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ing Day   ¤ 王非


    外面又下雨了。

    那一天那一幕,又在我心中重演。

    記得那是將近下午3點,一個四月份的星期六。外面,和現在一樣是下著雨。

    剛剛睡醒,一個人在空蕩蕩的房子裡走了兩圈。我不知道自己在找什麼,我 只知道自己原來是多麼的不捨得這個家。

    三年了,生活了三年的這個家,知道現在我才發現這裡是這麼的美麗,這麼 的難以忘懷。

    走到陽台上,看著眼前熟悉的景色,我竟然入迷了。以前我對這景色從不留 意,可現在我卻覺得這是世界上最美的。

    並是不環境改變了人的思想,而是人的思想改變了環境。這話一點都不假。

    平時這個時候,外面都該很熱鬧,去上學的上學,上班的上班。可今天,出 奇的安靜,安靜到我能聽見自己的心跳聲。這是因為今天是星期六,還是因為今天 下雨,我真的是不知道答案。

    我只知道自己原來是這麼喜歡這種安靜,它令我的內心也變得很安靜,令我 能用心回憶這三年來的一切。

    我才發覺,自己原來還有很多事還沒有完成,還有很多人我還不能忘記,還 有很多緣我還沒有剪斷。本已為走了,一切就解決了。可以嗎?不見到不等於不存 在,如果人真的可以去選擇忘記某些東西,那這樣的雨天也就不再有價值了。

    本來我是很討厭雨天的,因為每到下雨天我就不能在放學後打籃球,每到下 雨天的士就特別地難找,每到下雨天網吧總會提早滿人可現在,我真的希望天天都 能下雨。

    突然間我有一絲衝動,我想出去,讓雨打在我的臉上,手上,身上。

    正准備出門,手機響了。

    『喂!』

    [ 是我,我在你門口。]

    『靜,什麼,你在我門口?』

    我趕緊開了門,發現她真的就站在我的門口。水珠從她的頭發中滑下,她的 臉也濕潤了,看我卻不能判斷那是淚水,還是雨水。她看住我,呼吸加重。從她的 眼中我看到了悲傷,無奈和怨恨。

    『你到多久了?』

    [剛剛才到。]

    她的聲音,不想我想像中的那麼顫抖,反而很有力。很明顯她心中的怨恨超 過了悲傷。

    『進來吧。』

    站在門口,很不自在,還有她很冷,我知道。

    我馬上去衛生間,想給她找個毛巾,可是我就是找不到。

    [不用找了,我說兩句話就走。]

    她站在衛生間門口,眼睛中露出了一種哀求。

    我站起身,走到她面前。我很想說些什麼,可那是喉嚨中有種說不出的疼痛, 通到我說不出話來。

    [你什麼時候的飛機?]

    『明早7:30』

    [你怎麼不告訴我?]

    她的語氣中有點責怪。

    『我…我不想讓你傷心。』

    [你以為你不告訴我,自己一個人走了,我就會開心了嗎?難到你真的是連 最後一面都不想見我嗎? 不能見你最後一面,那將會令我,令我無法呼吸,你,你 知道嗎?]

    『嗯。』

    我無話可說,也不知道該不該說,更不知道從何說起。

    她盯著我,大概有30秒吧,她轉過身緩緩地朝門口走去。看著她的背影,我 看出了頹廢。我很自責,也很無奈。我還能做些什麼?我真的是無能為力,還有, 我一直在為自己找借口。

    『靜!』

    一個從我心中喊出的聲音。

    她停了下來,一動也不動。我坐在地下,低下頭,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我知道我錯了,也知道這麼做會令你傷心,可我還能幹些什麼呢?走,是 我的選擇,我有我的原因,你也明白我的原因。現在在我面前的是一條路,一條很 多人都幻想著的路,你知道我是找不到放棄的理由,你也不會讓我去放棄的。可我 不想離開你,就像你不想離開我一樣。剛才我一直在回想這3年來我們一起渡過的時 光,每一點一滴都依舊是那麼的寶貴,你的每一個表情,每一句話,我都記得很清 楚。』

    我抬起頭,看了看她,她還是背對著我。

    『太多的事我還沒有完成,太多的人我還不能忘記。我也找不到完成事情的 勇氣,也找不到忘記人們的理由。我覺得很累,我連自己現在想要什麼都不知道了。 現在我的一切都很錯,只有你,唯一只有你是對的。我只希望當我的一切很對了時, 你會在我身邊。和我一起享受我的成功,和我一起享受我的快樂。我不知道那天會 是哪天,也不知道會不會有那一天。我知道錯了,可我沒有能力去改變了,一切都 太遲了。現在唯一我能做的就是去面對痛苦,你說我還能去做什麼啊?我自己難過 我不在乎,可是現在要令你傷心,我真覺得我是罪人,我對不起你…我…』

    [我明白,我都明白。]

    她走到我身邊,坐了下來,周圍好安靜,好安靜。

    [非,我很冷,抱緊我,可以嗎?]

    我看著她,她也看著我。她的眼中,已經沒有悲傷,怨恨和無奈了。取而代 之的是請求,一個她知道答案的求情。

    在我懷中,她沒有說什麼,一動也不動,像是睡著了。我不忍心“吵醒”她, 我只想讓她在我懷中就這樣簡簡單單躺著,永永遠遠,forever and ever。

    [非,今晚能讓我留下陪你嗎?]

    她又問了我一個我不能拒絕的請求。

    我點了點頭。

    第二天早上,我醒時,發現床的另一半已經沒有任何溫度了。

    隨後,我也離開了。離開時,我沒有想什麼,只知道這是我要做的事,我該 做的事,也是唯一我可以做的事。一個連選擇權利都沒有的事,又何必去多想呢?

    兩年後的今天,又下雨了。

    又想到了靜。

    又看見了她的那張臉。

    又感覺到了她身體的溫度。

    又聽見了她的那句

    [非,我很冷,你能抱緊我嗎?]

    今天下雨了,你淋濕了嗎?你還會冷嗎?

       ~The End~
       2004/04/28

你有什麼評論或感想嗎? 請發表==> editor@aucca.com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support@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