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之行   ¤ 李澍



    在堪培拉辦中文學校五年,今年得到了一個機會赴上海參加中國國家僑委舉 辦的第三界世界華文教育研討會 ,十分高興。

    決定了行程,就該訂飛機票了,一想到要坐飛機頭就大了,我除了有恐高症, 還有恐窄症,一想到要縮在那個狹小的座位裡呆上十幾個小時,頭皮就發緊。可是 研討會畢竟是重要的,大上海畢竟是有吸引力的,我決定還是無論如何走一回。 .

    上了飛機 ,看到那個狹小的座位,心裡感到萬般無奈,無奈之餘不禁又感 嘆起自己的貧寒來了,倘若我有些錢,豈不是可以去坐那些比較寬敞的商務艙了嗎? 然而,我也不能抱怨自己十幾年來的安貧樂道,上帝待我已經不薄了,沒病沒災, 雖然沒大錢,可也不缺錢,知足長樂,我擠進了那個狹小的座位。坐穩之後倒也覺 得在裡面游刃有餘,想想這飛機本來是洋人發明的,座位本來是按洋人的尺寸設計 的,高大的他們尚且坐得下,我該不是最難受的一個。

    晚上到了東京,住在東京的朋友- Lyn 和丈夫開車從100多公里 之外的地 方來看我,我們在機場那眾多的日式小餐館裡選了一間坐了下來,點了些 SUSHIMI, 要了酒,邊吃,邊喝,邊聊。我贊嘆他們的青春依舊,哀嘆自己的體重長勢兇猛, 他們勸我加強鍛鍊,我告訴他們我親眼看見多少大胖子都是越練越胖,我不想去白 費那個力氣了,試過一兩種減肥藥之後,也就只好聽其自然了。 吃夠,喝夠,聊夠, 他們送我回旅館,然後再開 100 小時候交的朋友就是這樣了;一會值千金。

    旅館是 JAL 的旅館,四星級,房間卻小得可憐,又一次顯露出了日本彈丸 之地的窘迫,如果是在澳洲,四星級旅館起碼要大出四倍。

    第二天中午到達上海,上海僑委的人已經在接機了,因為代表們來自三十幾 個不同的國家和地區,每個人到達上海的時間都不同,僑委的人幾乎得一個一個的 接,一個一個的送,我很為給他們造成了這麼巨大的工作量感到歉疚。

    會議安排在銀河賓館,這是一個四,五星級的賓館,簽到後,知道會議要在 第二天才開始,我把行李箱往房間裡一放,就趕緊跑出去 SHOPPING 有句順口溜是 這樣的:“到了東北才知道自己膽小,到了北京才知道自己官小,到了上海才知道 自己穿的不好。”,可想而知,上海的時裝一定是全國之最了,我當然不能放過這 個大好機會,一定要去瀏覽一下上海的時裝,並豐富一下自己的衣柜。

    沒出發的時候就已經向上海來的朋友打聽好了;哪條街值得一逛,哪間商店 值得一進。我徑直的奔向“太平洋百貨公司”,這是悉尼的一位朋友首荐的。進到 商店一看,衣服的造型,質量都不錯,只是沒有我能穿的,我這才想起來;悉尼的 那位朋友是一位小我將近 20 歲的靚女,不但相貌姣好,身材更是一流,這裡的衣 服對於她件件美妙,對於我卻是風馬牛不相及,售貨員小姐見了她一定是熱情洋溢, 百般奉迎,可是見了我只有不冷不熱的一句:“阿姨你不好穿。”我想我還是趕快 跑出去找找“夕陽紅”之類的商店吧。

