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的世界好無奈  ¤ 樂飛



(一)

    忙完了家務,已是晚上10點來鐘。正當我在聚精會神地讀《唐詩三百首》時,一陣 急促的電話鈴聲打斷了我的閱讀。我拿起電話還未等我說“Hello”,對方就哇地一 聲哭起來了,哭得是那麼地傷心,這使我馬上意識到對方一定發生了什麼重大事情。 請不要哭,你有話慢慢說,告訴我你是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問道。“我是 英。”她回答道。

    一一英?礡A我想起來了。英是我下放當知青時的一個朋友,她在我考大學的前一 年即1976年就和一位城堛甄憟芚略F婚回城了。自那以後,二十多年來我們沒有聯 繫過,去年不知她在那塈邡鴗F我的電話號碼,給我來了一個電話要我幫忙打聽一下 來澳大利亞留學的事情,說她的兒子沒有考上大學準備送他到國外讀書。我當時答應 幫她打聽一下,可是後來等我把一切都打聽好了,她又來電話說,她託國內一個辦理 留學的公司已經把兒子送到奧克蘭(新西蘭的一個城市)一所語言學校去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哭得這麼傷心。”我急不可待地問道。

    “我的兒子明明在新西蘭被人殺了,今天下午剛剛接到中國駐奧克蘭領事館教育處 打來的電話,要我馬上去新西蘭一趟,處理一下後事。由於事發突然,加上簽證需 要時間,我不能馬上去。所以給你打個電話,看是否你能幫我先去那處理一下,我可 以給你傳真我的委託信。此外,你不是在澳洲警察局工作嗎?不知你是否在奧克蘭警 察局埵頃穭H,如有的話,能否幫我打聽一下案情的前因後果。”她哭哭啼啼斷斷續 續地跟我說完了這些話。

    “領事館的人沒有告訴你是咋回事?”我問道。

    “他們說案子正在調查中,尚無頭緒。”

    受朋友之託,又是一件命案,我感到無法推脫,於是就滿口答應下來。好在我持澳 洲護照,去新西蘭不必簽證。於是我迅速買好了去奧克蘭的機票,次日上午就坐上 了去奧克蘭的飛機。

    去奧克蘭之前,我已經給我以前的同事John Smith通了電話。John三年前就去 奧克蘭工作了,現在正好就在明明被殺的那個區的一家警察局工作。電話中得知他 就是負責這個案子時,我當即提出了能否讓我做他的助手共同調查這個案子,因為 這樣,我就有可能讓我的朋友儘快地知道案件的真相。他猶豫了一下,說要請示一 下領導,一旦有消息會馬上告訴我,然而,在我登機之前都還沒有接到他的回電。

(二)

    在奧克蘭機場一下飛機,John就在出口處接我,他興奮地告訴我他的上司已經同意 了讓我參與這個案子的偵破工作,我非常高興地說道:”沒想到我們還會有再度合 作的機會。”隨後,我們驅車來到了旅館。

    一到旅館,我顧不得旅行的疲勞就和John談起了這個案子。我問John是誰報的案, 指紋採集了沒有。他說是一個人從電話堻曭漁蛂A報案人並沒有透露身份,指紋正 在分析中。接著我們討論了兇手為什麼要殺害明明?謀殺的可能動機是什麼?

    根據我們對兇殺案件所掌握的知識和歷年所積累的經驗來看,殺人動機主要有這麼 幾個方面:1)謀財害命,2)報復殺人,3)情殺,4)竊賊行竊時被人發現後轉而行兇殺 人,5)被害人掌握了一些重要機密情報或證據,一旦這些情報或證據曝光後將對某些 人極為不利,因此進行殺人滅口,6)黑幫之間的爭鬥殺人。除此之外,還有一些與殺 人動機關係不大的兇殺案,如誤殺或兇手是一個專門以殺人為樂的殺人狂。

    明明的父母不是商賈大腕級的人物,給他的錢不可能太多,因此,兇手出於謀財害 命的動機基本上可以排除;明明僅僅是一個剛剛二十出頭的學生,不可能捲入黑幫 團伙或是一個掌握了什麼重要情報的人,所以這方面的殺人動機也似乎可以排除;誤 殺或碰上了殺人狂的幾率畢竟很低;小偷行竊時被發現了轉而行兇,這種可能性在新 西蘭這樣一個對偷竊行為處罰很輕的國家埵乎不太大,因為小偷即使被人抓住了﹐ 了不起也就是關上一陣子就會放出來,因此,小偷何苦去做殺人的蠢事。最後,經 過一番分析,我們認為此案最有可能的殺人動機可能是情殺或是報復殺人。而以情 殺的可能性較大,因為我從明明的母親那堭o知她的兒子幾個月前談了一個女朋友, 而這個女朋友聽說曾跟幾個人有過感情糾葛,會不會他在這種三角或多角戀愛中成 了犧牲品?為了能親自獲得第一手資料,我要求明天和John一起再次檢查案發現場。

    第二天早上,我們來到案發現場。這是一座二層樓的單元房,一共3個單元, 樓上是2個二室一廳的單元,樓下是一個一室一廳的獨立單元外加雙車庫、洗衣房和 一個儲藏室。整棟樓房都是出租的,房客都是中國學生,房東是一位波蘭人。據鄰 居反映,這些中國學生比較安靜,和他們的關係也不錯。

    明明是住在樓下那個獨立單元的。當我走進他的房間時,只見滿房間的血跡慘 不忍睹,床上的明明是血肉模糊,顯然他是睡著時被殺害的。我仔細檢查了一下, 他身上被捅了好幾刀,其中刺向心臟的那一刀是致命的。我們把房間各個角落仔細 搜查了一遍沒有發現什麼有用的線索。於是,我們就開始著手調查與明明來往密切 的人。

