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夜星空  ¤ 湘平


    我爱在晚饭后独自去散步,只为了享受月夜里,星空下仅属于自己的那一段空间和时间,那一份宁静与寂寞,那一种发自心灵深处的月下的凝思,静夜的远想。

    当你把自己融入静静的、无边无际的夜色中,遥望星空,她的辽阔与高远,静美与神秘,深邃与博大会使你的心灵深深震撼。极目远望,月光下的山水田园象一幅浓郁深沉的水墨画,没有斑斓的色彩,只有简凝持重的线条。夜色中的情调似一首轻呤慢唱的抒情诗,她拨动着你的心弦,融化入你的情思。

    当那弯弯的一芽新月升起在树梢上,看那闪闪烁烁的星星调皮地眨着眼睛,我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那遥远的童年趣事。也是在这样的月色下,兄弟姐妹们常围坐在门前的老槐树下乘凉,听外婆讲故事,与小夥伴们捉迷藏。

    当月亮渐渐充盈、丰满起来,青黛色的天空显得无限高远,星光流泻,青辉洒满大地,给万物披上一层梦幻的银装。沐浴在这如水的月光下,一天的疲累荡然无存,生活中的烦恼暂时远离,纷繁的思绪变得简单而清晰。月光使人拥有一份纯净、平和、宁静的心态。我爱望着明月遐想,对着明月沉思,向着明月倾诉。

    在“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中秋之夜,那明镜似的一轮圆月高悬在空中,月光下的世界苍茫无垠。举头望明月,月里有故乡。透过那又大、又圆、又亮的明镜,我能看见故乡的山水故乡的人。我知道,海的那边,一定有许多亲人,友人在和我同赏这一轮明月,母亲一定又在望眼欲穿盼团圆。

    月夜里,我看见过梦幻般的奇景。那是农历下弦月的一个晚上,月亮在午夜后才升起。忽闻夜半风雨声,雨点击窗惊梦醒。抬眼望窗外,皓月当空,满天繁星之下,竞见晶莹透亮、密密的雨丝从星空中的一片微暗的浮云中倾泻出来。阵雨过后,天边出现一道银光玉色,清新温柔的月光虹。

    月有阴晴圆缺。有的夜,月亮躲在沉沉的云层后,偶而隐隐晦晦地露出来。在这时而朦朦胧胧,时而迷离清幽的夜色下,你会徒生万千思绪和对人生的万千感慨。生活里会有布满阴霾的日子,不要忽略那隐藏在乌云后的一抹光亮,那是明月,那是希望。

    月夜星空下,我也常常想起二十多年前我下乡插队,当赤脚医生的那个村庄,那段时光,我那在月圆月缺中度过的青春岁月。也是在这么宁静的夜里,也是在这么美的月色下,我常常背着药箱出诊、巡诊归来。

    那些年,我,一个没有多少医学知识的下乡知识青年,担负着全大队十个生产队,一千多人的医疗保健责任。我所在的合作医疗站地处大队所在的中心村,周围环绕着各自相隔二、三里地的五个自然村。我常常白天出去巡诊,披星戴月返回,或晚上随叫随时出诊。在有星有月的夜晚,我会谢绝病人家属留宿或相送的好意,沿着没有路灯,洒满月光的乡间小路回家。

    还记得,村前的那一条日夜不息,淙淙流淌的小河在月色下闪着粼粼波光,象一条玉带环绕着村庄。不时有鱼跃出水面,在静夜里发出“唰” 的一声水响,划出一道银光。横跨在河上的那座朴实、墩厚的小石桥在溶溶的月色下泛着青光,是通向彼岸的村庄的必由之路。那是一道由两、三块石条拼成的十来米长,不足一米宽的石板桥,人一跨上去会随着脚步而摇晃、振颤。它曾在我下乡进村的第一天给了我一个下马威,令我头晕、心慌、腿软而不敢迈步。后来经过白天、黑夜百十次的往返巡回,我已能在月色下,甚至暗夜里健步如飞地跨越它。

    河那边,是一块几百亩稻田的开阔地,春天时弥漫着一片无边无际的葱绿,秋日里层层稻浪翻滚着金黄。我沿着窄窄的田埂小路往前走,沐浴着暖暖的春风或凉凉的夏风,聆听静静夜色里的阵阵蛙鼓蝉鸣;凝视每一块水田里倒映出的一个天空,明月与繁星陪伴着嫩绿的禾苗。

    还记得,途经钟村旁的那口池塘,月光轻洒在水面上,清光潋滟的池水下潜着一盘皓月,一个星空。晚风徐徐,吹皱一池春水和水中的月影。往前走,再爬一座山坡,过一道松林。月亮挂在高高的树梢上,晚风夹着山泉的流水叮咚卷起松涛阵阵,月光和树影一同摇拽。唐诗佳句“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松月生夜凉,风泉满清听”想必出自此情此景。

    有时候,万籁无声的静夜中,山野里突然的风吹草动会使人心惊肉跳。记得邻队的赤脚医生朋友曾教我一招“防身术” ,叫我在夜里出外时手里揣一根带柄的三棱针 (针灸放血用),如果有坏人无礼,就用力把他扎成气胸,使其失去进攻能力,动不了却也死不了。我的出诊箱里确有这样一根三棱针,我却从来没有把它握在手上。熟悉的山村,友善的乡亲,柔柔的月色使我心中防范全无。

    有一晚,我应召出诊一个疑似急性胆囊炎的急腹痛病人。在竭尽全力,紧急处理几小时仍不见缓解后,我不得不建议并陪同家属赶了三个多小时山路,连夜抬送病人去县医院。仍然记得,那柔和的月光星辰为我们引路,安抚了疼痛焦躁的病人,安慰了忧心如焚的家属,也减轻了我的疲累与不安。

    清凄寂冷的秋月伴着荒凉的落叶,或冬夜凛冽的寒风,也常常引起心灵的惆怅与落寞。前途在哪里?出路在何方?漫长的人生路将怎么走?能奋斗出自己的一条路吗?总是对着明月告诫自己,勉励自己,不可消沉,不可放弃。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既要着手现在,踏踏实实为乡亲们服务,又要着眼和准备未来,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要付诸百分之一百的努力。

    确确实实,在我们这一代的青春年华里,没有诗,没有梦,却充满着对生活的迷茫,对前途的忧虑。然而,那些年,在我的天空中,心池里,总拥有一个星空,一片月光。她给了我宁静和希望,伴着我走过了那一段难忘的岁月。

    2003年12月于澳大利亚堪培拉

你有什么评论或感想吗? 请发表==> editor@aucca.com


| 返回首页 | 散文 | 小说 | 诗词 | 随笔漫谈 | 回忆录 |


©Copyright: 中华文化协会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support@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