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没有星,只有烟   ¤ 王非


    我16岁,美国法律规定不能抽烟,因此,昨晚我又犯了法。

    我最好的朋友,Jessica, 她今年满18岁,因此我常让她帮我买烟。至于什么牌子的烟,我不在乎。

    在美国给未成年人买烟,是很大的罪,有可能要去坐牢。可她从没有犹豫,总是很爽快的答应我。这是因为她知道我抽烟的原因,也知道我是不会给人发现的。事实也是,除了她以外,没有一个人知道我抽烟。而说到第一次我抽烟,那还发生在2年前,也就是我刚来美国后一个星期的事。

    Jessica说她不能想象出我抽烟时的样子,因为她从来都没看见过我抽烟,不单止是她,没一个人看见过我抽烟时的样子。说实在的,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自己抽烟时的样子。

    我上瘾了吗?我不知道。

    有烟瘾的人,总是会心里渴望着抽烟的。

    我每星期5 都去医院做社工。上星期,我见到一个病人独自一人坐在吸烟区里吸着烟。他身上穿的绿袍子告诉了我,他患的是大病。他旁边的烟灰缸告诉了我,他的烟瘾实在不小。当这个星期我去时,他不在了。问了问人,才知道他得的是lung cancer,这个星期2晚动了手术,结果他死在了手术台上。烟瘾的力量――能让一个有肺癌的人在临动手术之前都要抽完最后一根烟,然后笑着死在手术台上。

    我从没渴望过抽烟。时常去朋友的家里玩,他们都会乘家里没人时偷着抽烟。当他们问我要不要时,我都会收下,然后放在口袋里。他们问我为什么,我说我现在还不需要。

    有烟瘾的人,总是抽着自己的那个老牌子。

    他们说香烟是有味道的,不同牌子的烟味道也不同。

    我从来没觉得香烟有味道,也不知道不同牌子间的不同点。对我来说他们都一样,这是因为我从没注意过香烟的味道。每次我给Jessca钱买烟时,她总会问我什么牌子。我没有回答,只是给了她一个笑容。当她给我烟时,也总会说“SIB”。我们间的暗号:我的笑容代表我不在乎什么牌子,而她的SIB就是“Smoke Is Bad”的简写。

    还记得第一次叫她给我买烟时,

    她问我:

    “why you like to smoke so much.”

    我回答:

    “I don’t like it , I need it.”

    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过问关于我吸烟的事。

    是的,我不喜欢抽烟,可我需要它。 每次在我不开心时,我需要它。

    就像昨晚那样,我一人在夜里2:00起来,偷偷地爬上屋顶,开始抽烟。记得上次我做这事还是一个星期前,那次是因为学校里发生的一些事让我很难过。这次,是因为买车的事。

    在屋顶,是很舒服的。周围都很黑,很静。

    美国社会生活压力很大,给我的感觉就是周围每分钟都很吵,很乱,节奏很快。我不喜欢,可我也要保持这种节奏,不然我就会掉队,就会给淘汰。有时我还要超过这种节奏,让自己拥有更快的速度。这才能成为周围人的焦点,这才能出类拔萃,这才能得到成功。对一个刚来美国才2年的人来说,压力真的很大。我需要安静的空间去思考,去休息,去找回我自己。

    所以我就有了这个习惯,每次当我躺在安静的黑暗中,我就会不由自主地燃上了一根烟,一个人抽上了。

    我喜欢看着这些烟从我口中喷出,随着空气慢慢地上升着,然后全部消失。接着我心中的烦恼也就随着这些烟一起就这样消失了,我变得很轻松,很愉快。我认为所有的一切都不再重要了,所有的难题也不再难倒我了。生活中一切的“不如意”此刻都离我而去,学习上的一切压力都变很轻,感情上的一切迷宫都成了平坦的大道。我知道明天一早一切烦恼又会再次回来,可是,who cares?

   多数人夜晚上屋顶是为了看星星,可是昨晚没有星,只有我,和我的烟。我难过了吗?我失望了吗?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昨晚我脸上带着的,是一种叫做微笑的表情。

          ~The End~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你有什么评论或感想吗? 请发表==> editor@aucca.com


| 返回首页 | 散文 | 小说 | 诗词 | 随笔漫谈 | 回忆录 |


©Copyright: 中华文化协会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support@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