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等待很漫長   ¤ 王非


    一陣刺耳的鈴聲撕破了清晨的寧靜。看了看站在床頭柜上正在喊叫著的鬧鐘, 已經11:14 分,是時候起來了。轉過身,發現身旁的她早以離開。

    對於她的離開,我并不惊訝。我知道她早上要去工作,一直到下午五點鐘, 她每一,三,四晚要去上課,從六點到十點。而我卻剛好相反,我六點鐘才可以說 是正式出門,一直到凌晨三點多。我喜歡那种顛倒過來的生活,那也是唯一一個母 親留給我的習慣。

    在我上大學那年也是母親離開的那年。母親離開這件事給我的打擊非常之大, 我能感覺到自己的性格完完全全地改變了。我不像以前那麼地外向,話少了很多, 笑容也少了很多。我不想再住在這個家堙A於是我選擇了去 UM(University of Miami) 上大學。

    我現在已經是大二了,我選擇每個星期二,四,五晚去上課,從六點一直至 晚上十點。十點過後,我就去 Sloppy Joe’s(一家酒吧坐落於邁阿密海灘)工作, 從十點半一直至凌晨三點多。我的工作,是酒保,專業點的,是調酒師。要問我喜 不喜歡這份工作,我會對你說在母親還在時這是我的一個愛好,但自從母親離開後, 我已不存在所謂的愛好了。我的大學課程是 Pharmacy(醫藥學,工作是在醫院堸t 藥。),要問我為什麼選這個學科,我也會對你說當母親還在時我的理想是當一名 手術師,但隨著母親的離開,我也失去了所謂的理想。由於高中時學的都是醫藥方 面的東西,所以就隨之選了這個課程。

    我隨便套上了一件睡袍,開了房門。客廳堣@片漆黑,我伸出右手,按了按 牆壁上的開關。雖然現在是中午,但我的客廳媮椄O一絲光線也沒有,猶如一個黑 洞。原因是因為整個客廳堨u有一個窗口,而每當我站在窗口前能看到的只有對面 大樓的樓梯走廊。我選這套房的原因有兩個,第一,我已經不在乎色彩了。小時候 母親還在身邊時,曾經想象過如果一天有我自己的房子,我要把地板涂成深藍色, 牆壁是淺藍色,而天花板就是天藍色的,猶如自己生活在天空与海底之間。但自從 母親離開後,那种想象已經不再重要了,我覺得黑色反而會另我感到舒服。第二, 就是房東知道這种情況,所以把這間房子的租金訂得特別便宜。其實我并不缺錢用, 母親離開後留給了我很多錢。但我把它們全存在了銀行堙A我不想花母親的錢。讀 高中時我很不愛學習,每次母親生氣時總會對我說:

    “以後,你是注定要吃老媽的老本的了。”

    而我總會大聲說:

    “等我夠十八歲後,我一分錢也不碰你的!”

    再說現在金錢對我來說也沒有那麼的重要了,有再好的房子再好的汽車又有 什麼用?沒有母親住在堶悸漫苳l,沒有母親坐在堶悸漕T車,對我來說也只是一 堆垃圾。

    開了燈後的客廳,顯然是明亮了很多。我看到茶几上放滿了早餐,上面有一 盤麥片,堶掄晲S有放牛奶;盤子右上方是一杯鮮橙汁;杯子旁邊放著一瓶牛奶; 而盤子的左邊則放著兩片多士面包,上面搽滿了花生醬;我一慣的早餐。

    我走到了茶几旁邊,坐在沙發上,用手拿起壓在盤子底下的那張紙,上面寫 道:

    [早上好,非!一定又睡到很晚吧,知道你不喜歡吃被泡軟了的麥米片,所 以我沒有把牛奶預先倒好。我要走了,今晚見。還有祝你有個愉快的一天!

    TL字。 ]

    TL總是會很早就離開,然後臨走前她會把我的早餐准備好,還有不會在麥片 堶惟韘n牛奶,最後還一定會留這張紙給我,上面也一定會有:“祝你有個愉快的 一天”這句話。記得和母親一起時,每天早上她總會對我說:“祝你有個愉快的一 天。”母親離開後,她便成為了那句話的主人。