    據住在樓上明明的同學反映,明明是從威靈士頓剛剛轉學過來的,來這才4個 月,朋友並不多,除了兩個月前談了一個名叫平平的女朋友與他住在一起外,經常 來他這堛漱H就是平平的一個最要好的女朋友玲玲。另外,還有一個他的同學叫余 文和另一個叫醉雷的男生偶爾也會來這找平平,但平平對他們似乎並不熱情,有時 還見到他們爭吵。除此之外就沒有什麼人來找他了。掌握這一情況後,我們首先想 要調查的人就是平平,然而平平自案發那天起就泥牛入海似的失蹤了。這樣一來, 我們決定先找玲玲了解情況﹐ 然後是余文或醉雷。

(三)

    玲玲、明明和平平是同班同學。在他們就讀的學校塈畯怬鋮鴗F玲玲,向她說明了 身份來歷後我們就開門見山地問她與明明或平平的關係,是否知道過去都有哪些人 跟他們有來往?

    玲玲說:“明明初來乍到沒有太多人和他往來。我和他比較熟悉是因為我常去他那 找平平。我和平平是最要好的朋友,我們之間關係非常密切幾乎無話不談。據我所 知,和平平來往的人中關係最密切的是她兩個以前的男朋友:一個叫余文,另一個叫 醉雷。余文是她的第一個男朋友,和她是同鄉,都是浙江S市來的,他們在高中時就 戀愛上了﹐直到來奧克蘭後一年多才分手;醉雷是她的第二個男朋友,他們在半年前 分手了。之後不久,平平就和明明好上了,兩個月前他們住在一起。”

    “你能不能詳細談談平平和這三個男人之間的關係?這對於我們破案會大有幫助。” 我急切地提出了這個要求。

    “平平和余文是高中時認識的,當時平平是學校的一朵校花,她長得1.64米的高挑 個子,柳眉大眼,皮膚白皙細嫩,腰細臀圓,胸部豐滿,穿上T恤衫乳峰高聳,十分 性感。此外,她臉上兩個小酒窩笑起來十分迷人,有‘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 無顏色。’的魅力。因為她有如此美麗動人的外表,學校很多男生都被她迷得神魂顛 倒,尤其是余文更是想她想得丟魂落魄。

    “余文是班上的副班長,長得不太起眼,一米七的中等個子,談不上英俊,但身材 挺結實的;算不上很聰明,數理化成績只是中不溜秋,但他的文科成績不錯,還經 常會寫些詩文在校刊上發表,時不時還會在女同學面前炫耀他的‘大作’。學校開詩 歌朗誦會他常能出點風頭,引起了不少女同學的注意,當然也包括平平。此外,他籃 球打得不錯,是學校籃球隊的,在球隊的位置是組織後衛,他的運球、帶球過人、突 破上籃、遠投、組織進攻等技術均有口皆碑。每當全縣中學生籃球聯賽時,他總是抓 住這個機會好好表現一下自己,其目的不言而喻﹐就是試圖贏得人們尤其是平平對他 的讚賞和崇拜。每當平平在場觀看時,他常常是超水平發揮,但當平平不在場時,他 的競技狀態有時會很差,打起球來判若兩人。教練因為不知道其中的緣由,常常為他 的技術水平發揮不穩定傷透了腦筋”

    “那平平和余文是什麼時候開始戀愛的呢?”我打斷她的話問道,怕她扯得太 遠。

    “他們開始戀愛是在高三,給他們帶來契機的是一年一度的全市高中籃球聯賽。余 文所在的市一中以前每年都未能進入前三名,而今年在一位新來的教練嚴格訓練下, 校男子籃球隊有了長足的進步,在聯賽中過五關斬六將已打進了決賽。為了能奪得 冠軍杯,校方對這次決賽十分重視,專門組織了一支人數可觀、訓練有素的啦啦隊, 而啦啦隊的隊長就是平平。這一消息對余文來說無疑是注射了一支強心針,他準備 在今晚的決賽中好好表現一番。雖然余文一直愛著平平,但從未公開向她表示過。 他這次心中暗暗下定了決心,如果今晚比賽贏得了冠軍就向她正式表達他的愛。晚 上,當時鐘指到正8點,雙方球員進入球場,余文跑進球場時特意來到平平的身邊丟 下一句話:‘今晚你這個啦啦隊長可要賣力點,要把你們吃奶的勁使出來為我們吶 喊加油。’平平沒有答話,只是莞爾一笑。比賽進行得十分激烈,雙方的比分交替 上升,這種勢均力敵的拉鋸戰一直進行到上半場結束,結果余文所在的球隊以兩分 微弱的劣勢暫時落後於市三中球隊。下半場雙方易地再戰,比分仍然咬得很緊,比 賽依然是膠著狀態。余文今晚的表現可謂是相當的出色,尤其是平平叫著他的名字 喊加油時,他更是力量倍增、生龍活虎,只見他一會兒帶球過人上籃成功,一會兒 轉身跳投命中,一會兒又投中了三分球。但由於市一中有一位主力隊員發揮失常, 故比分一直沒能拉開。離終場還有20秒時,市一中仍然落後2分,但幸運的是球控制 在余文的手中,這時市一中教練叫了暫停,安排了由余文投三分球以求反敗為勝。 比賽重新開始後,只見余文在同伴的掩護下,在離三分球線不遠的地方果斷跳投, 球快速飛向球筐,那投籃的角度和力量似乎都恰到好處,這時結束比賽的哨聲吹響 了,而那球也正好應聲入網。這時,只聽見市一中學生掌聲雷鳴,而市三中那邊卻 鴉雀無聲。霎時,很多一中的球迷衝入球場把余文高高拋起,頓時他成了英雄人物。

    “望著這場面,平平也難以抑制內心的興奮和對余文的崇拜。她顯然為他今晚的表 現感到驕傲,只見她情不自禁地走到余文的面前激動地對他說:‘今晚你的表現真 是太棒了。’

    ‘非常感謝你的夸獎。今晚的勝利也有你們啦啦隊全體成員的一份功勞,尤其是你 這個隊長勞苦功高。順便跟你說一下,在散場時你能否等我一下,我有句重要的話 要對你說。’

    ‘什麼重要的話現在不能說嗎?’

