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藝人  ¤ 周昕


    每逢雙週星期四政府發薪水的日子﹐商場中心附近的主要過道就來了許多街頭藝人﹔ 有吹笛子的、彈吉他的、拉手風琴的、 彈電子琴的、獨唱的、或者單單搞笑的,無 非都是想撈點外快混口飯吃。澳洲人慷慨大方﹐口袋媢s錢太多﹐沉甸甸的就嫌麻 煩﹐看哪個街頭藝人演得好的﹐或者順眼的﹐就丟幾個零錢在他們的樂器盒或者帽 子堙C所以有句俗話說﹐在澳洲沒有餓肚子的窮人﹐卻有的是傻了、瘋了和破產了 的富人。

    街頭藝人中很少有拉小提琴的﹐大概能買得起小提琴的﹐一般都不會太窮﹐窮人家 的小孩還真買不起小提琴﹐學費也交不起。所以這天來了個拉小提琴的街頭藝人﹐ 就特別引人注目。

    楊子奇和同事馬克午修時間﹐要進商場中心﹐老遠就聽到琴聲。走到跟前﹐看是一 個少年在拉小提琴﹐舒緩的音色從拉弓的手和彈指間淌流出來。楊子奇從不是很流 暢的琴音可以聽得出來那少年雖然有基本功底﹐但是掌控的能力差強人意,或許是有 點心神不定吧。楊子奇看那少年靦腆的樣子﹐回想起自己剛到澳洲時﹐逼不得已在 街頭賣藝的情景。唉﹐都十幾年過去了。人家都說澳洲的小孩真幸福﹐但他的琴音 中帶有憂傷﹐難道這少年也有心酸的事﹖

    “Hey, Young, show him how to play violin!( 嘿﹐楊﹐露一手讓他看看怎樣拉 小提琴﹗)”馬克的話打斷了他的沉思。楊子奇的朋友都知道他拉得一手好琴。子奇 沒理馬克﹐仍然看著少年﹐再看看琴盒堙M只有幾個鎳幣。想他以前剛開始在街頭 拉琴時﹐也有點靦腆﹐覺得多丟人啊﹗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對自己說了多少次﹐就 當是每天練琴吧。硬著頭皮﹐把琴盒往地上一放。只要一拉開琴﹐就不怕了。琴盒 堛瑪幣也越來越多。拉一次琴平均可以賺個三十塊左右澳幣﹐他一星期省吃儉用 的飯菜錢就有了著落。

    “Come on, Young, come on!(來吧﹐楊﹐來(露一手)吧﹗)”馬克繼續慫恿子奇。

    “Does he know how to play?(他知道怎麼拉小提琴嗎﹖)”旁邊有人問馬克。

    “He plays very well. I heard him play long time ago and would like to hear him play the violin suite again. (他拉得非常好。我很久以前聽他拉過﹐ 很想再聽他拉的小提琴組曲。)”馬克回答。

    “Then let him play.(那麼讓他來表演。)”那人也慫恿著子奇。那少年看著子奇﹐ 就把琴遞了過來﹐說﹕

    “Okay, you play for us.(好﹐你來給我們拉一曲。)”

    子奇拗不過﹐就接過提琴。調試了幾下﹐手腕一動﹐馬上就聽得出跟少年人拉的完 全不一樣。委婉連綿的琴音傾瀉而出﹐輕快時有如彩蝶翩翩飛舞的愉悅﹔淒迷時有 如少女情意綿綿的心懷。那悠揚動聽的旋律﹐有歡暢、有悲愴﹐震憾著每個人的心 靈﹐好像在訴說著一段人間亙古的傳奇故事。

    這優美的琴音把一群人都聽得呆了。引來了更多的過路人。

    一曲終了﹐子奇收手凝然不動﹐那餘音卻仍然在人們的耳邊繚繞﹐心中迴蕩。一陣 休止過後﹐大家鼓起掌來。子奇有點不好意思地把琴還給少年﹐順手在琴盒堜韙F 幾個錢幣。別人也跟著往琴盒堜鬵幣﹐一下子琴盒都快滿了。

    子奇趁機快速離開現場。

    “That was really excellent!(那真是卓越﹗)”馬克趕上來讚賞他說。子奇對他 回報一笑。馬克又說那叫雷蒙的少年感謝他的幫忙﹐使他得了不少零錢﹐還說要找 他學琴。子奇笑笑﹐並不在意。

    週末很快過去。星期一總是子奇最忙的一天﹐連中午都沒得休息﹐隨便在辦公室吃 了點麵包。忙的時候﹐時間飛逝﹐下班時已近黃昏。子奇剛走出辦公大樓﹐雷蒙迎 了上來﹐好像已經等了一段時間。首先謝謝子奇上星期四的精彩表演﹐接著就說明 來意﹐希望能學他拉的那首組曲。子奇說他不會教琴﹐也很久不碰小提琴了﹐上星 期四是馬克瞎起哄。雷蒙苦苦相求, 子奇只有轉移話題﹐就問雷蒙為何賣藝街頭﹖ 雷蒙默然

    夕陽無限好﹐兩人走著、走著,就在附近的公園長靠背木椅上坐下。子奇問雷蒙說: “街頭賣藝﹐能賺多少﹖這並不是長久之計﹐就算你學會了我拉的那首‘Butterfly Lovers (梁祝小提琴曲) ’﹐又如何﹖”雷蒙終於打開了沉默……

    原來雷蒙的父母去年因為車禍﹐父死母重傷﹐家境一下子全變了。雖然澳洲的醫療 福利良好﹐母親治傷﹐並無問題。即使母親傷癒之後不能工作﹐靠父親的退休撫恤 金及社會福利﹐起碼的生活也並無困難。但是雷蒙想上大學﹐除了打工之外﹐就是 靠街頭賣藝﹐才能多存點錢﹐上得起大學。雷蒙又說他是真的喜歡子奇拉的那曲動 聽的 Butterfly Lovers﹐才想找他學。這跟他賣藝街頭想多存點錢是不相關的兩回 事。子奇見他態度誠懇﹐又是一再相求﹐遂勉強答應要考慮之後再說。雷蒙懇求再 三﹐與子奇約好時間聽他回話﹐才告別而去。

    雲淡風清﹐子奇走在回家的路上﹐想著雷蒙的遭遇。他是因為父親去逝﹐才開始街 頭賣藝﹔自己卻是因為父親去逝﹐才封琴停止了街頭賣藝。自己與雷蒙竟是因果雷 同、前後在人生舞台街頭場景前﹐拉小提琴的兩個街頭賣藝人。 子奇突然想起爸爸以前督促他拉琴時說過的話﹕“琴要越拉才會越好﹐你拉﹐它就 有了生命﹔你不拉﹐它就廢死了。三年不拉﹐它就廢了﹔五年不拉﹐它就死了。” 自從爸爸過世後﹐他就傷心悲痛地封了琴﹐一直沒再動過爸爸給他的琴。他想著﹐ 一陣心酸﹐爸爸死了﹐不能復活﹐我可不能讓那琴也死了。他決心回家把琴拿出來 , 教雷蒙拉梁祝小提琴曲。也要藉機會告訴雷蒙那個人死後化為彩蝶、有著美好希 望的故事﹐激勵雷蒙﹐鼓舞自己。

    2005年7月於澳洲坎培拉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評論文學 | 原創藝術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