    TL是Tana Loggan的簡稱。她和我一樣是在 UM上大學,但她比我小,她今年 才大一。TL 的志愿是牙科,她想成為一名牙醫,然後擁有一家屬於自己的牙科診所。 她和我在一起已經有一年多了,我們間的關系,已經遠遠超過了朋友。但每次有人 問我她是不是我的女朋友時,我總要想好久,然後給出了一個我認為是正确的答案: “不是。”因為我從來沒對 TL說過“我愛你”這三個字,也沒問過她愿不愿意當我 的女朋友。我只知道我滿足於与她現在的關系,那她滿足嗎?我不知道,我也沒問 過她,每晚和她在一起時她都會對我說她很開心。其實我有想過向 TL說我很愛她, 但可能是因為母親的離開,我沒勇氣向她說這句話,我不想再失去另一個最親的人。

    吃完早餐後,我小心翼翼地拿起那張留言,走到我的睡房的書桌旁邊,打開 書桌的第一個抽屜,堶惟髜﹞F紙張。我把 TL的留言輕輕地放在了這垛紙的上面, 忍不住笑了笑。是的,這些都是自從認識 TL後,她留給我的留言。有些是她自己寫 的,有些是她 fax給我的(有時晚上她有事,我們不能在一起,但她早上會把那些 話 fax給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母親離開的原因,我覺得她每天早上的那句“祝 你有個愉快的一天”給了我生存的唯一一點勇氣,也令我感到這個世界上還是有人 會關心我。

    手机突然想起了鈴聲,我從挂在門上的褲袋堭ルX了我的手机,看了看上面 的號碼,是 JJ的。

    “嘿!非,早上好!”

    “你也好!這麼早打來,有什麼事嗎?”

    “哦,TL還在你那媔隉H”

    “沒有啊,她一早就走了。有什麼事嗎?”

    “是啊,剛才教授打電話給我,說今天我們一定要把報告帶去,不然將會有 很多麻煩。他還說打了很多遍電話給 TL ,但都沒人接。於是他問我知不知道還有 沒有什麼其它方法可以找到她,我想了想,她可能還在你那堙A所以我就 call你了。”

    “哦!昨晚她說她換了手机號碼,難怪你們找不到她。這樣,告訴我是什麼 報告,所以我可以直接打電話告訴她。”

    “嗯是…是…你對她說是給教授的報告就行了,她知道是哪一個的了。”

    “那好,我會的了,晚上見。”

    “好,晚上見。”

    JJ是John Jefferson的簡稱。他也是UM的,而且他還和我一樣是大二。 JJ的 愿望是當名牙醫,他和 TL是同一個教授,但是不同的上課時間,他和我一樣是二, 四,五晚的課程。 JJ可以說是我最好的一個朋友,我們就像是兩兄弟,什麼都談。 要說是怎麼認識 JJ的話,那還全因為 TL的介紹。可是 TL從沒對我說過她是怎麼認 識 JJ 的,而我也從來都不問。

    挂上手机後,順便查了查我的記事本,竟發現明天是 TL的生日。我突然想 給她一個意外惊喜,於是馬上穿好衣服,開車出去給她買生日禮物。

    我用了大半天時間就只買了一個小小的禮物,我發覺自從母親離開後,這還 是我第一次誑商場和買禮物給別人。

    那晚我依舊去上班,只不過車後座多了一扎花和一個禮物。

    到了差不多十二點多時,TL來了。

    “今晚怎麼這麼遲才來?”我對她笑了笑。

    “有嗎?”她沒對我笑,表情反而很嚴肅。

    “是啊,你比平時晚了半個小時。”

    “是嗎?我從來不知道你是會這麼在意我的。”她依舊很嚴肅。

    “你說什麼啊?”我覺得今晚她有點不對頭,好像什麼事情發生了。

    “今天JJ是不是打電話給你?”

    “嗯。”

    “那他是不是叫你打電話給我,告訴我今晚要帶報告去。”

    “嗯,是的。”暈死,我現在才記起那件事。

    “那你打了嗎?”她有點生氣。

    “沒有,因為…因為我有點事要做。所以…所以忘了。”我不想讓她知道我 買禮物的事,我依然想給她個惊喜。

    “我就知道,你跟本不在乎我。”

    “你胡說些什麼?”

    “那你為什麼連這麼重要的事都會忘記?”

    “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你一直都是這樣,那說為什麼你一直沒對人說我是你的女朋 友?”

    “因為…因為…”我找不出答案。

    “那我現在問你,我到底是不是你的女朋友?”

    “是吧。”我猶豫了一下,然後給了她一個答案。

    “要想這麼久嗎?其實你根本就不愛我。”她的眼淚開始從她的瞳孔中流出。

    “誰說的?”