    ‘現在還不能。你在這等會兒,我去換一下衣服就回來。’說著,余文飛似地跑開 了。等余文換好了衣服出來,球場上剩下的人廖廖無幾。他們倆並肩無言地走出了 球場來到街上,夏天的晚風迎面吹來使人感覺到無比的涼爽。

    ‘夏夜的風多清涼啊。’余文首先打破了尷尬的沉寂。

    ‘是啊。’平平附和了一句。

    ‘哎,你今晚為什麼發揮得那麼好啊?’平平又問余文。

    ‘那都是你的功勞。’

    ‘為什麼?’

    ‘因為只要你在場,我渾身上下就有使不完的勁。’

    ‘是這樣嗎?哦,對了,你不是說有句重要的話要告訴我嗎?’

    ‘你是聰明人,我這句話不說出來你也應該猜得出。’

    ‘我猜不出。’平平其實心堣w經猜出十之八九,知道他要說什麼,只是故意裝瘋 賣傻而已。

    ‘我——,我還是不好意思說,不過你看完了這封信就什麼都明白了。’說著, 余文從口袋堭ルX了一封事先就準備好的信給了平平,轉身一溜煙地跑開了,並回 頭大聲說道:‘我等待你的回音。”不一會,他就消失在蒼茫的夜色中。’”

    “那肯定是一封情書” 我插了一句。

    “算你猜對了,正是。”玲玲回答道,然後繼續她的故事。

    “平平一回到自己的臥室就急忙地打開這封信,發現是一首詩,詩是這樣寫的: 謹以此小詩獻給我心中最愛的人——平平。

    你是爭奇鬥艷的万花叢中
    一枝鮮艷奪目、光彩照人的玫瑰
    散發著誘人的芬芳
    令我痴迷、使我陶醉

    當我第一次看到你
    你的倩影就深深地刻在我腦海

    從此,你的一言一行
    都格外引起我的注意

    你的眼睛漂亮美麗
    猶如一股清澈的泉水
    流入我的心田
    激起了我愛情的漣漪

    你的身材窈窕嫵媚
    豐滿的胸中兩顆晶瑩的寶石
    強烈地撩動著我青春的心扉
    令我心神不定,想入非非

    你那甜蜜的笑容
    如爛漫的春花萬紫千紅
    你那迷人的酒窩
    像天上的星星在我心中閃爍

    我渴望著你的愛情
    像久旱的禾苗企盼著甘霖
    我期待著你的回音
    請接受我的一片真心

    “讀罷余文的情詩,平平的心立即被他那熾熱火樣般的愛情燒得難以平靜,猶 如咆哮的大海波浪滔天、洶湧澎湃。他那優美動聽的詩句和坦誠的愛情毫無疑問將 她的芳心徹底地俘虜了,她恨不得馬上就能和他見面,投入他的懷抱,融化在他那 火一般的愛情中。

    “第二天放學後,平平急不可耐地去找余文。余文看見平平向他走來,心婽 忑不安,顯然很緊張,因為他不知道平平帶給他的是一個好消息還是一個壞消息。 但當平平來到他面前時,她那燦爛的笑容和那含情脈脈的眼神已經告訴了余文,他 拋出的繡球已經被接受了。此時,他再也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一把拉著平平的手 來到離學校不遠的小河邊,兩個情竇初開的少男少女頓時緊緊地依偎在一起。此時 此刻,他們正盡情地享受著”此處無聲勝有聲” 的美妙時刻。只見余文不停地吻著 平平,吻得是那樣的熱烈、那樣的瘋狂。平平微微地閉上了眼睛享受著余文那狂熱 的、火山爆發似的吻。不一會,她感覺到余文的手已經伸進了她的胸部正在撫摸著 她的乳房,性的興奮使平平越發不能控制自己,她任憑余文脫去她的衣服,赤身裸 體地躺在他的懷堙C‘你真是太美了。’余文說完,飛快地脫去了自己的衣衫,就 這樣兩個赤裸的身體完完全全地融合成一體”……

(四)

    “從那以後,學校的每個角落都能看見他們在一起的身影,彼此的關係也很快 就達到了如膠似漆、誰也離不開誰的地步。一轉眼,高考在即。由於兩人因談戀愛 花費了不少的時間,再加上學習上也沒有以前那麼專心,因此,成績大不如前。雖 然為了應付至關重要的高考,兩人克制了一段時間,沒有像以前那樣形影不離,而 是埋頭復習,但這種臨渴掘井的突擊行動並未能挽救他們高考的失敗,兩人在高考 中雙雙‘敗走麥城’,為愛情第一次付出了代價。

    “‘可怜天下父母心。’雙方的父母為了能讓兒女繼續受到教育,憑著他們在 改革開發後浙江飛速發展的經濟做生意所賺得的錢,把他倆都送到了新西蘭讀書。”