    幾間商店找過去,這樣的地方還真給我找到了,這是一間由小日本設計,上 海工人縫製的服裝櫃台,而且是專門為中年婦女設計的。看到我進來,兩位售貨員 小姐像久待的獵人終於發現了獵物一樣立刻圍了上來,她們一改上海人稱呼中年婦 女“阿姨”的習慣叫我“小姐”,小姐就小姐吧,就是叫我小姑娘,該不買也還是 不會買的。她們圍著我小心翼翼的侍奉著,她們說這種衣服是專門為我這樣的“小 姐”設計的,穿上不顯肚子,弄得我哭笑不得,我真不知道她們是在恭維我,還是 在譏笑我,我下意識的收了收我的肚子。儘管如此,這衣服造型的典雅,做工的精 細,還是吸引了我。看到我有心購買,她們更緊張了,手忙腳亂的替我試了一件又 一件,直到我掏出錢來買了兩套為止。

    回到旅館已經10 點多了,進到房間,見到了大會分配給我的同屋-一位從 悉尼來的的女教師。我很高興能與這麼一位搞了一輩子教育工作的老前輩分配在一 個房間,但是我們也都遺憾大會沒有把我們與別的國家的代表分配在一起,這樣我 們就可以多跟別的國家的朋友聊聊,了解一些別的國家的華文教育的情況了。

    第二天,大會在賓館的宴會廳隆重開幕,來自全球 32個國家的230多位代表 共濟一堂,上海市副市長周禹鵬,全國人大副委員長許嘉璐,國務院僑辦副主任劉 澤澎,出席了會議並講了話。接下來是表彰海外華文教育先進工作者,全球共有 310 名海外華文教育先進工作者受到表彰,但只有少於半數的人有幸參加這次會議, 20多 名得到了上台領獎的機會。之後是全體與會者合影留念。

    下午是大會代表發言,大會主持人首先宣布了發言的規定;每位發言人限時 12 分鐘,主持人在十分鐘時搖鈴提醒發言人抓緊時間按時結束發言,本人對此規 定極為贊賞,因為目前海外僑界的華文教育還處於起步階段,各國代表的發言還只 能是綜述各地華文教育的概況,談不上學術性, 10-12分鐘足夠了。

    第一位發言的人是國家對外漢語教學辦公室副主任李女士,李女士不愧是國 家幹部,講起話來抑揚頓挫,慷慨激昂,加之聲音洪亮,給人一種在天安門城樓上 做報告的感覺。

    接下來是全美中文學校協會的代表,也是一位姓李的女士,李女士綜述了美 國 90 年以前的老式華文教育和90 年以後以大陸新移民為主的新型華文教育,這股 新型華文教育的浪潮發展得極為迅速,她們的華文學校已經從94 年的 16 所發展到 現在的 150 所。美國的華文教育形勢喜人,可惜李女士的發言過長,在主持人搖鈴 後又款款的講了七、八分鐘,沉著冷靜,毫無愧色,令人佩服。

    有了李女士的先例,以後的十幾位代表都講得不緊不慢,主持人的鈴聲搖得 很無奈。

    第二天,代表們繼續發言。今天第一位發言的代表是從墨爾本來的孫先生, 孫先生大概也很不滿意昨天的拖延,他一上台就聲明;他一定在 12分鐘之內結束自 己的發言滾下台去。

    由於有了好的開始,這天的發言控制的很好,大家都在限定的時間內把自己 要講的話講完了。孫先生的講話很振奮人心,他是墨爾本的大陸新移民,但他的中 文學校卻是墨爾本最大的,他們有近 2000 名學生,還有校辦印刷廠,他有決心在 下一個世紀辦一所私立全日制澳華雙語小學,他是兩百多名代表中唯一敢提出這個 目標的人,他的講話贏得了全場熱烈的掌聲。

    接下來是日本,菲律賓,法國,荷蘭等十幾個國家的代表,他們的講話都是 介紹各國華文教育的概況,不在此贅述。

    在這裡我還想提一下的,是一位我們最最親愛的北朝鮮的弟兄,他首先用 “最最敬愛的”這句話把台上的六位首長一一點到,然後用“條條江河歸大海,朵 朵葵花向太陽”表達了自己的紅心,這種似曾相識的稱呼、話語把我們一下子帶回 到了六,七十年代的中國。聽著他的講話,不禁感到悲哀,我們已經從個人崇拜的 魔厴中走出來了,他們什麼時候才能呢?