    “你,你從認識我到現在一直沒對我說過‘我愛你’這三個字。”

    “我…我以為你知道,所以…所以我就不多說了。”

    她沒有回話,只是低下頭擦眼淚。

    “對了,JJ呢?”我試著撇開話題,不想再吵下去。

    她慢慢地抬起頭,望著我,緩緩地說道:

    “非,我已經做出決定了。”

    說完,她轉過身,開始往外走。

    我也沒叫停她,一個人像一尊雕像似的,站在吵鬧的吧台堙C我不知道還有 什麼要對她說,也沒有勇氣和她說。

    那晚回到家後,我并沒有開燈。我只是一個人坐在黑黑的客廳堙A開始在等 待。

    我在等待著明早的來臨,希望能在早上收到她的 FAX,看見紙上面的那句 “祝你有個愉快的一天。”

    我在黑暗媯市搕F一天一夜, FAX机從沒響過。

    我繼續等待,只知道又過了一天一夜, FAX机還是安靜地睡著。

    我還是在等待,似乎又過了一天一夜, FAX机,依舊沒醒。

    我的等待,真的是很漫長。

    而我等待,并不是因為我很有耐性,而是因為我沒有勇氣。我沒有勇氣去面 對她,只知道在這媯市搹o的 FAX,然後像沒事發生似的再去找她。

    等待,我一直在等待。母親離開的那一年,我很少睡過覺。每晚我都是在黑 暗中坐著,等待著母親回來。雖然我知道母親是不會再回來的,但我沒有勇氣去面 對現實,於是只好等待著,等待著

    自從她的出現,我才回到了正常。當她睡在我旁邊時,我不會感到寂寞,甚 至我不再會想到母親的離開。當我睡醒後,又能見到她的字條。“祝你有個愉快的 一天”,這句話,給了我生存的勇氣,給了我再去為生活而奮斗的勇氣。

    想到這堙A我不禁想再次看看 TL 寫給我的留言。我慢慢的站起身,頭覺得 好暈,肚子也覺得好餓。但我還是用盡我全身的力量,一步一步地慢慢地走到了書 桌旁。我打開抽屜,用雙手小心翼翼地抱起那垛紙,摟在怀堙A走出睡房。

    我開了客廳堛瑪O,把這垛紙放在了茶几上。

    這厚厚的一垛紙,堶授繳﹞F她給我的勇氣,和她對我的愛。而我也因為她 給我的愛和勇氣,繼續生活著。

    我不想失去她,就如我不想失去母親那樣。失去母親,不是我的錯,我只是 一個凡人,無法和殘酷的病魔作對。我只能坐在母親病床旁等待著,等待著那一刻 的到來,等待著自己最親的人給病魔帶走。

    但是,現在我有阻止失去 TL的能力。對,我有。

    我馬上開車去UM的醫學系大樓,我准備向她表白,不想再永遠地等待下去。

    我把車拍到了UM的停車場上,從後座堮野X我買的那束花和禮物。我准備走 進她的教室堙A然後在所有人面前,告訴她我是愛她的。

    我走進教室,所有人看到我後都很吃惊。可是, TL并不在哪堙A教授說她 今晚沒來。

    我走出UM的醫學大樓,無意中在黑暗堿搢ㄓFJJ的汽車。是的,我可以認出 那就是他的車。他有一架黃色的 HUMMER,整個UM堶悼u有三個人有HUMMER,而只有 他的是黃色的。

    我很好奇為什麼他會在這堙A今天是星期一,他是沒課的。我於是緩緩地向 車子走去,心埵剴說不出的緊張。

    走近一點,覺得車子有點不對勁,并不是完全禁止的,而是在輕微的震動。 由於他的車玻璃是黑色的,所以我看不見堶惇O否有人。應該說,我可以明确車 是有人的,但只是不知道那個女的是誰。

    我心堿藒M感到很緊張和不安,但我還依然輕輕的移動著我的步伐。當我走 得再近些時,我可以听到急促的呼吸聲。那种呼吸聲,我覺得很耳熟。

    我坐在地上,背貼著車的後門。我不敢相信此時此刻的一切,也不想去相信。 車堶悸滿A也許不是 TL,我也許听錯了。我從褲帶堮野X了手机,我把它握在手堙C 想了大概 1分鐘,我還是鼓起了勇氣,撥了她手机的號碼。

    空氣凝固在了一起,慢慢地合成了一張厚紙,把我包圍在了堶情C在堶情A 我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很快,很快。突然一陣手机鈴聲響起,猶如一把利劍,刺 破了我周圍那一層厚厚的紙,插進了我的心臟。