    “那是什麼原因使他們倆的關係破裂呢?”我禁不住打斷她的話問道。

    “他們來奧克蘭後的前半年,兩人感情還挺好,由於剛到一個新地方嘛,一切 都感到新鮮,加上新西蘭風光迷人,周末兩人一起出去玩玩看看風景,甚是愜意。 後來余文的家堨悕韞芛N不好出現了虧空,用來支持余文讀書的錢發生了困難,給 他的錢只夠用來交學費。這樣一來,余文由於生活所迫到處找工。出於語言上的困 難和沒有什麼技能,加上很多來奧克蘭的中國留學生都在找工,一時找工變得非常 的困難,最後經過千辛萬苦,他終於在一家中國餐館找到一份洗碗的工。由於白天 讀書,晚上打工,加上來國外後一切衣、食、住、行都得靠自己,還有日復一日的 繁瑣家務。為了應付這一切,他幾乎沒有任何娛樂活動,生活從此也變得非常地單 調無味,與平平的那份熱情也隨著時間的推移和終日為生活忙碌而漸漸消失。由於 國外生活的艱辛是他始料未及的,原本以為家中是棵搖錢樹,錢沒了只要打個電話 就會匯過來,可現在搖錢樹倒了,雖說學費家媮棓j強付著,但生活費得完全靠自 己去賺。半年下來天天早出晚歸,又無周末假日可言。再想想前途,至今英語尚未 過關,就是英語過了關,還要為讀幾年的大學而去辛苦打工賺錢,大學畢業後能否 順順當當地找到工作又是一個問題。這身體上的疲勞加上心理上的負擔使余文的脾 氣變得越來越暴躁,有時看什麼都不順眼。而平平呢,是家堛瑪W生女從小嬌生慣 養,過著飯來開口、菜來張嘴、手不拈兩的公主似的生活。剛來國外的前半年,大 部份的家務事都是余文做,但自從余文外出打工,大部分的家務就自然而然地落到 平平的身上,如每天的晚飯都得她自己做。這還不是讓平平最受不了的,最讓她受 不了的還是那份沒人陪伴的孤獨和寂寞,由於余文一天到晚不在家,她只好常常獨 守空房﹐一人面對著牆壁發呆。”

(五)

    “關在籠子堛熙儒b久了都渴望能飛出籠子去尋找自由,更何況平平還是一隻 自由的鳥呢,怎能受得了如此寂寞孤獨的煎熬。一天,孤獨在家的她猛然想起幾個 月前一個叫醉雷的留學生給了她一張名片。於是她想給他打個電話,問問他能否帶 她到外面去散散心”

    “他倆又是怎樣認識的?” 我問道。

    “聽平平說,為了能讓留學生暫時忘卻國外生活的孤寂和緩解一下想家的痛苦, 中國駐奧克蘭領事館組織了一次中秋聯歡晚會,他倆就是在那次晚會上認識的。當 時在聯歡會上,大家一起盡情地跳舞,平平跳了一會就坐在一旁喝茶休息。這時她 發現在離她不遠的地方有個男士用直勾勾的眼光看著她,不一會兒,那位男士來到 她面前落落大方地問她能否陪他跳一曲,並說正在播放的舞曲是《藍色的多瑙河》, 有這麼美妙動聽的舞曲伴舞我們一定會跳得很開心的。借助舞廳的彩色柔光,平平 看清了站在面前的這位男士年齡在22-25歲之間,個子1 .75米左右,長得眉清目秀, 英俊且頗有風度。在他的盛邀下,她不好意思拒絕就欣然同意了。當他把她帶入舞 池只跳了一下子,她就驚訝地發現他的舞跳得真好:舞步是那樣的輕鬆自如,嫻熟 規範;舞姿是那樣的優美飄逸,瀟灑大方。只見他的手輕輕地摟著平平柳條似的腰 身在舞池堜縞版縞k,忽進忽退,時而旋轉,時而滑步,不斷地變換著各種各樣舞 姿和優美造型,兩人猶如一對蝴蝶似的在舞池婼■※_舞。他們仿佛是天造地設的 一對舞伴,配合得那樣默契,頃刻惹來了許多羡慕的眼光。他們一跳就不可收拾, 跳了一曲又一曲,直到坐在一旁的余文醋意大發實在看不下去了滿臉不高興地走到 他們面前叫平平回家時,他們才只好戀戀不捨地罷休。臨走時,醉雷給了平平一張 名片,說以後如有什麼事要幫忙的話可以給他打電話。”

    “哦原來是這樣,接著往下講。” 我催促著。

    “她撥通了醉雷的電話:‘喂,你是醉雷嗎?我是平平,你還記得我嗎?幾個 月前我們在中秋晚會上一起跳過舞。’

    ‘怎麼會忘呢!那晚你給我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說實在的,自那以後我一 直想給你打電話,但不敢啊,因為你是一個落花有主的人。’

    ‘我跟他並沒有結婚,他只不過是我的男朋友。你最好別提他,一提到他我就 有氣。他現在整天就知道昏天黑地地打工,幾乎沒有時間和我在一起;他的脾氣近 半年來也變得越來越莫名其妙了。現在我一個人正在家感到無聊至極,你能不能— —’她正想說你能不能陪我出去散散心,但話到嘴邊又咽下了。畢竟只是一面之交, 說出來不知道人家會不會同意,若不同意那多麼尷尬。這時只聽到對方迫不及待地 接過話頭。

    ‘那要不要我接你出來散散心?’醉雷心媗蒫M有一種按捺不住的激動,因為 他說這句話時竟停頓了幾次。

    ‘當然要!’平平心堣]是非常地激動。

    “不一會兒,醉雷開著一部新的‘寶馬’車來到平平的家把她接走了。兩人在 市中心閑逛了一下,醉雷就把平平帶到了他的住處。一下車,那漂亮的豪宅著實讓 平平大吃一驚,那是一棟五房三廳的二層樓房外加三個車庫,堶授\設精致考究, 家俱豪華,廳中掛滿一些名家的字畫。平平好奇地問道:‘這是你自己的房子還是 租的?’