    聽了兩天二十幾位代表們的講話,使我對世界各國目前的華文教育有了一些 基本的了解;歐洲、北美、澳洲等地,以大陸簡體字為主的華文教育雖然起步較晚, 但發展迅速,目前已成為各地華文教育的主體,但都是作為當地國家的第二語言來 學的,課程都安排在周末。東南亞地區的華文教育就不同,這些地區因為華人去的 早,去的多,他們的華文教育源遠久長,很多中文學校都是當做主體學校來辦的, 都是全日制學校,他們都是用中文上課,他們的辦學方法、需要的教材和我們的截 然不同。

    大會在 8 月 3 日下午閉幕,國務院僑辦文教司丘進司長做了總結報告。這 三天的會議安排的非常緊湊,各種項目進行得有條不紊,說明上海不但在城市的外 貌上有了日新月異的變化,上海人的工作作風也有了很大的改進,充分顯示了上海 人的聰明才智。

    接下來的幾天是參觀訪問,第一天參觀外灘,東方明珠,第二天參觀蘇州的 園林和周莊。

    外灘比之悉尼的達令港雖然小得多,但是周圍沒有高大的建築物阻擋視線, 倒也清爽有致,抬眼望去,一片海灣盡收眼底,不似達令港;雜亂無章,各種旅館, 游樂場堆積岸邊,令人無所適從。

    高度居世界第三的東方明珠塔是上海人的驕傲,可是我卻覺得她是上海人的 一個尷尬,她的造型太醜陋了,明珠的創意是好的,可是為什麼建築師不能用一些 更優美的線條把它們穿起來呢,杵在地面上的那三根柱子實在是太難看了,太笨拙 了,不知是哪位市長選定的設計圖,如果市長先生沒有品味,整個城市就得跟著倒 霉,就像北京,因為陳其同說了北京的建築物要東西結合,他喜歡中式的屋頂,於 是北京無論多輝煌的建築物都有著一個像清朝官員的帽子一樣的屋頂,看上去實在 滑稽極了,一個城市的外觀也就被這個狗屁不通的市長先生糟蹋殆盡。

    文革的時候大串聯曾去過蘇州,但已完全沒有印象,旅游車上的蘇州導游小 姐聰明伶俐,一付伶牙俐齒把意大利的佛勞倫薩給比沒了,蘇州有沒有佛勞倫薩美, 建得有沒有佛勞倫薩早,我不知道,因為我沒有去過佛勞倫薩,跟堪培拉比,它是 太擁擠了,也太雜亂了,雖說點綴在蘇州城的幾十座園林玲瓏剔透,巧奪天工,但 是遊人太多,使人沒法觀賞它的全貌,也就沒了觀賞它的心情。

    周莊在陳逸飛沒有把它畫進畫布帶到美國去的時候,是個恬靜的小水鄉,一 條碧綠的河水蜿蜒的流過小鎮,兩岸白牆黑頂的房屋依次排去,高高矮矮,錯落有 致,我真願意它至今還無聲無息的躺在江南那個小角落裡,沒有如許多的遊人,沒 有如許多擁擠在原本已經非常狹小的河岸兩旁叫賣著的小商小販,沒有掛在白牆黑 頂的 房屋上的奇奇怪怪的各色招牌、旗幡,我甚而看見一個造型古樸的飛檐上高高 的掛著一個巨大的,紙糊的,彩色已褪去不少的,在西方復活節才有的 BUNNY RABBIT ,不倫不類,大煞風景。

    水鄉那小橋、流水、人家的恬靜怕是永遠的被陳逸飛那幅叫“故鄉”的畫帶 走了。

    儘管如此,上海、蘇州、水鄉周莊還是深深的留在我的記憶裡了,如夢如幻, 不時牽動著我回去看看的心情。

你有什麼評論或感想嗎? 請發表==> editor@aucca.com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support@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