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夜星空  ¤ 湘平


    我愛在晚飯後獨自去散步,只為了享受月夜堙A星空下僅屬於自己的那一段空間和 時間,那一份寧靜與寂寞,那一種發自心靈深處的月下的凝思,靜夜的遠想。

    當你把自己融入靜靜的、無邊無際的夜色中,遙望星空,她的遼闊與高遠,靜美與 神秘,深邃與博大會使你的心靈深深震撼。極目遠望,月光下的山水田園像一幅濃 郁深沉的水墨畫,沒有斑斕的色彩,只有簡凝持重的線條。夜色中的情調似一首輕 呤慢唱的抒情詩,她撥動著你的心弦,融化入你的情思。

    當那彎彎的一芽新月升起在樹梢上,看那閃閃爍爍的星星調皮地眨著眼睛,我會不 由自主地想起那遙遠的童年趣事。也是在這樣的月色下,兄弟姐妹們常圍坐在門前 的老槐樹下乘涼,聽外婆講故事,與小夥伴們捉迷藏。

    當月亮漸漸充盈、豐滿起來,青黛色的天空顯得無限高遠,星光流瀉,青輝灑滿大 地,給萬物披上一層夢幻的銀裝。沐浴在這如水的月光下,一天的疲累蕩然無存, 生活中的煩惱暫時遠離,紛繁的思緒變得簡單而清晰。月光使人擁有一份純淨、平 和、寧靜的心態。我愛望著明月遐想,對著明月沉思,向著明月傾訴。

    在“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的中秋之夜,那明鏡似的一輪圓月高懸在空中,月 光下的世界蒼茫無垠。舉頭望明月,月埵閉G鄉。透過那又大、又圓、又亮的明鏡, 我能看見故鄉的山水故鄉的人。我知道,海的那邊,一定有許多親人,友人在和我 同賞這一輪明月,母親一定又在望眼欲穿盼團圓。

    月夜堙A我看見過夢幻般的奇景。那是農曆下弦月的一個晚上,月亮在午夜後才升 起。忽聞夜半風雨聲,雨點擊窗驚夢醒。抬眼望窗外,皓月當空,滿天繁星之下, 競見晶瑩透亮、密密的雨絲從星空中的一片微暗的浮雲中傾瀉出來。陣雨過後,天 邊出現一道銀光玉色,清新溫柔的月光虹。

    月有陰晴圓缺。有的夜,月亮躲在沉沉的雲層後,偶而隱隱晦晦地露出來。在這時 而朦朦朧朧,時而迷離清幽的夜色下,你會徒生萬千思緒和對人生的萬千感慨。生 活媟|有布滿陰霾的日子,不要忽略那隱藏在烏雲後的一抹光亮,那是明月,那是 希望。

    月夜星空下,我也常常想起二十多年前我下鄉插隊,當赤腳醫生的那個村莊,那段 時光,我那在月圓月缺中度過的青春歲月。也是在這麼寧靜的夜堙A也是在這麼美 的月色下,我常常背著藥箱出診、巡診歸來。

    那些年,我,一個沒有多少醫學知識的下鄉知識青年,擔負著全大隊十個生產隊, 一千多人的醫療保健責任。我所在的合作醫療站地處大隊所在的中心村,周圍環繞 著各自相隔二、三里地的五個自然村。我常常白天出去巡診,披星戴月返回,或晚 上隨叫隨時出診。在有星有月的夜晚,我會謝絕病人家屬留宿或相送的好意,沿著 沒有路燈,灑滿月光的鄉間小路回家。

    還記得,村前的那一條日夜不息,淙淙流淌的小河在月色下閃著粼粼波光,像一條 玉帶環繞著村莊。不時有魚躍出水面,在靜夜媯o出“唰” 的一聲水響,划出一道 銀光。橫跨在河上的那座樸實、墩厚的小石橋在溶溶的月色下泛著青光,是通向彼 岸的村莊的必由之路。那是一道由兩、三塊石條拼成的十來米長,不足一米寬的石 板橋,人一跨上去會隨著腳步而搖晃、振顫。它曾在我下鄉進村的第一天給了我一 個下馬威,令我頭暈、心慌、腿軟而不敢邁步。後來經過白天、黑夜百十次的往返 巡迴,我已能在月色下,甚至暗夜堸楊B如飛地跨越它。

    河那邊,是一塊幾百畝稻田的開闊地,春天時彌漫著一片無邊無際的蔥綠,秋日 層層稻浪翻滾著金黃。我沿著窄窄的田埂小路往前走,沐浴著暖暖的春風或涼涼的 夏風,聆聽靜靜夜色堛滌}陣蛙鼓蟬鳴;凝視每一塊水田堶邠M出的一個天空,明 月與繁星陪伴著嫩綠的禾苗。

    還記得,途經鐘村旁的那口池塘,月光輕灑在水面上,清光瀲灩的池水下潛著一盤 皓月,一個星空。晚風徐徐,吹皺一池春水和水中的月影。往前走,再爬一座山坡, 過一道松林。月亮掛在高高的樹梢上,晚風夾著山泉的流水叮咚捲起松濤陣陣,月 光和樹影一同搖拽。唐詩佳句“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 ,“松月生夜涼,風泉 滿清聽”想必出自此情此景。

    有時候,萬籟無聲的靜夜中,山野堿藒M的風吹草動會使人心驚肉跳。記得鄰隊的 赤腳醫生朋友曾教我一招“防身術” ,叫我在夜堨X外時手奡═@根帶柄的三棱針 (針灸放血用) ,如果有壞人無禮,就用力把他扎成氣胸,使其失去進攻能力,動不 了卻也死不了。我的出診箱婼T有這樣一根三棱針,我卻從來沒有把它握在手上。 熟悉的山村,友善的鄉親,柔柔的月色使我心中防範全無。

    有一晚,我應召出診一個疑似急性膽囊炎的急腹痛病人。在竭盡全力,緊急處理幾 小時仍不見緩解後,我不得不建議並陪同家屬趕了三個多小時山路,連夜抬送病人 去縣醫院。仍然記得,那柔和的月光星辰為我們引路,安撫了疼痛焦躁的病人,安 慰了憂心如焚的家屬,也減輕了我的疲累與不安。

    清凄寂冷的秋月伴著荒涼的落葉,或冬夜凜冽的寒風,也常常引起心靈的惆悵與落 寞。前途在哪堙H出路在何方?漫長的人生路將怎麼走?能奮鬥出自己的一條路嗎? 總是對著明月告誡自己,勉勵自己,不可消沉,不可放棄。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既要著手現在,踏踏實實為鄉親們服務,又要著眼和準備未來,只要有百分之一的 希望,就要付諸百分之一百的努力。

    確確實實,在我們這一代的青春年華堙A沒有詩,沒有夢,卻充滿著對生活的迷茫, 對前途的憂慮。然而,那些年,在我的天空中,心池堙A總擁有一個星空,一片月 光。她給了我寧靜和希望,伴著我走過了那一段難忘的歲月。

    2003年12月於澳大利亞堪培拉

你有什麼評論或感想嗎? 請發表==> editor@aucca.com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support@aucca. com