    ‘這房子是我父母親兩年前投資移民來新西蘭時買下的。我父親是南方某集團 公司董事長。他們雖然移民過來了,但仍然在大陸做生意,所以這房子基本上就是 我一個人住。’說著,醉雷問平平要喝些什麼,葡萄酒怎麼樣?平平近半年來心情 一直不很舒暢,感到國外生活孤獨無聊,尤其是自余文打工賺錢後沒有時間陪她, 這更使她感到寂寞難熬,在家時她也會時不時喝些酒澆澆愁。今晚,她當然想和醉 雷把杯痛飲,來它個一醉方休以便忘卻這塵世間的煩憂,於是她不假思索就痛快地 答應了醉雷。醉雷非常殷勤地給平平滿滿地斟上一杯,平時飲酒不多的平平此時一 杯又一杯地猛喝,一氣竟連喝了三、四杯,之後,便感到有點頭重腳輕,身體飄飄 然。這時,只見她醉眼醺醺地望著醉雷說道:‘這半年來我好孤獨呀,余文已有相 當一段時間沒有碰過我了,即使碰我也是急急匆匆三下五除二沒有一點溫柔情趣。 我是個有血有肉的年青女子,多麼渴望能得到男人的撫愛啊。醉雷,你今晚能不能 親我一下?’平平此時是處於一種半醉半醒朦朧狀態。醉雷望著平平的臉,有點醉 意的她此時紅霞滿面,更顯得楚楚動人,美麗嫵媚。醉雷打那次和平平跳舞後就對 平平的容貌垂涎三尺,只是苦於無法找到機會,今天看到平平主動上門求愛,這正 是求之不得、千載難逢的機會。只見醉雷一把將平平摟在懷堙A貪婪地吻著她的脖 子、耳朵、嘴唇,然後解開她的衣服,邊吻邊撫摸她的胸部和下身。平平的身體也 不由自主地對他的狂吻和撫摸做出扭曲抖動的反映,要知道她已是很長時間沒有享 受到這樣具有激情的撫摸和親吻啊!當兩人一絲不掛地抱在一起把那種原始的生理 衝動發揮得淋漓盡致到達最高境界後,他們的身體才緩緩地分開,隨後兩人氣喘吁 吁地躺在沙發上咀嚼回味著剛才發生的一幕。”

(六)

    “這時平平的酒已完全醒了,她看了一下錶,10點半鐘了,她得在11點趕回家 去,否則余文打工回來發現她不在家會起疑心而招來麻煩的。於是她心急火撩地催 促著醉雷送她回家。醉雷也不敢怠慢,急速地穿上衣服和平平一道上了車就風風火 火地向平平家駛去。誰知平平剛要開門時,余文早已等在門口,他看見醉雷把她送 回家,頓時氣得怒發衝冠,火冒三丈地一把將平平拖進屋堙A不問青紅皂白就劈頭 蓋臉的一陣拳腳把平平打得鼻青臉腫,然後氣哼哼地說:‘你這個賤貨,趁我不在 家時在外面找野男人,上次你和他跳舞時我就發現你們眉來眼去,暗送秋波,今晚 你們果然勾搭上了。’

    ‘我’平平正想辯解幾句。

    ‘不要解釋了,我知道你要說什麼,無非是你常報怨的什麼寂寞呀,孤獨呀, 我需要更多的愛呀之類的,你看看有多少出國的女人們,她們的男朋友或丈夫沒有 來之前不都是好好地一個人忠實地守住那份孤獨寂寞嗎?而你,雖然我是忙點沒有 很多的時間陪你,但畢竟每天還在你身邊呀’

    ‘你雖然在我身邊,但那只不過是一具行屍走肉而已,不如沒有的好!’平平 憤憤地反駁著,‘再說,我和你並沒有婚姻制約,所以你沒有權力干涉我的自由, 更沒有權力打我。我之所以沒有離開你那是因為我還念念不忘我們初戀時的那一段 情,但你今天的這一頓痛打把我對你初戀時給予我的一點溫馨的記憶統統給打跑了, 我不可能再和你繼續生活下去了,我們的關係到此為止!” 說著,平平走進臥室收 拾好她的衣服就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這個家。’”

    “她一個人那麼晚到底去哪呢?”我不禁關切地問了一句。

    “她在街上叫了一部出租車直開醉雷的家,從此就住在他的家堛膘儢P他分手。” 玲玲回答道。

    “那他們是怎樣分手的呢?”我又問道,“了解了這點對我們分析這個案子或 許會有所幫助。”我又補充了一句。

    “據平平說,她和醉雷的關係剛開始的時候還挺不錯,醉雷對她情意綿綿,照 顧得也挺周到。但醉雷這個人畢竟是個花花公子,由於經濟上有父母親的大力支持, 錢有的是,因而生活上就放蕩風流,倚紅偎綠,女朋友換了一個又一個。他的這一 本性在剛和平平生活時有意識地被壓抑了,但半年後當他對平平的新鮮勁蕩然無存 時,他的本性就暴露無遺了。”

    “狐狸的尾巴終歸是藏不住的嘛!”我插了一句。

    “是的。半年以後,醉雷對平平是越來越沒有興趣了,常常深更半夜才回家甚 至是通宵不歸,還時不時地帶些女孩回家當著平平的面做一些親昵的動作。一天, 平平晚上來到我家向我傾訴了她心中的苦悶,我勸說她如果醉雷是那樣的人,還不 如趁早搬出來和他分手,但她似乎又有些猶豫總希望醉雷會有所收斂,能像以前那 樣對待她。平平是個很戀舊情的人,她對醉雷剛開始時對她的溫情總是難以忘懷的, 因而在是否要離開他這個問題上總是騎虎難下,猶豫不決。就在那天晚上,我把她 送回家時她發現醉雷和一位女人正在沙發上做著巫山雲雨的事。更可恨的是他們見 到平平來了一點都沒有感到驚慌和不好意思,簡直就是視她不睹,繼續他們的雲雨 之事。面對眼前發生的這一切,平平雖然很氣但也無可奈何,一聲不吭地走進了房 間。她本想和醉雷大鬧一通,但轉而一想鬧什麼呢?我和他又是什麼關係呢?無名 無份,與沙發上的那個女人相比也沒有什麼兩樣,只不過我比人家早點發生關係而 已。再說,當初還是自己窮鳥入懷、主動找上門來的。命運中碰到這樣的男人只能 怪自己的命不好,自作自受。這晚發生的事終於使平平下定了決心離開醉雷。”

