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tory Just for You
(一篇只献给你的故事)
  藍掲


不错
这是我写的故事
一篇献给你的故事
只希望一天你
能够看见

            (匯)

Phone Call

    2003 年 12 月 26 日,明天就是你的 17 岁生日。其实就算你不提前 E-mail 邀请我,我也记得明天就是你的生日。是的,我又怎么会忘记呢?

    我真的是很想去你的生日舞会,可我又不敢去。我不敢去,并不再是因为我不会跳舞了。我不敢去,是因为我不想再点燃心中爱你的那一盏火。也许我该说那盏火根本就没息灭过,只是我知道再次遇见你,只会让它烧得更灿烂,更旺盛。

    其实在 4 个月之前,这盏火曾经烧到了极点。但我却努力地尝试去扑灭它,因为我明白,当时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去爱你,我认为自己不能让你得到满足,也不能给你需要的一切。我明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能从朋友升华到情侣,但我却没有尝试。我也不知道我是对,还是错。

    在我正在挣扎自己是去还是不去时,你给我打了电话。

    "Hi, is this Fei (你好, 请问你是 Fei 吗)?"

    "Yea. (是的)"

    "Hey Fei, this is Joan (你好 Fei ,这是 Joan 啊) !"

    我可以听得出她非常激动, 毕竟我们已经3个月没听过彼此的声音了。

    "Hi, Joan. How are u doing (你好, Joan 。最近怎么样啊)?"

    虽然我也很高兴再次听见她的声音,但我就是那种老是压抑自己的人,不愿意向人显露我的本意。即使我激情万分,可我还是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神情。

    "You know what? Tomorrow is my birthday (你知道吗?明天就是我的生日了)."

    "Oh! Yea! Happy birthday, Joan (噢,是吗? 生日快乐啊, Joan )."

    其实我早就知道明天是她的生日,但我又要装成自己不知道,不然她一定会生气,怪我没有打电话给她祝她生日愉快。

    "Thx, I will have a birthday party tomorrow night, so are you gonna come? Come on Fei, come please, I want to see u, we haven't seen each other for a long time (谢谢。我明晚将会举行一个生日晚会,你来吗?来嘛, Fei ,我很想见见你啊,我们已经好久都没见过对方了)."

    她的语气,真的是很诚恳,我就算找偏了整个汉语辞典都找不出一个可以拒绝她的词语来。再说我们说的是英语,就算能找到一个词语出来,我也不一定能把它翻译成英文,还有其实给了这么多欺骗自己的借口,最终都还是掩盖不了心中早已明确的那个真正的原因:我想去,是因为我想见她,我想见她,是因为我还喜欢她。

    "Yea, really a long time, four months and seven days (嗯,真的有好久了,足足四个月零七天啊)."

    "Are u serious? Really seven days (真的吗?真的是零七天)?"

    "If u still think I am Chinese, than u should believe my math (如果你还认为我是中国人的话,那你就该相信我的数学能力)."

    "Ha ha ..., sure you are. You are still funny just like four months and seven days ago, I guess you will never change your style (呵呵... 你当然是啦。你还和四个月零七天前你一摸一样,依旧那么的风趣,我猜你是永远都改变不了你的风格了)."

    她笑得很开心,听到她那种开心的笑声,我真的是很满足,也很自豪。我唯一能给她的,可能就只有这个。但我觉得这并不够,我要给她更多更多的东西,不单只是这笑完后就消失了的joke(笑话)。

    "You know I am not trying to be funny, I dont even think I am a funny person. But I dont know why every time you laughed so hard, so I guess I am funny then (你知道我不是故意逗你笑的,就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是一个风趣的人。但是看你每次都笑得那么的开心,所以我想,可能我就是天生风趣吧."

    "Fei, trust me, you are. So are you gonna come ( Fei ,相信我,你就是。对了你到底能不能来啊)?"

    "I guess I am (我猜我能吧)."

    "For real? Fei (真的吗? Fei )?"

    "Yea! Even I run I will get to your house by the time party begins (是的,就算我跑步我也会在晚会开始之前到达你家的)."

