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班  ¤ 張曉君


    每個月有一、兩天,在電腦幫助臺工作的他,總要上夜班。

    今天下班比較早,他心里開始發癢,腦子里盡是今天他的同事──單身漢佐頓在他面前夸耀按摸女郞風騷的片段。遲疑了半刻,他心想:反正晩回家一會兒,還在睡夢中的妻是不會知道的,這樣想着,他便驅車向城里的“波絲貓按摸院”駛去。

    按摸女郞仙蒂果然身手不凡,讓他緊綳的神經得到了松弛。在肌膚滾熱的摩擦中,他感到那種原始的欲念在升騰。仙蒂似乎特別善解人意,對他投懷送抱,有意讓他在身上亂摸,令他興奮莫名。臨別時還暗暗留下地址,讓他直接到她家找她,他幾乎按捺不住了。

    回家時,妻子和女兒果然還熟睡着,他悄悄摸上了床,心里還回味這仙蒂剛才每一個令人銷魂的動作和眼神。從此,他上夜班的次數越來越密了。他感覺到妻子的憂怨,可是一想起仙蒂,就讓他産生一種無可歇止的欲望,讓他對妻興味索然,有時他也會跟妻溫存一下兒,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只是為了完成良心上的某種責任。

    他心里很清楚,用金錢買來的欲望的滿足,決不同於他要對妻女所付的家庭責任,所以盡管他跟妻的關系日趨冷淡,盡管仙蒂如何令他銷魂而流連忘返,他還是堅守着自己最後的一點“原則”,那就是一定在天亮六點前回家。

    有時候,他心里還暗自慶幸,至今為止,他與妻還算相安無事。也許,這一年來,妻漸漸對此也習慣了,再沒有對他表現出懷疑和怨恨,他的心也因此減少了以往偶然産生的自責。

    今天,是一個很特殊的日子,是他跟仙蒂認識一周年的紀念,他特意早早買好了一瓶紅酒,提前半小時下班,準備給仙蒂一個意外驚喜。雖然他心里很明白,他與仙蒂的關系只是一種肉體的交易,可是他還是盡量想在仙蒂面前表現出他幷非只為了她的肉體,而是更重視她的感受。可是當他興冲冲地開車到仙蒂門口的時候,他看到一個十分穢瑣的男人正從仙蒂家出來,他如讓人當頭打了一棒!長久以來,盡管他心里很明了,卻總不肯承認的是:他不過是仙蒂千萬個嫖客之一罷了!每當摟着風情萬種的仙蒂,他總是悄悄地安慰自己:我是她唯一的男人,一個女人不可能對誰都能展現出如此發乎內心的動人微笑!

    他垂頭喪氣地開車回家,他邊開車邊想,妻即使多麼枯燥乏味,至少她是干凈的,完全屬於自己的!他開始有點兒思念已經忘卻多時的妻了,妻的身體在他的印象中似乎相當模糊了。他決心今天回家後要好好待她,不能再讓她委屈了。

    他比平時早了一個多小時回家,一進臥室,才驚覺妻幷沒有在床上!他又到了女兒的房間,女兒還恬靜地睡着。妻到底上哪兒去了呢?他如熱窩上的螞蟻似地在屋里走來走去,他的心開始由擔心到懷疑,又由懷疑到憤怒,甚至象一只被火燒着了尾巴的雄獅似地狂怒着……

    清晨差一刻六點,打扮得香艷、幾乎讓他認不出來的妻走進了家門。一看到他,妻大吃了一驚。在他開始咆哮的時候,妻反而平靜了。當他質問她半夜三更到哪兒去了的時候,妻淡然地説:“跟你一樣,去上夜班罷了!”

            2000年1月31日

你有什么评论或感想吗? 请发表==> editor@aucca.com


| 返回首页 | 散文 | 小说 | 诗词 | 随笔漫谈 | 回忆录 |


©Copyright: 中华文化协会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support@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