(七)

    “第二天,平平就搬出了醉雷的家,先到我這住了幾天,然後就自己單獨租了 一個單元房。正在平平感情上遭受打擊、精神上空虛時,余文又找到了平平要求和 她重歸於好,希望破鏡重圓。開始平平堅決不答應,但經不起余文窮追不捨和他一 個勁的認錯和保證。他不但承認自己打她是不對的,向她陪禮道歉,而且還懇切地 希望她能看在他們初戀情份上再給他一次悔過的機會並保證今後對她不會再動一個 手指頭。在這種死纏慢磨的軟工夫面前,平平終於原諒了他,但開了一個條件,她 說:‘我可以與你和好,但關係不可能如初,我不想失去我寶貴的自由,這包括我 有權選擇和你一起住還是單獨住,我們彼此也沒有權力干涉各自的戀愛自由。’說 白了,其實平平就是想把他們的關係局限在一種暫時的相互依賴關係上,以後視關 係的發展而決定今後是繼續保持發展或是終止這種關係。雖然這個附加的條件是余 文不想要的,但他是一個很實際的人,知道現在也沒法說服平平重新恢復到原來的 關係,於是只好先答應下來。但自此之後,他對平平的佔有慾和控制慾愈來愈強烈。 也許人就是這樣,沒有得到的東西總是想方設法去弄到,而得到的東西不懂得去珍 惜。事實上,平平在他的軟硬兼施和恫嚇威脅下沒過兩個月就繳械投降了,又搬回 到余文的家中。”

    “余文是怎樣威脅恫嚇平平的?我問道。

    “聽平平說,余文曾不止一次地對她說過如果她跟別的男人好的話,他就會 ‘擺平’他們。最近的一次是平平再次與他分手後,好像是案發前一個星期,他當著 平平和明明的面說如果明明不把平平還給他,他就要‘坐’掉他們兩人。當一個人 被佔有慾支配了頭腦,什麼樣的傻事都可能做得出來。平平就這樣在一個漸漸失去 理智而滿腦子都是私慾的人的淫威下委屈地生活了幾個月直到她認識了明明並和他 發生戀愛關係。”

    “平平和明明是怎樣戀愛上的?”我問道。

    “四個月前,我們學校堥茪F位從惠靈頓轉學來的中國留學生,該生一米八三 的個頭,身材魁梧,濃眉大眼,高高的鼻粱,英俊瀟灑,言談舉止表現得落落大方, 他就是明明。明明雖然今年才21歲,但他很成熟,待人接物所表現出來的風度和修 養遠遠超過了他的實際年齡;他性格外向,耿直豪爽,愛打抱不平。他還愛好踢足 球,由於他的奔跑速度快、過人技術好,天生是一個踢前鋒的位置。他和平平的正 式相識是在他來校後第二周的一次足球賽上。那天,由我們學校十幾個愛好踢足球 的中國留學生和另外一個學校的中國留學生正在進行著一場緊張激烈的足球賽。一 貫喜愛足球的平平那天也在觀眾席上觀看比賽,她一下子就被明明的嫻熟球技征服 了(當然他的英俊容貌、瀟灑風度在她第一次見到他時就心動過) ,只見他左衝右突, 盤球過人簡直是如入無人之境,有好幾次都是一連串的假動作騙過三四個後衛,然 後‘單刀赴會’再騙過守門員輕鬆將球踢進網內。他所在的紅隊所向披靡,最後以 5:0的比分大勝白隊。明明毫無疑問是隊堛瑰Y號功勛,他一人就踢進4個球。賽後, 平平主動地走到明明的面前,自我介紹道:‘我叫平平,看你踢球真是一種享受。 你的球為什麼踢得那麼好,受過正規訓練嗎?’說完,平平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望 著明明,明明也專注地看著她,當兩雙眼睛碰到一起時,誰也沒有把視線移開,而 是彼此都凝視著對方,那眼神似乎都在告訴對方‘我愛你’。

    看到明明仍在看著自己沒有回答問話時,平平又補充了一句:‘我在問你呢!’

    ‘哦,我在中學是校足球隊的,我們學校差不多每年都是全市中學足球聯賽冠軍, 我也曾是市中學足球隊的主力隊員,代表全市參加省中學生足球聯賽,獲得過幾次 省冠軍。’明明一邊回答道,一邊仍然在欣賞平平那漂亮迷人的臉蛋:她明眸皓齒, 皮膚白堻z紅,青春蕩漾的臉上鑲嵌著一對甜甜的酒窩使明明看得如痴如醉。此刻, 平平也在不停地打量著明明,他除了有著英俊瀟灑,身材魁偉的外貌外,那雙深邃 的眼眸透露出一個與他年齡不相符的成熟男人的智慧,這更使平平芳心躁動。用一 句話來概括他們的初次正式相見,那就是一見鐘情。兩人要分手時,明明向平平發 出了愛的邀請。

    ‘您今晚能和我一塊看電影嗎?’明明有點緊張地問道。

    ‘我很想和你一塊去,但是我害怕’

    ‘害怕?你怕什麼?’明明不解地打斷她的話問道。

    平平這時才把她和余文的關係告訴了明明。當聽到平平說如果她和別的男人談 戀愛時余文可能會殺了她,明明頓時感到莫名其妙,憤憤不平地說道:‘你和他又 沒有結婚,他憑什麼阻攔你和其他人交朋友談戀愛。既然他是這樣一個人,無論如 何我要幫助你逃脫他的控制。平平沒有吱聲,只是用一雙求助的眼光看著他。當看 到平平這種求援眼神,明明立刻向平平說出了他的想法。

