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之旅  ──歐洲之行系列一 ¤ 雪野


    曾經幾時夢想成真。和陳怡,王晶晶兩位佳麗在澳洲九月春暖花開時節搭乘中 國國航途經北京開始了我的第一次巴黎之行。

    非常幸運,我們三人都下榻在陳怡熱情好客的文人堂妹小青家堙C她的家坐落 在巴黎拉德放斯區大拱門(新凱旋門)附近,離地鐵站只有十分鐘走路之遙。

    我們的到來給畢業於北大的小青、曉波的安靜之家帶來了喧鬧和歡笑。相似的文 化背景和留學移民經歷給我們帶來了無盡的話題。好客的小青、曉波夫婦既幫我 門計劃遊覽路線每天還幫我們準備好可口的飯菜。希望小青、曉波夫婦來澳客訪 也讓我有熱情款待的機會。

    初到巴黎就有似曾相識的感覺,也許是“夢奡M他千百度”吧。文學家利爾科 曾經說過“巴黎是一座無與倫比的城市”。第二天我們來到了宏偉莊嚴的凱旋 門,沿凱旋門踏上了美麗的香榭麗舍大道。本打算中途在大道上一咖啡館坐一 坐,好好感受和打量一下這條大道上的氣氛和過往世界, 只可惜三麗人像迷途 的羔羊踏進一個又一個巴黎時裝店,流連忘返,走過了大道竟然來到了不可不 去的協和廣場。

    協和廣場, 建於路易十四年代1793年。法國大革命時路易十六在這堣W了斷 頭台。1795年改名為協和廣場。每年法國國慶閱兵都是從凱旋門開始來到這 再舉行各種儀式。 這堛漪W子有幾個不同的名字,有人叫方尖碑,因其下面是 方的,上面是尖的,有人叫他法老柱,據說是埃及法老送的。

    經過協和廣場,走過一個大花園便來到了著名藝術寶殿—盧浮宮。來巴黎途經 北京時CNN天氣預報報巴黎3天有雨,因結伴而行的晶晶帶來了六個太陽,巴 黎要麼雲開霧散,要麼太陽露出笑臉,一路無雨相伴。中午的盧浮宮前已不再 排有長隊,門票也只有8.5歐元,室內卻是熙熙攘攘,盧浮宮的鎮殿3寶前四周 到處是拍照的人群, 微笑的維納斯畫前更是擠滿了各式各樣的遊人,有些不自 覺的遊人趁管理人不注意時用閃光燈拍照。盧浮宮內可以盡情拍照,但為了保護文 物 和這些珍貴的藝術品杜絕使用閃光燈。參觀了整整一個下午,到了閉館時我 們卻都還意猶未盡。

    巴黎這座歐洲最大的城市,不僅自然景色優美,而且到處都散發著藝術氣息。 正如朱自清先生說:“從前人說六朝賣菜佣都有煙水氣,巴黎人誰身上大概都 長著一兩根雅骨吧”。巴黎的博物館,展覽館自不必言,巴黎的公園空地大街 小巷到處是噴水,到處是雕塑。不僅有古老的藝術,現代作品亦比比皆是。巴 黎人“幾乎像呼吸空氣一樣呼吸藝術氣,自然而然就雅起來了”。

    沒有夜總會﹐巴黎這座浪漫都市就不會稱之為“花都”巴黎了。除了著名的紅麼 房,還有麗都, 瘋馬等艷舞表演。我們選了現代的麗都。麗都的美女們雖然沒 有賈平凹筆下的“豐乳肥臀”般風騷,卻個個千婺U堿D一,無論身材還是長 相都是世界一流。美女靚仔們在五光十色的道具背景及華麗妖嬈的服飾扮裝下 盡歌勁舞充滿青春氣息的魅力動人心弦。

    在巴黎的六晚我們瀏覽了巴黎聖母院,登上了聖母院的塔峰,鑽進了卡西莫多 的鐘房,遊覽了凡爾賽宮,登上了埃菲爾鐵塔。巴黎市政廳和蓬皮杜藝術中心 自然也是我們走過的景點,聖心大教堂更是我們必去之處。參觀奧賽藝術博物 館應是我最開心的一次。我是一個沒有一點藝術熏陶而且不懂藝術的人, 而印 像派的畫確是我最喜愛的畫風。塞尚、雷諾阿、莫奈、德家、畢沙洛等印像派 藝術家的名畫在這堨i以一飽眼福,她們朦朧中充滿明快,灰暗娷繭蛦z徹, 繪畫中透著詩意。乘船夜遊塞納河應是我們最浪漫的一次巴黎之遊,衣香斐影, 燈火闌珊,波光蕩漾,一座座歷史建築從眼前浮過,望著埃菲爾鐵塔上釋燃的 燈火,耳邊恍然響起蕭邦的夜曲,浪漫而凄美。

    來到巴黎逛一逛時裝店才算不虛此行。巴黎著名的老佛爺(la Fayette)似乎是 必去之店。這兒不僅有法國名牌路易威登,CD等專賣店,更有成仟上萬價格 不菲的時裝。令人震驚的是路易威登箱包店購物售限,顧客如想購物須排隊, 每個顧客只限一件。而只想window-shopping的顧客才會被保安人員放行進店 養養眼。嘆息之餘,仔細一瞧排長隊的顧客們80-90%是華人,大陸人。可見 我們中國人已經走向世界,開始認識和享受昂貴的世界品牌了。

    花都之行六天的時間太短太短,拉丁區我們還沒有走一走喝一杯咖啡,也沒 有到巴黎公社去憑吊一下為共產主義獻身的勇士們,還有太多太多的路沒走, 還有太多太多的景未觀。下次再會—巴黎!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評論文學 | 原創藝術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