    "Ha ... ok, then I see you tomorrow night at 7:00. You know where is my house right (呵... 那好,明晚七点钟准时见哦。你知道我住在哪里对吗)?"

    她总能分辩出哪些是我说的笑话,哪些是实话。其实我想也不难,她知道我是从来不拿大事来开玩笑的,而去她的 party ,这可是很大很大的事,大到我连续两晚失眠 就是为了来虑自己是去还是不去这个问题。我真傻,两晚考虑的结果,还不如她的一声电话。或许我该说,她的请求,真的是很难很难推辞。我又怎么忍心看到她失望呢?

    "What's wrong Fei? You know where is my house (真的了 Fei ,你知不知道我家在哪里啊)?"

    "Oh, I am just thinking if I know, I guess I do know. Is in Florida, right? (哦,我正在想呢。我猜我知道,你家是在佛罗理达,对吗)"

    "Fei! Haha ... for real you know it or not ( Fei !哈哈... 说真的你到底知不知道啊)?"

    她尝试着很认真地问我,可是她动人的笑容早已把认真给冲走了。

    "He ... you have to give a foreigner a chance to finish his talking first. It's in Florida, Pembroke Pines, right (呵... 你可要给我这个外国人一个机会让他先完成他的句子啊。是在佛罗理达, Pembroke Pines 区,对吗)?"

    "Yea! Keep thinking (对!继续努力)."

    "Southwest 12th street ( Southwest 12 街)?"

    "Yea, and what is my house number (对,那我家的门牌号码呢)?"

    "I guess, I think, I believe is 11660, is that right (我猜,我想,我估计应该是 11660 号,对吗)?"

    "Wo! Fei you are so smart (哇! Fei 你真的是聪明啊)!"

    说完她在电话那一边为我鼓掌。

    "He ... the address is right in front of me, remember we went to the summer camp together and there's a sheet of communication paper shows everybody's home address. I just found it (哈... 你的地址现在就在我面前啊,还记得我们一起去的那个夏令营吗?营里每个人都有那么一张通讯录上面写者大家的地址的,我刚才才找到)."

    "Whatever Fei! I know you smart (知道你了不起了)."

    她的语气有点讽刺,不过我知道她是开玩笑的。 "I am just joking you know (你知道我只是开玩笑的)." 她还是在我回答前补上了这句话。

    "You just say I am smart, so sure I can tell you are just joking, isn't that right Joan (你才说我聪明呢,那我当然就知道你是在开玩笑的咯,对吗 Joan )?"

    "Yea Yea, so see you tomorrow night then (是,是,那我们明晚再见了)."

    "Ok, I will be there no matter what (好,我明晚无论如何都会到的)."

    "Thanks Fei. I have to go now, to pick a nice dress for tomorrow night (谢谢你了, Fei. 我现在要出去了,准备买件漂亮的衣服给明天晚上穿)."

    "Go ahead, see you tomorrow night (去吧,明晚见)."

    挂上电话后,我发现4个月零7 天后的我们一直没变。在她面前我依然是很会逗她开心; 在我面前的她,还是很喜欢被我逗得哈哈笑。是的,时间并没有改变一切,至少她对我是没有改变的,但是我相信时间不多不少改变了我的想法。这到也是,一直以来,问题都不在她身上,而是在我的身上。

Summer Camp

    说到我和她是怎么认识的,那还要回到4个月零7天前的这个夏令营。

    夏令营的全名叫做 AHEC Summer Health Careers Camp. 顾名思义,是一个 camp 能让我们了解更多有关医学上的职业区分和每个职业的具体范围和要求。医学上的职业成千上万,每个不同方面的医科都有不同的工作,不同等级的工作的 要求和范围也都不同。比如说 Nursing (护士职业),就分儿童科,老年人科和孕妇的科等等。学儿童科的和老年人科的,内容都不怎么相同,孕妇科的就更不用说。所以这个 camp 就是让我们深入了解每个不同的医学职业所包含的种种细节,好让我们更加明确自己和自己将来想要走的道路。