    ‘平平,我非常愛你,我不想看到你有任何的麻煩和不幸。你如果願意的話, 今晚我就帶你回家,你回去後收拾一下東西就搬出來和我一起住,今後就由我來保 護照顧你,有我在我料他也不敢拿你怎麼樣。’

    此時,只見平平感激地點了點頭。於是明明就帶著平平來到余文的家中。見到 余文後,明明開門見山地跟他說:‘我和平平一見鐘情,今天我就把她帶走。她和 你沒有任何法律上的約束,你沒有任何理由可以干涉她的戀愛自由,更沒有理由可 以私自霸佔她!再說,她根本就不愛你。’

    ‘不,你不能把她帶走,我愛她。我們住在一起足以證明她是愛我的!’當聽 到明明說要帶平平走,余文歇斯底埵a吼著。

    ‘不對,平平之所以和你住在一起完全是她一個弱小女子的膽小懦弱,屈服於 你的淫威,這並不能說明她是愛你的。’明明反駁著。

    ‘平平是我的,除了我誰也不可能擁有她。你如果真要把她從我身邊帶走的話, 我會殺了你們。’余文暴跳如雷、惡狠狠地對明明說。

    ‘我不是你的!我從來就不是你的!我現在根本就不愛你,我有我的戀愛自由!’ 平平斬釘截鐵地表明了她的態度。

    ‘平平,我們不要和這種瘋子似的人再鬥嘴了,到房間去收拾好你的衣服,我 們馬上走。’說完,明明就拉著平平到她的房間媕做蛨萿F西。東西撿好後,明明 就帶著平平往外走。正欲出門,只見余文緊緊拖住平平,換了一付令人可憐的面孔, 用哀求的口氣對平平說道:‘平平,我是因為太愛你才變得如此自私,我阻止你和 別的男人來往主要是害怕我會失去你。’當看到平平義無反顧的樣子要和明明走時, 他馬上又換了另外一付面孔,咬牙切齒地說道:‘我要殺了你們一對狗男女。’

    “誰知道,自平平跟明明走後僅僅兩個多月的時間,明明就被殺害了,平平也 失蹤了。”玲玲頗為難過地跟我們講完了這一切。

(八)

    待玲玲一講完,我就不假思索地得出結論:如果事情不是太離奇的話,余文應 該是最大的殺人嫌疑犯。

    “我基本上是贊同你的推斷,因為醉雷殺人的可能性不大,他似乎沒有殺人的 動機,因為他對平平的離開似乎一點都不在乎。然而余文就不一樣了,他是非常害 怕失去平平的,況且他還多次揚言要殺了明明他們。”John也談了他的看法。

    正在這時,John接到一個電話,是同事打來的。他告訴John指紋的檢驗結果出 來了,案發現場除了明明和平平的指紋外還有醉雷的指紋,這一證據表明那天晚上 醉雷出現在案發現場,因此,他很有可能是殺人嫌疑犯。聽完電話,John把這一最 新情況告訴了我。商量了一下,我們決定以殺人嫌疑犯的名義馬上拘捕醉雷和余文, 因為前者有作案時間而後者有作案動機。

    我們按計劃拘留了余文和醉雷並立即開始了審訊。可是,出乎我們的預料之外 的是他們的供詞非但沒有提供我們有用的信息,反而使整個案子變得更加撲朔迷離。 余文在審訊時說:“案發的那天晚上他一直在餐館打工,到11點鐘才離開,他的老 板和同事可以作證。”我們後來找到了余文打工的那家餐館的老板和同事,他們無 懈可擊的證詞證明了余文案發那天確實一直在餐館打工直到11點才離開。而醉雷交 代說:

    “我是去過案發現場,去的目的是想找平平拿回我家的鑰匙(平平離開醉雷 後一直沒有把鑰匙還給他),因為那天晚上我把鑰匙鎖在屋堙C來到明明的家堣j 約是晚上10點40分左右,我敲了一下門沒人應就推門進去了,門並沒有鎖,我當時 就感到有點奇怪,當打開電燈一看,我被嚇了一大跳,發現明明躺在血泊中已經死 去。走出房間後我馬上報了案,報案時沒有透露身份的主要原因是怕被警方懷疑自 己。好在我的女朋友和我一起去的,她可以為我作證。”他的女朋友後來到警察局 為他作了證。

    鑒於證據表明余文沒有作案時間,我們只好釋放了余文。然而,由於醉雷的證 人是他的女朋友,法律上來講,親屬朋友的證詞無法律效應僅供參考,所以暫時沒 有釋放醉雷。由於找不出任何與醉雷作案有關的其它證據,而與本案有關的另一成 員平平又不知下落,這樣一來,一個似乎有點眉目的案子一下子又變得迷霧重重。 看來,現在唯一的一條線索就是要找到失蹤的平平。然而,自她失蹤以來儘管我們 一直在尋找她的下落,把方圓100多公里的地方都搜了個遍仍然是生不見人死不見屍。 因此,這個殺人案似乎成了一個棘手的案子。

(九)

    鑒於此案不是三、五日之內可以了結的,我決定離開新西蘭,因為許多的工作 還等著我回去做呢。於是,我決定第二天上午就回澳洲。晚上在旅館我撥通了英的 電話,簡單地告訴了這些天的偵破過程和進展,認為她的兒子十之八九是情殺。一 個叫余文的嫌疑犯,他有作案動機但無作案時間;而另一個叫醉雷的嫌疑犯,雖然 指紋表明他在案發現場但他似乎無作案動機,更關鍵的是我們找不出別的任何證據 證明他就是殺人兇手。同時,在和英的談話中得知她和她的丈夫已經辦好了簽證, 後天就會來新西蘭處理她兒子的後事。

