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紀念一個生命的逝去  ¤ 生琴


     我怎麼也沒有想到,我會親眼目睹一個生命漸漸地、漸漸地衰竭,慢慢地、慢慢地 逝去,我感到這是多麼的悲哀,痛心和無奈。

     她是我一個同學、好友的母親,也是我愛婿和愛女的外婆,一個在這個世界上生活 了八十五年的老人。

     我對她最初的印象是在我二十歲(1968年)與她大女兒一起上山下鄉到秦岭山區期 間。那時生活雖苦一點,我們過年回西安的家,總要帶一點山堛滲S產核桃之類的 送給老人,她那時還不到50歲,是一位有著炯炯目光、非常幹練、勤於理家、極其善 良的母親。

     由於我與她女兒一起在山村插隊勞動,感情甚篤,她給女兒做衣服,也不忘給我做 一件,至今我還記得她送我的一件白底蘭格的小襯衣是多麼的讓我開心。我的父親 是在我下鄉一年我21歲時病逝的,在那個時侯,一件小襯衣無疑是一份溫馨的關愛, 我很是感動。

     她一生有過三個兒子、三個女兒,兒女們個個都很優秀,這是她的驕傲,也是她的 安慰。但是,她一生又經歷了許多磨難和滄桑,尤其是她那知識淵博身為大學教授 的丈夫於1957年錯劃為右派之後又在文革中遭受衝擊,精神上的重創使她的丈夫患上 老年痴呆,多年的病榻,她一直不離不棄,直到丈夫入土為安。次子正當青春年華, 猝然車禍而亡,她忍痛負重,以驚人的毅力挺了過來。

     她一直有一個堅定的生活信念:“人活著就要達觀一點,想開一點,這樣生活才會 充滿希望。”也許是她的經歷和我母親的經歷相似,加之她和我母親的性格和為人 也極其相同,所以這位老人鮮活的形象一直讓我銘刻在心。

     2003年9月在她83歲時發現了晚期腸癌,醫生講只能存活2個月。兒女們痛斷肝腸, 為老人尋醫問藥,輪流守護在病榻前。

     此時的我,聞聽此事,隔三岔五地去看望老人,看到她一臉的憔悴,我就心痛,總 是設法去安慰她,看到她臉上露出一點笑容,才覺得自己盡了一點心意;出得門去, 心堥I沉的,一種莫名的悲哀久久揮之不去。

     每每去看她,我都竭力掩飾自己的沉重。幾天不去,心中總是牽掛。每當看到我, 她就會有微笑流露;尤其與她聊天時,她會顯得精神稍好一點,每當我離去時她都 要說聲:謝謝、謝謝。從她的眼神中,我分明看到她對生命的渴望,對生活的渴望, 對兒女的眷戀。恰恰是這一點,讓我的心為之震撼:生命在病魔面前顯得多麼的脆 弱!

     我就是這樣,目睹著一位我非常敬重的老人漸漸地消瘦、慢慢地衰竭,直至2005年 4月22日晚6時在兒女的陪伴下瞌然長逝。

     人的一生能有母愛的伴隨該是一件多麼幸運的事。老人的關愛、老人的嘮叨,似乎 還在我耳畔響起,她用自己生命的燭光溫暖了家人和子孫,燃燒到自己的最後一息。

     大千世界,每天都會有誕生和逝去;雖說這是人類得以發展和延續的最基本的規律, 但我還是想說:生命是寶貴的,也是脆弱的。珍惜生命,熱愛生活,與藍天白雲一 起沐浴在金色的陽光下,該是多麼的美好!

    註:我以無限敬重和懷念之心情寫於2005年4月29日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評論文學 | 原創藝術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support@aucca. 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