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溫柔”  ¤ 湘平


     古往今來常有文字談論“女人的溫柔”。這個話題、這些議論常常令我困惑。

     溫柔無疑是一個美好的字眼。試想,哪個女子不願意自己“柔情似水”?哪個男人 不希望自己的妻子溫柔體貼?然而,“溫柔”果然是女人的專利麼?以我的理解,西 方人將“溫柔”看成是人的美德之一,故而稱彬彬有禮的男人為Gentleman,女人為 Lady (a woman with good manners)。

     中文如何定義“溫柔”?我想也不外乎是充滿愛心,通情達理,善解人意,溫文爾 雅,彬彬有禮,柔聲細語等等。這些品德不但能造就一個好女人,應該也會使一個 男人魅力四射。“溫柔”並非“陰柔”,並不與男性的“剛陽”相對立。哪怕是 “柔聲細語”也並不等於“娘娘腔”。譬如,有些中國人有時不自覺地在公共場合聲 高氣粗、旁若無人地大聲說話,常常會受到我們下一代的提醒,甚至遭到抗議。在 這個社會堛齯j的下一代並不認為,在溫柔(gentle)這一點上中外相異,男女有 別。

     中國的男人,喜歡用“溫柔”的概念來規範和評判女人,居高臨下,將自己置之於 外,這個姿態源於孔子。時常有人嘆息:“時代變了,女人的溫柔不復存在了。” 我極力揣度,中國歷史上果然有這樣一個女子溫柔可人的“時代”值得如此懷戀嗎? 是那個女人裹小腳的時代?還是那個《日出》,《夜上海》所反映的、女人身著旗 袍,濃妝艷抹,挽著男人的臂膀在夜總會出雙入對的時代?不知為什麼,我看到的 總是那個時代那些身影後男人的三房四妾,女人的屈辱和血淚。

     今天這個時代仍然是男人主宰的世界。僅僅因為時代的進步,使更多的女性有機會 接受更多的教育,得到更高的學位和職位,能在各個領域堜M男人爭一瓢羹。儘管 她們仍然溫文爾雅,儘管她們的素質、知識和能力使她們將生活中的各個角色,包括 妻子、母親扮演得更好,一些男人卻看不順眼,出來指手劃腳,說風涼話了。她們被 加上“女強人”的桂冠——在人們的潛意識中,這是一個“溫柔”的反義詞,一種惡 語。

     “溫柔”的尺度更常常被用來衡量女人在家庭中的角色,並高度提升,擴而展之。 似乎有了女人的溫柔,不但家庭幸福,丈夫成功,子女成器,而且國泰民安,江山 萬年。如此一抬舉,女人可不僅僅是半邊天,而是頂天立地,撐起的是整個天。如此 一來,所有家庭、社會中的種種問題當然要歸罪於女人的不溫柔。

     首先要問,在一個家庭中,女人的溫柔能夠獨立存在嗎?

     把溫柔更多地與女人聯繫在一起,也許是與女人的軟弱、依賴等天性有關。然而, 除了社會大環境,這些天性要在適當的家庭小環境中才能生存。“小鳥依人”要有 可依的對象;想要依靠更需有堅強的臂膀存在。

     古往今來,不幸的家庭各各不同,幸福的家庭至少有一點相似,就是互相尊重、關 心、體貼,分工可能不同,卻能共同承擔家庭責任。半個世紀前,有些中國知識分子 家庭仍然依循“男主外、女主內”的舊例,妻子無論是“三寸金蓮”的文盲,還是有 著高等學歷的知識婦女,都安心在家相夫教子,操持家務(或管理佣人)。她們的勞 動得到丈夫的承認和尊重,家庭的經濟實力也使她們得以安心“主內”。她們沒有出 外工作的壓力,也不會因堨~忙累成“黃臉婆”,溫柔的天性自然發揮得更好。今天 這樣的家庭不復存在了,女人們對此並沒有抱怨。

     無論在海內外,當今家庭,特別是大陸背景的中國家庭基本上是“雙職工”。不管 出於何種原因,我想男女雙方對這種選擇應該沒有異議。當男女雙方都要到職場上 去拼打時,家務勞動、教育子女的責任當然就只能由夫妻雙方來承擔了。我的一個朋 友,十多年前夫婦倆一起出國念博士學位,現在丈夫已是澳大利亞工程院院士,兒女 成雙,家庭幸福。不久前我們朋友相聚,我想到的不是他的功成名就、地位顯赫,而 是他早年說過的一句話:“我們夫妻都做飯,食譜才更豐富,胃口更好。”其實,在 家庭關係中,在承擔家務勞動上,大多數女人不曾真正要求與丈夫等同。只要在自己 勞累之時,丈夫能幫一把,能體諒自己的辛苦,能尊重自己的勞動,女人就無怨了。

     對於有些男人指責女人“不溫柔”,我是大不以為然的。那些在外面包“二奶”、 “三奶”的男人,恐怕大多數都會打出“妻子不溫柔”的幌子,因為直說老婆不如 “二奶”、“三奶”年輕漂亮總不夠冠冕堂皇。如果僅以某些男人要求離婚時的理 由作為依据,世上的女人就不僅僅是“不溫柔”,而是萬惡不赦了。

     其次,僅有女人的溫柔,能夠維持一個幸福家庭嗎?

     不久前看簡楊的小說《倒述哀情》,我曾經為女主人翁徐靜如的遭遇、那個家庭的 遭遇而深深震撼和不平。在我看來,對於丈夫、子女和家庭,靜如是一個溫柔有加 的女人。然而,她的單方面的溫柔沒能維持住她的婚姻和家庭。有人說他們婚姻的失 敗是由於“疏於交流”,而交流就更是一個夫妻雙方的行為了。也有人認為她的悲劇 應該歸諸於她的癌症。其實不然,順乎自然的生老病死並不可怕,如果她能病死在愛 人溫柔的懷抱奡N是有福,死者能安息,生者亦無憾。退一步說,如果她能夠及早放 棄那個不值得她付出溫柔、托付終生的人,從婚姻中走出來,我們也該為她慶幸。遺 憾的是,她的溫柔無以回報,癌症和死亡成了她唯一的解脫方式。

     在現代家庭中,夫妻關係是互動的,相互溫柔體貼才能夠營造出一個和睦的家庭氛 圍,才有利於下一代的成長。妻子對子女的孕育、哺養、教育的重要性勿容置疑,丈 夫對父母、妻子、子女的親情和責任,對家務勞動和社會工作的態度,對子女的言傳 身教、表率楷模作用難道不是同樣,甚至更加重要?為人父母,更要柔柔溫情在先。

     美哉,溫柔。身為女人,我願天下的女人都展現溫柔的天性,更希望天下的男人為 她們營造一個能任其施展溫柔的天地。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評論文學 | 原創藝術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support@aucca. 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