    次日,我早早地來到奧克蘭國際機場,當我正準備登機時,突然我的手機響了, 是John打來的,他告訴我案子在昨天晚上已真相大白,現正在緝拿兇犯。我聽後, 心塈Y高興又驚訝,高興的是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兇手即將伏法;驚訝的是一個 似乎棘手的案子怎麼突然間就柳暗花明了。不由分說,我立即取消了今天的航班, 辦好了延期機票的手續後就趕忙來到警察局。一見到John,他就告訴我兇犯正是我 們所猜測的人余文而不是醉雷。不過余文只是兇手之一,除他之外還有另外一名兇 犯。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是怎樣偵破的?” 我急切地問他。

    “事情是這樣的”John繪聲繪色地給我講述了這個案子是怎樣峰回路轉、柳暗 花明的。

    “昨天上午我突然接到一個電話,是我以前的一個同事打來的,他告訴我昨天 當他在高速公路上值勤檢查酒後開車的駕駛員時,有一部銀灰色的車拒絕停車接受 檢查,相反,車子突然加速企圖逃跑。見此狀,他們立即尾追那輛車,大約追了約 200公里時,那部車突然停下(停下原因不詳,可能是車子發生了故障或汽油耗光了 ),接著,只見一個人棄車而逃,但沒跑多遠就被逮住了。當檢查酒精濃度時發現他 並未喝酒,那他為什麼跑呢?為了查個究竟,他們搜查了他的車子,心想可能車 藏了毒品之類的東西,所以才拒絕接受檢查。當打開車後備箱蓋時,我的同事大吃 一驚,發現堶授繭菑@具女屍,經核實這具女屍就是最近失蹤的平平。在審訊時, 這個罪犯承認明明和平平都是他殺害的,但他說是受余文指使的。當問及他為什麼 會聽別人的指使,他說余文給了他一筆急需的錢,所以才為他賣命。

    “於是,我們馬上又重新逮捕了余文。在審訊時,余文坦白交代了全部的犯罪 過程。原來自明明把平平從他身邊帶走後,余文對明明一直懷恨在心。恨得失去理 智的他終於產生了一個邪惡的念頭:要殺了明明,然後綁架平平威逼她重新回到他 的身邊,如果她寧死不從的話,也讓她從這個地球上消失。為了不使人懷疑是他幹 的,他想出了一條借刀殺人的妙計。為了完成這一計劃,他緊鑼密鼓地到處物色這 把‘刀’。終於有一天,一個偶然的機會他知道他同學的一個朋友(就讀於另外一個 語言學校)自來新西蘭後就染上了賭癮,這個賭鬼不但把父母親寄給他的錢賭個精光, 而且還用各種手段把從同學、朋友那堶禸茠瑪也都輸個精光,以至於欠了一屁股 的債,債主每天上門催他還債,因此,他急需一筆錢來對付這些債主。余文得知這 一消息後,馬上想到國內那個百萬富翁的舅舅,如果能從他那借到一筆錢就可以和 那個賭鬼談一談,看看他是否願意充當這把‘刀’。於是,他向舅舅謊稱他急需一 筆錢做生意,希望能借給他10萬左右新幣,以後生意賺了錢就如數還給他,他舅舅 才大氣粗爽快地答應了他的要求。拿到這筆錢後,余文立即找到了那個賭鬼,經過 一番討價還價後,賭鬼表示同意余文的一個頭換5萬新幣的買賣。

    “案發的那天晚上(正好是星期天),明明和平平由於周末出去郊遊玩累了,因 此,晚上吃完晚飯後就早早地上床睡覺了,到10點半左右兩人都早已進入了夢鄉。 這時只見一個人手持一把刀悄悄地從沒有關死的窗戶堛朱i來,來到明明的床前對 著明明就刺了過去,一連數刀。睡在旁邊的平平驚醒後被這一情形嚇得魂不附體, 昏了過去,兇手抱起平平上了汽車就直奔余文的家。從此,余文就把平平一直關在 一間地下室堙A直到他感到沒有希望說服平平回到他身邊時就又讓那個賭鬼把平平 殺掉了。當賭鬼試圖運屍到郊外去銷毀時,正好碰上了警察檢查酒後開車,於是就 發生了前面的那一幕。”

(十)

    明明的父母親在破案後的第二天來到了奧克蘭。辦完了兒子的後事,他們拿著 兒子的骨灰盒,想到來時活生生的一個人現在回去時只是一撮灰﹐心中非常地悲痛, 早已哭乾了眼淚的他們現在是欲哭無淚。我走上前去安慰了一陣子後,他們的心情 才稍稍平靜了一點。把他們送上回中國的飛機後,我也懷著沉重的心情登上了回澳 洲的航班。在飛機上,當回想起這個案子時,心堣ㄖK對國內(指中國)有些人那 麼積極地(有些是傾家蕩產地)送那些尚未成年或剛成年的,或根本就沒有獨立生 活能力的子女到國外讀書產生了很大的疑慮,他們這些人在國內大都是嬌生慣養慣 了的獨生子女,在國外這個異國他鄉能吃得起那份苦嗎?能忍受得了那份孤獨寂寞 嗎?當他們承受不了這份生活壓力時,身邊有沒有什麼親人開導疏通的話,就難以 保證他們不染上惡習或幹出一些喪失理智的事來,如本案所發生的事。正如一首歌 中所唱到的: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好無奈﹔是的,國外的生活有它精彩 的一面,但也有它艱辛無奈的一面,這其中許多的艱辛和無奈只有那些在國外生活、 奮鬥過的人才能真正體會得到!

       2004年5月於澳洲堪培拉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評論文學 | 原創藝術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editor@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