    手机不斷地響著,車堛 TL一直沒接。響完五聲後,自動進入了留言系統。

    我依舊坐在那堙A左手放在胸前,右手緊握著手机,而淚水不禁從我眼中流 出。好痛,好痛,那种疼痛,和母親離開時的那种一模一樣。

    車外面的我,在哭泣著。隔了一個車門的車堶情A是我最愛的人和我最好的 朋友一起做著些傷害我的事情。

    離開了UM,我回到了家堙C心,依然很痛。開了門後的客廳,依然是那麼黑。 在黑暗中的那垛紙,依然在沉默著。

    我覺得我腳下好像有點什麼東西似的,我於是低下頭,看見門口有一封信。 我於是開了客廳的燈,看到信封上的發信人是 Tana Loggan。

    這封信是她昨天寄的,我打開信封,坐在沙發上,心堨R滿了好奇。

    『親愛的非:

    有一件事,是時候對你說了。我,最終還是選擇了 JJ。不錯,我是愛過你 的,但是愛是自私的。你需要愛,同樣我也需要愛。而我只知道我不停地將我的愛 給你,但你卻毫無回應。我等了你的愛已經等了一年多了,你還沒有确定我們兩之 間的關系嗎?還是你根本就不愛我?是嗎?你只是需要我,但是你并不愛我。就像 你需要氧氣去生存那樣,但你并不喜歡氧氣。

    我和JJ,其實在大學時就認識了。他一直很喜歡我,我本來想接受他的愛。 但由於你的出現,我才知道自己喜歡的是你,不是他。那你呢?你喜歡我嗎?你跟 本都不關心我,就連我是怎麼和 JJ認識的這個問題,你都從來沒問過。

    前天晚上,JJ和我說他還是很愛很愛我的。他是在乎我的,他也是很愛我的。

    我想了很久,終於作出了這個決定。對不起,非。我是個自私的人,愛情也 是自私的。

    我希望你會原諒我,最後,還是依舊祝你有個愉快的一天。這,也將會是我 的最後一個祝福。

    TL字』

    看完這封信後,我把它慢慢地折好,然後放回到信封堙A最後,我把它壓在 了那垛紙的最上方,猶如一個永久的句號。

    我還是把燈關了,一個人坐在黑暗中。我是愛 TL的嗎?我不愿再去思考。 我只知道我已經失去了她,永永遠遠的失去了她。就像我失去了母親一樣,她們, 是不會再回來的。

    那垛紙,也終於有了句號。是的,那個句號,給了我最後的一點勇氣。

    我緩緩的走進衛生間堙A從壁櫥堮野X了那瓶 Hypnotics(安眠藥),和一個 杯子。

    我把杯子裝滿水,放在了茶几的右手邊。我把安眠藥的瓶蓋打開,放在了茶 几的左手邊。

    我并沒有考慮很久就吞下了第一顆安眠藥,之後,我對自己說現在停止,最 多會入睡,明早睡醒,依舊會是新的一天。是嗎?

    新的一天,新的痛楚,我已經受夠了。

    想到這堙A自己吞下了第二顆,之後,我對自己說現在停止,最多睡得久些, 睡醒後,也許還會見到她的留言。是嗎?

    見到又如何,給我勇氣的,是她的愛,并不是那一張白紙和上面的几個字。

    想到這堙A自己吞下了第三顆,之後,我對自己說現在停止,最多給人送去 醫院洗胃,也許當她知道你為她而死後,她會回到你身邊。是嗎?

    破了的杯子是永遠裝不了水的,就算她回到我身邊,我也不知道怎麼去好好 愛她。 JJ能給她的幸福,遠遠比我能給她的多。

    想到這堙A自己吞下了第四顆,之後,我對自己說現在停止,可能藥力會不 夠,沒死掉卻變成了植物人。以致每次 TL和JJ見到我的肉體時,那都會令他們感到 很內疚。

    想到這堙A自己一股腦把整個瓶子堛疑艦吞下了去了,之後,我對自己說 現在停止,也沒有用了。

    最後一句“祝你有個愉快的一天”,給了我,離開的勇氣。

    我依舊是坐在黑暗中,靜靜地等待著,等待著,我的等待,真的是很漫長… 很漫長…

          ~The End~

    寫完於 2003年9月14日中午 11點02分
    打完於 2003年9月14日中午 11點02分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評論文學 | 原創藝術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editor@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