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家的母老虎  ¤ 樂飛



    母老虎是俺給老婆起的外號,因為她脾氣暴躁,動輒無名火就衝天燃燒,常燒得俺 焦頭爛額,疤痕累累;她高八度的罵咧聲如虎吼嘯,時嚇得俺噤若寒蟬,膽戰心驚。 以下的順口溜就是俺的生動寫照:河東一聲吼,丈夫抖三抖;媳婦一瞪眼,男人跪 搓板;老婆一發怒,老公街上住。

    婚前,俺對母老虎的颶風火暴脾氣一點都不了解,因為我們是在旅行中邂逅一見鐘 情的。憑心而論,她長得如花似玉,風情萬種,光彩照人,是個讓人看得心猿意馬、 想入非非的美人兒。在那次難忘的旅行中,她坐俺對面,其傾城美貌一下子就沾住 了俺的眼球。交談時俺愕然發現,我們竟來自同一城市。接下來,俺倆就開始了如火 如荼的愛情“高燒”期,高燒不足一月,滾燙的熱氣騰騰的愛情就把俺倆拽進了洞房。 從此,這隻母老虎便堂而皇之地闖入了俺的生活,把俺弄得五迷三道,神神兮兮的。

    婚後才發現,她的脾氣是一觸即蹦,宛如一座隨時都可能噴發的火山,何時噴灑岩 漿俺根本無從知曉。做事沒有按照她的方式,說話沒有按照她的思路,甚至她不悅 時俺關切問問,都會被她罵得狗血淋頭。對她毫無道理可講,因為她一貫正確,就像 一部電影埵野y台詞所說:“墨索里尼總是有理”。結婚的頭年,俺還試圖跟她講道 理,擺耐心,但每次都被她的胡攪蠻纏氣得七竅生煙,最後總是吵得聲嘶音啞,不亦 樂乎。曾數次動過休她的念頭,但出於種種原因,始終未動真格的。決心下得最大的 一次,俺單獨找過律師咨詢,後來又沒由來地卻步了。

    俗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磨合幾年,她的倔強脾氣不改絲毫丁點。然而,這 不該留戀的婚姻還得無可奈何地維持下去,咋辦?只好重新塑造自己唄。於是,俺對 她採取了俯首帖耳,百依百順、說一不二的高舉白旗政策。尤其是經過幾場艱苦卓絕 的重大“戰役”敗得慘不忍睹後,俺下決心苦研作戰兵法,在實踐中摸索總結出和母 老虎幹仗時自我保護的十六字方針:媳氣俺乖,媳怒俺木,媳吼俺蔫,媳揍俺溜。.

    你還別說,打從嚴格執行投降妥協政策後,受益之處還真不少。感受最深的是,以 前那些惶恐母老虎的常發病逐一痊愈:如夜媗巨鴞拲C的呼嚕聲就驚厥的毛病不翼而 飛;聞到媳婦大呼疾喊就小便失禁的難言之隱沒了;看到電視上和老婆形像相似的人 抑或卡通畫,腿肚子也不再抽筋了。但從此卻患上了一種新的疾病,名曰“慢性氣管 炎”。有啥法子呢?為滿足沒斤沒兩狗屁不值的虛榮心,擇偶直取女子漂亮外表,而 不顧其蓬垢內堛漣琚A現今只能兩害相較取其輕了,“氣管炎”到底比驚厥、小便失 禁、小腿抽筋要好得多。 父母大人聽俺說患“氣管炎”,便說:“這是小毛病, 吞點抗生素就會好的。”俺忙不迭地糾正他們說:“是妻管嚴,抗生素不頂用。” 他們方才如夢初醒。轉過彎後,他們安慰俺道:“俗話說,好男不跟女鬥。何況她 怎麼的也是你的媳婦,你就事事讓她,阿Q一下,不就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再說, 不跟她吵成個豬肝臉火雞脖子,你那被母老虎霹靂般的吼聲震聾的耳朵也就會馬上 好起來的,何樂而不為呢?”

    八十年代末出國後,看到大家都在積極地辦家屬來,俺心堣Q分矛盾。實話實說, 曾有過不辦她來的私心一閃念,其原因就是怕她那張嘮叨不完、沒事找事的婆婆嘴, 和動不動就一副凶神惡煞的鬼樣子。但國外生活的孤獨和寂寞,再加上俺又是個保 守得可以進古董博物館的傳統男子,對婚外戀尋花問柳、偷雞摸狗、鬼鬼祟祟這類非 光明正大的事,就是有人“送貨上門”,俺都會嚇得“後門”一個勁地走氣。因此, 出國周年後,還是神使鬼差地把她辦來了。

    來後,她語言不好,又是文科專業,在國外很難找到工作。當時,俺雖是個讀博的 窮書生,了無薪水,但拿的是令俺揚眉吐氣的國家獎學金,負擔一家三口的生活還 馬馬虎虎過得去。於是俺對她說,找不到工作就暫時不找,就在“加奡陛角j學做俺 的博導,管理“加大”,幫俺生養照料好學生,等他們一個個不抓屎玩尿了再去找覓 工作。也許是感激俺把她弄出了國,這次她倒是出乎意料地痛快地答應了,給俺又添 個“千斤”,把俺樂得騰雲駕霧,成天屁顛顛的。

    家埵酗@雙活潑可愛,招人喜愛的女兒本也夠了。但無奈父母親不時來信說: “你們兄弟倆生的全是千金,家堛滬誘麚ㄜn斷了。你哥在國內只能生一胎,對他無 指望了;你在國外,這方面沒約沒束,傳種接代的重擔就全巴望你挑啦。”肩負如 此重任,俺只好小心翼翼陪笑臉請母老虎再接再勵給俺來個老三。考慮到生孩子的 千辛萬苦(她生產時,俺在旁替她全身使勁,隨著“哇”的一聲孩子落地,俺累得 差點休克過去了),俺對她說:“這老三嘛,無論是龍是鳳都打住,從此不再勞你 了。”誰知俺的話剛出口,就戳痛了母老虎的屁股,她勃然大怒吼道:“"想要老三? 沒門!你不知道生一小子有多辛苦,要生,你自己生去,我可不是你家的生人機器!”

