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鄉集 - 序 

               ----【佟永達旅澳詩文選】 ¤ 周昕


    法國數學哲學家笛卡爾 (Rene Descartes 1596 -1650) 有句至理名言:『我思, 故我在。』對於一個詩人來說,這句話更具體的意義就是:『我‘詩’,故我在。』 因為詩人從詩的創作過程,一直到詩的完成,都呈現了一種思想。

    這種思想可以超越時空一直存在詩中,使後來讀詩的人能夠感受到寫詩的人當時存 在的心境,或激昂、或悲憤;或欣喜、或憂傷;使人們感同身受,影響著人們的精神 生活。

    這種由詩展現的思想,代表了人類潛在的精神文明,也就是說,詩的存在不僅引證 了詩人的存在,確認了人類的存在,更表現了人類精神生活的文明。

    每個不同的人種都有他們特有的精神文明,以不同形式的詩表現出來。中國詩的形 式從詩經、楚辭、樂府、古體詩、到唐詩、宋詞時已經大致定形,以一定的格律和有 獨特風格的字句,來呈現音韻、意境的優美。中華文化的優美就是因為有詩的音韻 可以放歌,有詩的意境可以入畫,詩是中華文化的精髓,表現了中國人特有的精神 文明。

    本書收集、整理、選出的佟永達先生的詩,除了幾首古體詩外,以采用五言、七言 的唐詩和宋詞詞調的形式為主,但是他的詩詞在音韻和意境的表現上,都有他獨特的 風格,呈現了一種獨特的思想。這種獨特思想的形成,主要源於他包容了置身異鄉 的體會 (如《南國除夕》) ,卻有著隨遇而安的灑脫 (如《堪城冬趣》) ;包容了 時不我與的感慨 (如《七二抒懷》) ,卻有著溶入時代的胸懷 (如《除夕雜詠》中 以伊媚兒 ‘email’ 和資訊 ‘information’ 的科技現代用語入詩) ; 包容了思 念家鄉的惆悵 (如《懷鄉》) ,卻有著對祖國滿腔的熱愛 (如《歡慶北京申奧成功》 ) ;包容了悲天憫人的傷痛 (如《九一一沉思》) ,卻有著誨人不倦的熱忱 (如 《贈齊市三中女排》) 。

    如果不是越洋過海﹐如果不是身處異鄉 (《寄友人》)﹐是寫不出這種有獨特思想 的好詩詞的﹐像佟先生這樣大半輩子身在祖國﹐如今僑居海外的詩人不能說沒有﹐但 他獨特的詩詞﹐在海外詩詞的新領域堳o是值得後進參考和學習的。以這樣獨特的 情懷和感受醞釀出來的好詩詞﹐還有很多收集在本書中﹐值得一讀。

    佟先生的詩詞有明朗舒暢的特質,沒有解不開的沉重,沒有抒不開的黯然。他的詩 詞總是流露出正面積極的意念,激勵人心,鼓舞向上,反映出他待人處世的真誠和正 直。這也是我多年來有幸能夠親身體驗的。

    佟先生可以說是我的師長,也是我客居海外十幾年來第一位以詩詞相識、相知的詩 友。1995年初,佟先生到澳洲首都堪培拉不久,我們在一次聚會的閑話之餘,酒足飯 飽之際,我吟了一首《西江月》。第二天,我就接到了他親手寫的兩首《西江月》。 久居國外,別說是詩詞了,就是能有幾個會說中國話的,也不見得能談到一起,更 別說以文會友﹐唱和酬答了。因此使我對他的手稿喜愛不已,反覆吟頌。 他待人的 真誠﹐提拔後進的衷心﹐以及詩人灑脫的氣質由此可見。讀者也可以在他的《寄留 澳中國學子》、《贈別友人》、《金縷曲》等詩詞中感受到。

    初次見到佟先生時,就讓我想起久別了的父母和親人,心中感慨,回寫了一首《行 香子》請佟先生指教。如此這般﹐禮尚往來﹐我就總有幸先拜讀佟先生在堪培拉時親 手寫的許多手稿詩篇。1995年3月,佟先生返國前,將他在澳洲所寫的詩詞整理出來, 臨行前送了我一份,這些詩詞在本集中也收錄了幾篇。

    1999年8月,佟先生再度來澳﹐接著在澳洲的報紙和文藝刊物,包括《星島日報》、 《首都華文報》、《澳洲時報》、《華僑時報》和《堪京文苑》等,就經常可以看 到他發表的詩詞和散文,頗受歡迎和好評。回顧與佟先生幾年來的相知相交﹐使我受 益良多。

    如今佟先生將這些詩詞,以及發表過的散文,有系統地再整理﹐選錄出來編成此書 出版,公開於眾。使得對詩詞和海外文學有興趣的讀者和學者們能夠賞析,或者拿來 當作參考資料,從弘揚中華文化﹐繼承優秀傳統﹐繁榮海外詩詞創作的角度來看﹐ 這實在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再者﹐這本集子的發行﹐對澳洲多元文化的發展也是 一份貢獻。可喜可賀。謹誌為序。

    2003年2月23日於澳洲堪培拉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評論文學 | 原創藝術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