗? 不能见你最后一面,那将会令我,令我无法呼吸,你,你知道吗?]

    『嗯。』

    我无话可说,也不知道该不该说,更不知道从何说起。

    她盯着我,大概有30秒吧,她转过身缓缓地朝门口走去。看着她的背影,我看出了颓废。我很自责,也很无奈。我还能做些什么?我真的是无能为力,还有,我一直在为自己找借口。

    『静!』

    一个从我心中喊出的声音。

    她停了下来,一动也不动。我坐在地下,低下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知道我错了,也知道这么做会令你伤心,可我还能干些什么呢?走,是我的选择,我有我的原因,你也明白我的原因。现在在我面前的是一条路,一条很多人都幻想着的路,你知道我是找不到放弃的理由,你也不会让我去放弃的。可我不想离开你,就像不不想离开我一样。刚才我一直在回想这3年来我们一起度过的时光,每一点一滴都依旧是那么的宝贵,你的每一个表情,每一句话,我都记得很清楚。』

    我抬起头,看了看她,她还是背对着我。

    『太多的事我还没有完成,太多的人我还不能忘记。我也找不到完成事情的勇气,也找不到忘记人们的理由。我觉得很累,我连自己现在想要什么都不知道了。现在我的一切都很错,只有你,唯一只有你是对的。我只希望当我的一切很对了时,你会在我身边。和我一起享受我的成功,和我一起享受我的快乐。我不知道那天会是哪天,也不知道会不会有那一天。我知道错了,可我没有能力去改变了,一切都太迟了。现在唯一我能做的就是去面对痛苦,你说我还能去做什么啊?我自己难过我不在乎,可是现在要令你伤心,我真觉得我是罪人,我对不起你……我……』

    [我明白,我都明白。]

    她走到我身边,坐了下来,周围好安静,好安静。

    [非,我很冷,抱紧我,可以吗?]

    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她的眼中,已经没有悲伤,怨恨和无奈了。取而代之的是请求,一个她知道答案的求情。

    在我怀中,她没有说什么,一动也不动,像是睡着了。我不忍心“吵醒”她,我只想让她在我怀中就这样简简单单躺着,永永远远,forever and ever.

    [非,今晚能让我留下陪你吗?]

    她又问了我一个我不能拒绝的请求。

    我点了点头。

    第二天早上,我醒时,发现床的另一半已经没有任何温度了。

    随后,我也离开了。离开时,我没有想什么,只知道这是我要做的事,我该做的事,也是唯一我可以做的事。一个连选择权利都没有的事,又何必去多想呢?

    两年后的今天,又下雨了。

    又想到了静。

    又看见了她的那张脸。

    又感觉到了她身体的温度。

    又听见了她的那句

    [非,我很冷,你能抱紧我吗?]

    今天下雨了,你淋湿了吗?你还会冷吗?

       ~The End~

       2004/04/28

你有什么评论或感想吗? 请发表==> editor@aucca.com


| 返回首页 | 散文 | 小说 | 诗词 | 随笔漫谈 | 回忆录 |


©Copyright: 中华文化协会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support@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