    整个 camp 是免费的,我指一分钱都不用自己掏。别以为美国就有天上掉馅饼这种好事,不用钱,并不是说人人都能去。想去的话,那可要先写一篇文章。里面要回答到几个问题,那就是:你为什么想成为一为医护人员;你为什么想来这个夏令营;你为什么认为这个夏令营可以对你的未来产生帮助。

    其实答案都不难答,你为什么想去当医生,答案普遍是因为想为人民服务。一些比较正直的人还会说因为医疗人员的工资很乐观,写这个没关系,因为这只是在为人民服务这个的基础原因上加点点缀。再说其实大家心里面都明白这也是一个主要原因,要是当医生的人连开巴士的人的工资都不如,那想必当医生的人数也会大大下降。谁愿意读 8-10 年的苦书,然后出来后连一些高中都还没毕业的巴士司机的物质生活还不如。所以在这里提到金钱这点,不但没伤害,反而让人觉得你诚实。一些大脑有排泻物(凡称大脑有屎)的人,会写因为我父母说当医生钱多,所以我想当医生。 Well, 如果你能写出这种答案的话,想必你的智力也将会成为你当一名医生的重大障碍。所以来这个 camp 也只会浪费纳税人的金钱, 100% 不中选。

    至于你为什么想来这个夏令营,这个问题的答案普遍也是因为我相信这个夏令营能帮我了解更多的医学知识,为我的将来起到帮助等等类似的答案。一些正直的人会在写完正式原因后加上因为这个 camp 是不用钱的,其它 camp 的费用都很高,我家支付不起,所以我希望你们能给我一个机会。这个也是在标准答案上加点人性化的色彩,有利而无弊。一些大脑有 SHIT 的人( Joan 说过,有时候拼出一些脏字能让人觉得稍微文明一点,比如说" you are full of S-H-I-T" 听起来比" you are full of shit"要文明一点。所以在这里我用用,看看有没有效果)也许会写,因为暑假在家里也没事做,这个camp 是免费的,说不定还能在里面遇见几个美女,所以我决定来这个 camp 。 Well, 同上, 100% 不中选。

    其实美国很多的时候一些选拔赛所给的题目都是这样,都有一个或几个普遍的答案。就像 College Application (大学申请表) 上面的问题问来问去都是那几个,答案答来答去都是皮变肉不变。所以往往一些附加的条件才是取胜的关键。

    就说我,在 summer camp 的文章中,我强调自己刚来美国不久,所以这个 camp 能让我接触到更多的人,了解更多的美国社会,知道更多的美国医疗系统,学到更多的英语。所以这个 camp 对我的益处是比别人都要多的,因此我很希望能被入选。

    哈哈,结果果然不出我所料,我被选中了,有时初到贵境的还真的有点优惠。

    就这样,我成了全 Florida 60 个入选人中的一名,说一点都不骄傲,是假的。

    入选后,我收到了 camp 寄来的一份包裹,里面详细介绍了要带些什么东西和夏令营的注意事项。

    读完后,我就知道虽然这个 camp 只有一个星期,可是去的地方可不少。而且去的地方也不只是医院,还有些游乐场所呢。

    我们住在 NOVA University(一所大学) 的学生宿舍里,男的楼下女的楼上(要是混住的话我想尝试来的人会更多),每晚 12 点准时关灯睡觉。楼梯间有保安,以防 Color Wolf(有颜色的狼) 想"混黑摸鱼",偷偷摸摸地上 2 楼干坏事。

    看起来这个 camp 还挺不错的,我日盼夜盼,希望暑假快快到来。幸好当时我不认识 Joan, 也不知道她也入选了。不然的话,我想我一定在夜晚成了猫夜猫(因为失眠)白天成了中国国保熊猫(因为熊猫眼)。

    ===> 和匯嫗

低嗤焚担得胎賜湖訛? 萩窟燕==> editor@aucca.com


| 卦指遍匈 | 柊猟 | 弌傍 | 鮒簡 | 昧永只霧 | 指吮村 |


©Copyright: 嶄鯖猟晒亅氏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support@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