    俺本想說:“你的話怎麼生針帶刺地橫出來?有沒有搞錯,俺僅是雄身一尊,乏卵 無宮,只會造些蝌蚪似的虫子,就是做了變性手術也整不出半個人形來,你明知這 一點,為何還說這等沒眼無鼻噎死人的混帳話?”但這話氣衝衝怒憤憤地來到嘴邊, 硬是被俺連哄帶勸地攆回去了。為啥?不敢呀。要是這麼一說,還不要鬧我個天翻 地覆四腳朝天,要俺摔個仰面跤還須跌破鼻子,你想,俺怎能做得到?晚上跪搓板 絕對是板上釘釘的事。於是轉念一思,想到現代技術能產試管嬰兒,馬上改口道: “你不願生,不打緊,那我就到外面找個替代‘子宮’,為俺增個老三。”誰知她 聽到此話,以為俺有非分之想,旋即跟俺急眼竄高:“你敢?若你做那等事,我非 讓你吃不完兜著走。”只見她的臉氣得像猴子的屁股般紅,眼珠子暴凸得像剝了殼 的煮熟雞蛋,全身的毛髮仿佛都聽到立正令,筆直地豎著,渾若刺猥,一個沉魚落 雁似的麗人兒,登時比世界上最癟陋的丑八怪還要難看一千倍。看到母老虎這付模 樣,俺想對她解釋幾句,但哪容得我插嘴,她連珠炮似的話把俺轟得暈頭轉向,完 全找不到北。是時,俺真希望有孫大聖的本事,拔根毛變隻蚊子,使她的“大炮” 轟不到目標。俺被她那扭七歪八的猙獰模樣,如雷的吼聲唬得若癲癇大發作,手足 不住打戰,眼睛頻頻翻白,幾經痛苦掙扎,才終於瑟瑟抖抖哆哆嗦嗦地說:“罷罷 罷…罷了,俺不要老三還還不成嗎?外面的替代子宮咱…咱也不找了。”

    老婆怕俺在外面找真子宮代孕一直是她的心病,因為俺英俊溫文,才華欲滴,對花 草們有著不可估量的殺傷力。但由於母老虎的醋味太勁,兼俺和她又是老鼠和貓的 關係,因而,俺是絕無賊心更沒賊膽。然,愛美之心人人有之。一天,一位妙齡靚妹 和俺擦身而過,俺不禁聾F她一眼,回家後,母老虎就說俺眉目傳情,要懲罰俺。俺 說冤枉,遂頂了幾句嘴,但立時就慌腳忙手地向她連連認錯,大賠不是,並保證今後 見到身光頸靚的漂亮MM目不斜視,只雄赳赳氣昂昂,目向正前方,視她無睹,待她過 後,再朝她的背影啐上一口,說:“你神氣個球,俺老婆的花容月貌準把你比成侏儒, 一堆臭狗屎。” 儘管如斯地跟母老虎抬轎子, 結果還是被罰跪搓板2小時又10分。 幸運的是,俺瞞著母老虎偷偷地在膝上戴了十幾層護膝,才不至於使膝蓋過分受苦 受難。為此小小發明,俺心中著實竊喜了好一陣子。

    長年大月和母老虎生活在一起,除了苦、窩囊、兜兒空空外,還覺得忒累。俺每日 的行動得向她早請示,晚匯報,有時俺沉默無語,她也會逼俺告訴她在想什麼,想 愚弄她,對她胡編瞎謅絕對是自食苦果。此外,母老虎還有一個蓋世太保、克格勃似 的情報系統,俺在外的一言一行都在她的直接掌控之中,就連俺上網聊天,她也不時 地來窺視監督。

    某日,俺和一位網友正聊著天,談到母老虎這個話題,一時興起俺倒出了老婆不願 給俺生老三的陳年往事。言談中,俺說老婆是孫二娘、母夜叉、河東獅、母老虎等 等等等。當俺正毫無忌諱地神侃,為積壓於心中經年的怨氣得到徹底的宣泄而心花怒 放時,驀然回首,母老虎陰森森地站在身後,偷覷了俺的全部談話內容。只見她怒目 圓睜,雙手叉腰,居高臨下,泰山壓頂般地逼視俺,那雙眼睛像要把俺整個吞進去似 的。俺霎時愕得臉色慘白,身體如打擺子,不停哆嗦,頭若巴金森氏症的病人般,不 由自主地搖晃,脖子也一愣一梗地和著頭晃的節拍,眼睛木訥呆滯。當我用顫巍巍的 手艱難地向網友敲完了“SOS”,便雙腿一軟,身子一癱,暈倒在母老虎的腳下。

    可想而知,是晚,俺又得把搓板跪穿,母老虎方肯善罷甘休。

       2005年6月於澳大利亞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評論文學 | 原創藝術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